•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神偷追愛

第四十九章 到達

時間:2020-05-23 18:39:05   作者:緣盡緣滅   來源:m.www.lrbba.com   閱讀:687   評論:0
  尹莫幾乎可以肯定,教自己偷術的老頭跟這個影門門主不是同一個人。

  因為通過王七的描述,影門門主還不具備穿越時空的能力。

  那么就只有一種解釋可以說得通了。

  原來那個世界上,同樣有著影門的傳承。

  因為這個時空是從三國后期才開始改變的,而影門是炎黃時期就開始了傳承。

  如果兩個時空之前的歷史是一樣的,那么已經發生的事情自然???.??????.???是重合的。

  改變只不過是后來才發生的事。

  王七已經離開向上面匯報去了。畢竟此事事關重大,單憑一個手勢和一些步法就判定尹莫是門主傳人,也未免太兒戲了一點。

  不過臨走時告訴尹莫,這次安排他們來對付老方之人,是河北布政使黃征。

  如果陸詢算是省長,那么布政使就是常務副省長。

  其實把陸詢比作省委書記,布政使比作省長其實更為合適。

  不過也不用太在意這些細節,反正終究是打個比方,意思到了就行。

  尹莫把布袋悄悄放回老方床邊,然后回去繼續睡覺去了。

  第二天眾人再次啟程,尹莫當作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天色再一次轉黑時,眾人終于來到了幽州城外。

  陸詢則似乎知道他們要來,已經安排人守在門口了。

  事實上,因為后天過壽,陸詢從除夕過后就開始派人守在門口了。

  因為處事圓滑,并不像老方那么孤傲,加上身居高位,所以提前來拜訪的人早就已經絡繹不絕。

  眾人立即下了馬車緩緩走進城內。

  不一會,就見陸詢坐著轎子領著一群人出來迎接。

  “遠山,一路辛苦了。”遠遠的看見方遠山等人,陸詢就笑著開口道。

  “陸兄,你乃我之上司,親自出來迎接,真是折煞我也。”方遠山趕緊走上前來客氣道。

  “你我情同手足,不必如此客氣。”來到近前,老陸下轎走了過來。

  “陸伯伯。”尹莫和方宇趕緊施禮。

  “妾身見過陸巡撫。”方夫人也見禮道。

  陸詢朝眾人擺了擺手,道:“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禮。”然后又朝著方遠山道:“遠山,此時天色已晚,你不妨將家小安排到我府里,咱倆徹夜暢談。”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哈哈,走。”

  ————————————————————————————————————————————————————————————————————————————————

  眾人跟在兩位領導身后往陸府走去。

  倆老頭才時隔幾個月就再次相聚,卻仿佛有說不完的話要聊。

  此次壽辰接待之人眾多,但是由陸詢親自出來迎接的還是首例,并且還是直接接進府里。所以一眾下人此刻都在好奇的看著尹莫等人。想弄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免得以后不小心開罪到。

  來到陸府,老方吩咐著方夫人領上方宇先去休息。

  陸詢則點名要尹莫跟著他倆一起來到書房。

  “莫兒,幾個月不見,有沒有想伯伯?”一進門,陸詢就笑瞇瞇的逗著尹莫。

  “想啊,都想得茶不思飯不香呢。”尹莫不假思索的回道,說著還把臉湊到老陸身前:“你看,都瘦了。”

  “哈哈哈哈。”陸詢自己到是被逗得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為何反而見你似乎胖了,你這小鬼頭莫非是在哄騙于我?”

  “差不多差不多,意思到了就行,別在意那些細節。”沒了外人,尹莫的拘束感頓時消失殆盡,跑到陸詢的床上放縱的滾來滾去。嘴里哼哼道:“好舒服啊,坐車累死我了。”

  “沒規沒距。”老方看不下去了,冷著臉訓道:“怎的我教了你這么多?才剛一出門就原形畢露了。”

  “這是在陸伯伯家里,跟在自己家沒什么區別,干嘛那么約束自己,多累啊。”尹莫撇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

  “遠山,小莫說的對,以你我的關系,無須為此小事介意。”陸詢說道。

  “是啊老頭,你看陸伯伯都這么說了,他是你的上司,你應該聽他的。”尹莫一副沒心沒肺的欠抽嘴臉。

  “你叫我什么?又欠收拾了是嗎?”方遠山瞪了一眼尹莫,惡狠狠道。

  “你不是說沒外人的時候可以這么叫你嗎,陸伯伯又不是外人。”說完繼續在陸詢的床上亂滾,還拿被子捂住頭,似乎不想聽老方的嘮叨。 

  本來被折的整整齊齊的的床鋪,瞬間被尹莫搞得凌亂不堪。

  “真是氣煞我也,你實在太不像話了。”老方看到尹莫如此放肆,隨手拿起屋角用來扒火的木棍就對著尹莫走了過去。

  尹莫頓時嚇得從床上跳起來,躲去陸詢身后。

  “爹,爹,我不敢了,我不敢了。陸伯伯,陸伯伯救我。”

  “遠山,遠山,你這是干什么?莫兒天性就是如此,何必非要強行拘束于他。”陸詢趕緊上前拉住方遠山,勸道。

  “陸兄,你不知道,這小子頗難管束,非要時常收拾一下才肯老實。”方遠山余怒未消,氣呼呼的道。

  你的意思就是我天生欠揍唄,尹莫哼哧了兩下,終究是不敢說出來,躲在陸詢身后縮頭縮尾。

  “其實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他機敏靈動,天性就是活潑好動的性格。倘若哪一天他真的規矩老實了,那肯定就不再是他了。”

  陸詢說著就想起尹莫獨自難過那次的情形,規矩是規矩了,安靜也安靜了,但是那樣的尹莫,才叫人揪心。

  老方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我又何嘗不想讓他隨性而為?你我雖不介意,可他終究是要和外人接觸的,如若也是這般無禮,豈不遭人嫌棄?”

  “你多慮了,遠山。我觀莫兒雖然性格不喜約束,但也不是沒有分寸之人。對了,我聽他剛才喚你,似乎你們已經以父子相稱了?”

  “這也是無奈之舉,我到是一直將他當成玩鬧的孩兒對待,只是他頗為不愿。”

  “哈哈,莫兒對你之意昭然若揭,偏還要讓他做你孩兒,到是難為他了。我看,他在這里如此放肆,也是在家人面前憋得狠了。”

  尹莫感動得快哭了,這老陸實在太善解人意了,難怪說他前途無量,是接班朝廷中樞的有力人選。

  “莫聊那臭小子了,這次我能調任幽州,怕是麻煩陸兄了。”

  “你我何必如此客氣,況且,你我都是沾了莫兒的光罷了,呵呵,此次我也混了個中奉大夫的職位。”

  “那倒是該恭喜陸兄了。”

  中奉大夫,從二品,只有品級沒有官職,是個虛銜。

  陸詢本身已經是正三品的封疆大吏,從品級上來講,只有六部尚書以及左右丞相在他之上。

  如果再往上升,就只能當丞相或者尚書了。但是人家當官當得好好的,把你升上來讓人家干嘛去?總不能堂堂一部之首,說撤就撤了吧。

  所以只能給陸詢一個虛職,將他的品級調到從二品。

  其實這次擊退韃子,真正最大的贏家就是陸詢。

  因為手下的市長方遠山立了大功勞,作為省長的陸詢本來就有功勞。

  就跟現代大企業的某個部門職員為公司立了大功,作為部門經理當然也有功勞啦。更何況這個經理還親自參與了整個事件過程。

  朝廷雖然只是給了一個虛職,但是卻為陸詢的政績上添加了濃厚的一筆,為他以后進入中樞鋪下了資本。

  而蘇定忠那里,因為他在功勞薄上連自己都沒有過多的夸贊,所以沒有領到嘉獎,只不過也沒有受到懲罰。

  他將尹莫夸得天下無雙,自然也無人去信。皇帝左右取舍,最終還是覺得陸詢的那份看起來更靠譜。

  尹莫看著兩老頭在那里開懷暢聊,根本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忽然想起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給老陸準備禮物。

  于是告知一聲,跑了出去。

  身后立即傳來兩老頭不放心的大喊:“就在府里玩耍,莫要跑出去。”

  “知道啦。”尹莫不耐的回道。

  真是的,我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老是把我當小孩一樣不放心。

標簽:神偷追愛  四十九  到達  緣盡緣滅  老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lrbba.com  www.69xs.top  m.www.lrbba.com  m.69xs.top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