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神偷追愛

第五十一章 祝壽

時間:2020-05-23 18:39:08   作者:緣盡緣滅   來源:m.69xs.top   閱讀:70   評論:0
  其實耳力太好有時候也是一件很煩擾的事情。

  因為今天老陸過壽,昨天下人們一直忙到快天亮才稍稍停歇下來。

  弄得尹莫很晚都沒睡著,最后還是找了兩坨棉花塞進耳朵里才解決了問題。

  不過這樣做的后果隨后就出來了。

  外面都已經開門迎客了,尹莫還在呼呼大睡。

  最后還是方宇跑過來將他的棉花球取了才搖醒的。

  “小宇?你跑過來干嘛?一邊玩去,別來打擾我。”尹莫睜開眼睛看到是方宇,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哥,別睡了。陸伯伯的壽辰快要開始了。”方宇看見尹莫還要睡,急道。

  “開始就開始唄,等我睡飽了再去給他賀壽。”

  “爹爹讓我來尋你,說是這么重要的場合怎么你還遲到。”說著,方宇又開始搖起尹莫來。

  “別搖了,別搖了,我起來就是了。”

  尹莫不情不愿的爬起來,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的看了下四周。

  然后,發起呆來。

  “哥,快一點,不然一會客人都到齊了,陸伯伯問到咱們怎么辦?”方宇繼續在尹莫耳邊催促。

  尹莫被催的沒辦法,只得趕緊穿好衣服洗漱完,匆匆忙忙往前廳趕去。

  結果在路上,碰到了老陸和老方派過來催促尹莫的第二波傳令兵,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你是尹莫吧,我聽爹爹說過你,說你好厲害的。”說話的是陸玲瓏,乃是陸詢的掌上明珠。此時陸玲瓏眼里有點小興奮,仿佛小粉絲看到了大明星一樣的感覺。

  老陸只有這么一個女兒,一直視若珍寶,看起來跟尹莫差不多大,長得標標致致,雖不敢說是傾國傾城,但也絕對達到了現代的女明星標準。

  尹莫跟陸玲瓏沒有見過面,只是剛到陸府的時候聽老方問候過。

  “客氣客氣,你就是玲瓏妹子吧?幸會幸會。”說實話,尹莫不太會和女孩聊天,只能撓著頭尷尬的扯皮道。

  “你什么身份,玲瓏妹子也是你叫的嗎?”此時,一直站在玲瓏身后的年輕男臉露諷刺,滿嘴不屑的說道。

  尹莫頓時就不高興了,這是哪來的傻逼?

  “你誰啊?有資格跟我說話嗎?”

  “我乃陸巡撫親授學生楊感全,現任河北省巡撫衙門知事一職。”楊感全高傲的自我介紹道。

  玲瓏感覺到他倆似乎帶著火氣,趕緊道:“楊師兄,你怎能如此和尹莫兄弟說話。”

  “方宇小弟叫你姐姐我能理解,這尹莫只是方知府義子,自己又尚無功名,有甚資格這么叫你?”

  尹莫有點明白為什么這個傻逼一見到自己就充滿敵意了,只怕是擔心陸玲瓏對自己有好感吧。

  這他娘的就尷尬了,老子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這頓敵意受的莫名其妙。

  不過尹莫可不打算忍氣吞聲,只要對方沒有動手,這天下尹莫還沒怕過誰,既然你這么不客氣,那我也沒必要客氣。

  扭頭朝方宇問道:“那個知事是幾品官?”

  “九品。”方宇回道。

  尹莫立馬就得瑟起來,道:“我當是多大的官呢,原來是個九品芝麻官,我乃皇上御封方知府隨身僉事一職,是正七品。”說完得意的癟了癟嘴,繼續道:

  “見了上官,還不下跪行禮?”

  話還沒說完,旁邊的方宇拉了拉尹莫:“這個楊感全是舉人之身,見官可以不跪的。”

  我擦,這是什么規矩,感情一到我擺官威的時候,別人就不用跪了。尹莫心里很不爽道。

  “尹莫,你別跟楊師兄一般見識,爹爹那里估計又催起來了,咱們趕緊回前廳吧。”玲瓏趕緊出來打圓場道。

  楊感全不屑的看了一眼尹莫,高傲的哼了一聲率先離開。

  即使知道尹莫的官職也沒必要鳥他,畢竟幽州知府管不到巡撫衙門,反而有可能受他這里管制。

  尹莫也懶得理這個連情敵都亂找的傻逼,拉著方宇往前廳走去。

  陸玲瓏看著莫名其妙發火的兩人,無奈的跟了上去。

  幾人分前后來到前廳,此時宴請的席面已經鋪到大門口去了,并且已經坐滿了賓客。

  廳內,陸詢身穿紅袍站在中央,旁邊是方遠山及另一個頜下留著長須的中年男人,能和老陸老方站在一起,應該官職不小。

  下首則是一眾老老少少尹莫完全不認識的人,全都作讀書人打扮。

  大廳后面還看見云姨清姨等一眾女眷。

  其實,能坐進大廳內的,多半都是一些在職的官員以及有頭有臉的人物。

  當然,也有一些跟老陸有著師生之誼的學生。

  在這個時代,達官貴人們將一些成績優異或者天賦異稟之人收作學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非常看重的甚至會收作義子。

  尹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有了這層關系,就可以打著老師的旗號行很多方便,也能得到老師的悉心教導。并且互相引以為榮。

  這種關系其實很親近了,同一個老師教導下的同窗關系也會很不一般。

  老方和老陸就是這樣。

  因為老陸本身就是巡撫,又是當年第七名的進士,所以拼了命想往他身上掛靠的學子不知凡幾,多到連老陸自己都數不清。

  但凡能得到老陸同意一個記名弟子的身份,走到整個河北省都是高人一等。

  所以除了年長一些的是在職官員之外,年輕的大多屬于老陸的學生。

  對于這些學生來說,老陸就是為他們授業傳道的恩師,如同圣人一般。

  尹莫幾人偷偷從一邊走進廳內,此時里面擠滿了人,但是都不說話,全都觀望著兩個剛進來給老陸送賀禮的年輕人。

  “小侄徐鵬(黃子韜)為陸叔叔祝壽,恭祝陸叔叔福如東海,吉祥安康。”

  “原來是小公爺和子韜來了,你們之父近來安好?”

  “托陸叔叔的福,家父一切安好。”兩人趕緊行禮回道。

  “不必多禮,來人啊,賜坐。”老陸笑呵呵的回道。

  “陸叔叔不必客氣。”小公爺說著,拿出一副畫卷:“聽聞陸叔叔大壽,小侄特意準備了這“畫圣”吳道子的真跡《金橋圖》作為賀禮,以聊表心意。”

  說完當著所有人的面,將畫卷展了開來。

  眾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金橋圖》價值連城,此時居然用來送人,可真是大手筆。

  “如此貴重之物,陸某愧不敢受,還請小公爺收回留給你父自己珍藏吧。”陸詢自己都動容了,這么貴重的東西,就是獻給皇上當貢品都夠了,他哪里敢收。

  要知道,這小公爺徐鵬乃是宣國公徐長訓之子,受皇帝之命駐兵幽州。乃是開國大將徐興的后人,被封為宣國公,世襲罔替。

  而那黃子韜乃是布政使黃征之子。前面說過,布政使嚴格說起來屬于省長,巡撫屬于省委書記,他倆實際上是平級,只不過布政使受巡撫轄制。

  這倆年輕人的能量加起來,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輕視。

  而老陸不敢收禮的原因就是他倆的父親跟老陸一直不太對付,關系并沒有眾人看到的那么友好。

  “陸叔叔客氣了,此次小侄前來祝壽只是其一,另外就是小侄聽說陸叔叔德高望重,門生故吏遍布天下,想來此次大壽,會有很多有為才子前來祝壽,可謂是文壇盛事。借此機會,想會一會陸叔叔門下高足,以便增長見識,開闊眼界。”

  徐鵬微笑看著眾人,侃侃而談。又道:

  “當然,此次切磋只是玩鬧,不論輸贏,小侄都會將這《金橋圖》送與陸叔叔。”

  果然來者不善。老陸和老方聽到,眉頭都皺了起來。

  眾人都聽出了小公爺的挑戰之意,全都沒有說話,只是都是讀書人出身,平時頗好這一口,所以自然也不怕,都有點躍躍欲試的沖動。

  陸詢心里猶豫,但是對方既然都已經攤開來下戰書了,自然也不能畏首畏尾,不然就是打臉了。只能咬牙應道:

  “小公爺想怎么個比法?”

  “今日陸叔叔大壽,本來也該楹檻壽聯,正好小侄帶了一位楹聯高手,可以與眾位高足比個高下。”

  說完徐鵬一揮手,走進來一個秀才打扮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白衣,說是年輕,其實也比尹莫等人年長一些,大概三十歲左右。來到近前,施了一禮,道:

  “在下宋青書,見過諸位大人。”

  果然是有備而來,連人都準備好了,偏偏說得好像是碰巧一樣。

  宋青書?那不是張無忌的師兄?哇,厲害了,回頭得找他簽個名,可惜沒有照相機,不然還可以合個影。

  咦,不對啊?張無忌不是明朝才有的嗎,跟現在的時間對不上啊。

  尹莫手上拿著一只雞腿,滿手油污的啃著雞腿想道。

  他才懶得管什么檻聯呢,昨晚上就沒吃好,這會正好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可以先填填肚子。

  “小生宋青書,代表小公爺向陸府諸位同僚問好,今日切磋之時,不限人數,陸府諸位只要對的上來,皆可應答。”宋青書朝四周一行禮,傲然說道。

  這么狂傲的一句話,似乎完全不把這里的人放在眼里,瞬間就惹怒了眾人,楊感全一怒而起,抱拳道:“在下楊感全,乃陸大人親授弟子,見過宋先生,請宋先生賜教。”

  宋青書點點頭,也不客氣,開口道:“剛剛在下聽到陸大人詢問我家公爺安好,我便以對聯的形式替公爺回應陸大人吧。”說完微微一笑,道:

  “開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這是在回應陸詢說他家公爺很好,笑口常開,做什么都樂呵呵的。這宋青書果然有些門道,這對聯極不好對,本身就是疊字聯,還正好回了陸詢的問話,文學禮儀都占了。

  就是陸詢方遠山親自來對,估計也要思考好一會。

  陸玲瓏思考了好一會,仍舊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看了看其他眾人,也是作沉思狀,忍不住心中焦急,難不成第一個回合就要全軍覆沒?

  目光一轉,正好看見尹莫在角落里吃吃喝喝,仿佛廳內的事完全跟他無關,心里頓時有些失望。

  而那楊感全這時臉色也已經成{www.n.c.r.x.s.w.com/村人/小說網}了豬肝色,就像憋著大便排不出去那種感覺一樣。

  “難不成陸大人這么多高足在此,居然連第一個都對不出嗎?”宋青書見眾人沒有反應,神色更加狂傲,盛氣臨人的大聲說道。說完還朝著陸詢施了一禮,道:

  “請陸大人原諒在下的無禮,在下知道大人學富五車,卻收了這么些沽名釣譽之輩,頂著大人的名頭卻無真才實學,為大人感到不值而已。”

  “你……”一句話徹底將所有人得罪,此時在場之人全都神情憤慨起來。

  打臉,赤裸裸的打臉。

  囂張,目中無人的囂張。

  并且意圖很明顯,就是要陸詢顏面盡失。

  “大肚能容,容天容地與己何所不容。放心吧,我陸伯伯肚子那么大,不會和你這種小人計較的。”

  此時,眾人尋聲望去,只見尹莫雙手在墻上蹭著油漬,然后隨意的一抹嘴巴,吐出一根雞骨頭邊砸吧著嘴邊朝中心位置走來。

標簽:神偷追愛  五十一  祝壽  緣盡緣滅  老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lrbba.com  www.69xs.top  m.www.lrbba.com  m.69xs.top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