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狐家屯的孽事兒《全本》

時間:2017-03-26 19:02:28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98774   評論:0
  第1章 磨刀嚯嚯斬孽根

  黃老六,我的!你糟蹋了我妹妹,現在又霸走了我媳婦,我不把你變成太監,我誓不為人!

  胡雙十心中的仇恨和憤怒在呼嘯著。他一邊在一塊磨刀石上磨著一把本來就曾明瓦亮的殺豬欽刀,一邊把牙齒咬得咔咔直響。

  之后,他腦海里又閃過自己媳婦孫娟那狐媚的面孔,心中的另一種怨恨又在升騰著:小婊子,當初不則手段地嫁給我,趁我不在家你又頭也不回地背叛了我!我要把黃老六那半截孽根永遠留在你的騷洞,!

  盡管把殺豬欽刀已經很鋒利了,胡雙十還是瘋狂地磨著,殺豬刀鋒利的刀刃在魔石上發出嚯嚯的滲人聲響。

  這是一個背對著狐貍洞溝那座不大的小山的,一個叫狐家屯的村莊里的一個農家院子里的情景,

  那是一個盛夏燥熱的午后,黃瓜架和豌豆架上的花兒葉兒們都被毒熱的陽光曬得打蔫兒。狗窩里的那條大黃狗熱得把舌頭伸得老長。

  胡雙十光著脊背正在籬笆墻旁邊瘋了似地磨著這把殺豬刀,那是一把足,一尺長的欽刀,閃著刺目的寒光。他要在全家人從田里除草回來之前,把這把刀磨得削鐵如泥,今天晚上好一刀斷了黃老六的孽根。而且,他決定在黃老六的孽根插進小婊子孫娟身體里的時候動手,這把刀必須鋒利無比,必須在眨眼的瞬間把孽根斷在孫娟的騷洞里,

  胡雙十是一個中等個頭,體格健壯的二十四歲的小伙子。紫紅臉膛泛著青春的健康顏色,挺拔的鼻梁上是一雙睿智的鋒芒畢露的不大不小的眼睛,此刻那雙眼睛里被仇恨燃出了道道紅絲。

  那是從血液里迸發出來的仇恨。

  胡雙十做夢也不會想到,他歸心似箭地從北京打工回來,家里那個讓他日思夜想的媳婦孫娟已經投進了別的男人的懷抱。如果這個男人是狐家屯其他男人也就罷了,可這個男人恰恰是與胡家不共戴天的黃家六虎之一的黃老六。

  胡家和黃家祖祖輩輩的仇恨埋在每個胡家男兒的心里,那且不說,新的仇恨又總在誕生著。三年前的年關,胡雙十的娘梁銀鳳因還不上黃老二抬錢的利息,晚上去黃老二家懇求他寬容些時日,竟然被黃老二扣留在家里,足足糟蹋了一夜。娘回來的時候連走路都不敢邁步了。兩年前的夏天,胡雙十的十六歲的妹妹胡小花兒,去楊老六的商店里買咸鹽,黃老六趁屋里沒人,竟然把胡小花兒給生硬地糟蹋了。

  小花兒滿臉淚痕,下體凝著血污回到家里時,胡雙十已經忍無可忍了。他領著妹妹去了鄉派出所告了黃老六。可派出所晁長劉萬貴是黃老六的姐夫,不但沒有抓黃老六,還給胡雙十派了一個誣告的罪名,竟然被關了三天。

  胡雙十是個血性男兒,他又帶著妹妹去了縣城的公安局,黃老六總算被抓起來。但很快就有人來胡家替黃老六調解,說只要胡雙十撤了案子,黃暝敢庥們來私了。可胡雙十果斷地拒絕了,除了判黃老六的徒刑以外,什么也不要。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糟蹋幼女就要判刑。黃家見軟的不行就開始動硬的,有一天夜里胡家的兩頭牲口都被毒死了。但胡雙十卻是軟硬不吃,死活不撒口,就是要把黃老六盯到監獄里去。

  果然黃老六被判了五年徒刑。宣判那天胡雙十在法院門口見到了黃老六。黃老六眼睛惡毒地盯著他,說,胡雙十,你就等著吧,我不會和你善罷甘休的,我不但要糟蹋你的妹妹,還要霸占你的媳婦呢!等我出獄以后,你老婆就是我的了!不信你就試試!

  黃家六虎不但在屯里為所欲為,在上面也手眼通天。黃老六雖然判了五年徒刑,可沒到兩年就被放回來了,理由是黃老六生了病,允許保外就醫。

  保外就醫,其實就是蒙人的。黃老六出獄后比活兔子還精神,嘴里斜叼著<卷兒,趾高氣揚地晃蕩在村街上。小賣店還紅紅火火地經營著,賭局也隔三差五地熱熱鬧鬧地開著。

  黃老六不僅放出話來,說要把胡雙十結婚不到三年的媳婦孫娟搞到手,而且也確實開始不擇手段地黏糊孫娟。胡雙十盡管心里也在忐忑著,卻是沒<太在意,他心里有一個原則:是你的趕也趕不走,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他不相信當初要死要活嫁給自己的孫娟會背叛自己。

  為了兩年前父親治尿毒癥和去年弟弟娶媳婦欠下的一萬元債務,做為一家之主的胡雙十務必每年出去打工,家里的兩晌承<田有母親和弟弟妹妹們在家里經營著。今年剛剛冰消雪融,胡雙十就急著去了孫大寶的建筑工地打工了。

  臨走前的那天夜晚,胡雙十和孫娟足足纏綿了一夜,天明的時候胡雙十一邊穿衣服,一邊問孫娟:“黃老六說,早晚要把你搞到手,你能讓他<手嗎?”

  孫娟狐媚地蠕動著眼睛。“你說呢?你要是不放心就別去打工了!反正我也不同意你去打工,就算掙多少錢也要為家里還債務!你弟弟二田他咋不出去?你弟弟都懂得在家里摟老婆,你卻總把我扔在家里!”

  盡管孫娟沒有明確回答他的問題,但胡雙十確信妻子不會背叛他,因為孫娟當初是以生生死死的勁頭兒感動了他,他才娶他做老婆的,她會那么忘恩負義?

  可做夢也沒有想到,孫娟果然忘恩負義了,而且還投到仇人的懷抱里。

  胡雙十已經汗流浹背了,可他還在瘋狂地磨著殺豬欽刀。血液里只沸騰著一種沖動:把黃老六變成太監,讓他的孽根永久地留在孫娟的騷洞里!

  第2章 胡家男兒的血性

  胡 十是個心靈手巧的手藝人,瓦工活干得巧,木工活也做得精。但這兩種手藝他都沒有拜過師,僅靠自己的靈性悟出了一身好活計。兩年前剛到工地的時候,他汗流浹背地干著力氣活,心里眼睛里卻是專注著那些大工師傅的手法,沒過多久他就能上墻砌磚,而且那活計讓工頭都另眼相看。他 僅專心瓦工活,更細心琢磨木工師傅手里的工具,很快木工活也精通了大半。現在的胡雙十,不僅樣樣活計干得好,而且已經能看懂那些技術員才能看懂的高樓大廈的圖紙了。

  僅兩年的時間,不僅工頭器重他,連大包的大老板也想重用他。胡雙十 建筑工地上是個響當當的人物。但他從來不驕傲,低眉下氣地做人,謹謹慎慎地做事兒,和和氣氣地待人。但他是一個有血氣的年輕人,自己不欺負別人,也不允許別人蹲在自己脖子上拉屎。

  胡雙十就是這樣一個靈氣十足的青年人,這多半也是胡 后代共有的特征。在狐家屯流傳著這樣一條俗語:胡家的男人聰明絕頂,胡家的女子美貌如花。雖然這樣的說法難免夸張了些,但大體上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狐家屯的五六十戶人家,胡家占了三分之一的姓氏,幾十戶胡家男人,沒有幾個是愚傻的,個個靈氣十足;胡家的女孩子,沒有幾個 丑陋的,幾乎個個貌美如花。

  這就與狐家屯的一個傳說有關:胡家人是狐仙的后裔,個個沾著狐仙的靈氣。

  胡雙十更是靈性胡家后裔的佼佼者。他當初只差三分沒有考上本地最高學府——吉林大學。但遺 的是,由于種種原因,他卻沒有復讀,而是選擇了回鄉務農,因為那時正是農村聯產承包的大好時機,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二十幾歲的時候,他就是家里的頂梁柱,四十來歲的父親心悅誠服地讓位給他,主持家政。僅幾年的時間,胡家的日子就過 有聲有色,在屯里成了單干以后的第一批冒尖戶。在他成家以前,家里一共六口人。除了還很年輕的父母以外,就是他的三個弟弟妹妹了。一個弟弟叫胡二田,他有一對兒雙胞胎妹妹,長得一模一樣,只有家里人可以分辨誰是誰。大妹妹叫胡大花兒,二妹妹叫胡小花兒,兩個妹妹就像那句 語一樣,個個生得嬌花般水靈。還有一種說法:兩個妹妹繼承了娘的美貌。胡雙十的母親梁銀鳳當年是公認的大美人兒。就算現在已經四十二歲了,還保持著三十幾歲那樣水靈動人。

  胡雙十家的日子過得響當當的,胡雙十又是個才貌雙全的小伙子 保媒的人踢破門檻兒,追他的姑娘也不計其數。胡雙十的初戀情人叫姚小麗。姚小麗是個美麗活潑的姑娘,當初在眾多追求者中,他唯有鐘情這個姑娘。可后來本屯的地頭蛇黃家六虎中的黃老五相中了姚小麗,不擇手段地軟磨硬泡下,姚小麗最后竟然成了黃老五的妻子。

  胡雙十灰茫了好些日子才算過了勁兒。之后父親又為他定了一個本屯子叫李二云的漂亮姑娘。雖然那時他對李二云沒有過多的接觸,但在姚小麗離他而去的灰色日子里,他還是遵從了父親的選擇張羅著和李二云結婚。

  可就在這時,一直暗戀著他的孫娟橫空出世了,以她那種生生死死的執著追求感動了胡雙十,迫使他也不顧一切地和李二云退了婚,不久就和孫娟結婚了。

  李二云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不僅心里難以接受,面子上也過不去,竟然一年以后,出乎意料地嫁給諍雙十的弟弟胡二田。這是胡雙十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他不曉得李二云是以怎樣的心態嫁到胡家來的。

  胡雙十和孫娟婚后的生活還算恩愛美滿,美中不足的是結婚三年也沒有孩子。檢查結果是孫娟生理有毛病。最近家里正千方百計地為她醫治她的讜兄ⅰK淙凰錁瓴簧育,但這并沒有影響胡雙十對她的感情。胡雙十是個重情感的性情中人,他懂得“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生命情緣,所以一如既往地愛著孫娟。當然,孫娟也對他恩愛有加。

  要不是后來家里發生了急轉直下的變冢小夫妻會一直和睦下去的。

  兩年以前,也就是胡二田娶了李二云的那一年,他們四十三歲的父親突然得了尿毒癥。胡雙十憑著他的孝順,憑著他對父親的感情,不惜一切地四處為父親治病。最后,父親也去世了,家里的債臺也高高筑起了。父親諞懷〈蟛。不僅使原本殷實的家境一落千丈,而且還欠了一萬元的外債。僅欠黃老二一家的高利貸就有五千。要知道,九十年代初,一萬元那可是個天文數字。胡家轉眼間就成了一貧如洗的破落戶。

  在這種情形下,胡雙十和孫娟的溫暖平靜的生活詒淮蚱屏恕K錁昕始抱怨胡雙十不該砸鍋賣鐵為父親治病,時常責怪他不該常年把她扔到家里外出打工。問題是打工掙錢也是家里還債。孫娟時常心灰意冷,嘆息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出頭。

  胡雙十雖然感覺到了孫娟的某些變化,但他做夢也不會想冢僅六個月離開家,孫娟竟然反目無情地投到仇人的懷抱。

  這樣的打擊和仇恨在引發他胡家男兒血性的沖動。

  那把殺豬刀已經像鏡面一樣亮了,可胡雙十還在瘋狂地磨著。

  第3章 背叛的滴滴血落

  開春那一走,胡雙十也沒有想到會是六個月的離鄉。讓他感到幸運的是,他所在的建筑公司竟然被選調到北京,參與了北京亞運村的建設。那是一件十分榮幸的事情,今年就要召開的北京亞運會的某個建筑里竟然有他胡雙十的點滴功勞。

  北京亞運村的那項工程一結束,建筑公司的工人們邊帶著自豪踏上了返鄉的火車。

  胡雙十早已經歸心似箭。他想家鄉的樹梢,他想他的母親,弟弟,妹妹,他更想的是自己的妻子孫小

  每個夜晚,在工棚冷而硬的板鋪上,他難免不想起分別了六個月的媳婦,那種滋味簡直是不可想象的煎熬。一個強烈的男人被足足憋滿了六個月,那該是怎樣的摧殘?火車的速度太慢了,他恨不能長上翅膀飛回到那個夢牽魂繞的家里去。

  今天中午時分,胡雙十總算望見了狐家屯高大的白楊樹梢。

  可回到家里,他卻連孫娟的影子也沒看到。家里人告訴他那個五雷轟頂的消息:孫娟紅杏出墻了,和黃老六同居去了,開始的時候還隔三差五地回來一兩次,可最近連家都不回了,干脆在黃老六家里過上日子了。

  黃老六的狂言終于實現了,而且助紂他實現這個諾言的人竟然是曾經和自己海誓山盟過的孫娟。

  聽到這個噩耗之后的胡雙十已經不能呆子屋子里絞⑾腦鍶鵲鈉息已經要把他窒息。他足足在屋后的墻蔭里坐了一個多小時,一支接一支地吸著煙。等他離開的時候,滿地都是香煙頭。

  無論他怎樣怒火燃燒,也都要平靜地面對家人。他是家里的老大,他是家里的一家之主。

  午后不久,家里人都要下地鋤草了。眼下土地已經承包到戶,土地就是鄉下人的命根子,就算入伏以后地里的草已經成不了什么氣候,但為了明年地里干凈,還是要把草清除的。

  家里人都走后,面對空蕩蕩的屋子,胡雙十再也控制不住郁悶的情感,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場。但很快他就擦干了淚水。他是男兒,是胡家的男兒,不能用眼淚宣泄痛苦。他要報仇,他要痛痛快快地報仇。

  他想出了一個對待野獸才能實施的復仇之舉。

  胡厥翻箱倒柜般地翻出了爹當年殺豬用的那把欽刀。那把欽刀保管的還很好,上面還是光亮著呢,但似乎鋒利度已經不夠了。要想移到斬斷黃老六的孽根,半截留在孫娟的下體里,這樣的鋒利度還是不夠的。他要磨,把它磨成一把寶刀,削鐵如泥的寶刀,讓他的孽根齊涮涮的斷在小婊子的洞乩鎩

  想著那樣痛快淋漓的復仇,他開始血液沸騰。

  午后的太陽已經向西方偏去,可空間里還是火爐般窒息著。胡雙十的脊背上的汗水像溪水一般流淌著。可他還在磨著那把欽刀,刀刃幾次被磨卷了,又磨乩矗他不斷地磨著,血液不斷地沸騰著……

  “哥!你磨刀干啥呀?”籬笆墻那邊傳來了女孩兒甜美的聲音。

  胡雙十磨刀的手一哆嗦。扭頭看時,見兩個妹妹手里握著鋤頭,正站在院子里目光晶瑩地看著他

  胡家的一對剛剛十八歲的孿生姐妹真是兩朵嬌美的小花兒,正如她們的名字一樣。白里透紅的瓜子面龐,水汪汪毛嘟嘟的大眼睛,體態婷娜而豐盈,全身無處不散發著美韻的妙齡氣息。兩個女孩有些驚訝地望著他手里的欽刀。

  胡雙十愣了一會兒神兒,急忙掩飾說:“啊!妹妹,咱媽不是說要把那只公雞殺了嗎?我磨磨刀。”

  “啊?殺一只雞,用得著動那么大的干戈嗎?”大花兒笑著說,“常言說,殺雞焉用牛刀呢,你那把刀殺牛都夠用了!”

  胡雙十意味深長地說:“真是一只很野的公雞,刀不快是斬不斷它的!”說著,他眼睛不覺看二妹小花兒,心里痛苦地翻騰著她被黃老六糟蹋的不堪情景,心里的仇恨越發彌漫。

  “哥!那只公雞的脖子會那么i嗎?”小花兒也莫名其妙地問。胡家的女孩兒不僅美麗也聰穎過人呢。但小花兒的眼神里總有些憂郁的色彩,自從前年被黃老六糟蹋后,那道憂郁的陰影就難以驅逐地留在她本是明媚的大眼睛里。

  “嗯,那只公雞脖子是很硬的,我要一刀就斬斷它i”胡雙十的牙齒又咬得咔咔響,仇恨的怒潮在翻滾著。

  兩個妹妹沒有再說什么,但也沒有離去,就凝著眼神站在籬笆墻邊看著他磨刀。

  胡雙十感覺差不多了,雙手擎刀舉到眼前仔細觀察著,那刀刃已經鋒i無比。但他還不放心,抬手輕輕地一揮,砍到旁邊的一棵苞米青桿上,那半截苞米棵子就輕輕落地。他非常滿意:黃老六的孽根不會比苞米棵子還硬吧?一定要斬斷那孽根,而且還是要在狗男女交合的時候……

  胡雙十心里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第4章 水靈靈的人兒

  說是殺雞,可趁妹妹們回屋的時候,胡雙十已經把欽刀偷偷藏在黃瓜架下了。

  胡家是上房和偏房鼎足的院落。上房是中間開門的搭袋房,中間一間是做飯的廚房,左邊住著胡雙十,右邊住著弟弟胡二田。門面朝西的偏房里住著娘和兩個妹妹。

  胡雙十磨完欽刀的不大工夫,他娘和弟弟也都回來了。

  胡雙十的娘梁銀鳳確實是一個風韻猶存的漂亮女洹8吒叩母鐾范,體態不胖不瘦,凸顯著成熟女人的妙趣風韻。雖然眼角也有了兩道細微的紋路,但絲毫不影響她高鼻梁大眼睛的整體美麗。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個四十二歲的女人,倒像三十出頭的少婦呢。

  二十二歲的胡二田,雖然不及胡雙十那樣淦襲人,但也是個很壯實的小伙子,不大的眼睛里也透著胡家男兒的機靈勁兒。

  胡雙十到家已經有幾個小時了,家里的親人已經近便過了,唯獨還沒有見到弟媳婦李二云和她兩歲的孩子。李二云今天回娘家有事兒,晚上才能回來。

  想到李二云,胡雙十難免心里不泛起漣漪。當年就差一步李二云就成為他的媳婦,硬是讓孫娟給攪黃了。胡雙十不得不去想,要是當初自己娶了李二云,那會不會出現今天這樣尷尬的結局呢?無法預料。但有一點胡雙十看的很清楚:李二云絕對要比孫娟的性體穩重得多。李二云很成熟也很含蓄,是個很讓人放心的女人,唯一的缺陷就是她心思太重,誰也琢磨不透她在想什么。就像她出乎意料地嫁到胡家來一樣。盡管現在她已經是他弟媳婦,但胡雙十卻能清晰地感覺到,李二云對自己的情態還是超乎尋常的。這一點,總能讓胡雙十感到溫暖,又感到匕病

  他至今也說不清當初沒有娶她是不是一種錯誤。當然不能以孫娟背叛自己這件事作為衡量的標準。能敢保當初娶了李二云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丑事嗎?世事難料,誰也說不清。但有一點感覺是清晰的:如果當初娶了李二云,今天也發生這樣的事兀那自己心中的恨絕不會這樣的強烈。因為每個人都有心理萌動非分的自由。他對孫娟刻骨銘心的恨怨不僅僅來源于背叛的本身,而是來源于當初她不該那樣海誓山盟般地闖進自己的生活,更來源于她投進了仇人的懷抱。

  此刻,胡雙十想見到李二氐腦竿比以往更要強烈,因為今晚過后,自己的結局已經顯而易見了,等待自己的將是漫長的牢獄黑暗。如果過了今晚,恐怕就再也見不到李二云了。盡管他和李二云之間的那件事已經是昨日黃花了,眼下唯有大伯哥和弟妹的關系,可見最后一面還是一種迫切的感覺。

  胡雙十站在籬笆墻邊平息了一會心緒,就回到屋子里,準備好好和親人們度過這段最珍貴的時光。

  可這時家里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來的這個人是村里的治保主任胡有道。三十七歲的胡有道是個短粗身材,一雙不大的眼睛里閃著勢力而狡詐的清光兒。胡有道是胡家的本家人,但他卻是胡姓家族的可恥叛徒;大多數胡家人的骨子里都天生激蕩著對黃家的刻骨仇恨,唯獨胡有道沒有。他不但不恨黃家,而且還認賊作父,低三下四地巴結黃家人,更不惜出賣胡家人的一些利摹K尤其像個哈巴狗似地討好黃家六虎之一的本村村主任黃老大。也別說,他還真沒白溜須,今年竟然被黃老大安排了村里治保主任的職位。之后他更加像狗似地對黃老大搖頭擺尾,而轉過頭來就對著胡家的本家氣勢洶洶。

  黃鼠狼給雞拜年,絕不氖前彩裁春瞇乃肌:家人都一邊防備一邊猜測著。但胡家此時是破落的時候,又不敢表面得罪這個小人,也只好賠笑接待著。

  胡有道嘴里斜叼著胡二田送過的煙卷,居高臨下地說出了他今天來的目的:是來給胡雙十的娘梁銀鳳保媒的。而且強調,拇逯魅位評洗笪派他來的。

  自從丈夫兩年前去世后,梁銀鳳這個四十二歲的水靈靈的寡婦,就成了狐家屯光棍兒漢眼里的誘人風景,有人做夢說胡話都喊著她的名字呢!還不僅僅是光棍漢們惦記著她,就連那些有老婆的男人也夢里時常有她。不僅氖塹爰悄敲醇虻ィ梁銀鳳時常會受到這些色狼的騷擾,有時候還險些落入狼口。為此,梁銀鳳很少敢單獨出門,沒事就悶在家里不出去。

  但悶在家里也不消停,隔三差五就有提媒的上來。但每次都被梁銀鳳回絕了:她不想找人家。

  今天胡有道提的男人竟然是本屯的四十四歲的光棍兒大老齊。聽說胡有道要把梁銀鳳提給那個大老齊,全家人都忍不住不寒而栗!

  尤其是胡雙十,像是受到了奇恥大辱。自己的娘怎么會嫁給大老齊那頭野驢呢?人們都說大老齊的先前的女人,就是讓他在夜里同房的時候給沖撞死了。那應該是一個野獸般變態的家伙。再者說了,大老齊是黃老大的大舅哥,就算他不是一頭野驢也休想沾娘的邊兒。

  但一想到黃老大,胡雙十難免心里一陣忐忑,因為黃老大有個信條:在蠹彝停他想辦的事情就沒有辦不到的。

  操他媽的,要不然今晚把黃老大也一鍋燴了得了!胡雙十憤怒地想著。

  第5章 大人種惦記她

  今天胡有道提的男人竟然是本蟮乃氖四歲的光棍兒大老齊。聽說胡有道要把梁銀鳳提給那個大老齊,全家人都忍不住不寒而栗!

  尤其是胡雙十,像是受到了奇恥大辱。自己的娘怎么會嫁給大老齊那頭野驢呢?人們都說大老齊的先前的女人,就是讓他在夜里同房的時候給沖撞死蟆D怯Ω檬且桓鲆笆薨惚涮的家伙。再者說了,大老齊是黃老大的大舅哥,就算他不是一頭野驢也休想沾娘的邊兒。

  但一想到黃老大,胡雙十難免心里一陣忐忑,因為黃老大有個信條:在狐家屯,他想辦的事情就沒有辦不到的。

  操他媽的,要不然今晚把黃老大也一鍋燴了得了!胡雙十憤怒地想著。

  大老齊人高馬大得像個怪物,大頭,大臉,大手,大腳;粗胳膊,粗腿,粗身板兒;足有一米八的個頭兒,往那一站活像個大人種。據說,他還有一個粗大的玩意沒露出來,就是褲襠里的命根子,見過那玩意的人都驚訝:簡直就是個搟面杖。

  齊老大原先有一個寡母和一個很標致的妹妹,家里窮得叮當亂想。直到村委會主任黃老大把他的妹妹齊桂枝給霸占了,又娶到家里做了老婆,齊家和黃家沾了鄭他的生活才多少有了點起色。

  大老齊雖然這樣出奇的壯實,卻似乎不著女人喜歡。不知道是因為他長得太嚇人了,惹來女人的害怕,還是因為家里困難,或者是年輕的時候游手好閑,總之,四十歲之前他還是光棍一條。他老娘臨死也沒有看到他窒備荊死不名目地去了地府。直到他四十歲的時候,他的妹夫黃老大也不知道從哪里給他套當來一個女人做老婆。那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病病怏怏的相貌一般的女人,那女人黃皮拉瘦兒,嫁了幾嫁都不生孩子,結果都把她休出門外,最后落到齊老大的手里。

  男人三十無妻,老母豬賽貂蟬。這是男人本望壓抑的寫照,何況像大老齊這樣人種般的強盛的家伙呢。四十歲得了女人,總算開了葷,也無論這個女人美與丑了,都是欣喜若狂的事兒。

  據說同房的那天晚上,那個女人“嗯——嗯——啊啊!”地叫了一夜,后來被大老齊那公驢一般大小的家伙頂撞得昏死過去。

  后來,每天晚上都有人去聽聲兒,每晚都能聽到那女人不知道是疼痛還是快慰的叫喊聲。

  那女人被大老齊牲性野蠻地耕了一年多,也∈遣患肚子鼓起來。看來確實是一個不下蛋的病雞。但大老齊對于她能不能生育不太在意,只要每晚自己那個腫脹的大家伙有地方進入就是神仙的生活了。

  可是那個女人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又添了一個心臟病。有一天夜里,大老齊又狂猛地折×稅胍梗那女人又昏過去。可這一昏,就再也沒有醒過來。

  于是,狐家屯傳出一個爆炸性的桃色新聞:大老齊夜里把他媳婦操死了!

  齊老大重新淪落為光棍漢。

  〈罄掀胗鐘辛誦碌哪勘輳鶴源恿閡鳳的男人尿毒癥死了以后,他就心里癢癢著瞄上了這個美麗水靈的寡婦。但大老齊覺得那是賴蛤饃想吃天鵝肉的空想。但空想也比不想好受些。后來大老齊猛然把希望寄托到他妹夫黃老大的身上。黃老大在這一畝三分上簡直就是皇帝,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氳玫絞裁淳兔揮械貌壞降摹

  于是大老齊開始溜須他妹妹,想法讓妹妹求黃老大去撮合這件事兒。齊桂芝雖然也覺得這件事有點不切合實際,可大老齊畢竟是自己的親哥哥,也就抱著不大的希望在夜里那個時候求身上的男人給辦這件事。

  開始黃老大也不同意,覺得有些荒唐的味道。但仔細一想,也沒啥荒唐的:梁銀鳳是胡家的女人,是自己仇家的女人,能把那個水靈靈的寡婦弄給大老齊做女人,那無異于一舉雙得的好招法——即報復了胡家,又圓滿了大老齊,更主要是博得老婆的歡心。于是他口頭答應去辦這件事。

  但憑他的身份又不能親自去辦,于是他想到了一個最好的人選——自己手下的小卒,胡有道。胡有道既是胡家人,能說上話去,他又可以使圓了力氣為自己賣命。

  黃老大這一生誥霸道習慣了,凡事都有一個信條:只要自己想辦的事兒,就必須辦成。事實上也是如此。在狐家屯這一畝三分地上,沒有哪一件事兒他辦不成。

  于是他給胡有道下了死命令:就算搶你也要把梁銀鳳搶給大老齊。

  第6章 為所欲為

  胡家兄妹聽說胡有道給娘保的男人竟然是大老齊,都滿臉不悅地搖著頭。最先砸鍋的是胡二田,他沖著胡有道喊道:“三叔,你這不是羞辱我媽呢?別說我媽還不想嫁人,就算是想嫁人,也輪不到那個大老齊呀!”

  胡有道嘴里傲慢地噴著煙霧。“二田,你這話就不對了。大老齊咋地了?人家才四十四歲,你媽四十二歲,那歲數不正相當嗎?大老齊有房子有地,體格又好,咋還不掙碗飯吃?你媽這個條件還想找啥樣的?你別拿好心當驢肝肺!”

  一邊的胡雙十頓時火了。“三叔,你這是啥話呀?我媽是破爛兒嗎?就算是找不到好的,我們不找行不行吧?你咋會這樣說話呢?虧你還是咱胡家的本家叔叔呢!”

  胡有道緩和了點語氣,說:“雙十,你是見過世面的人,應該明白這是一件好事啊!像你媽這歲數的女人,早晚是要走道兒的,兒女再孝順,也不如找個男人享福!就因為咱們都是胡家的,所以我才不會坑你們的!”

  梁銀鳳唯恐兒子們和胡有道發生呢口角,急忙解圍說:“三兄弟,謝謝你的好意!可是,我壓骶兔淮蛩閽偌奕肆恕:⒆用嵌頰餉創罅耍我還嫁啥人啊!”

  “嫂子,你這是唐托我呢,像你這樣年輕的寡婦會不嫁人,說死誰信啊?你還是別錯主意了,大老齊那人不錯,你嫁給他不會遭罪的,就信我的吧!”

  胡二田顯得不耐煩了。“三叔,我媽都說不嫁人了,你還磨跡啥呀?你就痛快地回去告訴大老齊一聲,說不行得了!”

  胡有道瞇起眼睛盯著胡二田。“小子,你沖我喊啥呀?我明白地告訴你吧:這件事兒是黃主任托我來辦的,你們好好掂量掂量吧!”

  胡雙十又忍無可忍了,蹦起來,說道:“你少拿黃老大嚇唬人!你以為我們怕他呀?”

  胡有道眼睛里閃著不屑的光芒。“你敢說不怕黃老大?黃家六虎,你哦哪個能惹得起?”

  “黃家六虎咋地了?難道他們還敢吃人不成?”胡雙十針鋒相對地怒視著這個胡家的敗類。

  胡有道嘿嘿笑了兩聲,譏笑般地對著胡雙十,說:“你還有臉兒說不怕人家?那你媳婦孫娟哪里去了!嘿嘿嘿!”

  胡雙十怒火中燒,他騰地蹦起來,指著胡有道的鼻子尖,罵道:“我的!你給我滾出去,再滿嘴噴糞別說我整死你!”那個時候,胡雙十真的想沖到黃瓜架下抄起那把欽刀一刀捅了他。

  胡有道膽怯地往外走,嘴里卻說著:r好好!算你狠!可我也再告訴你一句:黃老大想辦的事兒,是沒有辦不到的!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你就走著瞧吧,你媽遲早是大老齊的女人!”

  “的,痛快滾!”胡雙十怒不可遏地喊道。

  胡有道灰r溜地出去了。

  梁銀鳳看著胡有道離去的背影,看著兒子們,擔憂地說:“你們兩個脾氣也太爆了!不該這樣戧著他,這種人得罪不得!眼下咱們家這個樣子,還是少得罪人好!”

  胡雙十眼睛噴著火氣,說r“媽,你怕啥呀?越怕越有鬼!我也不想得罪他,可你聽他說那是啥話?明擺著不是動硬的嗎?拿黃家來威脅咱們嗎?”

  梁銀鳳嘆口氣說:“他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呀!黃家六虎啥事都能干出來!黃老大又是手眼通天的人,這些年他都為所欲為貫了r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他還敢來搶不成?這可不是舊社會了,沒有說理的地方!”胡二田也瞪著眼睛說。

  “說理?去哪說理呀?黃老六把你妹妹生硬地糟蹋了,雙十廢了九牛二虎的勁兒,才把官司打r了,判了五年。可人家還不到二年不就又出來了?黃家六虎太可怕了,啥事兒也不得不防啊!”梁銀鳳的美麗的眼睛里彌漫著無邊的陰郁。她難免不想起去自己慘遭黃老二蹂躪的那不堪的夜晚。

  “操他媽的,我都殺了他們!看他們還咋為非作歹?r胡雙十的仇恨和怒火再次燃燒。恨不能馬上就到了黑天,自己好痛快地報仇。

  “雙十,你不要說那樣的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不許你說那些不著邊際的話兒!”梁銀鳳呵斥著兒子。

  胡雙十更加燃燒起r,說:“哪有那個天理呀?他們黃家欠咱們胡家的血債還少嗎?啥時候能還清!就得廢了那群禽獸!”說著,他心里更加狂泛著一刀斬斷黃老六孽根的沖動。

  馬上天黑吧!胡雙十心里咆哮著。

  第7章 她是r樣出軌的?

  離開家六個月的胡雙十突然回到家里,家里人都倍感喜悅,生活不幸的陰影那一刻已經悄然淡漠。梁銀鳳吩咐二田把家里那只打鳴的公雞殺了。

  胡二田滿院子抓了一陣子雞終于抓到了。二田拎r一把菜刀,一手抓著雞的膀子和頭,另一只手握著菜刀在那雞的脖頸上殘忍地鋸著。似乎那刀不太鋒利,鋸了半天也沒殺死那只雞。正好小花兒出來看見了,納悶兒地說:“你咋用菜刀殺雞呢?剛才大哥不是在磨那把欽刀嗎?”

  胡二田頗感意外,r著妹妹。“大哥磨欽刀干嘛?就為了殺雞?”

  “是啊!他說雞的脖子太硬了,要用快刀呢!”小花兒閃著眼神兒,似乎在回味那把欽刀。

  “大哥!”胡二田沖屋里喊著,“把你剛磨的那把刀拿出來!操他r,這雞脖子也太硬了!”

  胡雙十聞聲出來,驚慌地看著二田拎著半死不活的公雞,心里在驚恐那把刀的事。

  “大哥,小花兒不說你已經磨刀了嗎?快拿出來呀!”胡二田索性不用那把比鋸還鈍的菜刀了。

  胡雙十用眼睛看著在一邊看熱鬧的小花兒,心里瞬間盤算著怎樣遮掩,嘴里沉吟著說:“啊!我是磨刀了,可又讓我放回到柜子里了。你這不是已經殺完了嗎?還用那把刀干啥?”

  “還沒殺死呢!這把菜刀也太鈍了,不知道咱媽是咋使的?”胡二田竟然濺了一身血。

  胡雙十急忙湊過來,說:“你看你,殺只雞還這么費勁兒,要是讓你殺人怎么辦?”說著接過那只還在撲愣著膀子的公雞,另一只手接過菜刀,“把它脖子剁下來就完事兒嗎!這勁兒費叮 

  胡雙十把雞脖子扶到一根木頭上,抬手就是一菜刀,那只雞的脖頸當時就齊刷刷地斷了,腦袋連著半個脖頸滾落到一旁。那個時候,他心里充滿著仇恨,把公雞的脖子當成了黃老六的孽根,狠狠地狠狠地劈下去。嘴里叫著:“我讓你硬!”

  吃晚飯之前,胡二田的媳婦李二云從本屯的娘家回來了,懷里抱著兩歲的小男孩兒。

  李二蕓意外地看到了胡雙十回到家里,滿眼驚喜之色,顫聲叫道:“雙十!你啥時候回來的?”

  李二蕓一向都是稱呼他的名字,從來都沒有叫過他大哥。這也是胡家院里的一個微妙的現象。開始的時候,包括胡雙十在內的所有胡家人都不太習慣,梁銀鳳和胡二田都提醒過她,讓她改嘴叫大哥,可李二云偏偏就是不叫,一直就叫他的名字,久而久之,家里人也就習慣了d多半是理解了:過去她差點就成了胡雙十的媳婦,現在又嫁給了他弟弟胡二田,心里難免有些障礙。

  李二蕓是一個體格健壯的女人,但健壯之中無處不透露著豐腴的美感;她的臉色不算嫩白,但隱約的紅暈透漏著女人特殊的妙韻,最讓人記憶深刻d就是她那雙眼睛,深沉得像兩潭湖水,讓你永遠也望不見底兒,但那里面是讓人神往的美麗風景。

  此刻,胡雙十的身影已經深深地映照在那兩潭湖水里。

  胡雙十不無尷尬地移開她專注的目光,做著應答。d胡雙十馬上巧妙地把注意力轉移到她懷中的孩子身上,急忙從她懷中接過來,動情地親吻著。確實胡雙十特別喜歡這個小侄子,在外面打工的日子里,他會時常想起這個可愛的小寶寶。或許是因為自己一直沒有孩子的緣故吧,看見弟弟的孩子就別提多親近,或許還有其他原因吧?總之這個d子幾乎就是自己孩子那樣的感覺。

  梁銀鳳在偏房里忙活燉小雞,還要另外炒幾個菜;大花兒和小花兒也幫著娘在忙活著;胡二田則在外面應酬天黑時往棚里牽牲口之類的活計;上房的胡二田的屋子里,唯有胡雙十和李二蕓兩個人哄著那個可愛的小d寶兒。

  此刻,李二蕓已經把孩子從胡雙十的懷里接過來,放到炕上讓孩子自己玩耍。

  胡雙十眼睛依舊望著孩子,可李二蕓的眼睛卻一直盯著他。似乎她有很多話要說,但她只是一直問著他在外打工的一些d況,卻閉口不談家中所發生的丑事。那不僅是丑事兒,而且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敏感事兒,李二蕓是個心思深沉又聰明的女人,她當然不能先開口涉足那個不知道胡雙十怎樣面對的事情。但她的眼神卻是不斷地審視著似乎是很卻平靜的胡雙十。

  最d還是胡雙十先打破那份尷尬,單刀直入地問道:“黃老六是怎樣把孫娟弄到手的?我想從你嘴里知道那一切!”

  第8章 李二蕓的目光

  李二蕓先是一愣神兒,但馬上眼色幽深地對著他。“從我嘴里說出的話d你愿意相信嗎?難道不擔別有用心的嫌疑嗎?”

  胡雙十慘淡地笑了笑:“你現在還用得著別有用心嗎?事實已經擺在那里了,你說的應該是真話了!”

  李二蕓意味深長地看著他。“不管咋說,你還是不愿d相信她是背叛了你!這個我看得出!”

  那一刻,胡雙十已經從她縝密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什么,不僅僅是關于孫娟的,更多是她自己的。他避開了她的眼神。“不是不愿意相信,而是我想知道她背叛的籌碼有多重。”

  “籌碼?”李二蕓嘴角微微顫了一下。“黃老六已經不需要再加多大籌碼了,因為你已經給加了籌碼了!”

  胡雙十困惑地抬起眼神。“什么意思?”

  “她背叛你的籌碼多半是早已經厭倦了胡家窮困潦倒的生活了!黃老六根本不用加多重的籌碼!這個你應該能感覺到的!”

  “是啊!我當然感覺到她身上的變化,但我還是沒有想到會這么輕而易舉。我就是想讓你告訴我,是這樣輕而易舉嗎?”

  “雙睿既然你信任我說的是真話,那我就沒有水分地告訴你吧:黃老六下定決心要把她弄到手,可黃老六沒費多大勁兒就已經給她上手了。盡管我不清楚那道防線是怎樣突破的,但絕不會很費力。因為在那之后,黃老六的一個眼神兒,就能勾得她兩天不回家!你說黃老六的籌碼會很大還是很小睿俊

  胡雙十半晌無語。他掏出香煙,點燃一支,大口大口地吸著,頃刻間眼前煙霧繚繞,目光聚焦在那團煙霧里,閃著紅紅的火光,那是怒火,也是怨恨之火。

  李二蕓驚異地看著。“雙十,你也開始吸煙睿俊奔且渲校胡雙十是個煙酒不沾的小伙子。那個時候,他去她家時,無論自己那幾個姐夫咋樣鋼他,都還是不沾煙酒。

  胡雙十長長地吐出一口煙霧。“在外面久了的人,沒有幾個不吸煙喝酒的!干活累的時候,想吸幾口煙,就像緩了乏兒;想家釷焙蚋想吸煙!你知道想家的滋味兒是啥樣嗎?有時候躺在工棚的板鋪上久久不能入睡的時候,不知多少次發狠:明天就回家,不干了!可每一個黎明到來,太陽升起的時候,還是要毫無選擇地開始了新一天的疲于奔命!”

  李二蕓的目光由深深變釗岷汀!八淙晃頤揮欣肟過家,但我能想象得到想家的滋味兒。尤其是已經有了妻子的男人!雙十,你更多想起的,一定是她吧!”

  胡雙十不自覺地點著頭。“這個……我不否認!幾乎在每一個難眠的夜晚里,我就在無邊的黑暗里想象著,此刻她畈皇且蒼諳胱盼遙是不是也在輾轉反側在寂寞的炕上。于是就會爬起來吸煙,一邊吸煙還是不斷地想!二蕓,就在今天中午,我望見了狐家屯的樹梢的時候,我幾乎是奔跑著走完這段很短卻很長的路,我在想,孫娟看到我回來,會是怎樣的驚喜,會不顧一切地撲到我的懷里,就像我歸心似畹叵爰到她一樣!可是,我到家里的時候…卻是空空的!不僅僅是空空的,家里人告訴我那個消息之后,我就像是一團熾熱的活猛然掉進冰窟窿里去……”胡雙十的眼睛熱乎乎的似乎就要有什么流出來。但嘴里噴出的煙霧卻遮掩了一個男兒那一刻不可抑制的情懷流露。

  李二蕓當然感覺到了胡雙十眼睛里的淚光,那一刻,她的心也在酸浪翻滾,柔聲說道:“雙十,沒什么的!這個家里,出了她以外,還有那么多親人在掛記著你,等待著你!也包括…我!你不是一無所有的啊!!”

  胡雙十終于有一顆淚珠滾落下來。他猛吸了兩口,少半截煙竟然燃盡了,他扔掉了煙蒂。“二蕓,還是不說這些了!”然后他抬起濕漉漉的眼睛,專注地望著她,“二蕓,我有一句話想問你:當初,我們兩個的事情結束以后,你為啥又主動嫁給了二田,又來到胡家?”

  李二蕓眼睛里閃過一絲意外,凝了很久眼神,說:“都好幾年了,你為啥今天才想起問這個?”

  “很久就想知道,但還是讓這個成為永久迷。可今晚我必須要問明白了,或許以后就不一定有機會了!”胡雙十眼睛里是悲涼的色彩。

  李二蕓一陣驚疑。“為啥說以后就沒機會了呢?”

  胡雙十壓抑著心中狂蕩的波瀾。“沒什么的,我是想,以后興許再也沒有勇氣問了吧!但你不想說,我也不會為難你!”

> 李二蕓抬起頭,迷人的眼神里滿含著幽怨。“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

  第9章 最后的晚餐

  胡雙十靜靜地等待著,等待著他一直想知道的秘密,尤其是今晚這樣一個特別的時刻。

  但李二蕓又把剛要出口的話咽回去。“雙十,這個秘密,你知道了又有啥意義呢?我想在這個時候說出來,會不會增添你的痛苦呢?而且,我覺得在你這樣的心情下,我是不應該說這些的!”

  胡雙十苦澀地笑了笑。“二蕓,你不說也沒關系。可今晚我確實想知道,尤其是在我這樣的心境下,不知道為什么,我特別想知道…”

  李二蕓的神色黯淡下來,顯然她的心緒很不平靜,當年的灰色感覺又霧一般彌漫著。她終于開口說了。“其實也不算什么秘密,或許是我這個啃乃繼重了吧,一旦心里不平衡就難以自制。你知道嗎?當那個媒人來我家通知說,你不同意這門婚事兒,想退婚,那一刻我在想什么?我心里想,我哪一點趕不上孫娟呢?我足足想了一夜,還是沒有想明白!后來不久,你就果然和她結婚了!你都不知道,那一年我是怎么度過的,天是灰康模地是灰色的,連看不見的空氣都是灰色的。我一直在想,我哪里比不上那個孫娟呢?就是那個黏糊勁兒我比不上她!可過日子是要天長地久的啊!我心里不服氣,不服氣得只想哭!有一天,聽說你弟弟二田又張羅訂婚了,我就突然有了一種沖動:我要嫁到你們胡家去!我要和孫娟比一浚看我到底哪里比她差?沒想到,我父母還真就同意了。于是我們家就厚著臉皮托了媒人。你弟弟可不像你那樣看不上我,經媒人一提,他就樂得合不攏嘴了。事情就這么簡單!雙十,你是個聰明絕頂的男人,我想你應該想到這層意思吧,不過是你今晚想讓我親自捅破這層窗戶紙吧!那我吭誶康饕瘓洌何壹薷你弟弟,就是想和孫娟比一比,爭一爭!”

  那一刻,胡雙十的心里酸雨紛飛,眼睛里已經被千情百感涌滿了。“二蕓,你贏了!你贏得徹徹底底……輸了的人是我,我把一切都輸光了!可是,二蕓,你為了這一賭…你已經失去慷嗔耍∷狄簧對不起的同時,還要說一聲:我不僅輸了,也錯了!”

  李二蕓雖然是個心思深沉的女子,但此刻她終于難以控制自己這些年委屈情感,滾燙的淚水沿著面頰滴落。但這只是片刻的,很快她又平靜地說:“沒什么的,其實我嫁給二田也坑瀉蠡詮,他人挺好的,對我也不錯!”然后她又抬眼看著他,“但我今天必須要發自內心地強調一句,孫娟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這不是我和她賭的范疇之內!何況,我做夢都不會想到,她會這樣輕而易舉地背叛了你!”

  胡雙啃鬧卸運錁甑腦購抻直晃扌渭泳繾牛盒℃蛔櫻你不是覺得黃老六好嗎?那我今晚就把他變了性,讓你守著一個太監過一輩子!

  “雙十,我感覺你有些怪怪的!你的眼神有些可怕,你不會心里窩著什么事情吧?”李二蕓有些忐忑地看著他。她是個心跨敲艿吶人,不會感覺不到胡雙十不太正常的情緒。

  胡雙十努力掩藏著眼睛里噴射的殺機,勉強笑了笑,說:“老婆都跟著別人跑了,這事情還算小嗎?不過,沒什么的,很快就一切都過去了!”

  小花兒客餉娼來,招呼兩個人去偏房吃飯。聰明的小花兒蠕動著大眼睛,審視著兩個人有些異樣的神態,問了一句:“大哥,二嫂,你們怎么了!”

  胡雙十僵硬地笑了笑:沒怎么呀!

  李二蕓機敏地解釋說:“我康比皇竊謁的憒笊┑氖慮椋 

  小花兒眼色暗淡下來,看著臉色不好的大哥,安慰說:“大哥,你就不要難受了,你趁早和她辦離婚手續吧!憑哥這樣的男人,找她那樣的還怕找不到嗎!”

  胡雙十眼睛又發浚愛撫地拍著妹妹的肩膀,卻什么也沒說。那一刻,他溫暖之間心里已經亂成一鍋熱粥。

  為了和親人溫暖而和諧地度過這個最后的夜晚,也為了今晚的行動不被家人察覺,胡雙十努力平息著心間翻騰的火焰,擺出很釋然的姿態和弟弟二田喝著白酒課了今晚的行動,他也要多喝點酒,倒不是為了壯膽兒,而是借酒把自己的行動推上義無反顧的狀態里。

  但他還是有些話要囑咐弟弟二田。他把杯舉起來,對二田說:“二田,今后家里就靠你來照顧了,你一定要孝順母親,善待你的媳婦,照顧好扛雒妹茫 A磽猓特別要勤勞,遇事兒要多動腦……總之,一家人就全靠你了!”說著,心里又涌上一股熱浪,直涌到眼眶里,但他抑制住了。

  胡二田奇怪地看著哥哥。“哥,你這是啥話呀,咋像生離死別似地呢?”

  胡雙十急忙掩飾,說:“明天我就又要去新的工地了,這一走說不定又啥時候回來呢!”

  是啊,胡雙十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之中回來是有數的,他這樣說,家里人也沒多想什么。也只有胡雙十自己曉得這最后晚餐的味道。

  飯后他和家里人說,今晚要去瓦匠頭兒孫大寶家里去,問一問明天啥時候走。家里人也沒有懷疑什么,只囑咐他早些回來。

  胡雙十走出屋門,卻又轉回身來,目光滾燙地凝望了親人們一會兒,才又出來房門。

  他來到黃瓜架下,拿出了那把欽刀,別在腰間。

  第10章 胡家的狐性女人

  這是一個擁有六十多戶人家的不大不小的屯子,背靠著一個叫狐貍洞溝的方圓只有十余里的小山,<對著一條叫昭蘇太的河流。為啥叫狐家屯?有兩種說法:其一,就是因為背靠著的那個叫狐貍洞溝的山溝溝,那里面隨處遍布著大大小小的狐貍洞,所以取名狐家屯。其二,是胡姓家族最先在這里開荒占土,巧妙地與后山狐融合在一起,諧音取了這個屯名。這兩種說法那個更準確,誰也無<考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確實是胡姓家族最先來到這個原本是荒蕪的地方的。

  但也不能說明什么,因為現在全屯六十多戶中,胡姓人家和黃姓人家各占三十多戶,可謂是平分秋色的格局,其余二十戶就是趙錢孫李的雜姓了。

  這是一個有著神秘說的屯落,其中也演繹著胡黃兩家仇怨的起源。

  據說胡家祖先從關內闖關東,來到這里開荒占土的時候,這里還是一個和諧的原始的荒蕪地方:野兔跑,鵪鶉飛,野雞扎在飯鍋里…胡家祖先過著清凈的與世無爭的原始日子,可當幾年后,黃姓人家來到這里以后,所有安靜和諧的氣氛都被破壞了。似乎胡黃兩家前生就是冤家對頭,自從黃姓人家來到后,胡黃兩家的仇怨就開始了。

  據說,胡家祖上挑著擔子從關內來到這個幾十里沒人煙的荒蠻之地的時候拗皇切值莧人,而且還都是響當當的光棍三條。開荒,占土,搭窩棚,就在這里安居下來了。可第二年,一件奇怪的事情改變了兄弟三人光棍的命運。

  那年冬天,三兄弟提著獵槍去后山的狐貍洞溝打獵,恰好遇見一幕驚險的場面:一群狼正嗷嗷地薰ト只雪白的狐貍。眼看著三只狐貍被惡狼的利爪按在雪地上,尖利的牙齒向狐貍的喉嚨咬去。只聽一陣槍響,撲著狐貍的三只惡狼應聲倒在血泊中。剩下的那些狼看見三兄弟的槍膛里還冒著藍煙,就四散奔逃而去了。狐貍得救了。雖然狼和狐貍都是獵人槍下的獵物,但好獵人是看不慣恃蘗樅醯慕侵稹

  三只得救的狐貍伏在雪地上感恩地望了三兄弟好久,才轉身向它們棲息的洞穴奔去。

  沒過多久,也就是那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胡家三兄弟正在包餃子,突然來了三個美貌如花的女子,說是薷哥三個做媳婦。結果除夕之夜,哥三個都入了洞房,做了新郎。從那以后,胡家三兄弟就不再是光棍漢了。幾年以后,胡家的院子里已經兒女成群了。

  據說,胡家的后裔都沾著狐仙的靈氣,男人個個聰明絕頂,姑娘個個美貌如花。

  也就是胡家兄弟好事連連的第二年,這里又來了姓黃的兄弟三個。但黃家三兄弟卻是帶著三個女人來到這里的。據說黃家三兄弟都是東北軍的逃兵,腰里都別著王八盒子,他們一路掠奪逃到這里來,沿途順手牽羊掠來三個美貌的良家婦女做媳婦。

  黃家三兄弟難改兵痞無賴的本性,來到這里就憑著手中的盒子炮,不勞而獲地占據了幾十畝胡家開墾完的田地。胡家人是本分性體,不想與人為惡,就忍氣吞聲地把地讓給黃家一些。但黃家三兄弟卻得寸進尺,不斷地步步緊逼,還想把胡家的土地都據為己有,而<還瞄上了胡家美若天仙的女人。

  于是一場忍無可忍的戰爭爆發了。

  那是一場慘烈的戰斗,胡家的老獵槍和黃家的盒子炮交了火。結果兩敗俱傷:胡家三兄弟的老二戰死了,黃家三兄弟的老大戰死了。

  那場戰爭之后,黃家的掠奪停止了。胡黃兩家處于僵持的狀態,雖然心里埋著仇恨,但表面上開始各不相擾。但從那個時候起,胡黃兩家的仇怨算是結下了,而且一輩一輩地延續著,永遠沒個完。

  黃家兄弟不愿意出力氣開墾荒地,竟然也把目光瞄準到后山的那些獵物上。每天提著槍去后山,晚上回來背上背滿狐貍和黃鼠狼的尸體,他們專門打狐貍和黃鼠狼就是為了贖它們的毛皮,騎著馬去很遠很遠的縣城里去賣。

  據說,就因為這個,黃家兄弟惹來了殺鋼禍。有一天,黃家兄弟在后山打死了一只已經半仙之體的黃鼠狼,結果禍事來臨了。

  第11章 黃家之孽根

  也就是黃家老大在胡黃那場戰斗中死去不久,黃家的另外兩個兄弟也莫名其妙地染上了一種暴病,沒過一個月就相繼死去了。據說是后山的黃仙對打死它們同類的報復。

  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就在黃家男人死絕了之后,不知從哪冒出一個叫黃三爺的男人,不僅占據了黃家,還把黃家的三個女人都給霸占了。

  那黃三爺是個人高馬大的野人一般的男人,夜里一個男人竟然能把三個女人弄得嗷嗷亂叫。那三個女人每年都會生下三個孩子,沒過多少年,黃家已經人丁興旺了。

  據說,黃家的后裔都承襲著黃皮子的本性:男人貪婪,狡猾,嗜血如命,姑娘*野,潑辣。

  緊接著,狐家屯又每年都有一些外姓的人來這里定居,與胡黃兩家的后代聯姻,逐漸把小屯繁衍起來。

  但胡黃兩家的爭斗就從來沒有停止過。每一輩兒都要有血案發生,每一輩兩家都會在爭斗中死人。胡黃兩家的仇怨一輩一輩地延續著,舊恨未了,新仇又結。

  民國時的那樁慘案最為觸目驚心。胡家人插旗踩點,勾引二龍山的胡子下山,里應外合砸開了胡雙十二太爺家的窯兒,家產被洗劫一空,男人被殺了十幾口,女人都被胡子糟蹋,非崦爛駁撓直宦隕狹碩龍山,連五歲的女孩和六十歲的老婦都糟蹋得狼籍不堪。

  之后,胡家也采取了同樣的報復行動,花七千塊大洋,從關西請來了胡德勝的大綹子,一夜之間又把黃家的一個大戶砸開了,同樣的慘劇上演著。

  但解放以前,黃家連連出敗家子,賭博抽大煙,嫖娘們兒,幾年間黃家的大多數人家就已經家境敗落,一日千里,幾乎沒有幾家像樣的人家了。

  那個時候胡家的卻似乎還在走上坡路,因為胡家人謹慎,本分,安安穩穩地過日子,無論世道怎樣亂,對他們都沒有太大影響。

  但解放后卻陰陽倒轉,黃家因禍得福,被劃了貧農,中農,頂多是富農,而胡家卻因福得禍,悉數被劃了地主富農的成分。

  那個時候,屯中的大權便掌握在代幼牌斷輪信┑幕萍胰聳擲錚趾高氣揚,為所欲為,而胡家就唯有低三下四,受盡欺負甚至是侮辱的份兒。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胡雙十的爺爺竟然被黃家六虎的爺爺捏造事實,莫名其妙地給扣上了一頂國民黨特務的反動帽子,整天游斗挨批判還不算郵輩皇鋇鼗垢掉到大隊部的房梁上嚴刑拷打,實在挺行不過竟然喝了農藥含屈死去。

  更慘的事情還在發生著。那時胡雙十的奶奶剛生完他三叔沒幾天,去大隊部看望被關押的男人,竟然被黃主任(黃家六虎的爺爺)足足糟蹋了一夜,弄得身下大流印K奶奶羞辱難當竟然也懸梁自盡了,死那年只有三十多歲。

  直到三中全會以后,壓了胡家人幾十年的成分大帽子被摘掉了,胡家人才總算緩過氣來,開始了重整家業的新生活。但胡黃兩家祖祖輩輩結下的仇怨卻絲毫沒有解開,而且還不斷地發生有碌某鴰稹

  因為爭奪昭蘇太河北岸的那片開荒地,兩家又發生了一場血斗。當場兩家各有受傷的,但還算沒釀成慘禍。可當天夜里,黃家六虎的二叔黃大子竟然領著那時候已經那時已經成年的黃老大和黃老二,手持棍棒闖到胡家一殺豬刀把胡雙十尤叔給囊死了。

  黃大子被抓進看守所兒,黃家人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心里恐慌,便上下托人使錢,想買下黃大子的一條命,但胡家人死死盯著,就是不肯撒口兒,這么大的案子,盡管黃家上面有人,也不敢就袒護,于是有人給黃家摳耳朵,尤沒ㄇ買胡家撤訴。上門替黃家調解的人紛紛而至,但都碰一臉灰而去。胡家不貪圖錢,就是要求殺人償命的結果。

  最后,黃大子被判了死刑,那年秋天就在屯子后面的狐貍洞溝那個山坡上,黃大子被槍決了!

  胡家總算出了這口氣。但兩家的仇怨已經白熱化。而這個時候,黃二嘎子家的六個兒子又長起來了。這六個野性的小子陰險狠毒,打架做壞事兒就像吃餡餅一樣舒爽,蠻橫鄉里,欺壓良善,調戲婦女,總之壞事讓他們做絕了。幾乎這六個玩意都坐過牢,但出來還是死性不改,繼續為非作歹。

  這六個無惡不作的亡命徒,就是現在的黃家六虎。

  要不是舊恨新仇讓胡雙十忍無可忍,他絕不會這樣怒火燃燒得失去理智。

  這一刻他腰間別著欽刀,走在羌彝偷慕值郎希心里什么也不想,只是暴怒地想著怎樣一刀斷了黃老六的孽根。

  第12章 黃老六的狼性

  在孤家屯最前面的那趟村街,只有六棟一模一樣的房舍和院落,清一色的紅磚灰瓦的起脊大瓦房,高高的紅磚院墻,威武的黑漆大門。顯然這是孤家屯最氣派的房舍和院落。

  不僅房舍和院落最考究,所占的位置也是孤家屯最好的位置,居高,通風,向陽。本來這里是孤家屯最肥沃的良田,卻被黃家六兄弟占據蓋房子了,孤家屯的村民敢怒不敢言,呦繢锏耐戀毓芾聿棵乓彩欽鲆恢謊郾找恢謊邸

  黃家六虎的房舍排列都很有順序:村主任黃老大占據最東頭,然后依次往下排,最后的那一棟就是黃老六的家。與其他五戶人家不同的是,黃老六家的門前當街上還有一排朝陽的門面房,一共是四間其吡郊涫腔評狹的商店,兩外兩間更有微妙的用途:那就是放賭局用的。黃老六的綜合商店很火,這也是他的經濟來源之一。

  孤家屯是一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偏僻小山溝,離鄉政府三十里路,離縣城五十里,就算是與其他屯落之間,最近的距離也叩陀謔里路,而且這里都是土路,交通極其不方便。這樣的情況下,村民們的生活日用品來源多半就是黃老六的商店。事實上,對于很多村民來說,你不去黃老六的商店里買東西也是不行的。

  如果黃老六發現有誰在別的什么地方買回他商店里有的咂罰那這個人就別想消停了,輕則找茬兒打你一頓,重則,弄不好半夜你家里就興許著火,或者來賊把你家的牲口偷走。就算他商店里不經營的物品,也不允許你去外面購買,只要你和他說了需要什么,他就會進貨的時候在城里給你帶回來,當然不會白跑道兒,價格由他隨便定,就算是天擼你也不敢不賣。

  你說他的商店能不火嗎?黃老六的另一個經濟來源就是放賭局。四面八方的賭徒都和黃家六兄弟有來往,而且,孤家屯又是一個山高皇帝遠的偏僻地方,還有一點保障,就是黃老六的姐夫劉萬貴是本鄉派出所的所長,就算是抓賭咦ゲ壞秸飫錮矗就算縣局里下來,鄉派出所也會最先知道,黃老六會很早就接到信息,提前把賭局解散了;退一步說,就算是讓縣局給抓去了,通過一些關系,也不會挨罰到錢;所以,黃老六的賭局開得也安穩又紅火,隔三差五的就要擺一場天九局,輸贏都在萬元以上,流進黃老六腰包里抽咼砍∫膊患赴僭。

  而且黃老六還不用親自打點這兩項生意,他專門雇了兩個親戚家的十八九歲的漂亮小姑娘,負責打點他的商店和賭場。這也是他招徠顧客和賭徒的另一張招牌。

  這兩個女孩子風流呢喃,呤輩皇鋇嘏隳切┒耐降髑樗覺什么的。但這兩個女孩子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錢財上蒙騙虎狠一般的黃老六。這兩項收入支撐著黃老六,他根本不用動體力就過著富得流油的神仙生活。

  或許黃老六這樣不勞而獲的安逸的生活,對胡雙十老婆孫娟本身呤且恢幟巖鑰咕艿撓棧螅何況黃老六還發狠勢在必得呢!胡雙十打工走后不到一個月,孫娟只來黃老六的商店兩次,就被黃老六撩撥得心柱搖蕩了,彼此的眼神里就開始了微妙的交融,第三次再來的時候,就已經水到渠成地跟隨黃老六去的后屋的正房里,開始了他們干柴烈火般的燃燒了。

  黃老六本來是有媳婦的,只是他最后一次坐牢的那兩年里,他媳婦不忍寂寞又對這樣的生活深惡痛絕,于是扔下一個男孩,一走了之。那個孩子現在由黃老六的爹娘撫養著。黃老六出獄的時候曾經去找過他的媳婦,但已經無影無蹤了。那個女人當然知道,再被黃老六找到的可怕結果:不是腿斷就是胳膊折。黃老六把孫娟毫不費力氣地弄到手,不僅僅發泄報復胡雙十的*感,也更可以釋放身體最近悶的燃眉之急。

  盡管他的商店和賭場里的那兩個女孩他可以隨時上手,但眼下他還不想那樣,一來,那是他親戚的女兒,還管他叫六舅呢,另一方面那兩個女孩是專門為那些饑渴的賭徒準備的,為了掏空賭徒們的錢,他最好是不輕易動這兩個為他創造價值的女孩子。

  這個時候,孫娟就是他的身下寶貝兒了。

  第13章 黃老六身下的孫娟

  黃老六刀條臉,虎背熊腰,一雙鷹一般的眼睛。他的身體很壯實,生活滋潤保養得好,又正當26歲的血氣方剛又成熟的年紀,所以他那方面的功夫是很厲害的。

  孫娟第一次v他上床,就被弄得筋酥骨軟,心花怒放,澎聲迭起。孫娟本來就是一個不安分的軀體,男人又常年不在家,孤獨渴望時刻泛濫在身體里,黃老六就是滋潤她的及時雨,沖擊得她綿綿軟軟,香汗淋漓。而且,黃老六一直承諾要娶她做老婆。

  她身體醉v,心也醉了。之后就變成了一只溫順的羔羊,黃老六隨叫隨到,就算不叫,三天不見心里也癢癢,自己也主動送上門來。開始的時候還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可越來越私糊,一天比一天膽子大,之后開始偶爾夜里不回家,之后就兩三天不回家,再后來就是幾天也不回一次家,最近已經進化v不回家了,索性和黃老六過起了夫妻般的隨心所欲的生活。

  每當前屋開賭局的時候,孫娟也毫不忌諱地拋頭露面,而且以女主人的姿態自居,那些賭徒已經開始叫她六嫂或者弟妹了。叫得她臉上紅撲撲地美著。更多時候,孫娟還是舒服地躲在黃家v屋寬敞明亮的現代化家居里,享受著貴婦人一樣的生活。她時常拿這里的一切和胡家的生活做比較,簡直是天堂和地獄的區別。

  黃老六家就是她美滿的天堂。胡雙十的影子已經在她心里模模糊糊。而且她還時常卻慶幸自己沒有生孩子,要不然還會v手絆腳的,叨俘里會有這等的自由自在。今晚黃老六還在前屋應酬幾個朋友,等一會兒才能回到后屋里。孫娟一個人在看電視。

標簽:在家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