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苞米地的春情《全本》

時間:2017-03-31 22:24:41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342409   評論:0
  第01章:苞米地里爬出來的男人

  康小帥康的腦子里面浮現出那兩個一絲不掛的女子,一個嫵媚的如同狐仙的妖孽,一個高

  貴的像是女神的尤物,她們的身體就這么扭動,在他的身體下面。不斷的索要索要,甚至是他

  提槍上陣的時候,另外一個人的手還在他的胸口上不斷的撫摸。

  嫵媚的妖孽在他的身體下面不斷的叫著扭動著身體,努力的迎合起來。看上去像是干涸了

  很久的土地正在被康小帥一點點的澆灌一樣,滋潤,興奮,緊緊的夾著他的腰。喊著再快點再

  猛點。隨后一把尖刀刺了下來。

  康小帥的回憶到此為止,猛然驚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感覺頭痛欲裂,周邊的環境

  很悶熱,讓他喘不過氣來。揉了揉腦袋,讓自己的意識清醒了一點,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一

  片玉米地里面。之前去鄉村呆過一段時間,對玉米地很熟悉。那一次他真的是在農村沒踝

  夠。

  時值八月,空氣里面都是火燎的氣息,本就熱,而一人高的玉米更是把周邊的風絲擋住,

  讓里面的環境變得憋悶。

酢〈佑衩椎乩錈媛慢的爬出來,看著身后的痕跡,一片被自己鮮血染紅的土地。快要爬到了

  玉米地頭的時候,聽見前面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忍不住的抬起頭望了過去,是

  一個女人正蹲在玉醯乩鐨”恪?醋拍羌貝俚牧魎可以猜測到這個女人應該是憋的夠嗆。

  而面朝外背對著康小帥的女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后有人爬了過來,酣暢淋漓的尿著。她

  是去村子里面的小賣店買東西,走到苞米地外醯氖焙蚴翟謔潛鋝蛔×耍左右看了看,沒有

  人,這才鉆進來小便。

  看著女人渾圓白皙的屁股,康小帥有點激動,這種偷看和他在床上光明正大的看女人完全

  是兩醪煌的感覺,很讓人興奮激動,翹起的屁股一分兩半,像是兩個渾圓的大饅頭,很白

  嫩,有讓人想上去摸一把的沖動。

  女人小便了之后站起身,渾身都輕松,這個準備提上褲子的時候,聽見身后一陣干咳酰

  嚇得她喊了一聲誰,并且迅速的轉過身。目瞪口呆的看著趴在地上渾身是血的男人。

  康小帥微微抬頭,順著她的身體往上看,等到看到女人雙腿之間的斑駁黑色的時候,一陣

  頭腦眩暈,眼前一黑。

  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某戶人家的炕上。睜開眼睛就能看見屋頂上房梁,有著點點

  的灰塵,很簡陋,和他之前的生活的環境完全不同。

  恍若隔世!

  坐在他旁邊的是一個十八九的小姑娘,一條干凈利索的馬尾,鳳眼桃腮模樣俊俏。身上一

  件花格子襯衫,下面一條寬松的松緊褲,很清純。

  “你醒了?”女孩朝著他笑了笑,露出了兩排潔白的牙齒。

  “恩。”康小帥再次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他沒有蠢到像是小說或者是電視劇里面演的那樣

  問我這是在哪里啊?我死了嗎?至少他可以很肯定的告訴自己,我在農村,還沒死。

  腦子里面都是那副血腥的場面,還有那兩個不斷晃動的身影。他真的不敢再回憶下去。在

  他的那個圈子里面,到處都是暴力血腥,每天都是勾心斗角。

  贏得了世界,那又怎么樣了?還不是差一點就死掉,還不是跑到了這片村莊嗎?如今能僥

  幸活下來,是老天爺對我的眷戀,還是想讓我換一個方式重新生活呢?

  “你睡了好幾天了。”女孩看著他說道:“好在我爸是大夫。這才保住你這條命的。”

  康小帥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既然活了下來,那就好好的珍惜。那條路,他不想再回去

  了,根本就停不下來。真的就不如在這片村莊里稅舶參任鵲納活下去。

  “是嗎?替我謝謝你爸爸。”康小帥掙扎著要坐起來。

  “你現在可不能動,我爸說了,你至少也要養個十天半拉月的才能好呢。”女孩急忙按住

  他,找來了兩個枕頭,一個個的墊在了他的腦袋下面,這樣就可以讓他的身體一點點弓起來,

  雖然沒有坐起來舒服,但至少比躺著舒服。

  “是誰救了我啊?”康小帥只記得自己在第二次暈倒之前看見了一個女人上廁所,并且順

  便看了那個女人光滑的屁股和她的雙腿之間,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已經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

  象。

  救自己的那個女人應該就是被他看那個。不然的話,自己昏倒在玉米地里面肯定是沒人

  會發現的。

  “是我媽把你給救回來的。”女孩朝著他燦爛的笑了笑。

  “你媽?”康小帥忍不住的打量了一下前的這個女孩,都說女孩子長的像媽媽,從她的

  相貌就應該能看出她媽媽的影子,這樣一想的話,她媽媽應該是個美人了。

  “是啊。我媽把你背回來的,當時你渾身是血。”女孩皺皺鼻子:“可嚇人了。

  “那你媽說沒說是從哪把我救回來的?”康小帥繼續問道。

  “聽她說好像是在苞米地邊上。”女孩實話實說,具體的她媽也沒跟她說。

  康小帥微微的閉上眼睛,角含笑,沒錯,自己看的就是她媽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

  看一遍,甚至是把她媽媽脫光了按在床上來一次。

  就這樣。康小帥留在了這個不知名的村莊里面。

  幾天之后,他的傷勢好轉,已經能一個人走動了,索性從炕上下來,到院子里面活動。

  說實話,開始的時候他并不習慣硬邦邦的炕,可是住了這么長時間之后,覺得很不錯,比那些

  松軟的床要強上很多。上淡淡的熱氣讓他很舒服。

  院子里面的陽光很好,不是很熱,偶爾還有涼風吹過。拴在一邊的大黃狗吐著舌頭蜷縮在

  陰涼的角落,偶爾汪汪兩聲。

  這些天相處下,他和女孩子已經很熟了。她叫李若男。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溫柔

  大方,尤其是她剛剛發育完成的兩座胸脯,絕對是讓他垂涎欲滴。

  不過女孩家里人都叫他傻子,因為不管問他叫啥還是你從哪里來他都只是笑著搖頭,表

  情還挺憨厚。做一個傻子也挺好的,至少大家對他沒有那么多的防備之心。

  只是李若男的媽媽從不跟他正面對視,總是覺得尷尬。康小帥也不強求,找個機會一定得

  好好的謝謝她。

  正曬著陽光的時候,院子外面一個女人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是那種典型的村婦,穿著樸

  素簡單,不過卻可以看的出來女人身材很好,前凸后翹不說,細細的小蠻腰,如果在城里的

  話,好好弄弄,那絕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女人三十左右歲的樣子,相貌嬌俏,尤其是那雙眼睛,像是狐媚一樣,格外的勾人。

  第02章:雛

  第02章:雛

  “哎呦,這就是李嫂子撿回來的傻子啊?”女人走到了康小帥的面前,仔細打量了一下,

  嘖嘖嘴:“長的還挺俊俏的,真可惜了。”

  康小帥朝著她笑了笑。

  “你還別說,這一笑更帶勁。”女人的眼睛開始在他的身上打轉,心想這么俊俏的男人是

  傻子確實是有點白瞎了,如果要不是傻子的話,勾引勾引,讓他陪自/睡上一覺,也挺不錯

  的。

  女人的在這方面的欲望很強,主要是因為她老公那東西現在不中用了,一天到晚老吃藥,

  但始終都沒有起色,一直是硬不起來。

  這一天兩天的誰都能憋住,十天半個月也沒事兒,可時間一長,就憋的難受了,像是守活

  寡一樣。更何況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迫切的渴望和男人交歡。今兒見到了模樣帥氣的康小

  帥,忍不住的想入非非起來。

  “你把衣服脫了,讓姐姐看看你強壯不。”

  康小帥站起來,憨笑著說道:“強壯,哪里都強壯。”

  說完之后,脫掉了v己的衣服,露出了滿身的肌肉,和那些練健美的不一樣,他的肌肉是

  一拳一腳打出來的結實,看上去也更加的完美。

  “真挺結實的。”女人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摸了摸,又在他的胸口上捶了兩下,比自己想v

  中還要結實,暗自流了流口水。這么好的男人可千萬別浪費了:“傻子,你說你哪兒都結實,

  還有沒有比這兒更結實的地方了?”

  “有。”康小帥不假思索的指v指自己的下面。這段時間修養身子可真的是把他給憋壞

  了。尤其是在男歡女愛這方面有過經驗的男人,哪里能忍受的這么這么長時間不碰女人的寂寞

  呢,見到這個嫵媚的女人,他的下面就已經有了一些反v。

  “你不傻啊。”女子捂著嘴巴笑,同時眼睛偷偷的瞥了一眼他的下面,已經隆起了一個

  包,看上去還沒硬。

  沒硬的話就有這樣的一堆,這要是真的硬起來的話v還不得把女人給撅的暈死過去嗎?

  “傻子,你跟李嫂子有沒有事兒?”

  康小帥搖搖頭,確實是沒啥事兒,這李嫂子也算是風情萬種了,身材高挑相貌很好,不比

  v個女人遜色,雖然年歲比她大,但因為皮膚白嫩,看上去就像是姐妹一樣。至少他看見過,

  而且下面的毛不是很多,稀稀落落,若隱若現,迷死人了。

  “那個啥,你想不想要女人啊?”吧嗒吧嗒嘴,女人v康小帥很滿意。要是他跟李嫂子有

  一腿的話,自己就不從中攪和了,不管咋說,在這村子里面,她最好的朋友就是李嫂子了。有

  啥事都跟她說,就連自己爺們不行的事情也都如實的告訴她。

  “想。”康小帥毫不猶豫的說道。

  “你還真不傻。”女人點點頭,繞著他走了一圈,又在他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那我晚上讓

  你去我家睡我,中不?”

  “中。”康小帥雙眼放光,不過心里還是有點想不明白,現在的農村都這么開放了嗎?第

  一次見面她就約自己去她家?這娘們是不是憋的太邪乎了?

  “知道我家在哪嗎?”女人站在他面<,一雙媚眼直勾勾的盯著他健碩的胸膛:“村東頭第

  一家就是我家。記住了?”

  “記住了。村東頭第一家。”康小帥撓撓頭,既然裝傻子,那就一裝到底吧,等到了床

  上,她就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傻了。

  “記住了啊,村東頭第一家。”女人摸了一把他的胸口,扭動著腰進了屋子,很快又走了

  出來。““李嫂子家里人呢?”

  “不知道,我睡醒了,他們就沒在家。”康小帥答道。

  “沒在家啊?”女人眼珠子一轉,他們家人都沒在家,那還不如先在這里跟這個傻子干上

  一頓了,反正他傻了吧唧的,啥也不知道。到時候告訴他別∪慫檔幕埃估計他肯定不會說出

  去的。

  “現在想不想睡我?”女人又開始挑逗起來。

  “想,做夢都想。”康小帥咧開嘴角,送上門的肥肉不吃都怪了。正好把這∈奔浠攢下

  來的精華都給她。

  “那咱們上屋里。”女人有些迫不及待起來,這個強壯的男人肯定是要比自己家的那個病

  秧子強多了,看一眼他渾身上下的肌肉讓〖菏懿渙恕

  “中。”康小帥再次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

  到了屋子里面,女人拉著康小帥就上了炕,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一點都不見外,隨后把

  手伸到了他的∽油餉媯輕輕的撫弄起來,沒幾下,康小帥的下面就已經像是一根鐵棒子一樣

  了。

  “傻子,以前干過女人嗎?”女人輕輕的蠕動著自己的身子。

  “沒干過。”

  “一直都沒干過?”女人雙眼放光,這還是個雛?奶奶的,老娘今兒算是賺大發了,不僅

  能滿足一下,還遇到了一個雛,這種沒做過的大男孩都是精力充沛,頭一天晚上就能干個十次

  八次的,想想都美死了。先把他的身子破了,然后晚上再折騰個夠。

  “恩。”

  “我跟你說,這事兒老得勁了,干起來能舒坦死你。”女人笑著摸弄著康小帥那張精致的

  臉:“等一會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干完了這次你就想干下次。”

  “我現在就想干你。”康小帥心說下次就再說,李若男我還沒干呢。今兒就拿你發泄一

  下,讓老子的老二舒坦舒坦。

  “沒看出來,你還挺猴急的。”女人捏了捏他的下面:“呀,真硬了。得勁吧?”

  康小帥點點頭,心說,廢話,我這么摸你,你看看得勁不得勁。

  “得勁就行。E人吧嗒吧嗒嘴:“以后你喊我小芳嫂子,知道不?”

  “小芳嫂子。”康小帥叫一聲。

  “真乖。讓嫂子先看看你那東西有多硬。”說話的時候,小芳嫂子就已經把手伸了進去,

  然后又把康小帥的褲子往下拽了拽,隨即愣了一下,真夠大的了。好長時間都沒有看到男人這

  么硬的東西了,真的是很激動。放在手里玩弄了一會,小芳把頭扎了過來,張開嘴巴,櫻桃小

  口竟然把他碩大的東西含在了嘴巴里面。

  第03章:嫂子

  第03章:嫂子

  康小帥頓時悶叫一聲,這么長時間了,總算是又有女人碰了自己的下面,而她的櫻桃小兩

  一張一合一吸一吐,弄的他那東西舒服無比。

  想必她在家里一定也沒少折騰她老頭,不然的話動作不能如此嫻熟。根本就是輕車熟路,

  之前玩過的一些小姐在這方面都是經驗老道,她們的嘴遠比不干這行的女人要管用的過,吞吐

  自如,很有吸力。仿佛每一下都能把男人身體里面的精華給吸出來一樣。

  小芳一邊親一邊喘息起來,用手摸著他下面的兩個蛋,以此來刺激康妓А?醋潘的那個

  東西越來越硬,笑著說道:“傻子,想干嫂子不?嫂子讓你干下面。”

  “太想了。”康小帥不甘示弱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褲子上,松緊帶的褲子就是這一點好,不

  用解腰帶紐扣什么的,直接就能伸進去。

  康小帥的手滑進去之后就感覺到了一陣溫熱,濕漉漉的。這娘們竟然連內-褲都沒穿,就

  穿著外面那一條寬松的褲子,看來是真憋壞了。不穿內-褲干起來很方便,只要是把褲子往下

  一拽就能干,完事穿著就走。

  被康小帥一摸,小芳頓時喘息不止,渾身麻酥酥的,心說這個傻子在這方面倒是聽在行

  的。摸的慵耗墻幸桓鍪嫣埂

  “傻子,恩,嫂子都親了你的下面,你是不是也得給嫂子舔-舔啊。”小芳好不容易逮住了

  機會,就想讓自己的身體更酣暢淋漓一點。

  “舔哪兒?”康小帥明知故問。

  “舔嫂子尿-尿的地方。”小芳的身子一撤,抓著自己的褲腰子往下一褪,將褲子放在膝蓋

  上,然后就把下面湊到了康小帥的面前。

  她下面的毛-發很多,不像李若男母親那樣稀少,此時毛-發上已經沾滿了斑駁的水珠,晶

  瑩透徹,露珠下,就是她的兩片花-瓣,一張一合,并且不斷的有溪-水從下面流出,滋-潤著周

  邊那一寸寂-寞的土地。

  康小帥伸出舌頭,撥弄開她的花-瓣,直接就沖了進去,在那一片深-淵里面不斷的挑-逗起

  來。

  “恩,啊。”小芳渾身顫抖,等了那么長時間,久旱逢甘露。瞬間就d得自己似乎到了巔

  峰了,已經快要受不了一樣。““傻子,你真尿-性,以后嫂子天天讓你舔。”

  “嫂子,你這里還多水啊。”康小帥笑著說道:“要是水性不好,都能淹死在這兒。”

  “這傻子,還真會說話。”小芳被他一逗,心情大好:“那你的水性好不好?能不能淹

  死?”

  “就算是淹死在嫂子這里,我也認了。”

  “/乖。”小芳用雙-腿夾著他的腦袋,越來越感覺她的舌頭已經不能滿足自己了,在這樣

  的情況下,當然是希望男人能來的更猛烈一點。

  “嫂子,你是不是想讓我干你了?”康小帥抬起頭,挺著自己的下面說道:“你看看,我這

  東西都已經這么硬了。能干你不?”

  “能,快點來。”小芳早就迫不及待了,抓緊時間先干一次,等晚上的時候再好好的玩

  玩。

  “那我可來了。”康小帥不知道是什么讓一個女人這樣的饑-渴,第一次和自己見面就如此

  的急不可耐,但不管咋樣。先把她干了再說。

  說完,抱起她的雙腿往自己這邊拽了i,他跪在炕上,不由分說的就朝著她的下面沖了下

  去。

  小芳頓時就感覺他的東西快要自己整個人都撐開了一樣,那絕對是一種久違的舒坦,她都

  不記得自己多久i這么舒服過了,還是男人的東西好,比她自己的手指不知道要強上多少倍。

  “傻子,你,你以前干過吧。”

  康小帥抿嘴一笑。

  “好厲害啊,使勁。”小芳被那股i興奮淹沒。

  第04章:借人

  第04章:借人

  小芳沒想到康小帥的老二這么好用,粗壯堅硬,兇猛無比,一進去,就把她的整個洞穴塞

  的滿滿的,沒有一點的縫隙。

  正想著讓他猛干自己的時候,院子里面的大黃狗很溫順的叫了兩聲。兩個人抬頭望去的時

  候,李家嫂子朝著大黃狗走了過去,撫著它的頭笑容滿面:“大黃真乖。”

  小芳急忙推了一下康小帥,讓他從自己的身上下去,又貪婪的看了一眼他的下面,吧嗒吧

  嗒嘴,刺溜,把自己的褲子提上,從炕上下來。

  兩個人都穿好了褲子之保李家嫂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這是干啥去了?”小芳急忙迎了上來,很熱絡的拉著李家嫂子的手。

  “出去溜達了一圈,你咋還來了呢。”李家嫂子拉著她的手坐在了炕沿上,目光和康小帥

  對視了一下之后馬上轉移到了小芳的身上:“你來有事兒啊?”

  “沒啥事兒,就是竄門。”小芳故意提高了聲音,像是說給背后的康小帥聽的:“晚上我家

  那死鬼不回來,我這還不知道咋整呢。”

  “又上城里打工去了啊?”

  “恩呢唄,家里沒錢,不出去掙點咋整。”小芳苦笑了幾下:“今兒不是跟你家老頭子一起

  走的嗎?說是能干腋鍪天半個月呢吧?”

  “那可不是咋的,一天八十塊錢,半個可就是一千多塊啊。”李家嫂子笑著說道:“這是真

  沒招,家里沒錢,農閑的時候再不出去掙點的話,這日子都沒法過了。”

  “你說說,我這個人膽小,晚上又不敢一個人在家。”小芳連連搖頭,裝出一副可憐兮兮

  的樣子。

  “要不然你來我家睡吧,炕大,能擱開。”

  “那可不行,我家還有那么多活物呢,要是叫誰給摸走了,我那死鬼回來能罵死我。”小

  芳在做好了足夠的鋪墊之后,不如主題:“那個啥,李家嫂子,你讓這個傻子去跟我作伴吧,

  一宿就行,明i我妹妹就過來了。”

  “傻子啊,你去幫我看看豬圈里還有沒有豬食了。”

  康小帥心中得意的一笑,臉上卻不動聲色,他當然知道接下來這兩個女人要嘮啥。轉身出

 i來之后,就蹲在了房子的東側,望著豬圈里面的豬發呆。

  他走了之后,李家嫂子神秘兮兮的說道:“小芳,連個傻子的主意你都打啊?”

  “他傻?你才不傻呢,就是裝傻子。”小芳輕輕一笑:“剛才我們i還干了呢,好家伙,那

  東西又長又硬,整的我渾身都刺撓的。”

  “剛才?”李家嫂子瞠目結舌,有點不敢相信的說道:“你這也忒快了一點吧。”

  “他也憋的夠i,我跟你說,你以后小心著點,這小子一點都不傻。”小芳看著她說

  道:“要是你也有想法的話,咱倆一起使他,反正他身強力壯的,有的是力氣。”

  “去去去。凈瞎說。”李家嫂子頓時臉上泛起了紅暈i微微低頭,腦子里面都是自己在苞

  米地的時候被他看到的場景。除了自己的男人,她這輩子都沒有讓別的男人看過自己的身子,

  那次可倒好,不光是看到了自己的屁股,還在自己轉過身的時候看到了那里i現在想想都覺得

  尷尬,當然也有點小小的緊張和刺激。

  “你要是不用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小芳頓時露出笑容:“這段時間都把老娘給憋壞

  了,好不容易有i么一個強壯而又長相不多的年輕人,說啥都得折騰個夠。”

  “你可小心著點,別瞎整。要是讓你家老頭子知道,饒不了你。”

  “你不說我也不說,他肯定不能知道。”小芳盯著她的胸口看了一陣,隨手摸i一把。

  “你要干啥?”李家嫂子嚇了一跳,沒想到她會突然襲擊。

  “看看你憋不憋的慌。”小芳壞笑著說道:“你老頭子也快不中用了吧?這會他沒在家,你

  還i好好的享受一下子?守著這么一個強壯的男人讓自己憋的難受,你是不是虎?”

  李家嫂子白了她一眼,用手指點了一下她的腦袋:“你以為我像你呢?”

  “你比我正經,行了吧。”小芳吧嗒吧嗒嘴,又搓i搓手:“今天晚上我可得好好開葷。不

  把他給榨干了就不讓他睡覺。”

  “你呀。”李家嫂子搖搖頭,她是從來都沒想過和康小帥發生啥事兒,就算是再寂寞,也

  i憋著,可不像小芳那樣,整的跟淫娃蕩婦似的。

  “不跟你說了,我得回去意意粒晚上好跟他干到腳軟。”小芳說完就扭著屁股走了出

  去,李家嫂子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嘆息了一下,她也真的很寂寞。被小i這么一說,下面都癢

  癢的,下意識的用手摸了一下,真的挺想要男人的大家伙捅進來的。

  第05章:有病得治

  第05章:有病得治

  看著小芳扭動著屁股從院子里面出去,康小帥這才站了起來,她們倆這應該是說完了悄悄

  話。而自己跟李家嫂子還有話說呢。這種有韻味的女人,真的挺適合他的。不像之前遇到的那

  些女人濃妝艷抹,美的自然純粹。想了想之后,回到了屋子里面。

  此時的李若男的媽媽正坐在炕上,手里拿著千層底正在做布鞋,這邊的條件有限,一年賺

  不了多少錢,除了養活一大家子之外幾乎就所剩無幾。也就沒弈敲炊嗟南星買衣裳買鞋啥

  的。而自己做的千層底耐磨抗穿,省事省力又省錢。

  康小帥坐在了炕沿邊上,蜷縮著一條腿,盯著李若男媽媽的小腳,因為靠在墻上,所以她

  的兩條腿延伸出來,沒有穿著襪子的兩只小腳看著很有風韻,干凈雪白。

  “那個,我都不知道該叫你啥了。”康小帥撓撓腦袋,他把李若男當妹妹,總不能管她媽

  叫嫂子吧?亂了輩分。叫嬸子阿姨又覺的太冒失,把人都給叫老了。

  “你就直接叫我名字吧。”李若男的母親也覺得挺尷尬的,說道:“我姓花,花蕊。”

  “花蕊?”康小帥吧嗒吧嗒嘴,這名字真好聽,名如其人。““那行,以后我就叫袒ㄈ

  了。”

  “其實你不傻,就是裝傻,是不是?”花蕊放下手里的活計,看著康小帥,很平靜。

  “啊。我不傻。”康小帥猶豫了一下,知道花蕊接下來要問什么潭倭碩偎檔潰骸拔抑荒芨

  訴你,我叫康小帥。其他的你別問,我也不能說。”

  “康小帥?”花蕊點點頭:“那我就叫你小帥啊。你知道我家那口子上城里打工了,家里就

  剩下我和若男,你又是一個男人,我覺得你住在我家不方便。雖然不能干啥,但時間一長,村

  子里面的老娘們肯定會胡嘞嘞的。”

  “我知道。”康小帥說道:“我看你們這邊有座荒山。我打算在山上搭一個小棚子。”

  “這不是我攆你。真沒招。”花蕊歉意的笑笑,人言可畏,尤其又是自己家的老爺們不在

  家的這個檔口,他一個大男人一直住在家里的話,肯定不方便。

  “沒事,我還沒感謝你呢。”康小帥笑著說道:“要不是你的話,我估計我就得死在苞米地

  里邊了。”

  花蕊頓時把自己的目光挪開,然后面紅耳赤,微微的低下了頭,不知道為啥,有點興奮的

  同時還很緊張。

  “那次我不是有意要看你的。”康小帥不慌不忙的說道,在他的心里不覺得這么說有什么

  不妥。那次他也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湊巧而已。就是南氳剿的屁股那么白,而且她前面的

  毛會那么少,像是一個少女一樣。不知道把他給扒光了之后趴在身上是啥感覺。

  “行了,這事兒別說了。”花蕊急忙打斷康小帥:“你沒跟別人說起過吧?”

  “沒有。”康小帥看著她的樣子,一陣莫名的激動。想到一個孩子都那么大的女人還會害

  羞,當真是風情萬種,于是就忍不住的朝著炕里挪了挪。

  到了她這個歲數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時候,而恰逢男人對自己家娘們厭惡的時候。因此她

  們在生理上都很寂寞。她肯定跟小芳不是一種人,有點內向有點嬌羞。由此就能看出來,除了

  自己的男人之外,她應該沒有其他的男人了。

  “花蕊,我一直都挺好奇的。”

  “啥?”花蕊看著他慢慢的挪過來,下意識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角,心里狂跳不已,暗

  想,他應該不會想跟自己那個吧?真要是的話,我得咋整?他確實是健碩,模樣又俊俏,女人

  見了都會心動的。要是他真撲上來,我掙扎還是順從?

  花蕊的心里很緊張,也很矛盾。剛才和小芳說了那么多話,整的她渾身都刺撓的,也確實

  是需要男人了。

  “你那兒的毛咋那么少呢?是不是有啥病啊?”康小帥就知道她也寂寞,所以才故意問這

  件事的,男人和女人之間就是那么點事兒,只要他挑逗,而對方要是回應的話,那就說明他們

  之間有戲。

  花蕊的臉更紅了,擔得起鳳眼桃腮四個字。哪有問這事兒問的這么直接的,緊張的她一直

  低著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樣。

  “我以前學過大夫,我幫你瞅瞅吧。要是有病的話,咱得抓緊時間治。”康小帥說著話,

  身體完全的湊了過來。

  第06章:都脫了

  第06章:都脫了

  看著康小帥湊了上來,花蕊頓時有些驚慌失措,她知道自己的下面的毛是少,至于是不是

  有啥病自己也不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真要是給自己瞧病的話,就肯定是要看下面

  的。之前都已經被他看一次了,難道還要被他看嗎?

  正想著的時候,康小帥的手已經伸到了她的褲子。

  “康小帥,你干啥,我沒病。”花蕊急忙抓著自己褲子,表情慌亂的看著他。

  “這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有病了咱們就得看。”康小帥馬上就裝出一本正經的樣

  子,真要是讓她看出來自己猥瑣,理所當然的不會讓自己給瞧病的。除此之外還得嚇唬,這

  種生活在農村的婦女都很單純。想法也像他們這些人那樣齷齪。““我跟你說,我之前有個朋友

  就跟你差不多,下面有病,但是不知道,以為沒啥事,后來就死了。”

  “死了?”被他這么一說,花蕊頓時心頭一顫,暗暗的想著,自己真的是有病嗎?咋聽康

  小帥這么一說覺得怪嚇人的呢。

  “我知道你倒是沒啥,死了也就死了。可你不惦記自己的老頭子嗎?還有林若男。你就這

  么一個閨女,你就沒想過你死了的話,她咋辦?”反正她也知道自己不傻,那就來點正常人該

  干的。說話間的時候,康小帥已經解開了她褲子上的紐扣,只要把拉鏈再拉下來的話,就能拽

  掉她的褲子。

  “你凈嚇唬人。”花蕊對康小帥的話半信半疑,同時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間,抓著他的

  手,盡量不讓他繼續下去,對于她這種有些封建的保守女人,下面就是最神圣的土地了,不能

  輕易讓男人瞅的。

  “我可真沒嚇唬你,說的都是實話。她那病潛藏的時間挺長,一犯病就沒救了。”康小帥

  不是把她當做傻子,是利用了她的單純:“我能看出來你有沒有這種病。從現在開始我就是

  大夫,你就是病人。在我們大夫的眼里沒有男女。不想讓你的家人受到連累的話,就早點讓我

  看看。”

  “你真的是大夫?”

  “當然是,我沒必要跟你撒這個謊吧。”康小帥輕輕的動了動自己的手,義正言辭的說

  道:“要是你真的犯病的話,家里人能看著你不管嗎?肯定給你治病。去醫院的話,你們辛辛

  苦苦一輩子攢下來的錢應該都不夠住一天的。”

  在他的百般威懾之下,花蕊真的害怕了,就像康小帥說的,她不怕死,怕的是連累自己的

  家人,如今的院那么黑,正規的公立醫院還算是好一點,要是真的去了那些私人醫院。有多

  少錢都得扔進去。慢慢的松開了雙手,并且蜷縮起了自己的雙腿,盡管接受了康小帥的提議,

  可身體上還是難免有些緊張的。

  康小帥一看她把手拿開了,頓時心花怒放,然后小心的把她的拉鏈拉開,同時還要裝出一

  副很道貌岸然的樣子,不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就是想要占她的便宜。

  拉鏈一開,頓時露出了里面紅色的小褲-衩,不過不是城里女孩子們常穿的蕾-絲花-邊,是

  一條純棉的,有兩根調皮的毛發順著邊上的縫隙延伸了出來。

  康小帥兩只手抓著她女兒穿剩她有撿起來穿的牛仔褲上側,準備脫掉。

  “還要脫褲子啊?”花蕊面紅耳赤的說道:“不脫行不行啊?”

  “不脫的話我怎么檢查啊。既然是相信我,我就要對你負責。”康小帥一本正經的說

  :“脫了之后,我才能全方面的檢查,在我眼里,你和男人一樣都是我的病人。”

  花蕊馬上雙手捂著自己的臉,明顯的不好意思起來。可又真怕自己有啥病連累了家里人,

  猶豫了一下之后,緊緊并攏的雙慢慢的放松下來。

  康小帥則是趁機把她的褲子往下一拽。直接從身體上脫了下來,看著她雪白修長的雙腿暗

  暗咂舌,想不到花蕊的下面如此的完美,這要是爬上去壓著干的話。一定能爽死自己,順著她

  的腿一路望向了她神秘的地帶,除了那兩條鉆出來的黑色毛發之外,就是干干凈凈清清爽爽的

  紅色棉質小-褲-衩了,上面沒有任何斑駁的痕跡,應該是經常洗的原因,微微隆起的那一小塊

  著實是讓人心動不已。

  第07章:徹底檢查

  第07章:徹底檢查

  康小帥的目光點到為止,沒敢太打草驚蛇,真要是被她看出來自己就是占便宜/,肯定不

  會讓自己檢查了。

  其實他之前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夫,可以說對這方面一竅不通。

  “放松。”康小帥把手放在了她褲-衩的中間,紅色本就是挑逗男人欲-/的顏色,尤其又是

  這種紅色的內-褲,在把手放在了她雙腿之間,隔著那一層棉布碰觸到她柔嫩地帶的時候,清

  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下面膨脹的厲害。

  花蕊做了一個深呼吸,猶豫了一下,慢慢的分開了自己的雙腿,盡量讓自己的全身都放松

  下來。反正他只把自己當做是他的病人,也沒啥好緊張的,隨后她就感覺到康小帥的手指按在

  了她的山洞門口,輕輕的摩擦。

  這讓她敏感的身體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陣迷亂般的舒適。好久都沒有被男人摸過的花蕊偷偷

  的看了一眼康小帥,他很認真的盯著自己的下面,動作也很輕柔,看上去真的很像是一個醫

  生。

  一會他不會讓自己脫掉褲-衩-子吧,花蕊暗暗的合計著。

  “疼嗎?”康小帥問道。

  “不疼。”花蕊急忙說完,隨后臉色又是一紅,被男人這d摸,不僅不疼,還很得勁。

  然后康小帥的腦袋就伸了過去,嚇得花蕊急忙并上雙腿,卻還是晚了一步,他的腦袋已經

  伸到了自己的下面。

  “你要干啥啊?”

  “我聞聞有沒有異味。”康小帥一本正經的說道:“別動,把你的腿分開,不要緊張。”

  “下面很臟的。”花蕊輕聲的嘟囔了一句,和羞澀的同時又覺得很刺激,她自己的男人都

  沒有聞過下面。幸好她幾乎每天都用清水洗下面,不然的話肯定有味兒。

  “聞起來沒什么異味,應該問題不大。”康小帥裝作道貌岸然的樣子,舌尖就這樣在她的

  大腿內側舔了起來,靈巧而又 柔。

  “你咋還舔上了?”花蕊只感覺他的舌頭弄的自己全身都麻酥酥的,想不到他會舔自己的

  腿根,但愿不要舔自己的下面,不然真的是羞死人了。

  “聞著是沒 么味道,我得感受一下,這樣才能心里有底。”康小帥心里無比的激動,不

  過還是裝成一本正經的樣子:“我這就是讓你先適應一下,等一下要舔你下面的。”

  “啊?還要舔下面啊?很臟的。能不能不舔 ?”花蕊心頭一顫,隱隱的覺得自己內心里

  面充滿了渴望,寂寞的女人就是這么敏感,還沒等他舔,就已經感覺渾身都松軟了,雖然沒有

  男人進入的時候來的酣暢淋漓,但仍舊是很興奮。

  “一定要舔的,這也是為了你好。”康小帥伸出手,慢慢的把她的褲-衩中間撩到了一邊,

  然后她性感多汁的下面就慢慢的顯現了出來。在他的印象里面,女人的那個地方周邊都要有一

  些毛發,或多或少,有的濃密一些,有些的則是淺顯一些。但花蕊的下面的周邊卻是干干凈

  凈,清清爽爽,沒有任何毛發生長的痕跡。

  兩片花瓣一張一合的保護著她最為神秘的地帶,因為自己撩起她褲-衩的原因,花蕊的雙

  腿下意識的朝著中間并攏過來,這完全是最自然的生理反應。何況她又是那種骨子里面透著封

  建的女人。若是換成了小芳的話,估計她這會早就把自己的雙腿給劈開,巴不得康小帥整個腦

  袋都伸進去呢。

  伸出舌頭,在她的兩片花瓣上舔弄了一下,然后沖破突圍,徑直的朝著那黑色幽深的洞口

  伸了進去,不斷的撞擊攪動。

  “恩。”花蕊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隨即捂著自己的嘴巴,很是羞愧。

  “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你不用捂著嘴。”康小帥說道:“盡情的釋放,這樣對你的身體也

  有好處。”

  ”你已經舔過了,行了吧?“花蕊干脆把自己的腦袋扭到了一邊,她現在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渾

  身都發燙,像是著火了一樣,而康小帥那嫻熟的舌頭就是干柴,讓她的身體在燃燒。

  ”還不行,要等到你的那里流出水來。““康小帥一本正經的說道,隨后扒開她的兩片花

  瓣,繼續舔弄!

  第08章:不許睜開眼睛

  第08章:不許睜開眼

  舔了一會,康小帥吧嗒吧嗒嘴,裝做是品嘗的樣子,然后點點頭,告訴花蕊味道不錯,至

  于有沒有病,還得進一步的檢查。

  花蕊心里有點小小的失落,他的舌頭 經把自己弄的全身如同有億萬只螞蟻再咬一樣,然

  后戛然而止,難免會有一種從云端跌下來的感覺。在他把腦袋拿出來之后,順勢并上了自己的

  雙腿,輕咬著嘴唇微微喘息。不過馬上就又感覺到他的手指 然帶動著自己的褲衩慢慢的深入

  了進來。

  輕哼了一聲,花蕊弓起了身子,迷離著眼睛說道:“你這又是要干啥啊?”

  “我的觀察一下,你盡量多出水,等你的水 沾到了內褲上的時候,好方便我檢查。”康

  小帥一陣手指全部都伸了進去,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的他知道女人棉質的內褲在她們身體里面所

  產生的摩擦會讓她們更興奮。

  “還,還沒檢查完嗎?”花蕊重新躺在了炕上,興奮的不行。不知道是自己太長時間沒跟

  男人干這件事了,還是換了男人的原因。

  其實女人的和男人一樣,也都希望經常換男人。那種新鮮感是個人就喜歡。花蕊也不例

  外,只是沒辦法說服她骨子里面的那些傳統的思想。認為女人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就是該死的事

  情。哪怕是自己家的爺們跟別的老娘們有一腿也不行。

  “這就不是著急的事兒,要慢慢檢查才行。”康小帥說完,又一次把手指送了進去,然后

  帶動著棉質的褲子在她的里面貼著洞壁滑動起來,肉眼可見她紅色的小-褲-衩正在一點點的斑

  駁,染滿了水跡。

  “這樣疼嗎?”

  “不疼。”花蕊隱忍著說道。

  “舒服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別瞞大夫。”康小帥開始用語言挑逗起來,她這么容易

  就被自己忽悠的脫掉了褲子。只要自己用點心,一會騎著她干一頓,絕對沒問題。

  “舒服。”花蕊呻-吟了一聲,心說你一根手指都伸進去了,我能不舒服嗎?你看看下面流

  出來的那些 汁就應該知道我舒服不舒服了。

  “你下面現在有什么感覺。”

  “沒,沒啥感覺。”

  “說實話。”

  “癢癢的。”花蕊的 子顫抖了一下,隨后感覺自己身體里面一股暖流蠢蠢欲動,似乎馬

  上就要從下面噴發出來一樣。

  “想不想要男人?”康小帥步步緊逼。

  “想。”花蕊說完,那股 流就真的噴了出來,全部灑在了自己的小褲-衩上面,當時臊的

  她無地自容,很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應該是沒什么大事。”康小帥把手拿出來,抓著她的內褲一點點的往下拉。

  花蕊的手條件反射的伸過來抓著一下,然后慢慢的松開,暗暗的告訴自己,他是大夫,他

  沒把我當女人,想要瞧病,就得聽他的。

  順利的把她的小褲-衩拽下來之后,她下面的風景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和之前他看到的一

  樣,毛發稀少,像是一片荒蕪的沙漠,只是偶爾能看到幾株植物一樣。而那山洞的周邊都是水

  珠,是她剛才噴灑出來的,似乎是在滋潤著她干涸的土地,很讓人著迷。

  “哎呀,你這病,好像是不輕啊。”康小帥眼珠子一轉,馬上計上心來。

  “啊?咋回事?”花蕊正沉浸在剛才的興奮之中,被他這么一說,立刻就像是被人潑了一

  頭冷水。

  “我再看看,你躺著別動,把眼睛閉上,盡量的讓自己放松,不管發生什么事,都別睜開

  眼睛,知道嗎?”

  “恩。”花蕊是真的被他嚇壞了,真要是病的嚴重話可咋整?家里就那么一點錢,還得

  給若男留著呢。反正不管咋樣,不能在自己的身上花錢。

  康小帥抿嘴一笑,暗想,等一會你睜開眼睛的時候,就已經徹徹底底的成了我的女人了。

  第09章:治病

  第09章:治病

  康小帥再一次把手伸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分開那兩片嫩嫩的花瓣,裝作很仔細的觀察,如

  果說之前還有一條褲->阻隔的話,那么此時就已經是完全暴露出來。比起之前看的更加真

  切。

  康小帥發現她的兩片花瓣不像是那些女人一樣發黑,而是有著淡淡的粉紅色,不知道是這

  >保養的好,還是她的男人不經常用。

  里面不斷的有水流出,彰顯著她此時應該有多渴望一個男人。

  “這種病,我能治。”康小帥先是很肯定的說道。然后又說道:“就是有點麻煩。”

  “咋治?”花蕊已經管不了那么多,閉著眼睛說道:“只要不花家里的錢,咋治都行。”

  “因為我朋友之前就有過這種病。”康小帥在她山洞周邊摸了摸,除了那些毛發之外,沒

  有太多生出過毛發的痕跡,應該是她天生就這么少。這一點從觸摸的手感上就能感覺的

  到。““你這下面毛少,是天生的吧?”

  “恩,你能看出來啊?”花蕊一怔,心說這康小帥有點本事啊,這都能看出來,開始小

  芳知道自己下面毛少的時候,懷疑了好長一段時間,就以為她是自己剃掉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也沒看出來是天生的。專業的人士就是不一樣。

  “那就對了你這病只有一種抗體能治的了。”

  “抗體?你跟我說,我也不懂啊。”花蕊一個農村婦女,沒讀過幾天書,哪里知道啥抗體


標簽:一絲不掛  男人  眼睛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