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鄉村大兇器《全本》

時間:2017-04-10 13:47:55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404134   評論:0
  正文 第一章 摸還是不摸?

  夜幕降下,龍根同以往一樣,翻身而起,順著墻角小洞望了過去,耳邊除了夜鳥蟬鳴,還有嘩啦啦的水聲,伴隨著點點呻吟悶哼。

  一道曼妙身軀從澡盆里站起,烏黑如瀑布一般的長發隨意披掛雙肩,兩顆大。奶。子如同木瓜,輕輕晃動,震懾心魂!

  “咕嚕!”龍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撐起的巨大帳篷。

  房間那邊,沈麗娟正輕輕撫摸著堅挺雙。峰,一雙桃花眼眨,了兩下,似享受般的閉上了雙眼,“嗯哼”一聲輕哼。

  雙腿緊緊夾住,正前方小腹處一小撮卷毛還有幾顆水珠。靜靜欣賞著誘人酮體,曼妙的身條子,滑膩如水的肌膚。突兀閃現一絲欲望。

  “嘩嘩嘩”水,再次響起,吸引了龍根的注意力。

  卻看見表嬸伸出白如蓮藕一般的纖細小手朝著下方探去,路過堅挺雙。峰,輕輕滑過平坦小腹,徑直伸入下。體,輕輕扣動。

  “嗯哼…嗯…”沈麗娟緊閉著美眸,動作越,越快,嬌軀跟著猛烈顫抖起來,俊俏的雙頰逐漸泛紅,眼看就要到了頂峰。

  “砰!”

  一陣響動傳來,頓時驚醒了沈麗娟。

  “誰?小龍,是你嗎?”

  “次奧!該死的野貓,嚇了老子一跳!”龍根暗罵了一句,聽聞表嬸問詢,連忙回答道:“啊…啊…表,表嬸啊,是我。我,我不小心從床上滾下來了。”再一看,龍根突然變得傻里傻氣,還有幾分結巴。

  “小龍,你摔著了?沒事兒吧。”房間那邊傳來沈麗娟關切的聲音。

  “沒,沒,沒事兒。表嬸,我自個兒起來就行了…”說著,龍根故意拍了兩下床板,發出“砰砰”的聲音,雙眼卻還死死盯著小洞。

  因龍根這邊的動ぃ沈麗娟盡管未盡興,卻也只能鳴金收兵。從浴桶里站了起來,水珠順著大木瓜一樣的奶。子就流了下來,兩顆粉紅色的小點分外誘人。剛剛軟了兩分的二弟,再次堅硬如鐵,跟搟面杖似得,龍根狠狠搓了兩把,直到沈麗娟穿上衣服才躡手躡腳的爬上床。

  這幅神情哪里還有方才的傻帽樣兒?

  想起這事兒,龍根神情便黯淡不少,自己本是城里人,父親還是一個不小的官員,奈何在自己十八歲那年檢查出來是“天萎”,什么是天萎?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生不了娃,給老龍家接不了種。

  就這樣,被自己親生老爹給送到了鄉下。說來龍根點兒也背,送來鄉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好巧不巧,一顆雷下來,得,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

  可俗話說的好,“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龍根就是個鮮明的例子>被雷劈了之后得有小半年的樣子,一和尚打村里路過,也沒啥說的,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拉著龍根的手摸了半天,硬給龍根塞了一顆藥。

  不僅治好了龍根的“天萎”病,也不傻了。不僅不傻,龍根甚至比以前還要聰明伶俐的多,不敢說過目不>,可也相差無幾。記憶力出奇的好,不知怎么地,還憑空多了一副好身板,力氣大得不行!

  這下龍根不傻了,可龍根卻開始了裝傻。一來是不想表嬸告訴自己那個便宜老爹,自己天萎病好了,對這樣的父母龍根早沒了感情,即便當初給表嬸塞了大>萬塊錢;二來,龍根是舍不得村里的姑娘妹子啊……

  “小龍,你沒事兒吧。讓表嬸瞧瞧,”正在意yin的時候,沈麗娟居然走了進來。

  龍根嚇了一跳,慌忙拉過一旁的被子蓋在二弟上,即便如此,碩大帳篷依然分外明顯,龍根微微側了側身子。傻乎乎道:

  “表,表嬸,你,你咋來了呢?”

  沈麗娟打開燈,手里多了一瓶藥酒,臉上掛著兩分擔憂。

  “來,摔到哪兒了癖砩羥魄疲這是表嬸從娘家帶來的藥酒,效果很好的……”

  龍根哪里有心思聽沈麗娟的話?一對賊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沈麗娟曼妙的身軀上打量了。

  剛剛沐浴過后的沈麗娟,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甚袂逍攏配合著一條碎花長裙,長發自然垂下,兩顆水汪汪的大眸子說不出的桃花春意。微微一彎身子,兩顆碩大的木瓜垂了下來,盡現眼底!

  兩顆粉紅色小蓓蕾明顯還帶著微微的水嫩之色,“咕嚕”,龍根吞了一口口水兒,哈喇子順著嘴角就流了窶礎

  “小龍,怎么了?”沈麗娟察覺到龍根異樣,頓時抬起頭來,順著龍根目光才知道自己剛剛洗完澡還真空著呢。俏臉微微一紅,不過旋即又恢復了正常。

  一個傻子又能明白什么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窶醋約菏竅肽腥肆恕I蚶鼉臧德盍俗約毫驕洌突然起了調戲之心。本來嘛,傻子哪里懂人事?就算懂又能如何?不還是天萎嗎?硬不起來還想日女人?

  龍根不明白沈麗娟為何突然坐到床邊,翹臀挨著自己大腿邊坐了下來,一股異樣燥。熱傳來,不裎何,二弟又硬了兩分。

  “呵呵,表,表嬸…你好美…呵呵…”龍根依然傻里傻氣沖著沈麗娟呵呵直笑。

  沈麗娟抿嘴一笑,自己當然知道自己美了,不然十里八鄉的男人怎么會打自己的主意呢?盡管是傻竦目湓蓿沈麗娟依然很滿意。女人嘛,有幾個不愛慕虛榮?

  “小龍,表嬸真的很美嗎?”沈麗娟又朝龍根靠了靠,多了兩分狐媚。

  “美,美。表嬸當…當然美……”說著,龍根嘴角又流出了一長串哈喇子袼眼緊盯著沈麗娟碩大的奶。子,小腹突兀升騰起一股無名怒火。

  沈麗娟聞言“咯咯”直笑,忽而道:“小龍也知道看女人的奶。子了呢,嗯,有出息。”

  “表,表嬸,為…為什么,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瘛繃根緊跟著冒了一句,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撲哧!”

  沈麗娟聞言頓時大笑起來,笑得花枝招展,捧著肚子一陣大笑。

  這一笑不打緊,可白白便宜了龍根,翊笏。峰經過擠壓,形成一道深深的溝壑,輕輕搖晃起來,看得人血脈噴張,幾欲走火!

  “表嬸,你…你笑我做啥呢…”龍根哈里哈氣摸了摸腦袋。

  沈麗娟止住了笑,突然拉動了一下領口,露出一大片潔窶矗“小龍,表嬸奶。子很大很軟哦,想不想摸一摸啊?”

  龍根呵呵笑著,心思急轉,這么好的機會摸還是不摸呢?

  正文 第二章 咋這么大呢?

  沈麗娟也是個苦竦鬧鞫,剛剛嫁到村里一個來月就死了丈夫,村里人都說沈麗娟克夫,別人不知道,沈麗娟還不知道嗎?

  都是根生那人把持不住,見自己美貌漂亮,一連幾天不出門的在家里干自己,自己倒也爽了,根生可就完了,落了個精盡人亡。

  “他死了倒是輕松了,可苦了老娘了,白白守了這么些年活寡!”沈麗娟心里有些不爽,抬頭看了看龍根。

  孩子長得很是英俊,眉清目秀的,身高得有一米七五樣子,雖然才二十出頭,可身板兒健壯啊。可惜了,是個天萎。不能行。房。

  天萎本來就夠倒霉的了,最后一個雷“咔嚓”一聲下來,把腦子也給整得不靈光了。加上被父母拋棄,沈麗娟便動了惻隱之心,對龍根格外好。

  龍根不知表嬸心中怎么想的,自己心里倒熳聊チ撕靡徽蟆V灰豢幢闃表嬸動了春心,鄉村里嘛,沒打牌喝酒K歌,孤枕難眠,不想著放炮又能干嘛呢?

  “不摸吧,那老子就真傻了,表嬸那個確實很大。摸吧,很容易露餡兒啊。”龍根不傻,要不小心走火了,這天萎的事兒可就名不副實了呢…

  “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天萎好了,小爺不還能裝傻充愣么?奶奶的,摸,一定要摸!十八摸…”

  “呵呵呵,表,表嬸,摸,摸摸…”龍根流著哈喇子,一臉愣笑,緊盯著沈麗娟酥。胸,確實好匕。脹鼓鼓的,又沒戴咪咪罩,晃來蕩去的好不誘人。

  沈麗娟聞言從思緒中回復過來,俏臉微微一紅,要別人說這話,非得一大嘴巴扇過去,可一看是傻子表弟,也就釋然了。

  想到龍根的可憐,再想想自氐募拍難耐,輕輕解下了半邊衣帶,一坨白花花如同大饅頭的嫩肉滑了出來,左右兩邊兩顆紅彤彤的小櫻桃掛在上面,輕輕震顫。

  “小龍,來,把手放在上面。表嬸讓你摸摸……”沈麗娟抓起龍根的手輕輕摁在了酥。胸之上,“嗯…哼…”

  木納的龍根跟隨著沈麗娟的步驟,終于按上了那一團柔軟,果然很大很柔,富有彈性,一股溫熱傳到掌心!

  搓,揉……

  “嗯哼…小龍,用點兒力…”沈麗娟春心大動,敏感部位被人輕輕撫弄,一股燥。熱迅速涌遍全身。

  龍根依然呵呵傻笑,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聽說要用力,雙手趕忙加大了力度,狠狠揉搓了起來,眼看著兩個大饅頭變成各種形狀…

  “嗯哼,小龍真乖簟”沈麗娟有些把持不住了,下面已經開始嘩嘩嘩的流水了。

  龍根卻突兀的停了下來。

  沈麗娟不明所以,睜開迷醉的雙眼看著龍根,見其表情有些異樣,連忙問道:

簟 靶×,你,你怎么了?表嬸摸著不舒服嗎?是不夠大嗎?”

  龍根暗暗賊笑,卻依然搖了搖頭,神色黯淡,甚至帶著幾分傷心。

  “那又是怎么了?”沈麗娟接著道。

  龍根突然低下了頭,傷心道:

  “表…表嬸,小龍,小龍想媽媽了,媽,媽媽以前就給我吃奶的,摸著吃奶,摸,摸著表嬸的奶,小龍就想,想媽媽了…”說著說著龍根居然抹起了眼淚。

  “呃?原來就因為這個啊?”沈麗娟聞言頓時就輕松了,本以為龍根想他娘了,沒想到只是想吃奶了,吃奶不挺好嗎?自己不就是現成的嗎,就是沒奶水…

  沈麗娟扳起龍根的肩膀,水汪汪的桃花眼像是會說話一般,“小龍,既然你想吃奶,那就吃表嬸的吧。表偷哪毯茫不僅大,而且軟,比你。媽。的還大哦,來,吃吧…”

  “真…真的?”龍根睜大了雙眼,一臉欣喜,回過頭來伸出手去,像是掂量貨物一般,抬了抬沈麗娟的雙。峰,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表嬸的奶真的要大一些哦,就是不知道好不統粵恕”

  沈麗娟嫵媚一笑,“好不好吃,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嗯,表嬸,那,那小龍就吃咯?”龍根煞有其事的盯著沈麗娟胸前的兩顆小紅點,雙手不自覺的搓了起來。

  還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碼D罩。杯去了。圓潤飽滿,輕輕一晃波濤洶涌,絕對的胸器!

  “吧唧,吧嗒,吧嗒…”龍根從床板上坐了起來,雙手掌控著兩個大饅頭揉啊揉,搓啊搓。

  突兀的張/血盆大口,一口含住了小櫻桃,使勁兒吮。吸。發出吸溜的聲音來。

  “嗯哼,嗯…”沈麗娟嬌軀一震,胸前又是一陣震顫,胸前傳來的異樣感覺促使體溫急劇上升,一股燥。熱蔓延四肢百骸。雙腿不自覺的夾緊了兩分。下面的水似乎開始泛濫了。

  龍根樂得心里一陣賊笑,傻人有傻福這話怎么說來著,太爽了,裝傻都能摸咪吃奶,天下哪兒找這么好的事情啊?

  小弟堅硬如鐵,龍根漸漸也把持不住了,由一開始的猛吸變成了舔,挑,撩,原本粉嫩分的小紅點上面裹了一層口水兒,慢慢堅挺了起來。

  “砰!”

  不知是龍根用力過大,還是沈麗娟身體酸軟,一時失控,倒了過去。龍根自然而然趴在了沈麗娟的肚皮上。

摹 斑捫健”沈麗娟一道蝕骨銷。魂的呻吟傳來,龍根不自覺又硬了兩分,趴在胸前忙的不亦樂乎,這可是吃奶啊……

  小房間內,喘息聲越來越粗,沈麗娟完全忘記龍根是個傻子,情不自禁摟住了龍根虎背,結實而有力。

  嫩白如蓮藕般的小手臂輕輕滑下了龍根褲襠處,那個東西能夠填補自己的漏洞,這個沈麗娟還是知道的。

  此時龍根也正在興頭上,玩耍著兩只小白兔,一搓一揉,儼然一副調情大師的模樣,哪里還有半點兒傻樣兒呢?

  “啊……硬了!”沈麗娟突然驚醒過來,死死拽著龍根二弟不松手!

  “糟糕,被發現了!”龍根醒悟過來,亦是叫苦不迭,也沒想到沈麗娟居然會抓著自己二弟,這下玩了!

  v呵呵,表,表嬸,我,我要吃奶…”傻人有傻福,關鍵時候,還得裝傻!龍根一如既往流著一嘴的哈喇子,怔怔的盯著沈麗娟酥。胸。

  沈麗娟卻如遭雷擊,小龍不是天萎么?怎么就硬了呢?

  “小龍,來,v褲衩脫了,表嬸看看。”說著也不管龍根作何,徑直扒下了龍根褲衩。

  突然,“啪”的一聲,堅硬如鐵的二弟反彈回來,彈在龍根肚皮上,一聲脆響!

  卻看二弟威風凜凜,好不霸道!又長又粗,都快趕上v麗娟的小手臂了!

  “啊,咋這么大呢?”

  正文 第三章 表嬸,我還要…

  龍根摸摸腦袋,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依然瞪著沈麗娟胸前震顫不已的兩只大白兔,哈v子又流了下來。

  大,實在是太大了!吸著,摸著都舒服。

  “小樣兒,小爺吃了多少王八,豬鞭,不然二弟能有這么肥?”龍根暗自欣喜不已。

  俗話說:“女人的v,男人的根!”自己這玩意兒要一掏出來,指定嚇傻一片人,估計長毛子的家伙事兒都沒自己的厲害!

  “看樣子表嬸也被自己這玩意兒給嚇傻了,待會兒是給她用用呢,還是先吊吊她的胃口呢?”龍根開始盤算起來了。卻不知道這會兒的沈麗娟心v涌起的驚濤駭浪!

  這家伙也太大了一點兒吧,怎么看怎么像一條大蟒蛇,腦袋還沖著自己一點一點的。這家伙要放在自己下面,要是用來日自己,那該……

  沈麗娟打了個寒顫,爽是爽,可自己能遭得住么v

  “表,表嬸,我要,我要吃奶,”龍根看出了沈麗娟的驚懼,根兒大是好事兒,可也容易嚇壞別人。看樣子表嬸是害怕了,這么大一根兒棒子要捅下去,還不得又紅又腫啊,指不定幾天時間都下不了地。

  v麗娟從震驚中回復過來,看著龍根一臉殷切的模樣,心軟了兩分,伸手抖了抖雙。峰,爽快道:“想吃就吃吧。”

  心情卻久久無法平靜,這么大的玩意兒啊,用還是不用呢?太大了,怕傷著自己啊。不用吧,這么大這么好的寶貝,放著多可惜啊。

  “嗯…嬰……”胸前又被撫弄起來,兩顆小蓓蕾撩撥的堅硬無比,大白兔都紅了。沈麗娟又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小手似乎害怕般的抓著龍根二弟,太大了。慢慢的擼動起來。龍根樂了,暗笑道:“小樣兒,小爺這么大家伙,不信你還忍得住?”想著想著又搓了起來。

  倒不是龍根有戀奶癖,實在是沈麗娟的奶真挺好,雖然結過婚,嘗過禁果,可沒生養過,堅挺如初不說,貌似比以前還大了兩分,軟了兩分。斜掛在胸前跟大香瓜似得。

  “小,小龍,來,摸表嬸下面,更軟和哦…”沈麗娟哪里把持得住,渾身燥。熱難擋,小腹處那團邪火早已沖破大腦,沖破理智。一手把著龍根的根兒,一只手硬把龍根的手往自己褲襠里塞,那里早就水災泛濫了。

  龍根心里暗喜,臉上卻露出驚懼之色。

  “表嬸,表嬸,你那里有,有毛,有毛的話,里面肯定有怪物,怪物要咬人的。我,我不去,小龍,小龍怕怕……”

  沈麗娟此時哪里還顧得了那么多,撫媚笑了笑,這小還挺二愣的。那里怎么會有妖怪呢?

  “小龍,乖,快把表嬸摸摸,里面沒有怪物的。里面有水,很甜的泉水哦,還是熱的。不信你摸摸看嘛。”

  龍根心里暗笑不已,卻裝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顫巍巍的出了右手,滑過那一片草地,找到了兩片還泛著紅的面包。

  果然,滑膩的液體從里面流了出來,侵濕了花裙子,流到了床板上。

  龍根伸出兩只手輕輕摸了摸,木訥問道:“表嬸,是,是這兒嗎?我該怎么呢?”

  “啊…”私。處被侵犯,沈麗娟第一反應夾緊了雙腿,嬌軀猛地一顫,顫聲道:“隨便,隨便你怎么摸,把手,手伸進去吧……”情。欲沖破頭腦的沈麗娟早已失去理智,顯得語無倫次。

  “啪啪啪龍根裝愣,仗著手勁大,硬生生扳開沈麗娟大腿,對準濕地,伸出兩根兒手指猛地抽。插起來。發出啪啪啪的聲音,伴隨著點點泉水撒了出來。

  “啊,啊,啊…”沈麗娟一陣狂叫,纖細小手握著巨大的二弟,使勁兒擼了起來,張開了大嘴一個勁兒呻吟,喘息。

  欲望更甚!

  “算了,死就死吧。大點兒也好,反正小龍是自家人,天天都能用。再說了,跟小龍也沒什么血緣關系,讓他日了又能怎么地?”沈麗娟握著巨大無比的二弟,腦子里突然清醒了分。

  “小龍,別摳了,來,表嬸教你怎么弄,方便多了還不費勁兒哦。”沈麗娟翻身而起,笑盈盈的看著傻愣愣的龍根,“來,你躺在床上。表嬸來教你。”

  龍根依然是那副傻笑,流著哈喇子,怔怔盯著麗娟兩只晃蕩著的大白兔。心里卻是無比洞悉,這肯定是放炮的前奏啊,得,自己終于也快把這處男之身送出去了。

  沈麗娟將龍根平放在床板上,將褲衩衣服都給脫了下來,這才知道,龍根不僅根長又粗,身板兒也分外結實,肌肉疙瘩一坨一坨的

  脫下長裙,龍根終于近距離接觸到表嬸完美無缺的身條了,完美酮體宛若上帝精心雕琢過一般,雪白,嫩滑,曲線更是婀娜多姿。

  “摸,我,我要吃奶…”龍根緊盯著沈麗娟胸前堅挺的木瓜,傻乎乎喊道

  “小龍,別著急。”沈麗娟一邊回復著,一邊慢慢握住那蟒蛇一般的二弟,找了找位置,猛地塞了進去。“啊…啊…”

  不知是痛還是舒服,那呻吟充斥著龍根耳膜。也不管沈麗娟同意與否,抓著兩顆大木又是一陣揉搓。

  許是過了起初那番痛,沈麗娟慢慢加快了速度,一上一下,翹臀一撅一撅,緊夾著二弟,磨砂起來。緊閉著雙眸,仰著脖子慢慢呻吟喘息,享受著最美妙的一刻。

  龍根卻是笑了起來,一具美的酮體在自己身上鼓搗,怎么說也有些成就感,不費吹灰之力就騙得妹子主動上鉤,這份兒能耐一般人可做不到啊。

  何況,這還是傳說中的觀音坐蓮呢?

  “啪啪啪”約莫半個小時過去,隨著沈麗娟一陣烈的抽動,以沈麗娟的敗退而宣告結束。

  沈麗娟的確是累了,爽是爽了,可爽過之后,下面兩片面包卻火辣辣的痛,一看更不得了,又紅又腫,不禁又感嘆了一番小龍家伙大。

  龍根卻有些不滿意了,區區個小時,哪里夠自己吃的啊?連塞牙縫都不夠!

  “表,表嬸,你怎么不動了?剛剛那樣好舒服的哦,你,你怎么停下了呢…”

  沈麗娟狂汗不止,看了看那依然堅固的根兒,背后冷汗直冒,不免為自己擔心來,這要真把這根兒棒給喂飽,不都把自己給日死了么?

  “小龍乖,表嬸有些累了,明天,明晚再來好么?”沈麗娟連哄帶騙。

  豈料龍根既然一把抓著沈麗娟的兩只大白兔,死也不松手,哭喪道:“不嘛表嬸。我還要嘛…嗚嗚嗚…”

  正文 第四章 咦,小雞雞吐…

  龍根當然不滿意了,心想,你丫兒倒是滿足了,在老子處子之身上為所欲為,自己倒是爽了,小爺卻還沒到高。潮呢。

  “不行,小爺不能在破。處之夜如此窩囊,虎頭蛇尾算什么?一定要來個十全十美!”

  “表嬸,表嬸,來嘛。小龍還要嘛,剛剛那樣好爽哦,難道表嬸不舒服嗎?”龍根哭喪著求乞道:“要不,表嬸,你教教我,我在上面,你就不累了。好不好嘛……”

  沈麗娟叫苦不迭,細細一想,倒也正常,這家伙事兒,比旁人兩三個加起來都還大,需求量自然小不了。只是自己這下面疼痛難忍,別說繼續了,就算下床走路都感覺火辣辣的疼。

  恍×,表嬸,表嬸突然感覺有些不舒服,要不,表嬸明天陪你玩兒,好不好啊?”看著盤坐在床上,一臉不甘,褲襠處一撮黑黝黝的卷毛上一根兒擎天之柱,威風凜凜,仿佛得勝歸來的大將軍一般,高昂著頭顱。

  沈麗娟不禁打了個寒顫,這玩意兒懷遠嗌倥人才能滿足啊。不過,那滋味兒真好,堅挺,粗壯,放在里面飽滿而緊實,絕對的好寶貝。

  “表,表嬸,人家想要玩兒嘛。表嬸,表嬸你不疼小龍了么?”說著說著,龍根又擠出了兩滴貓尿水兒,要不看褲襠處那玩意兒,這幅傻樣兒還真桓魴『⒆印

  沈麗娟心里一軟,這也是個苦命的孩子。被查出來天萎,不能傳宗接代,爹媽拋棄不算,一個響雷下來還成了傻子。想想也是,自己把人給調戲了,自己下面這洞倒是填滿了,可別人還沒到點兒呢,自己多少也有些不負責啊。

  “小龍乖,小龍不哭啊。”沈麗娟哄著龍根,小聲道:“小龍,表嬸兒今天確實有些不方便,下面肯定是不行了,這樣……”

  龍根心里冷笑不止,罵道:“屁得不方便,把老子日了,下面日腫了就不來了。媽。的,又不是來大姨媽了,求的不方便!”

  “表嬸,”龍根當然不會直說,使勁擠了擠眼睛,望著沈麗娟那對大奶,心里蕩起陣陣漣漪,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放過呢,“小龍,小龍想要嘛。小。雞。雞不知道怎么回事兒,被你剛才一弄,脹得慌,想尿尿又尿不出來,你就讓小龍玩玩嘛…”

  “小。雞。雞?”沈麗娟一頭冷汗,這么大的家伙事兒還小的話,那自己原先那男人不就成了掏牙棍兒了?

  “好好好,表嬸陪你玩,好不好?”沈麗娟見不得龍根滴貓,這心眼兒忒軟。

  “好哦,好哦,表嬸陪小龍玩咯。”龍根拍打著手掌,傻愣愣笑著,好不高興,活像個天真活潑的孩子。

  沈麗娟卻是犯難了,自己下面受傷嚴重,又紅又腫,要再來一輪,自己肯定也跟去男人一樣,精盡人亡了。

  想了想,沈麗娟再次驚心膽戰的握起了那條蟒蛇,碩大的腦袋伸出來嚇了沈麗娟一跳,如今想起來,心有余悸,暗忖:“剛才怎么就塞進去了呢?嗯,不過挺舒服的……”

  見沈娟用手給自己解決,擼來擼去的,龍根又不樂意了。

  雖說沈麗娟小手嫩白,溫潤。可這感覺跟放在那里面不一樣啊,里面濕滑溫熱且緊實,那種被包裹的扎實感,想想都懷念,如今卻是干擼,有求的意思?

 “表,表嬸,這樣,這樣不舒服,小。雞。雞,小。雞。雞的皮都被你磨掉了,一點兒都不舒服。”龍根支支吾吾,皺著眉頭,嘟囔道:“小龍,小龍還是想把小。雞。雞放在你那里面,那個地方好,光滑舒服,還沒有妖怪哦…”

  “撲哧!”

  沈麗娟一聲輕笑,那里面怎么會有妖怪呢?不知道多少人想進去呢,這小子居然說里面有妖怪。真是好笑。

  “表嬸,你,你笑什么啊?小龍說的不對么?”龍根偏著腦袋緊盯著沈麗娟那張俊俏的面龐,雙手卻死死抓著兩顆大木瓜不松手。手指更是輕輕拿捏著櫻桃小點。

  “咯咯,”沈麗娟許是被逗笑了,亦或者被龍根捏的有些難以把持,笑了起來。“沒,小龍說的對。說得對。”

  沈麗娟美眸輕輕一轉,望向了龍攬瀧紗δ歉兒擎天之柱,戰斗了半個多小時,依然堅硬如鐵,絲毫沒有繳械投降的趨勢。好貨,實乃天地間第一利器!

  “不行,這個玩意兒老娘一定要收著自己用,千萬不能被別人給奪去了!嗯,先滿足滿足小龍才好,正值青春期,可別給憋壞了籃茫還得幫他解決解決!”

  沈麗娟心思急轉,突兀杏口一張,含了下去。

  “啊…啊……舒服…”龍根虎背一震,原以為沈麗娟會忍痛再來一次,可沒想到居然用嘴巴給自己解決。

  低頭一看,沈麗娟雙手像捧著圣物一般捧著二弟,薄薄的紅唇,整個兒將二弟腦袋給包了起來,溫潤的感覺再次襲來!

  滑膩的香舌宛若一條靈動的小蛇,纏繞著二弟腦袋,時而吮。吸,時而舔舐,時而撩撥,可謂十八般口。技,一一展現出來!

  “吧唧吧唧…”沈麗娟變換了姿勢,趴在床板上,螓首深埋在龍根褲襠,一上一下,吧唧吧唧的砸吧著嘴。

  “表嬸,表嬸…舒服,舒服…”龍根心里別提多爽了,可還得裝傻充愣啊。

  伸手撫摸著沈麗娟臉頰秀發,那臉頰嫩的出水,好不誘人。下。體傳來陣陣刺激之感,要不是二弟經過鍛造,只怕早就投降了。

  沈麗娟很滿意龍根的反應,心道,小龍雖然傻,可身體的直觀反應還是正常的。別說小龍了,一般人也受不了自己的魅惑啊。

  似乎起了調戲之心,沈麗娟突然松口,一口含住了下面的兩顆鳥蛋!

  “啊…嘶……”龍根虎背一震!驚愕的睜大了雙眼,這種感覺…

  “吧唧吧唧,”

  “啊。啊啊。舒服…”

  又是小半個小時過去了,卻看見龍根如同發瘋了一樣,雙手摟抱著沈麗娟的頭,猛地朝自己褲襠里面塞,一進一出。

  “啊…啊啊”伴隨著一陣陣舒爽聲…

  “表,表嬸,表嬸,你快看,快看。”龍根從沈麗娟嘴里掏出二弟,驚嘆道:“咦,小。雞。雞怎么吐口水兒了呢?還是白色的……”

  沈麗娟白眼一翻,累得倒i過去,嘴角也掛著一絲乳白色液體,胸前兩只大白兔急劇起伏跳躍,哈馳哈馳喘著粗氣……

  正文 第五章 不要臉的村支…

  夏日的鄉野清晨,空氣中有著一絲潮濕的味道,卻是清晰無比。陽光透過樹枝,照i地上,星星點點的金黃,甚是漂亮。

  兩只麻雀在枝干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平添了兩分生機。寡婦超市門前門口卻坐在一個禿頂男人,正狠狠嘬著香煙,罵罵咧咧,“這沈寡婦怎么回事,大清早的不開門,老子還等著回去燒火做飯呢。”

  陳天明很是郁悶,原想沈寡婦是個勤快的主兒,沒想到敲了大半天卻沒動靜,想一走了之,可整個村里就這一家超市。走了,還買什么雞蛋面條啊?

  想起沈寡婦,陳天明這褲襠里就一陣鼓動,撐起一頂巨大帳篷,褲襠那玩意兒驟然硬了起來,圓滾滾的。

  不是陳天明沒啥定力,實在是沈寡婦殺傷力太大,早經人事,卻并未生養,身條子好的沒話說,又不像村里其他婦女,整天守著超市,細皮嫩肉的,臉盆依然俊俏如初,若要說一絲改變,少了清純,多了嫵媚

  脹鼓鼓的胸脯,肥碩的臀,無一不引誘著陳天明邪惡的思想!

  “老子就是拼了這村支書的位置,也得把這婆娘給日了!”心中憤憤的想著,陳天明眼里卻泛出一絲精光,赤裸裸的欲望呈現在雙眼之中。

  “吱呀!”

  便民超市大門終于打開了。沈麗娟端著洗臉盆搖搖晃晃走了出來,一身碎花長裙包裹著婀娜多姿的身子走了出來,似乎雙腿有些不適,看樣子有些痛苦,眉宇間卻帶著紅潤,顯然是吃飽了。

  沈麗娟忍受著下。體劇痛,一瘸一拐打開了超市大門,也沒注意到臺階上坐著的人,端起水盆潑了過去。

  “哎呀,你終于開門了……”陳天明剛剛張開嘴,一盆洗臉水卻淋了下來。

  “啊?”沈麗娟嚇了一跳,只怪下面太痛,沒有注意臺階坐有人,這下倒好,不偏不倚,一盆洗臉水給村書記潑了一臉。

  “對,對不起,陳書記…”沈麗娟連連道歉,陳天明可是村里最大的官兒,手里權力大著呢,自己可得罪不起。

  陳天明氣結,伸手抹了一把水,氣哼哼道:“沈寡婦,怎么回事兒啊你?不想開超市了是不?”

  “陳書記,真是對不起,我也沒瞧見你。”沈麗娟嚇得花容失色,陳天明要真把超市給關了,那自己不就得喝/北風了嗎?“陳書記,屋里坐坐,我拿毛巾給你擦擦。”一邊說著,一邊拉著陳天明的胳膊。

  “哼!”

  一聲冷哼,陳天明邁著四方步,舔著肚子走了進去。

  表情/怒,陳天明這心里卻是高興得很,甚至是興奮,連褲襠二弟也跟著鼓動起來。這可是沈寡婦的房間吶,村里有多少俊男小伙兒想進這間屋子,都沒得逞,可沒想到沈寡婦居然主動將自己拉了進來!

  “嗯,明天早上我接著蹲門口候著,再等一盆水潑/來,一來二去,這俏寡婦還不被老子給日了?哼哼…”陳天明暗暗奸笑起來。

  沈麗娟心亂如麻,憂心忡忡,自己一盆水給村書記潑在身上,能有好嗎?連忙從貨架上取下一張新毛巾,忍著下。體劇痛走向了陳天明。

  “陳書記,來,我給你擦擦…”

  “嗯。”陳天明點了點頭,手里夾著半截煙坐在椅子上。

  沈麗娟彎著腰,左手扶著陳天明的禿頂腦袋,右手拿著毛巾輕輕擦拭,許是因為心中膽怯,下面的劇痛也顧不上了。

  “嗯,好香。”陳天明卻突兀的冒了一句。

  這可是近距離與村里俏寡婦沈麗娟接觸啊,吐氣如蘭,悠悠的香氣仿佛從酥。胸散發出來一般。只需要一睜眼便能清清楚楚看見,領口里兩顆小紅點怖吹慈ィ兩只大饅頭掛在胸前,行成一道鴻溝…

  美,太美了。

  “啊?”沈麗娟一聲驚叫,小手卻被陳天明給抓住了。“陳,陳書記,你,你放開我……”

  陳天明彩且×艘⊥罰死死盯著沈麗娟脹鼓鼓的雙。峰,因動蕩而輕輕搖晃起來,波瀾壯闊好不壯觀。

  “嘿嘿,你潑了我一頭的水,你得賠償我啊,”陳天明色迷迷盯著沈麗娟,奸笑道:“你也知道,書記我對你很有意思的,不然你這便民超市哪來這么好采意呢?不如……”

  說著,陳天明yin笑起來,另外一只手卻抓向了沈麗娟傲人雙。峰。

  “啊…不,不要啊…”沈麗娟嚇得連連后退,驚懼道:“陳書記,陳書記,你看這樣好不好,你要買什么,我不收你的錢,好不好?當我給你賠禮道歉了,求求你,放過我,別這樣好不好?”

  沈麗娟不得不害怕,這個陳天明可不是好惹的主兒,掛著村書記頭銜不說,這心眼兒還挺狠,據說這村里沒幾個姑娘沒被他給禍害,之前還有人反抗,叫囂著要去城里告陳忝鰨可不知這些人,不是死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兒。沈麗娟能不害怕嗎?

  “嗯,這話怎么說的?書記我是賴賬的人嗎?”說著,陳天明從兜里掏出兩張百元大鈔,“啪”一聲放在一旁的柜臺上,“來,讓書記摸摸,我可是想你很久咯……”

  沈麗娟嚇的連連后退,一張俏臉慘白如紙,平日里就躲著陳天明,沒想到大清早得罪了這尊大神,今日要是不從,往后的日子可怎么過啊?

  “這個老色鬼!敢碰老子的女人,活的不耐煩了!”龍根比沈麗娟先醒,要裝傻充愣自然不能早起。更不能被表嬸給發現了,要讓她知道自己沒傻,扮豬吃虎占了她那么大便宜,還不得把自己給燉了吃咯?

  可這會兒,再裝傻就不行了。要再裝傻自己的女人可就被陳天明給日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自個兒婆娘都快被人給日,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

  “該怎么辦呢?”龍根暗暗盤算了起來。

  “啊…不要!”

  沒容得龍根想出辦法,沈麗娟再次發出一聲慘叫,龍根沖了出去。

  外面,陳天明已經脫掉褲衩,一把撕開了沈麗娟的裙子,胸前兩團白花花的大饅頭掉了出來,兩顆紅櫻桃似乎受到了驚嚇一般,輕輕震顫!

  龍根怒不可遏,抬起一腳踹在陳天明屁股上。

  “哪個狗日的……”陳天明一句話沒賣完。卻聽見龍根的喊叫聲。

  ——“抓賊娃子哦,抓賊咯…快來人哦……”

  正文 第六章 傻子不傻

  “快來人哦, 強盜哦,打強盜哦……”一腳踹翻陳天明之后,龍根跑到超市門口大喊大叫起來。

  手舞足蹈像個瘋子似得,聲音卻大的驚人!

  “龍傻子,叫什么叫,不準叫!”陳天明回過神來,還沒從地上爬起來就要阻 龍根。

  龍根心里卻是一陣冷笑,暗罵道:“老狗日的,你都要日老子的女人了?還不準老子叫?等死吧你!”

  “來人哦,還有沒有人咯,有強盜搶東西哦,快來人喲…”龍根又接著喊了起來。

  陳天明一張老臉泛著鐵青,怎么不知道龍根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這樣的人最好對付,卻也最不好對付。一根筋兒,這么大喊大叫,還不得把村里的老少爺們兒,姑娘嬸嬸都給招來?

  “嗚…嗚嗚。”沈麗娟蹲在貨架邊,一個勁兒的哭。

  “哭個求!老子又沒日你!次奧!”陳天明站起來,一邊提著褲子,一邊罵道。

  這運氣實在是太背了點兒,大清早的被人潑了一身水,本想著能吃到俏寡婦的肉了,卻被一傻子給踹了芙牛臉上還搓掉一塊兒皮,又大喊大叫,聲稱自己是強盜、小偷!

  提溜好褲衩,陳天明正欲跑出去,超市門口卻來了人。

  “小龍,怎么回事兒?怎么又是強盜,又是土匪的。人呢,對了,你表嬸兒呢。”莧水扛著扁擔沖了過來。

  李三水是村里有名的壯漢,個頭不高,可一身黝黑的疙瘩肉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李三水樂于助人,村里人緣挺好,很有威望。

  “小龍,叫啥呢,大清早的誰會來做賊啊。”蓯保村頭又一個人扛了根兒扁擔走了過來。

  這人龍根也挺熟,是村長,叫魏文武,狡猾如老鼠,還有些好色。龍根知道,這家伙也盯上表嬸兒很久了。

  “強盜,強盜,超,超市里面有強盜……”龍根結巴芎暗潰“快,你們快去抓強盜,我表嬸,表嬸被強盜給打了…”

  “什么?”魏文武大吼一聲,“敢欺負女人,看老子不打死他。走,三水,咱們把這狗日的弄死算逑!”

  說著,兩人扛著扁擔沖進了超市。芷鴇獾>褪且歡倜馱搖

  “別…別,別打,是我,我是陳天明,哎喲!”陳天明捂著腦袋一聲慘叫。“次奧,別打了,是老子!”

  陳天明心里那個氣,自己占點兒便宜容易嗎?本想著捂著腦袋沖出去,畢竟苤質慮櫬出去可不好聽,村里人說說也就算了,可家里那頭母老虎要知道了,還不把自己給廢了?

  可沒想到,剛剛沖到門口,兩根兒扁擔就落了下來!

  陳天明知道,自己要再不報上名去,還真有可能被李芩跟魏文武給活活打死!

  “咦,這聲音咋那么熟呢?”魏文武嘀咕了一聲,“啊,是陳書記!”

  “陳書記?”李三水聞言停了下來,眉頭卻緊緊擰在一塊兒。心里明白了什么,多半是陳天明這老色鬼,色馨天,欲對沈麗娟不軌,兩人起了爭執,誤被龍根當成了小偷強盜了吧。

  陳天明摸著禿頂上兩個大包,一臉憤憤的盯著魏文武跟李三水,正欲發火,超市外面又來了好些人。只好捂著腦袋準備離開!

  魏文芨陳天明搭班子,又是下屬,獻好般的道了句:“不好意思啊,陳書記。慢走啊…”

  “哼!”陳天明一聲冷哼,老臉訕訕。這不擺明了讓自己出丑么?

  “嗚嗚嗚…”貨架角落處,沈麗娟還在低低啜泣著,蓯巧誦摹

  一會兒來了不少人,站在超市門口指指點點,盡管眾人都瞧出來了,可沒人敢說什么,只因為陳天明是村書記!

  “砰!”

  龍根突然動了,對準陳天明后埽一個飛踹!

  “哎喲…”陳天明一聲慘叫,摔了個狗吃屎。還沒爬起來,卻感覺有人騎了上來,腦袋上的兩個大紅包遭到突襲。

  “快打小偷哦,這就是小偷!這是強盜,強盜欺負我表嬸,打,打強盜哦…芰根騎在陳天明背上,毫無章法的揮著拳頭,乍一看毫無章法,拳頭卻始終落在兩個大紅包上,不偏不倚,巧的離譜!

  “哎喲,哎喲…快,龍傻子,快滾開,老子沒有欺負,哎喲,老子沒有欺負你表嬸…哎喲…”陳天明慘叫不止。

  龍根卻像是什么也沒聽見似得,一個勁兒的猛揍。

  “小龍,別這樣。快,快起來。”魏文武走了過去,一把拉起了龍根。

  龍根沒解氣,卻不想暴露自己,只能站了起來。卻依然憤憤盯著陳天明,叫嚷道:“小偷,強盜,欺負我表嬸兒……”

  再看陳天明,趴在地上哪里還有臉來見人?本來龍根的話是沒人聽的,村里誰不知道龍根是個傻子白癡?可,超市里衣衫襤褸的沈麗娟不會說謊啊,傻子是天萎不能強。奸自己表嬸兒吧咧荒蓯淺綠烀髁恕

  “行了行了,”魏文武拿出了村長的架子,擺擺手,道:“三水,狗娃子,你們倆把書記先送回家。大家伙兒都散了吧,散了吧。”

  “哼!”李三水哼了哼鼻子,很是不屑,賴不過,跟咄拮恿餃撕狹將呻吟不斷的陳天明抬了起來。

  村長發話,圍觀人員漸漸散去。

  “小龍啊,陳書記不是小偷,你就別喊了。你先回去看看你表嬸兒,就別在瞎鬧騰了,知不知道?”

  龍根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超市。背后卻傳來魏文武的嬉諷刺聲。

  “這傻人有傻福還真是不假,一個白癡卻跟了這么俏的一個寡婦。可惜了是個天萎……白瞎了…”

  龍根自然聽得見,心里卻是冷笑連連,笑話老子是不是?行,老子肯定送你老魏

  家一頂綠帽子!你那兒媳婦兒不是叫翠芬嗎,老子非日了她不可!

  “表,表嬸兒,強盜被我們打跑了,你就別,別哭了,”龍根遞過一張紙。

  沈麗娟依然抽泣不止,埋著腦袋,聳動著雙肩。

  “表嬸,別哭了…”龍根又說了一句。

  “小龍,你,唉!你怎么能動手打他呢?”沈麗娟突然抬起了頭,一臉擔憂之色,“

  今后可有咱們倆的好果子吃咯。”

  龍根自然知道沈麗娟的意思,卻裝傻道:“表嬸,打強盜不好嗎?”

  “唉!”沈麗娟重重嘆息一聲,擦干了淚水,突然下決定。

  “小龍,收拾東西,咱們離開這里。那陳天明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龍根卻搖了搖頭,神色一正!

  “表嬸,我們為什么要離開?陳天明又能把我們怎么樣放心吧,我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沈麗娟愣了愣,龍根什么時候說話這么流利了?這語氣也不一樣啊。

  “表嬸,今天大家都看見了,是那陳天明欲行不軌,如果咱們倆以后在村里有什么事兒,都能懷疑到天明的身上!他不是村書記么?可這個世界上不止他一個官兒,區區一個村書記而已,有鄉長大嗎?有鎮長大嗎?有縣長大嗎?”

  沈麗娟睜大了眼睛,龍根似乎不傻了。

  傻子不傻,那昨天晚上……沈麗娟臉唰的紅了起來。

  “小龍,你,你,你腦子沒…”

  正文 第七章 偷窺無罪

  “噓!”龍根一把拉過驚懼的沈麗娟,退到后屋。

  “表嬸兒,你知道就行了唄,大喊大叫的是干嘛啊?”龍根翻了個白眼,這才注意到沈麗娟被撕爛的碎花長裙。

  陳天明那王八蛋勁兒挺大,順著領口撕了下來,粉紅色的咪咪罩整個現了出來,飽滿的雙。峰上還有著昨夜留下的紅腫,許是力氣大了兩分。

  順著小腹往下瞄,平坦的小腹下,隱約兩根卷曲毛發露了出來,底邊是粉紅色的繡花小褲褲,包裹著那一方神圣之地,上面留著昨夜剩下的白色斑點。

  “咕嚕!”龍根又咽了一口口水兒,下。毫無征兆的硬了起來,瞬間撐起一頂巨大帳篷。

  “小龍,你腦子好了?”沈麗娟沒注意到龍根異樣,驚奇道。

  龍根點了點頭,“早就好了,只是裝傻而已。”

  “…那你那個…”沈麗娟指向了龍根褲襠,俏臉緋紅。

  這可是亂。倫的事兒啊,道德淪喪,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兒呢。

  “咳咳咳,”龍根面露尷尬,本想接著裝傻,可沈麗娟又不是笨蛋,瞧著表情肯定知道自被他給算計了。當即道:“這個,天萎也不萎了。昨晚,昨晚不好意思了啊…”

  “啊呸!”沈麗娟輕啐一聲,白了龍根一眼,沒好氣道:“好啊,死小龍,連你表嬸的便宜都敢占了…”

  “昨晚你不也挺舒嗎?”龍根小聲嘀咕道。

  沈麗娟紅著臉不吭聲了,心說道:“是啊,是挺舒服的。那么大的家伙,想不舒服都難呢……”

  龍根不知沈麗娟心中所想,一時意動,情不自禁抓住了沈麗娟那顆大木瓜,輕輕揉起來…

  “嗯哼…”一聲舒爽的悶哼聲響起。

  龍根邪惡笑道:“表,表嬸兒,我要吃奶…”

  “不,不行。下面還痛呢。”沈麗娟連忙攔下龍根,一臉驚恐。“過兩,等表嬸兒休養好了再給你吃啊。又紅又腫的,怎么行?”

  聞言,龍根神色立馬黯淡不少。

  下面紅腫,要靠休養的話,沒十天半個月可不行,十天半個月還不得把自己給憋屈死?

  “表嬸兒,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往下面擦點兒藥酒,我去河里給你逮兩只王八好好補補,你這戰斗力太差了,一個小時都堅持不到……”龍根一邊說著,一邊出了門兒。

  沈麗娟俏臉一紅,啐了一口,暗暗道:“一個小時還短了么?要怪只能怪你那玩意兒太大了…”

  “咦,不對!這臭小子又把老娘給調戲了,結果自己的事情倒是一樣沒告訴自己!不行,我得問問清楚,既然腦子都好了,還裝什么傻啊……”沈麗娟關上門,窸窸窣窣換起了衣服。

  ……

  清水河,橫穿整個村的一條小河。

  小河不大,可里面有貨。尤其是夏天雨水過后,河里憑空多了魚蝦,個頭挺大,就連王八甲魚也有不少。

  龍根頂著太陽,找到一處石灘,褲衩一脫,“撲通”一聲竄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陣水花,漸漸歸于平靜。

  一兩分鐘之后,水面上露出一個黑溜溜的腦袋瓜子,不是龍根又是何人?手里憑空多了兩只甲魚,個頭還不小,怎么也得有三斤重了。

  “嗯,這回可以好好補補了,表嬸得補,小爺也得補,這小。雞。雞還是有些小啊…”龍根暗暗嘀咕著,穿起了褲衩。

  河邊是一片十來畝的玉米地,長勢極好,這季節正是吃嫩玉米的時候,龍根起了念頭。

  這十來畝的玉米正是陳天明那老混蛋家的,仗著是村里最大的官兒,用盡手段將河邊這十來畝地收入囊中。一年下來,這十來畝的玉米怎么也得有一萬多的收入了。

  “趕打小爺女人的主意,得,先整兩包谷回去燉 喝,剩下的賬咱們慢慢算……”話音剛落,龍根便竄進了玉米地。

  因對陳天明的巨大恨意,龍根偷玉米很有水平,專找又大又嫩的下手,玉米地正中被龍根踩踏了好大一片地。

  “嘿嘿,先燉一鍋湯喝了再 ,剩下的用來烤著吃…”興奮之余的龍根吹起了口哨。

  “嘩啦啦,嘩啦啦…”河邊一陣水響,驚動了龍根。

  悄悄放下玉米跟王八,龍根躡手躡腳的撥開玉米葉子,尋著水聲望去。

  “次奧,又是這個騷婆娘再洗澡!”龍根暗罵了一句,順手扳倒兩根兒玉米,蹲在玉米叢里觀望了起來。

  河邊上,黃翠華正端著水沖涼,身條有些臃腫,卻白皙水嫩得很。蓋因這黃翠華是城里來的人,模樣不僅好看,包養的還挺好。加之又是村支書陳天明的媳婦兒,自然好吃懶做,皮膚細膩倒也正常!

  “嘶!”龍根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珠子瞪得跟牛鈴鐺似得,暗罵道:“這婆娘才幾天不見,木瓜咋大了那么多?”

  不怪龍根驚嘆,迷謔腔拼浠這對奶。子太過震撼人心,雖然早已生養,可兩大饅頭卻依然堅挺飽滿,渾圓。美中不足的是,原本粉嫩嫩的櫻桃珠子有些黑了。

  終歸是歲月不饒人吶。

  “嘿嘿,陳天明啊陳天明,你丫兒做夢孟氬壞劍老子把你婆娘看了個遍吧,等著瞧,老子遲早要給你日了!”龍根使勁兒搓了搓褲襠那玩意兒,只一小會兒便硬了起來。

  家伙事兒大沒假,可這飯量也大!一兩個根本不夠自己吃的!龍根必須要尋找炮友了,長此以往還不得爆體而亡?

  “哎喲!”

  龍根一聲慘叫,蛋蛋驟然疼了起來,仔細一看,卻是一只螞蟻夾了一下,立馬就紅了起來。

  “誰,給老娘出來?敢偷看老娘洗澡?出來!”黃翠華被驚動,披了一件衣服遮住三點一線,找了過來。

  龍根逃跑不及,被逮了個正著。只得“嘿嘿”傻笑,暗罵該死的螞蟻,夾哪里不好,非得夾小。雞。雞?

  “哦,原來是龍傻子,”黃翠華松了一口氣,不過是一傻子而已,看了也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

  “呵呵,翠華嬸,你,你在干什么啊?怎,怎么不穿褲子啊?”龍根傻笑著,眼角余光卻瞄向了黃翠華的雙。峰。

  大,實在是太大了!

  正文 第八章 村支書家的騷…

  “咯咯”,黃翠華咯咯一笑,傻子就是傻子,連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樣呢?

  而且,還是一個天萎。一個不是男人的男人。

  龍根依然傻笑著,心里卻冷笑不止,雖然龍根不會什么他心通,可并不代表看不出黃翠華表情里的譏諷。

  笑吧,笑吧。小爺總有一天要日得你跪地求饒!他奶奶的!

 /“龍傻子,你看看翠華嬸嬸這大腿白不白啊?”黃翠華突兀伸出了雪白大腿,渾圓而精致,哪里像是生養過的女人?

  龍根流出一串哈喇子,哈笑道:“白,好白。”

  “咦,翠華嬸嬸,你,你褲襠里怎么有/發啊?”龍根突然眉頭一皺,指向黃翠華大腿根子處,幾根毛毛露了出來。

  “撲哧!”黃翠華笑了出來,倒也不臉紅。傻子嘛,哪里懂陰。毛呢?還卷發,太好笑了。

  然而,黃翠華不笑了,近乎呆滯的捂/了嘴巴,神色驚懼,仿佛看見了恐龍一般的眼神,望向了龍根的褲襠處。

  那是什么?一頂巨大的帳篷!

  帳篷頂上,一個圓圓的腦袋,初步斷定,至少得有玉米棒子那么大才行啊!龍傻子什么時候能硬起來/,這不科學啊,不是說好了天萎么?怎么回事兒!

  “不對,不對!肯定有問題!”黃翠華回過神來,緊盯著龍根,“龍傻子,說,是不是偷了我們家的玉米棒子了,怕被我發現然后藏在褲襠里了?”

  這是/翠華唯一猜到的解釋了。

  恰好龍根就在玉米地里,而且,村里誰不知道龍傻子硬不起來?不是偷了自己家里的玉米棒子又是什么呢?

  龍根心里一陣冷笑,偷了你家的玉米棒子是不錯,可這玩意兒不是玉米/子哦,那可是你做夢都想要的玩意兒呢。

  嘿嘿,老子不僅要偷你家的玉米,還要把你一并給偷了!

  “沒,沒,沒有。”龍根傻里傻氣的連連擺手,恐慌著連連后退,“我沒有偷玉米……”

  黃翠華一步跨了過去,怒道:“我要檢查你的褲襠!不許跑!”

  說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揪住了龍根的衣服。

  龍根假裝失了重心,跌倒在地。

  “哎喲!”

  黃翠華一聲慘叫,摔在龍根身上,手里還揪著龍根衣袖不放。

  “還想跑?”黃翠華冷聲道:“褲子脫了,把玉米給老娘交出來!不然,非得讓你天明叔揍你不可!”

  “不,不要!”龍根差點兒給嚇尿了,哆嗦道:“我,我真的沒有偷,偷玉米……”

  “哼,誰信你!”黃翠華冷笑一聲,一把拽下龍根褲衩。

  “啪!”

  一聲脆響!只見一根兒堅硬如鐵,約莫玉米棒大小的黑肉。棒反彈了回來。彈在龍根光溜溜肚皮上。

  “嘿嘿”,龍根傻笑如初,“翠華嬸,我說了我沒有偷你們家玉米嘛…”

  “啊?這么<?”黃翠華嚇了一跳,仿佛看見了恐龍一般,連連后退了兩步。渾身直打哆嗦。哪里還聽得見龍根的話。

  龍根心里卻是冷笑連連,暗罵道:“小樣兒,小爺的龍根可比你家玉米金貴多了。不是想看嗎?這下傻眼了吧。天萎?老子日的你投降。”

  不過龍根沒有主動行動,依然半躺在玉米地里,十里八鄉的人都知道,黃翠華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說是城里人,也不過年輕那會兒在歌舞廳坐。臺而已。眼看著漸漸老了,這才嫁給了陳天明。

  一來是看上了陳天明是當官兒的,二來嘛,就是為了陳天明家里這幾十畝的地了,一年到頭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陳天明倒也樂得自在,為啥呢?這婆娘技術好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晚上換著花樣日,令陳天明嘗遍了各種滋味兒,當真是爽得很呢。

  “天哪,這么大!大,實在是太大了!”此時的黃翠華心中掀起一陣波濤,“老娘這輩子見過無數這樣的玩意兒,可從來沒遇見過這么大的。爽,用起來肯定很爽……”

  “嘶溜!”黃翠華舔了舔嘴皮子,下半身傳來一陣濕漉漉的感覺,癢得難受,眼里更是泛著桃花,“小龍啊,你看翠華嬸漂亮不?”一邊說著,黃翠華一邊拉開了花格子襯衫,胸前一抹白潤一覽無遺。

標簽:民政局  欲望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