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鄉村寡婦《全本》

時間:2017-04-13 12:40:4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88348   評論:0
  第一章麥田里翻滾

  清晨的野三坡,晨霧還沒有散去,太陽便升起來了

  張大柱騎著一輛破舊的鳳凰牌自行車,嘴里叼著狗尾巴草在鄉間坑坑洼洼泥的巴路上,搖搖晃晃的向自己家的小麥地騎去。

  嚴重損壞的自行車坐墊上只剩下了幾根密密麻麻刺屁股的彈簧,一不小心就被翹起來的彈簧掛住褲襠里的小蛋蛋。

  “媽了個巴子,疼死俺了!”

  一個鯉魚跳龍門就,了車,心里那個郁悶。

  熟練的舉起自行車就轉了一圈,咣當一聲,一個底朝天就砸了下去。

  “好了!”張大柱嘴角微微揚起傻兮兮一笑。

  張大柱,十七歲,桃花,人,幾個月大的時候,也不知道哪個爹媽把他扔到村口一丟,就閃人了。

  后來一個姓張的老爺子把他抱回了家就當自己的孩子養了。

  說來也怪,張大柱剛抱來的時候下面那家伙大的出奇,所以老爺子就給他取了大柱這個名字,至于姓,當然也就跟了自己。

  老爺子還有個兒子,剛結婚沒幾天就去煤礦上班,還沒有下井幾天就命喪黃泉,一命嗚呼了,只留下了兒媳婦和張大柱陪著自己。

  直到去年老爺子得了肺,也離開了人世間,就這樣張大柱也就挑起了這個家的重任。

  “呸……”

  張大柱吐掉了嘴角的狗尾巴草,就吹起了口哨。

  望著一望無際的麥子已經披上了金燦燦衣裝,張大柱心里也樂呵呵,要知道自己可全靠這一畝三分地為生,確切的說這也是自己的唯一收入。

  麥田的旁邊自己種了半畝大蒜,收成的時候要拿到鎮上去賣,這也算是老爺子給他留下的唯一家產了!

 到了麥田的時候,張大柱把老鳳凰一推就倒在了田里。

  剛要回頭,想了想還是走過去把它扶起來往田坎上一放。

  為毛?雖然這老鳳凰是破舊了一點,畢竟也是自己的專車,要是去鎮上沒有它還真的不行的!

  “蹭——”

  張大柱就跑進了那一畝三分地里。

  張大柱一眼瞄去,發現自己種的大蒜長的很好,臉上浮起了微笑,老得意了。

  悠悠的從自己那條破了幾個洞洞的軍褲里,掏出了一包牡丹煙,用嘴就叼出了一根屁股坐在了突起的泥巴上,猛的吸了幾口,神仙一樣的享受了起來。

  這包煙可是自己揣一個月了,平時也就家里來客人了才拿出來的,一般自己都是舍不得抽。

  為毛?

  三個字——太窮了!

  ……

  “磨蹭啥子喲,你格老娘的快點撒,都憋了三天了!”

  “嘿,慌什么慌,這里是張大柱家的麥田,你怕什么?”

  “張大柱怎么了?張大柱比你強多了,你看你這猴急的樣,上來磨蹭一下就蔫的像曬干了的黃瓜一樣,老娘褲子還沒有脫下,你的半湯就流完了!”

  “咦……”

  什么聲音,張大柱眼睛一轉“貓了個咪的,不會是有人來偷麥子了吧?”

  猛的站了起來,把煙屁股一扔,低頭就溜進了麥田里,心里想著要是抓住了一定很狠的揍一頓。

  不對!

  張大柱四處張望著,想找個紅磚,剛才聽到好像是兩個人,還是一公一母。

  “嘿嘿——”找到了。

  張大柱輪著紅轉就靠了靠剛才聲音的方向,表情和動作還真他媽像地道戰里的鬼子進村一樣一樣的。

  看來就是這里了:“媽了個巴子,敢在老子地里偷東西,怪不得地里的地瓜前幾天不見了?

  張大柱輕輕的,慢慢的,緩緩的靠了一道干啦芭蕉的麥子……

  春光大大的無限好,一道唯美而又出色的畫面出現在了張大柱的眼里。

  “哎呀,我滴個娘啊!”張大柱心跳有點加速,呼吸更是急促,一個后退差點摔倒。

  此時是清晨明媚時刻,麥子地里更是潮濕濕的,麥稈被這兩個光溜溜的兩個偷-情者反復翻滾,就乖乖的趴在了身子底下。

  隱隱約約還可以聽到有條小溪在流淌,那么的悅耳好聽。

   大柱兩眼木呆,傻癡,癡巴巴的盯著那對潔白的高峰之上,猶如熟透了的小南瓜垂直掛落,驚騷的身段配上潔白無瑕白皙的皮膚,就像一條小蟒蛇一樣的糾-纏著,整個就像山壩垮塌,溪水放-浪一樣!

  “咦,不對啊,怎么是暗黑色的?大嫂不是說 東西是紅色的嗎?”

  “嗯嗯——啊啊——!”

  一段美妙的音樂傳到了張大柱的耳朵里,張大柱此刻感覺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對著自己召喚,低頭才發現自己褲襠里的小帳篷早已經頂立在那里,遲遲不能退潮

  ……

  定了定伸,張大柱再次把腦袋伸了過去,這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自己還真的嚇了一跳:“這不是老村長嗎?”

  張大柱迷迷瞪瞪的,也沒有看清楚他下面的那 人是誰,不過剛才那陣美妙的吟哧聲中,張大柱再熟悉不過了,好像在哪里聽到過,只是自己一時想不起來。

  媽拉個巴子的,今天可逮住你了,怪不得大嫂說村長不是什么好東西,桃花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被他搞過,張大柱小嘴微微一翹,嘿嘿…

  這冷不丁的竄出來一個人,可把村長嚇了一跳。

  “蹭”的一聲就跳了起來,急急忙忙的就提著褲子。

  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的是張大柱,那個心里就涼了一大截,車開一半熄火了,那叫個郁悶:“***,你喊個錘子啊!”

  張大柱一看,嬉皮笑臉的就來了一句:“原來是村長啊,我還以為誰在俺家地里偷麥子呢!”

  剛要回頭就發現那個女人是咱村的劉寡婦,心里不由一驚!

  劉寡婦一看是張大柱,紅潤的臉蛋上也羞愧如桃花綻放,久久潮起不落。

  不急不慢的系著自己那粉-紅小布兜小聲道:“大柱啊,剛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劉寡婦叫張春梅,是本村人,今年才三十歲,老公在她二十五歲的時候就死了,一個人過著日子,和張大柱也是隔壁鄰居。

  我說這聲音怎么如此的熟耳,原來是劉寡婦!

  張大柱想了想認真的說道:“啥,啥趺揮鋅吹劍就聽到一條小溪在流水。”

  “格老子,到底看到沒有?”村長提了提褲子故作鎮定的問道。

  張大柱一聽村長這話,心里就不爽了,自己和他女兒的事情,他是一百個不愿意,今天終于抓住把柄酢

  “啥都看到了,怎么地?”張大柱直了直身體,說話的時候自己嘿嘿一笑,可是心里卻在罵,把我的麥田都搞成這樣了,還兇個錘子,老子一會就去村口說去,看你以后還敢不敢這么嘴硬。

  “你小子說趺矗扛液臀藝庋說話!”村長一聽就火了,這壞了自己的好事,還沒有找他呢,這他還來勁了。

  “你不就是一二三,買單咯!”張大柱說到這里的時候,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來。

  “小子你再給我說一遍,醪恍爬獻喲蛩濫悖俊貝宄に禱暗氖焙潁就拿起旁邊一條扁擔上去了。

  張大柱一看村長這架勢,自己也火了,雙手擦著腰就罵了起來!:“村長怎么地,敢在我的地里干這勾當,今天不不給我個滿意的答復,你就別想走出去。”

  天天讓你爽到爆,比賽中,請投票,各種求……兄弟姐妹們頂起來

  給讀者的話:

  各位新書發布-讓你爽到底-來吧比賽中——求各種票票吧

  第>章村長姑娘

  村長一聽還真的放下了舉起的扁擔。

  自己知道張大柱這小子雖然沒爹沒媽的,可是性格脾氣還真不賴,更要命的是他那強壯的身體,自己來五個也不是他的對手。

  想了想村長就拿出五塊錢氣憤道:“給你,就你這點麥子,五塊都便宜你了!”

  “我不要錢。”張大柱說話的時候嘴角微微揚起,一股狂傲的樣子。

  “憑啥?”村長有點吃驚了。

  “不為啥。”

  “那給你五十你看可以了吧?”說話的時候村長又從口袋拿出了一張五十。

  “少廢話!”張大柱說話的時候就給了村長一腳。

  村長自己都沒有想到張大柱今天會踹自己,看來今天的事情還真的要麻煩了!

  “那你想怎么辦?”村長有點無奈了,此時的臉色也微微緊張了起來。

  張大柱走到村長的面前,狠狠的給出了一句:“你看這辦?”

  這讓村長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想了大半天也沒有想出個主意,回頭就對著張大柱說道:“張大柱啊,你看我這腦袋也不好使,你就說吧,只要我可以做的到的,一定給你辦去!”

  “跪下啊閉糯籩從嘴里就蹦出了兩個字。

  啊……

  村長此刻的心里是百般的無奈,要是這小子真的說出去,那自己還真的就完了!

  “張大柱,這鄉里鄉親的,你也不要這捌廴頌甚吧?”

  “少廢話!”隨著張大柱的一聲叫喊,村長也急了,看了看身邊的劉寡婦,心里陣陣的發虛。

  “你要干啥,小子你還嘚瑟開了不是?”村長也有點急了,這軟的硬的都使了,看來今天還真壩械隳迅懔恕

  張大柱一聽,心里就冒火,沖著村長就狠道:“你要是今天不給我跪下,我現在馬上就告訴村里人,看今天是你嘚瑟還是我嘚瑟。”

  原本張大柱對村長意見就很大,自己和他的閨女的事情,襖顯謚屑浣梁停今天也算是找到機會了。

  “不怕我打斷你的腿,你就說去。”村長這也是最后一招了,要是再哄不住張大柱,自己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現在就去。”張大柱說完白身離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這小子太邪了,老漢不吃眼前虧,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村長心里暗暗的想著,也算是給自己一點點安慰。

  “撲通!”村長還真的給跪了下來。

  劉寡婦一看這情況,也明白了張大柱到底是什么意思。

  扭著大屁股就走到了張大柱面前嬌氣道:“張大柱啊,村長也給你道歉了,你就放了他吧,你和小翠的事情,我讓村長好好考慮一下好嗎?”

  張大柱臉上微微一笑道:“還是劉嬸了解我。”

  村長一聽,這不就是要拿自己的女兒來威脅我嗎,想了想也皺起了眉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劉寡婦見村長有點猶豫,自己也走了過去,揪起d朵就道:“他們這個談戀愛,你說你棒打鴛鴦干什么?”

  “張大柱,我把我閨女許配給你,你看這事情就算了解了好嗎?”跪在地上的村長無奈的說道。

  “我才不稀罕呢!”張大柱傲著脖子淡定的回答道d可心里在想“哎呀,終于可以和小翠干那事情了!”

  “張大柱聽嬸的,這事情就這樣算了好嗎?”劉寡婦一只手就搭了過去。

  “你就放了我吧!”村長見劉寡婦給自己求情,自己也加了一句。

  張大柱想了想,再故意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村長,自己心里無比的高興,正了正色道:“那就聽劉嬸的,下次再讓我看到,我一定去村委會說事。”

  “一定,一定,下次換個地方。”村長一個蹦起就屁顛屁顛的跑了。

  等村長走了之后,劉寡婦覺得這事情要是真的說了出去,那自己的臉面也掛不住,雖然自己的名聲也不是很好,但是畢竟能隱瞞的,還是要遮一下。

  “張大柱啊,你和張嬸說,你剛才看到什么了?”劉寡婦/起褲子就把繩子也緊了緊。

  “咳咳,大部分沒有看見。”張大柱一想起來劉寡婦那對誘人的嬌峰,自己的內心現在都還撲通撲通的跳呢?

  劉寡婦大膽走到張大柱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褲襠里的大兄弟問/:“那你這里為啥翹這么高?”

  “劉嬸,你輕點!”張大柱像后退了退,臉也紅了起來,心里卻樂了。

  見大柱有點羞澀,劉寡婦格格的笑了起來:“大柱,你要是不嫌棄劉嬸,要不,我給你來一次?”

  張大柱一聽,心里那個昏天地暗白月光啊!

  “我,我……”

  “怕啥子?這里是你家的麥地,不怕!”說話的時候劉寡婦就用屁股頂了一下大柱,心想今天來個老牛吃嫩草,美的很!

  見張大柱沒有說話,劉寡婦繼續調戲著:“你說,劉嬸的那個好看不?”

  “哪個?”

  “就是那個”

  “愿雎稹!

  “彭……小兔崽子,你還給我裝,信不信劉嬸把你那事情抖出來?”

  “好看,好看!”張大柱抬起頭就急促的答應道。

  媽拉個巴子的,第一次好奇偷看隕┫叢璧氖焙潁正好被劉寡婦看到了,這事情也怪自己,什么時候不能看,恰恰在自己看的時候她來了,心里那個罵自己天殺的!

  “那劉嬸讓你樂一樂怎么樣?”劉寡婦是越來越興奮,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大柱那高高聳立的小帳篷。

  張大柱一聽,心里那個興奮,不過回頭一想,要是被大嫂看到自己和劉寡婦在這里,那就麻煩大了?

  “我怕你接不住!”張大柱說完就起腳想離開麥田。

  “張大柱,晚上劉嬸找你去啊?”話還沒有說完,大柱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剛沒有走多遠,就聽到村長喊了一聲:“春梅,我來了。”

  “滾蛋!”劉寡婦一看村長那淫-笑就逼出了兩個字,人卻靠了過去。

  村長四處打望了一下,發現張大柱已經不在了:“春梅,快點,我等不急了。”

  說話的時候就解開了自己的牛皮褲腰帶。

  “給老娘這次使勁點,知道不?”劉寡婦也忙手忙腳的再r消去了發紅小布兜。

  再回去的路上,張大柱那個心里叫做憋屈,嘴里直罵村長是個畜生,心里還一直掛念著剛才劉寡婦那柔情的肉肉的老玉手。

  心里正想著呢,就發現對面來了一個來了個花姑娘。

  仔細一看,原來是村長的女兒小翠。

  張大柱故意把自行車一扭,就開進了田勾里。

  “哎呦”一聲矯情就喊開了,車人同時就倒了下去

  小翠一看前面有個人摔倒了,大步就走了過去,到了跟前才發現原來是張大柱,急忙道:“大柱哥,你這是怎么了?”

  說話的時候就急忙的扶起了張大柱。

  此時的小翠也挨了過去,兩個人的身體碰i了起來。

  自從小,張大柱就經常和小翠在一起玩,兩個人的感情也最好的,長大后兩個人漸漸的也不知不覺有了點曖昧之意。

  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張大柱發現小翠那胸前的兩個葫蘆瓜又長大了,猶如兩座i山峰一樣的挺拔峻峭,薄薄的櫻桃朱唇一點桃花殷,宿妝嬌羞偏髻鬟

  “小翠妹,你來田里做什么?”

  “我媽讓我來叫爹吃飯呢。”

  張大柱心想一個壞壞的念頭就i現在了腦海里。

  “我剛才還看到你爹了。”不過,說完自己就后悔了。

  要是讓村長知道自己故意讓他難堪,那剛才答應自己的事情就玩完了!

  “那他在哪里啊?i小翠驚訝的問道。

  “這個,這個?”

  “你說嘛,大柱哥。”小翠這時候伸手就抓住了張大柱的手搖晃了起來。

  一堆櫻桃小饅頭就挨在了張大柱的胳膊上,還在來i的磨蹭著。

  雞皮疙瘩加寒毛瞬間就樹立了起來。

  軟-酥-嫩-爽!四個字出現在了張大柱的腦海里。

  “小翠,你的貓咪好軟?”

  這時候小翠才意識到自己的胸脯緊貼在他的胳膊上,臉上印出了一片笑桃紅,羞澀的就低下了頭“大柱哥,你好壞!”

  “我說真的列。”

  “你就壞,就壞!”小翠俏皮的回頭說道,一雙潔白的小嫩i就在張大柱的胸口打去。

  張大柱此時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剛才消去的熊熊烈火又被點了起來,一把就把就抓住了小翠的手“我疼!”

  “討厭!”被張大柱這么一抓,小翠的的臉一下子就像山上的映山紅i樣。

  看小翠沒有反抗,張大柱也松了一口氣繼續說著:“小翠,我們好一會吧?”

  “我媽說了,我還小,不能干那事情?”

  “哪事?”

  “就是那事。”

  “那為啥他們就可以?”

  此時的小翠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了,想了想:“后天是我的十六歲生日,你會來找我嗎?”

  張大柱一聽,也明白了她的意思,雖然自己和她都有點那個意思,只是小翠一直和自己說,等到她十六歲的時候就和自己做那事情,也不知道那來的破規矩,還非要等到十六歲!

  第三章馭女之術

  “我怕你爹會揍我弧閉糯籩心里那是個美滋滋啊,但裝逼在這個時候還是需要地。

  盼天盼地終于把人生的第一次盼來了!

  “怕啥,不怕?”小翠用手縷了縷頭發,紅著臉小跑離開了,回頭還給張大柱丟了一句“誰不見誰就恍」貳

  見,見,見!就算是地震,余震和后震,山崩地裂我都來,哎呀,我地個老天爺啊,你終于開眼了!

  張大柱對著小翠的背影就傻笑了起來,撕嘴裂縫。

  推蛔孕諧悼炫薌趕攏“蹭”的一聲就跳了上去,嘴里又發出了口哨聲,心里那個樂噴噴。

  “壞了,肚子疼!”張大柱跳下自行車就竄進了一個小樹林里。

  解決完之后才發現自己沒有帶紙

  “貓了個咪的,今天犯太歲嗎!”抓起身邊一個小木棍搖了搖頭就扔了出去,抬頭就用手扯了幾篇小樹葉。

  “彭……”

  一個厚厚的木箱盒砸在了大柱的頭上,只見張大柱向前撲了過去。

  “格老子的,誰啊?”穩住腳后張大柱摸著腦袋就叫了起來。

  四處一望,發現空無一人。

  “咦”這還奇怪了,難道老爺子顯靈了?

  “呸,呸,呸……”

  再看看地上有個小木盒,還挺精美的,揉了揉后腦勺就走了過去,一腳就踢了起來,嘴里罵道“你二大爺的,砸的都疼死我了!”

  “哎喲”張大柱抬起一只腳就揉了起來i眼睛卻一直望著那個小木盒,心里浮出了幾個大大的問號???

  片刻……

  張大柱好奇的走了過去就拿起了小木盒,打開的時候還發現里面有本書,仔仔細細的看了一下發現上面寫了幾個大字《馭女之術》i

  這家伙還真逗!雖然自己也沒有認識幾個大字,但是這四個字自己還是認識的。

  “得了,自己正好還在找紙呢,來的早還不如來的巧,”張大柱想到這里的時候自己笑了。

  可是……

  為什么翻了大半天都翻不開,只停留在第一頁?

  此時的張大柱心里有點疑惑?

  再仔細一看,發現第一頁上面寫著一行字;要想泡妞無敵,必先破精毀處,其乃基本之常理。

  張大柱足足看了大半天都沒有看明白這是什么意思,摳了摳鼻子罵道:“什么破玩意?那回去當柴燒算了”

  一路上,心里哪個樂極了!你說那老村長那里不能去,非要在自己鵲牡乩錚這不是明白著讓我張大柱發飆嗎?

  “格老子的”

  再回頭一想,那心里就是不一樣的滋味了,劉寡婦那誘人的身材和潔白的嬌峰現在還在自己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呢!

  唉!還是算了吧?后天是小翠十六歲的生日,都答應她第一次要給她,那就一定要給她。

  張大柱抓起自行車就向家里趕去。

  剛到自家院子的時候,發現大嫂在洗衣服,一個小跑就靠近了她身邊道“大嫂,要不我來吧?”

  此女叫阿娟,就是張大柱的大嫂,自從嫁到張家之后還沒有過今天親熱的日子,老公去煤礦井里不幸身亡了,這讓她原本美貌如花的小姑娘就這樣活生生的熬成現在的寡媳婦。

  為潰

  還不是當初老爺子臨死前讓阿娟一定要把張大柱帶大成人了再改嫁,否則死不瞑目!

  阿娟也是個老實人,更是本分勤快,直到現在也都沒有和誰家的男人胡來過,也不知道她怎么多年是怎么熬過來的?

  至于多少人來家里提過親?那數都數不過來了。

  阿娟只有一個要求,啥?要帶上張大柱一起過日子。

  ……

  阿娟見張大柱回來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急促問道:“咋家的大蒜長的怎么樣?”

  由于阿娟是蹲著的,那一片深不可測的縫縫若隱若現。

  加上賣力的動作,那兩個大圓球忽閃忽閃在抖動著,真引人注目。

  張大柱急忙挪開了視線道“大嫂放心吧!長的好著咧,拿到鎮上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說話的時候高興的嘟囔著嘴巴笑了笑。

  “哦,那就好,你快去吃飯,菜就在鍋里還熱著呢?”大嫂一邊敲打著衣服,一邊對著張大柱說道。

  進屋的時候,張大柱揭開鍋蓋就聞到了一縷清香飄了過來,“大嫂做的菜就是香,只是……”找了大半天也沒有見到個肉絲絲!

  三下五粗就吃光了所鵲姆共耍拍了拍肚子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說起來是房間,其實就是一件茅草屋,里面擺著一張小木床和一個小柜子,這床只不過是用幾個磚頭上面放著一塊板子而已,要是動作大點估計就會瞬間散架。

  至日飧齬褡悠涫狄彩譴蟾縋鞘焙蚪嶧槭鋇募拮保除此之外還有一樣最值錢的東西,那就是一個破舊的收音機,還是大柱在鎮上的時候花了十塊錢在維修店買的二手貨。

  是因為張大柱怕大嫂一個人在家里孤單寂寞,有了這個也就可以多了解一下外面的冉紓畢竟大嫂也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了。

  嫂叔共苦---相依為命

  突然張大柱想起了手里還有一本書,想了想就把它塞進了床底下,也沒有再多管了。

  這時候大嫂走了進來,一看張大柱在發呆,手在自己的圍裙上擦了擦說道“張大柱,今天是老頭子的忌日,一會我們去給他燒點紙錢去?”

  “恩,那我這就買去。”說話的瞬間張大柱就跑了出去,大步就向二嬸家的小店鋪里走去。

  等買回來的時候,大嫂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些酒菜,這也是給老人的貢品“走吧!”

  跟在大嫂的屁股后面屁顛屁顛的就向山坡走去。

  走著走著張大柱眼睛就很自然的望著大嫂那搖擺不定的大屁股,這走起路來那搖的就更厲害了,張大柱看的有點入神。

  到了墳前的時候,大嫂擺好了一切之后就讓張大柱給老頭子燒紙。

  看著面前的墓碑,張大柱嘴里喃喃的說道:“老爺子,俺來看你了,順便給你燒芍角,最近還算景氣,麥子收成也多了,所以紙錢多給你點,你以后要多保佑俺賺點錢,這樣俺賺你也賺,雙贏啊,可和你說好了,不能耍賴哦?”

  剛想說耍賴怎么地?就聽到大嫂在一邊抽泣了起來。

  “梢子,我一直記住的你囑咐,更是一直守著那片黑樹林,也算是盡了婦道了,張大柱我也給你帶大了,這次來我就是和你說一聲,我也該合個伴了?。

  這鄉里鄉親的也說我和張大柱不少的閑話,再說我這都這么多年了也沒有和男人近過身,你也該晌曳潘煞潘閃耍俊彼檔秸飫锏氖焙虼笊┛戳絲湊糯籩就低下了頭。

  一看大嫂這樣的說,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這么多年過去了,大嫂辛辛苦苦的把自己帶大也真不容易,自己現在也長大了,是應該報答她的珊蛄恕

  “大嫂,不哭,以后我張大柱對你好。”說完張大柱拿著柴刀砍去掉墳頭了草。

  一會功夫張大柱覺得收拾干凈了,將柴刀插回腰間,順手扯了根狗尾草叼在嘴里,一搖三晃的走了過去,卻聽到不遠紗災寫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山雀兒?老頭子這就顯靈了!”

  他腳步輕浮柴刀出竅,準備扒開草叢,抓住這頭山雀兒,也就是山雞。

  嘩!

  他扒開周圍的草后愣住了,眼前出現的這壓根不是啥山雞山雀兒,而是個人在哪里翻來覆去的翻滾著,手中柴刀哐啷的掉在地上。

  “大嫂,快來看啊?這里有個人!”張大柱說完就跑了進去大喊道“誰?”

  第四章色鬼獨眼狼

  “兔崽子,你喊個巴子啊!是我?你幺叔。”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中年男人就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手里拿著葫蘆酒壺,身上背著一個大煙斗。

  “你嚇死我了,r還以為是山雀呢!”張大柱剛擦著額頭的汗緊張道。

  “怎么了,張大柱?”大嫂也跑了過來,站在他的身邊就問了起來,再抬頭一看原來是幺叔,扭頭就想往回走。

  “阿娟啊,你也在啊?”幺叔的臉上浮r了淫笑,眼睛直勾勾的對著阿娟那對誘人的嬌峰上看去。

  幺叔也是老爺子的弟弟,兩雙眼睛看人有點斜,說話的時候嘴巴還可勁的歪。

  一天吊兒郎當的無所事事,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沒有娶上個老婆。

  他還有個愛好,那就是酒不離口,煙不離嘴。

  村里人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獨眼狼》。

  為毛?還是三個字:“還是窮”

  你說窮也就罷了,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沒事就竄竄村里寡婦家嘮嘮嗑。

  好不容易靠賣廢品賺來那點錢就去鎮上的紅-燈區瀟灑一晚上,這基本也就是他的生活和精神支柱了!

  “張大柱,我們走。”大嫂拉起張大柱就想離開。

  “阿娟,你急什么啊,都是一家人,你見了我像是見了狼一樣的為哪搬?”幺叔一邊說一邊就向張大柱走來。

  張大柱一看幺叔今天又喝醉了,心里也是個無奈”幺叔,你怎么又喝酒了,鹛焓鞘裁慈兆幽閿Ω彌道的!”

  “我這不是來了嗎,剛才我回來的時候看見村長和劉寡婦來山坡來,所以我就來看看。”幺叔樂呵呵的說著,可是眼睛卻一直還瞄在阿娟的身上。

  “啥!村長和劉寡婦也來鶘狡鋁耍俊閉糯籩一聽就冒火,一個小時前他***還在自己的麥田里翻滾呢,這一會功夫就跑山坡來了!

  “媽了個巴子的”張大柱狠狠在罵了一下。

  “你罵誰呢?”阿娟見張大柱在罵人,回頭就問了一句。

  “沒有,沒有,大嫂我們回去吧?”張大柱立馬轉換了話題傻笑道

  “恩,我們走吧。”阿娟拿起貢品的時候還瞪了幺叔一眼,嘴里輕輕說了一句“你這個白眼龍還想吃老娘的豆腐,告訴你,門都沒有!”

  望著阿娟的背影,幺叔彎著脖子吆喝了起來“阿娟啊!你慢點走。”

  一路上,大嫂還是扭著屁股走在了前面,張大柱的眼睛也是順著他的屁股跟在了后面,好像他的屁股是導航儀一似得,只要看到屁股轉彎了,自己也就開始要彎了。

  這習慣成自然還真是那么回事

  嘿嘿……

  到了家里的時候,張大柱也開始要忙了,這時候的太陽也出來了,再看看時間也已經是中午了淠貿鍪擲锏囊話衙拙腿雋順鋈ァ

  咕咕咕……

  隨著張大柱的怎么一喊,院子里的雞,鴨,鵝好像能聽懂他說話一樣,都跑了過來。

  趁著這時候就走到雞籠里一看“溥希〗裉齏舐堂啊,足足有十幾個蛋。”順手就拿了出來。

  “大嫂,你看,今天有十幾個蛋呢?”張大柱手里拿著雞蛋,在大嫂的面前高興道。

  “快拿屋里去,小心有人偷。”其實張大柱也知道大嫂嘴里淶哪歉鰬迨撬,不就是幺叔這個獨眼龍嗎!

  放好了雞蛋,張大柱就給去煮豬草了,煮豬草這活可是張大柱最為頭疼的一件事情,你說這地里辛辛苦苦挖來的紅薯為什么要喂豬呢,還要把紅薯洗干凈了再放到煮開的水里再煮,不過回頭想一想也是,潯群焓砉蠖嗔校

  這過年的時候大家都會殺一頭豬來犒勞自己,把剩下的豬肉煙熏好掛在煙囪旁,這樣一來也不會壞,傳說中的臘肉就是這樣來的,來年一家人也不怕吃不上肉了。

  干完這些活的時候已經都湎攣緦耍正好見放學的人也回來了,張大柱坐在院中里發了一會呆,想想自己也是讀了幾年的書的人。

  自從老爺子生病后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錢,空手揮了揮手就走了,這可好,沒有錢再供自己讀書了,沒有辦法只好休學,這一休就是五年啊!

  大嫂倒是說過幾次讓把家里的豬賣了讓我上學,可那是自己兩個人一年的口糧,這使不得。

  咬了咬牙還是算了,再說自己在家里也可以幫幫大嫂干點農活什么的,不過自己對讀書的渴望是越來越前烈。

  能怎么辦?涼拌唄。

  “是不是又想上學這事情了?”阿娟冷不丁的在張大柱的耳邊說了一句。

  “沒,沒,沒有!不讀,讀書沒有種地強,種地沒有養豬強。”這句話張>柱自己整整安慰了自己五年,要是沒有這句話估計自己也天天會鬧個天翻地覆。

  唉……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話還真的沒有假。

  阿娟看了看張大柱,自己那個心里是那是萬般的揪心啊!

  自己這個當大嫂的雖說把他帶大了,可是在教育上還真的沒有做到應盡的責任,自己也沒有折,要不是老爺子在世的時候囑咐過自己那些話,就算是去鎮上當個小雞也要供張大柱上學!

  望著大嫂那慈祥而又美麗的容顏,張大柱傷心了起來。

  突然他的腦海出現了剛才大嫂在墳前的那段話。

  一個念頭就閃過他的腦海神經里,下面的小帳篷又悄然的立了起來。

  “大嫂,你真的難受嗎?耪糯籩鼓起了勇氣就問了起來。

  阿娟一聽就蒙了,接著臉一下子就紅頭了半邊天,低了底頭嬌氣道“討厭。”說完就小跑進了屋。

  這讓張大柱有點更加的難過了,心里想著要是大嫂真的愿意,自己就算是諾諞淮尾桓小翠那又能怎么樣?

  都說養者為大,生者為后。

  養育了自己怎么多年,只要大嫂開心那犧牲自己一次又何妨。

  到了天黑的時候張大柱才起身打算幫大拋齜谷ィ一進門發現大嫂沒有在廚房里。也沒有多想就打算去自己房間里抓米去煮飯。

  米對農村人來見那就是命根子,之所以要放到張大柱的房間里,也是因為怕有人三更半夜的來偷米。

  山村的夜安靜極牛萬籟俱靜

  一輪圓月從東方蹦出,像一只銀盤掛在天邊。

  皎潔的月光從這只銀盤抖出,撒在松軟的鄉間小路上,與地上燈光交相輝映,整個鄉村顯得格外寧靜、清幽。

  給讀者的話:

  各位,推薦票,打賞。各種票票頂起來,給點動力啊

  第五章嬸來了

  張大柱見大嫂沒有出來,叫喊了起來,幾句之后也沒有見大嫂的回應,就走v過去

  一陣陣清風,吹動了夏日的敗草,吹過粗糙的樹干,帶來了一股股泥土的清香。

  到處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聲,田里的蛙聲、地里的蟲鳴如潮,“呱呱”聲、“嗡嗡”聲此起彼伏。

  隨著美妙的野村聲,張大柱好像好像覺得今天還加了種聲音,仔細一聽?

  水聲丁冬中摻雜著溪水潺潺的聲音。

  滴滴答,滴滴……

  張大柱猛的站了起來,隱約之間還能聽到陣陣的踹氣聲,仔細一聽是從大嫂的房間里傳來。

  張大柱輕輕的走了過去,從一道細小的縫隙里透了出來,自己那貪婪的雙眼就透了過去,一個潔白而又果果的身-軀出現在了他的瞳孔里。

  那一對熟透了的小南瓜上面還帶著一點點紅-潤。

  這才發現大嫂此時正在洗澡就發現她的雙手已經游走在自己的每一個部位,胸-脯,小山溝,小溪邊直道樹林中。

  這時候的氣踹聲一陣緊過一陣,在黑暗的小燈光下面顯的格外明顯。

  一條發白的毛巾時不時的被她的櫻-唇緊緊的咬著,讓人感到痛苦難忍。

  張大柱也不是第一次見大嫂洗澡了,更是自己一會一定也可以看到那白天思念的潔白屁-股。

  使勁的擦了擦眼睛,把額頭也貼近了縫縫中央,此時自己的小帳篷早已經長大了,頂的都難受不已。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大嫂拿起兩條早已經準備好的黃鱔就放進了自己的木桶里……。

  由于很滑,大嫂沒有抓住,蹭的就溜了出去,還好游在了木桶里,真的虛驚一場!

  張大柱覺得今天有點奇怪,平時大嫂洗澡也不這樣,今天這是怎么了?

  隨著黃鱔的游動,大嫂的妮/聲更加的急促了,那臉上的痛苦表情也越來越濃烈,雙手緊握住木桶兩邊的棱角部位,這個人是身體也跟著起伏了起來,那對雪白的山峰也在此刻開始抖動,搖晃。

  大嫂的妮娜沖到了爆發點,起伏的動作也隨著越來越快,一陣排山倒海的欲-死欲仙/后,她終于松掉了毛巾。

  臉上出現了滿足的笑容,人也癱了下去,三五分鐘之后大嫂也站了起來。

  張大柱可勁的把一句擠了過去,這時候自己也看到了那心里渴望的潔白,柔-軟,彈性的大屁-股,只是自/的下方營已經聳立在那里,看來沒有半個的時辰是消不去咯!

  正可謂請它容易送它難啊!

  正在自己看的津津有味的時候,一個很小的聲音也隨之傳了過來“張大柱,嬸來看你了”

  張大柱一個潛意識就向后退了幾步,慌慌張張的就把頭四處打望了一下,此刻才發現自己房間的后門有個人在喊自己。

  “不對啊,這么晚了還有誰在喊自己,而且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難道是小翠突然想開了,不等十六歲生日過后了?

  想到這里,張大柱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了過去。

  “吱……”后門就被打開了。

  剛打開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小翠,而是劉寡婦!

  “你!你!你怎么來了?”張大柱奇怪的問道,問完自己就后悔了。

  為啥?

  劉寡婦今天早上不是說了晚上要來找自己的嗎?這他二大爺的也太準時了吧!

  “噓……”

  “你嫂子在家不?”劉寡婦還沒有進門就問了起來,也沒有等張大柱答應不答應就走了進來。

  這可把張大柱嚇壞了,要是大嫂知道劉寡婦來這里,那一定會被罵死,村里村外誰不知 劉寡婦那是公交車。

  不,應該說是免費的毛驢車!

  大嫂好幾次看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都把自己狠狠是罵一頓,說是自己還小,不能被他帶壞了。

  劉寡婦四處 望了一下,對著張大柱就來了一句:“怎么?不歡迎我來嘛?”

  “不是,不是!”

  張大柱急促的回答著,只是自己的頭還一直望著大嫂房間的方向看去。

  “怎么 有在偷看你大嫂洗澡嗎?”劉寡婦也看出了張大柱的擔心和緊張。

  “沒有,沒有!”

  張大柱此刻自己的頭都大了,這要是真的被大嫂看到,自己就糗大了。

  摸了 腦袋就說了一句“劉嬸,那個!我?”

  “你說嘛,只要劉嬸能做到的,我都答應你,快說?”這時候的劉寡婦兩眼一直盯著張大柱的小褲-襠里,聲音也柔和了許多。

  “我想你還是回去吧!”張大柱鼓起了勇氣就說道,其實自己那小帳篷已經膨脹的快要裂開了。

  “嘿!我說你小子今天是那根勁不對了,怎么,嫌棄劉嬸了?”劉寡婦臉上微微有了點生氣的意思。

  突然……

  “張大柱,你在和誰說話呢?”隔壁的房間里傳來了大嫂的聲音。

  這可把自己給嚇壞了,小帳篷也一下子就蔫了下去,急急忙忙的回答道:“哦,那個,沒和誰?”

  擦了擦冷汗就望了一眼劉嬸。

  “張大柱,我去一趟二嬸家,她昨天就叫我幫她磨豆腐,你一會就早點睡覺吧?”說完就聽到關門的聲音。

  劉寡婦一看阿娟出去了,那個心里就樂開了花:“你大嫂走了,你還怕啥?”說話的時候就對著張大i的褲-襠下手了。

  張大柱一聽劉寡婦這話,暗暗吞了口唾沫!

  話說張寡婦似乎剛洗過澡,睡-裙外面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膚,吊帶睡-裙的襟口出,兩團軟組織隆成形成一道深深的溝-壑,讓人急欲一窺里面的i景。

  “嬸,我……!”張大柱這次可沒有向后退,只是一直站在哪里一直望著劉寡婦。

  “來,床上坐。”劉寡婦自己身體向后移了移就坐在了床上。

  “哦”張大i答應了一聲就乖乖的坐了下去,心里撲通撲通的亂跳。

  這答應倒是小事,當張大柱回頭的時候卻看到了不設防劉嬸坐在床上叉-開腿坐著,腿-間火紅色的底-褲非常醒目,那種滾燙的顏色,足以勾起男人心中無限的火焰。

  “劉嬸,做那事情爽嗎?”也不知道張大柱是怎么想的,怎么問起這么幼稚的問題?

  劉嬸一聽就笑了“爽,很爽,今天劉嬸好好的讓你爽一次。”

  “哦,那好吧!”

  對于放-浪的女人,張大柱從來都沒有好印象,村里人經常笑話那些熬不住寂-寞的寡婦,晚上發出如何如何的叫喊。

  不過這種鄙視的心理,可不妨礙還是雙手就伸向了劉嬸的胸脯前。

  此刻的張大柱有點安奈不住了,一想起白天在麥田里的劉嬸,那景象還老老實實的印在自己的腦海里。

  “真乖!”劉寡婦一見張大柱有點心動了,自己臉上也流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張大柱把目光聚集在了她誦厙埃有點感嘆道“嬸,你的貓咪真大!”

  “沒見過,那肯定更沒有摸過吧?”劉寡婦掩口輕笑繼續道:“那你現在就摸摸看?”

  {經典部分馬上出現——如有潮濕,小帳篷聳立,本人概不負責,嘿嘿}

  給讀者的話:

  打賞--收藏-大大的來吧!

  第六章寡婦敲門

  張大柱連連點頭,自己還真沒見過!

  天熱的時候,大嫂在家里有時也穿的比較暴露,黃里帶黑的胸口,可以從白色汗衫下面看到紫色的點點,這就是張大柱對女性胸口的全部認識。

  而自己現在摸的這個個薄薄的白色文胸后,映入眼中的是一對雪白雪白的峰巒,立刻接受v劉寡婦的殷勤建議,探出的雙手捏住她的胸口,用了一點力道。

  為啥?有點緊張而已

  “嗚,輕點兒,用那么大勁兒干啥?”劉寡婦的神情不像是生氣,倒像是在和愛侶調—情。而且,她似乎非常享受張大v的大力揉動。

  張大柱也就像是揉面粉一樣的在劉寡婦的胸脯上來回的揉搓。

  此刻的自己完全被眼前這個劉寡婦給馴服了。

  “小樣的,你還挺會來事的嗎?”劉寡v格格的笑了起來。

  “劉嬸,為啥你的這么大,還下垂?”張大柱一邊揉著一邊問了起來。

  “怎么,摸著不舒服嗎?”劉寡婦疑惑了。

  “舒服,舒服。”張大柱硬v的一笑,其實自己的小-帳篷已經一柱—擎天了。

  “嗚!”劉寡婦倒吸一口冷氣,臉上泛起桃花般嬌艷的紅暈。

  “張嘴!”

  張大柱一聽就傻眼了,不過還是愣愣的張開嘴。

  劉寡婦似乎真的還想教點張大柱點事情,“把我的舌-頭吸到你嘴里!”

  舌頭!

  張大柱頓覺不爽,怎么能那么臟呢,嘟著嘴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當劉寡婦那調皮的伸出舌-頭,張大柱看著那粉—紅小巧的婦人舌頓時火氣攻心,低頭把粉嫩嫩的噴香小舌吮入嘴中。

  好香!好甜!好嫩!張大柱如癡如醉的吻著劉寡婦,舌頭被吸住的自己頓時無法說出任何話來。

  口不能言,胸口被捏,張寡婦此刻覺得自己如待宰的羔羊,就看張大柱如何進行下一步動作了?

  還好張大柱在雄性的天然驅動下,瘋狂的扯掉了劉寡婦的薄褲。

  H徊荒芩禱埃但哧啦一聲布料破裂聲響起,對劉寡婦來說,都是一劑火熱的猛藥!

  張大柱有點不明劉嬸為什么喜歡自己粗魯的對待他,自己手上越是用力,她就越是會發出快活的哼哼。

  不過此刻膨脹欲裂R補懿渙四敲炊嗔耍他挺身一刺!

  未中……

  不對,兩個人的臉上瞬間定格在了那里。

  劉寡婦一雙潔白的老玉手就黯然的抓住了張大柱的褲子,一腳破舊卻帶泥巴F瓶闋泳駝庋被劉寡婦活生生的消去。

  “急啥!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

  “張嬸,我難受!”

  再刺:弄在白膩的大腿根了。

  咳咳咳……

  張大柱還是沒有命中目標,總算好心的劉寡婦及時伸出援手,扶住了他的大兄弟。

  蒼天啊

  大地啊

  口不能言的劉寡婦在心里驚叫一聲,這絕對不是大,這是巨,是龐然,是超級大!這尺寸,嚇得劉寡婦的心跳都差點停止。

  這心情啊,好比一個去海邊釣魚的漁夫,本來打算弄一尾黃花魚回家果腹,沒想到卻釣了條大白鯊上來。

  正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啊,只好乖乖為對方扶正了道路的劉寡婦心中一驚,剛想撒手放開那恐怖到極點的龐然大物,恰逢張大柱使出第三記兇悍刺殺,這一下,在自己玉手的精確定位下,絕世大兇器正中紅心。

  中了!

  中了!

  被劉寡婦自己扶著那自己舔-濕的超級大兄弟,像是熱刀子切開溫潤的黃油,兇悍至極的一路開山辟谷,給劉寡婦的身體帶來前所未有的充實感。

  然而,張大柱直達對方身體從來無人涉足的最深處,可能是還有三分之一的部位處于劉寡婦身體外面。

  “快點,張大柱!”

  此刻的他像勇猛的運動員,來到跑道終點猶自不肯甘休的狠狠沖刺幾下,弄得劉寡婦眼睛都差點翻白了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五秒鐘后,劉寡婦抱著張大柱準備好好享受一下的時候,自己感到對方弱小的身體一哆嗦,自己的身體里忽然多了無數熱燙的東西……

健〔皇前桑≌在興頭上的劉寡婦出離了憤怒,這么年輕的一個男子,居然早濕!

  感受到劉寡婦視的目光,張大柱簡直無地自容,感覺自己像是做錯了什么似的。

  當自己退出對方誘人犯罪的身體時,囁嚅著絞停骸岸圓黃鵒跎簦第一次搞這種事情,不知怎么回事就尿了!”

  劉寡婦眼前一亮,頓然就雙眼發光,驚詫不已:“你是第一次?”

  “嗯,以前沒看過這種事情,不過這次劉嬸在一起,見識了好多啊,以后交岷煤謾…

  劉嬸,你干什么啊?”

  張大柱驚訝的看劉寡婦從床上坐了起來,毅然決然地跪倒在自己面前,然后兩只小手扶著自己沾滿黏液的那個部位,根本不在乎那些腥臭味道的她,毫不猶豫的張開紅-潤的嘴巴,將自己的身體吞入口中。

  “嗚!”這次輪到張大柱皺緊眉頭了,自己今天還沒洗澡呢,張嬸不怕臟嗎?

  一分鐘后,張大柱才知道,剛才自己認為劉寡婦是搔—貨顯然言之過早,此刻的她,才是真蟮拇謇鍶慫檔哪侵幀貨!

  就好比水庫倒塌,滾滾泉水飛流千尺,一發不可收拾!

  只見跪在自己的胯間,劉寡婦用舌-舔,用小嘴吸,用胸口蹭,不到一分鐘,二猛剛剛有些松弛的身體,居然就威武雄壯的重新立起來了!

  “貓了個咪的,怎么又起來了!”張大柱有點好奇,看著自己的大兄弟就傻傻的笑了起來。

  劉寡婦站起身,面朝著墻趴在柜子上,向著張大柱高高翹起雪白的屁屁。

  張大柱自己看的有點傻眼了,不過……

  這一次,張大柱就算是再傻再沒有經驗,也知道該怎么做了。

  他兩只手自然而然的伸過去抄住劉寡婦讓人愛不釋手的一堆大南瓜,然后將她迷人的身體往懷里一拉!

  沒有絲毫障礙,張大柱完全進入張寡婦那濕-滑的身體,男女雙方都發出一聲舒服到極點的聲吟。


標簽:狗尾巴草  野三坡  自行車  桃花村  龍門  
上一篇:情迷鄉村《1》
下一篇:七曜《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