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鄉村美婦《全本》

時間:2017-04-17 18:51:28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86916   評論:0
  第一章玉米地里
  吃過午飯,太陽如火,大地如蒸,熱浪襲人,劉大柱牽著一頭牛上了山坡了。 看著自己被曬黑的皮膚,劉大柱心里一陣郁悶,他可是本村有名的細皮嫩肉,這下形象全毀了。可是地里的玉米熟了,總不能讓它爛在坡上吧。
  坡d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玉米,在陽光下顯得金光燦燦,劉大柱不喜歡這些果實,收獲的喜悅也沒有讓他忘記了頭頂的烈日,他的愿望是當一名中醫,可是家里太窮了上不起學,這身醫術還是從他爺爺手里學來的。所以他沒有執照,也就不能公開的行醫,不過村里人有時候有個頭疼腦熱的都會去,他。
  要說起來蘑菇屯這個地方也真他娘的窮,男人窮的就只剩下褲襠里的棍子了,所有村民幾乎都在抱怨,肯定老天沒長眼才把自己生在這個兔子不拉屎的窮鄉僻壤犄角旮旯。這里不但窮而且閉塞,舉目望去除了大山就是大山,祖祖輩輩的人都不知道山外頭的世界是啥樣的,就這么春種秋收的生活著,十里八村的能有一個考上大學的至少要轟動幾個月。不過這小山村有一樣好處,那就是山好水好美女多,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的被這里的水土滋養著,一個比一個水靈。
  劉大柱在地里掰玉米,干活的時候玉米葉把手臂上劃出了一道道血痕,這才使他覺得了痛,鉆心的痛!搞的李大柱非常不爽,干脆坐在田埂上拿起水壺來喝水。可是喝著喝著突然覺得不對勁兒了:“草,老子的牛哪去了!”
  劉大柱記得他把牛拴在地頭的老槐樹上了,這會兒樹上空空如也,于是在玉米林中尋找,比人還高的玉米罩住了一切,他什么都看不到,想要喊兩嗓子,可是估計老黃牛也不一定能聽得懂。
  跑了半天,牛的影子沒看到,他自己卻好像要暈倒!
  “娘的,可能這是中署了!就算要中暑也要把牛給找回來,這可是俺家最值錢的東西了!”劉大柱覺得有些頭暈,但還是舍不得老牛,于是他穿過一片一片的玉米林,尋找著。
  他來到一片玉米林的邊緣,透過幾棵玉米他看見坎下的玉米地中,一個少婦麻利地解開褲帶,脫下褲子,蹲在地上解手,雪白豐滿的臀部正對著他,他的腦子轟地一下,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燃燒了!
  就在這時候你說巧不巧,老黃牛晃晃悠悠的回來了,走到劉大柱的身邊還故意的叫了兩聲。
  “呀,你什么時候來的!”那女人急忙提上褲子轉過頭來:“這不是大柱嘛,大中午的還上山干活啊!”
  “老張家媳婦,你不也忙著呢!”劉大柱臉上有些冒汗。
  “大柱,你剛才都看見啦?!”
  “看見啥了,我啥也沒看見,這里這么多的玉米把我的目光都給擋住了,啥也看不見!對了,老張家媳婦,這大中午的你一個人跑到山里來做啥?!”劉大柱趕忙搖頭,順便問了一句。
  “別叫俺老張家媳婦v”
  “那叫張大嫂!”
  “更別叫我張大嫂,俺和那個傻子沒關系了,俺現在就要回家去,這不剛才到了這個山里一下子迷路了,你能幫俺指一條出山的路不!”小少婦幽怨的白了劉大柱一眼,整個人嬌媚的都能滴出水來。
  這小少婦叫李桂蓮,幾年才二十出頭,是張大憨的兒子張小憨花五百塊錢從山外買來的媳婦,張小憨天生就是個傻子,吃飯不知道饑飽,還經常拉褲子,可就是有一樣本能沒忘記,那就是找女人,自從有了這個媳婦之后,每天繞世界跟別人嚷嚷他媳婦的奶有多大有多圓有多軟,有時候桂蓮下地干活,他罡著跑動地里拉著桂蓮回家:“走,回去日b,回去日b!”
  不過蘑菇屯的人可不會同情桂蓮,這村太窮了,好多人家都娶不起媳婦,買媳婦的情況不少,大家都互相幫忙看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誰也別想跑。
  桂蓮長的面皮白凈,大眼睛小鼻子,體態詈芊緦鰨胸大屁股翹,喜歡穿花格子襯衣黑褲子白色的平跟涼鞋,雖然不像城里妹子那么濃妝艷抹穿著華麗的,但怎么看怎么都稱的上嫵媚嬌俏,蘑菇屯有好多男人每天都像看風景一樣直勾勾的看著她。還有不少無賴在背后說想把她抱到床上去弄幾次呢。
  “那你是想要逃跑!”劉大柱可是村里少數幾個初中畢業的,村里的人都稱呼他秀才,寫封信啥的都去找他,所以腦子也很靈光。
  “咋了,你想把俺抓回去呀!”李桂蓮臉上一紅,嬌羞的說:“那你要那樣,俺回去之后就跟村里人說你把俺給睡了,就在玉米地里,你還摸俺的奶,吃俺的b……”
  “你你胡扯我啥時候睡你了,我連你的手都沒摸過,我只是剛才看到你”
  “你看到啥了,是不是看到俺那地方了?!”李桂蓮突然低下頭,聲音也小了不少,兩只小手在下面揉搓著衣角,臉紅到了耳根。
  “沒有,我只看到黑暮躋黃!”
  “好看不?!”
  “啊,還行吧!”
  “還想看不?!”
  “……想是想,不過你這是啥意思啊……”
  “沒啥意思,你是俺兄弟,你想看當姐的就讓你看看唄,姐還有一件好東西給你看呢,要不一塊給你!”桂蓮指了指自己的花格子襯衣,那大胸都快把襯衣給撐破了,村里人沒有穿胸罩的習慣,全都是帶一個紅肚兜,天氣熱,喘氣的時候一顫一顫的。
  桂蓮一邊說一邊脫下了衣服褲子。由於天熱出汗,她的胸已從肚兜里滑出一半,三角褲也已濕了一片。劉大柱猝不及防目睹春光懵懂的他頓時瞪大了眼睛,貪婪地看著她的身體。李桂蓮脫下肚兜拿起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胸上,只覺他渾身一顫。
  劉大柱急忙往后縮手
  “咋了兄弟,你還不敢,你可別傻了,你現在不摸也摸了,反正俺就認定你已經把俺給睡了筧盞陌呈媸娣服的要上天了都,你要是不摸,那可就是你自己吃虧,俺以前聽說你挺精明的,咋了,今日個變傻了!”李桂蓮輕輕的咬著下唇,一雙媚眼直視著劉大柱,心跳如雷,嬌笑著說道。
  大胸上面傳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劉大柱一個黃花小伙子怎么能夠承受得了這樣大的刺激,下面頓時就支起了帳篷。
  “兄弟,你的東西咋那么大!”也不知道啥時候,李桂蓮伸手抓了下去,頓時嚇得她自己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到了這個時候,劉大柱覺得自己每一根頭發到腳尖的指甲都鼓脹起來,就像是充足了氣的皮筏子,松弦爆裂了,而唯一能夠宣泄的辦法就是對面那個又白又嫩的身體,于是她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
  第二章甜言蜜語
  劉大柱是個黃花小伙子,蘑菇屯又是個頂窮頂閉塞的地方,根本沒有什么成人教材,所以對男人和女人炕頭的事兒,他只是聽說過,根嗣揮邪氳閼媸檔撓∠螅爬到李桂蓮冰雕玉琢的身體上之后,往下就不知道咋辦了。
  “兄弟,你還是個瓜瓜娃,還沒開竅呢!”說著托起他的臀部,又壓下去,具有初中學歷的小秀才劉大柱頓時就領悟了。瘋狂的沖撞了起來……
  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劉大蘇饌沸÷牛才沖撞完,李桂蓮把腰帶一系,立即就笑瞇瞇的說:“大柱兄弟,你把俺給睡了,那可不能白睡,俺可是有男人的人,俺要是把這件事情往村里一說,你可就完了!你看你的褲頭俺還留著呢,這可是證據!”
  “你娘的,你這個臭娘們,原來是給我下套呢,你信不信我再把你按在地上干一次!”劉大柱揚起巴掌上去就要打。
  “干一次也是干,干一百次也是干,俺已經是你的人了,害怕你多睡幾次,要來就來吧。俺幫你脫褲子,呵呵!”李桂蓮挑著細長的眼眉,挑逗一般地說。
  “行,算你狠,我知道你想干啥拍悴瘓拖胍幫你逃出去嘛,我告訴你,你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去!”劉大柱摸了摸下巴冷笑著說道。
  “為啥,俺為啥出不去,俺就不信老天要讓俺一輩子跟一個傻子睡在一起,俺就算是死在大山里也不愿意再回去跟他睡了!”李桂蓮的眼圈突然一紅,淚水撲朔朔的順著緋紅的小臉淌流下來。
  “不為啥,因為你口袋里沒錢,實話告訴你吧,出山的路我知道,但是除了山之后還要走一百里路才有火車站,到了火車站就要買車票,最少也要一兩百塊錢,據我所知張大憨他們家連土炕都算上也沒有這個數,你說你怎么跑,這還不算你吃飯喝水的錢!”劉大柱心想,李桂蓮其實也挺可憐的,不過她居然給自己下套也太可氣了。
  “啊,那你說俺就逃不出去了!俺身上只有十塊錢,還有一些干糧!”李桂蓮的整個身體頓時就軟了,就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只知道吧嗒吧嗒掉眼淚。
  “沒辦法只腦僬一會!”
  “不行,俺這次一定要跑出去,大柱兄弟,你就看在俺剛才和你睡覺的份上,你給俺買張車票唄!”
  “我草,你個球女人,你是瘋了還是咋地,你不知道俺家比張大憨家還窮啊,你狗日的還有十塊錢呢,我身上連五塊錢都沒有。想讓我給穆虺燈保你就等著吧,等到猴年馬月還差不多。我告訴你,你休想威脅我,你看看這大山里一個人都沒有,你再敢威脅我,我就把你掐死滅了口,你信不信!”劉大柱平生最恨有人威脅他了,他要是急了可是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要不村里這么多的無賴怎么沒有一個敢跟他撒野的呢!
  “別別別,大柱兄弟,俺剛才是跟你鬧著玩的,俺其實是看你長得帥才跟你睡得,咋能真的跑到村里去說呢。這樣吧,俺也不威脅你了,咱倆就算沒見過,俺走俺的獨木橋,你走你的陽關道,咱家現在就分手吧!”李桂蓮一看劉大柱眼珠子里冒出的兇光,心里頓時就害怕了起v,再也不敢提威脅的事情了。
  “我勸你還是先別走,你要是現在走了,別說會不會餓死在路上,沒準還給山里的熊瞎子給吃了呢。更弄不好遇到個山賊土匪的啥的,把你給帶去做壓寨夫人,每天伺候十幾個彪形大漢,還不如陪著傻子睡呢!”劉大柱是故意這樣說的,因為他覺得自己下面有有反應了,看著桂蓮鼓脹的胸脯子,他又有了想法了。
  “那你說咋辦,嗚嗚”桂蓮嚇壞了,站在他跟前顫抖著雙肩不停地抽泣。
  “你這樣吧,你現在先別走,等回頭湊夠了路費你再走!”劉大柱盯著李桂蓮顫巍巍的胸一個勁兒的咽唾。
  “那可不行,俺是再也不能跟傻子睡一個炕頭了,他太傻了!”
  “你不想跟傻子睡一個炕頭我也有辦法,他不就是個傻子嘛,我給你配點藥,一到晚上你就給傻子喝,喝完了之后保證他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早上才起,從此以后他就再也不會你了!”
  “那也不行,俺沒男人也不行!”桂蓮嬌羞的說。
  “沒事兒,你不是還有我呢嘛,桂蓮姐姐!”劉大柱的說著話手就向李桂蓮的兩腿之間給伸了過去。
  “你們男人每一個好東西,今天玩的新鮮就說幾句甜言蜜語弄著人家解褲帶,明天看著不水靈了,俺脫光了躺在炕頭上,你們都懶得看一眼。安可不敢信你說的話,萬一俺回去了,你把俺玩夠了就不理俺了,俺該怎么辦呢!”桂蓮扭動著身子,撅著小嘴,沖著劉大柱翻了一個漂亮的白眼。
  “桂蓮姐,你說的那是別人可不是我,我劉大柱可是個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我可是真心的喜歡桂蓮姐,桂蓮姐你不但長的漂亮,而且心地善良,我早就開始暗戀你了,要不是今天碰巧在玉米地里碰到你解手,促成了咱倆的好事兒,說不定哪天我就趁著你家傻子不在家的時候,把你給強jian了呢!”
  “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聽到劉大柱這么說,桂蓮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露出一個甜蜜非常的微笑,看的劉大柱心里一蕩,順勢就把她按倒在玉米地里,湊上去親嘴,手也不老實起來。
  “大柱兄弟你學的真快,剛才還是個瓜瓜娃啥也不懂,這么會功夫就知道人家褲袋在哪里了,難怪村里人都教你秀才,不過做這事兒里面學問還好多哩,以后你只要對人家好,人家把好玩的都教你!”李桂蓮一邊急促的喘氣,一邊扭著身體嗲聲嗲氣的說。
  “你就放心吧,桂蓮姐,我都說了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看你的胸這么白這么大,小腰這么細,小腿這么直,誰看了誰能不動心啊,依我看你可是咱們蘑菇屯最牛皮的女人呢。我不喜歡你還能喜歡誰!”
  “那行,兄弟,要那樣俺就一輩子讓你睡!”李桂蓮使勁全力把劉大柱摟在懷里,仿佛要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一樣,一個勁的在他的臉上親吻,好像是真的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劉大柱。其實就算真的是這樣那也沒什么好奇怪的,劉大柱的名字雖然不咋滴,但人長得卻是白白凈凈,平時也挺注意自己的形象,那在蘑菇屯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帥哥。桂蓮常年的陪這個大傻子早就煩了,又聽了他那么多的甜言蜜語,怎么能夠不動心呢!
  “行,那就一言為定!”
  第三章找媳婦
  “我媳婦啊,我媳婦啊!”劉大柱剛剛趕著老黃牛回到村里,就聽到傻子張小憨光著身子圍著村子滿世界的找媳婦,他老娘李翠花和妹妹張小花就在后面一個勁兒的追。 張小憨傻透氣了,從小到大不知道啥叫衣服,你給他穿上了他也撕爛了扔一邊。今年快二十歲了,還甩來甩去的到處顯擺那玩意呢!
  “李嬸,你們家小憨這是怎么啦,咋跑的那么快呢,這可千萬別摔著了!”劉大柱假裝好心的把對面跑過來的傻子一把給按在了地上,隨后轉過頭來就對李翠花母女大獻殷勤。他早就對李翠花母女有想法了,不過以前的時候沒有經歷過男女之間的事情,所以這種想法很朦朧,反正就是覺得這對母女一個成熟豐膩一個嬌俏可愛,全都想抱在自己懷里玩玩,但是抱在懷里之后干什么他可不知道,但現在不同了,剛才跟李桂蓮刺刀見紅的一番折騰,他可是啥都明白了。
  “哎呀,累死老娘了,大柱啊,這可多謝你了,要不我們倆可抓不住這個犢子,累死我了,累死我了!”李翠花今年四十來歲,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身高大約一米七,皮膚很白,別看家里窮,還很會保養,全身散發著一種成熟女人的韻味,一雙大大的黑眼隱隱透露出說不出的風情。這會兒她累得不行低著頭捶腿水順著脖子往下流,一滴一滴的全都滾進胸脯子里,兩個雪白的東西在劉大柱眼前一晃一晃的,耀眼。
  “大柱哥,你不知道,我嫂子跑了。白浪費了我家五百塊錢,還有我娘跟人販子……”張小華摸了摸香汗,說到這里住口了。
  其實這事兒全村人都知,劉大柱更加的門清。
  先前的時候張大憨害怕兒子找不到老婆他們老張家沒辦法傳宗接代,就找人販子想要買一個老婆,可是沒想到人販子獅子大開口一張嘴就要兩千塊,好說歹說的最后壓到一千五,可是也拿不出來,這對蘑菇屯的人來說可是個天文數字啊。
  最后沒辦法,張大憨兩口子一合計干脆跟人販子商量商量,讓李翠花陪著人販子睡一個月,就算是頂了一千塊錢的債,最后再拿出五百塊錢來,算是彌補人販子的損失。于是李翠花就穿的體體面面,挺著一對大胸,扭著又圓又大的臀找到了人販子,沒想到人販子還真就答應下來了。于是張大憨親自趕著毛驢子拖著自己的老婆送到人販子的土炕上,換來了李桂蓮這么個大姑娘。
  這要是李桂蓮真的跑了,老張家可真是吃了大虧了,難怪這時候就連張小花這個十八歲的小美人也跟著撅起了小嘴。張小花隨他媽,眼睛大大的,一頭烏黑的頭發梳成兩條鞭子在胸前甩來甩去,個子雖然不高,但身材長得勻稱,就是由于長期在地理干農活,皮膚有點黑,不過五官絕對漂亮,算是個黑美人。
  “啊,媳婦跑了,這可真是大事兒,怪不得小憨哥這么激動呢!”劉大柱裝出一副假好心的樣子,其實他所有的心思全都在眼前這兩個母女身上了。
  “大柱,你說這可咋辦啊,我們家砸鍋賣鐵才取來的媳婦就這么沒了,這不是坑人嘛,那可是五百塊錢啊,這可讓俺怎么活呀!”李小翠想到五百塊錢,頓時悲從中來,居然糊里糊涂的投入劉大柱的懷里痛哭了起來。至于說到陪著人販子睡覺的事兒他倒是沒往心里去,因為人販子把她弄的挺舒坦的。
  劉大柱故意挺著胸感受著這娘們衣服下面一對雪白豐嫩的胸給自己做按摩的感覺。
  “啥玩意這么硬!”李小翠的腿突然被什么東西咯了一下。
  “沒什么,我口袋里裝了一只玉米,準備回去煮著吃!”劉大柱趕緊轉過脫去,想要把支起來的帳篷縮小回去,可是那個帳篷很頑固,居然越來越硬。
  “大柱哥,你還帶著玉米呀,這幾天我也想吃玉米,可是我懶得上山,反正你明天還要上山,這只玉米就給我吧!”張小花不知深淺,一下子把玉手伸進了劉大柱的口袋里,兩人頓時一起哆嗦了一下。
  “哎呀!”張小花臉紅紅的,趕緊把手給送了回來。別的女孩子可能不知道那硬梆梆的是什么,但她自小看著自己的親哥哥甩來甩去的可是明白得很。頓時羞得腦袋垂到了胸口抬不起來了。
  李小翠是過來人,當然更明白這是么回事兒,一想到劉大柱這么年輕英俊的小伙子居然因為自己搭了帳篷,心里就忍不住一陣激烈的跳動,兩腿之間發酸發軟有些難受起來了。
  “跑了跑了,回不來了,我要我媳婦!”
  李小翠迷迷糊糊的就被兒子的尖叫聲吵醒了,只見自己的傻兒子趴在上垂著土疙瘩一個勁兒的大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這可咋辦啊!大柱你倒是給嬸想個辦法呀!”究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雖然是個傻子也心疼啊!
  “李嬸,你看你這說的是什么話,咱們都是一個村的,再說李嬸平時對我又那么照顧,你出了這檔子事兒別人不管,我能不管嘛,放心吧,我這就去找,一定給你們把人找回來。”李大柱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于是拍著胸脯子保證。
  “媽,咱們也別閑著,咱們去找村長去,讓他在村口大喇叭里廣播一下,讓所有人都出來找,村長是咱的父母官,他肯定管這檔子事!”張小花看到媽媽和哥哥都這么痛苦,急忙也獻計獻策。
  “對,看俺急的,怎么把這茬給忘了呢,我趕緊去找村長去,你跟著你大柱哥到山上去看看吧!”
  “媽,還是我去找村長吧!”小丫頭不愿意爬山。
  “那可不行,你小孩子家家的不會說話,還是我去比較合適!”李翠花嘆了口氣。安慰兒子一句,撒腿跑出去直奔村長家。
  到了門口使勁砸門,村長趙黑娃從屋子里出來,一問咋回事,立刻到了曬場,敲響了銅鑼,各家各戶都出來人了,村長招呼一聲說是明子的媳婦跑了。村里的青壯年立刻抄起家伙,分頭去追。
  這時候李大柱已經帶著嬌俏可人的張小花奔著山上去了。
  第四章張小花
  “大柱哥,天越來越黑了,咱們還是回去吧,要是在山里迷路了那可就壞了!”
  “沒事兒,你看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貪滋旎沽撂媚兀怕啥,今天我一定幫你哥把媳婦找回來!”劉大柱領著張小花在大山里轉了一下午了,連根毛都沒找到,但仍然做出一種為朋友兩肋插刀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姿態。
  “大柱哥,你真是個好人,俺們全家都會感激你的……尤其是我……”張小花臉上突然又是一片紅潤,大眼睛里晶瑩一片,好像要哭出來了。
  劉大柱心里頓時很爽,其實李桂蓮早就按照他的安排從后山跑到他家去了,他家住在后山最偏僻的地方,等閑沒人去,這些人在山里亂轉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之所以帶著張小花四處亂轉,主要還是讓她感激自己。
  “小花妹子,你還看不出來,在這個村里哥最疼的人就是你了,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你也不用感動成這樣吧,走咱們繼續找!”劉大柱故作大方的說,趁機拉住了張小花的小手,這時候月亮升起來了,清風吹拂之下,高粱地發出陣陣寂寥的響聲。
  “大柱哥,d們家的事兒你不太清楚哩,你要是不把我嫂子找回來,那我可就慘了!”
  “跟你有什么關系!”劉大柱心不在焉的說。
  “咋沒關系,我哥找我嫂子來就是為了吃奶還有睡覺,以前我嫂子沒來的時候,他天天纏著我摸我!摸的我可疼了!”張小花突然停d了腳步,委屈的抽泣了起來。柔弱的肩膀不停地抖動,
  “什么,你哥還做了這么禽獸不如的事兒啊?!”這下子劉大柱可真的震驚了。
  “這有啥禽獸不如的呀,俺倒是不覺得,俺娘說了,我哥這輩子本來就夠可憐的了,俺當親妹子的給他摸兩下就摸兩d唄,不過俺就是覺得挺疼的受不了,大柱哥,你說也奇怪了,你們男人怎么還有這種嗜好,偏偏往俺們女人最疼的地方摸,這有啥好摸的呀!”張小花眨動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奇怪地問道。
  “那是你哥不會摸,其實要是會摸的不但不疼還挺舒服呢!”劉大柱愣怔怔的看著月亮地下搖曳的高粱稈子旁邊一個俏生生粉嫩嫩的小美人,舔著自己干裂的嘴唇說道。
  “瞎說,騙人,俺哥雖然傻但是在這方面可不傻,俺嫂子經常說,他在這方面比正常人還精呢,為啥你說他不會摸,難道你就會摸,我就不服氣!”張小花撅著嘴開始替自己的傻子哥哥辯護了。
  “我說的是實話!”
  “啥實話,你有啥憑證!”
  “要不咱們現在摸摸看,我保證讓你心服口服,我要是輸了,我就給你們家敢一個月的農活,讓你在家里享清福!”劉大柱知道,張小花這丫頭啥都好就是有一樣太懶惰,這個條件對他來說肯定有誘惑力。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咱倆拉鉤!”
  “拉鉤就拉鉤!”看著張小花伸出的小拇指還有微微翹起的小嘴唇,劉大柱心里一陣陰笑,這小丫頭毛還沒長全呢,懂得個什么呀!
  “那你摸吧,不過我怕疼,我要閉上眼睛!”說著她就閉上了美麗的大眼睛,只是長長地睫毛還在微微的顫動,臉色有些潮紅,可能是害怕導致的血流加速。不過為了和劉大柱賭氣就算再怎么疼她也忍了。
  “那我開始摸了!”劉大柱心里砰砰跳,先是把雙手覆蓋在張小花左右兩邊的胸膛上,然后開始慢慢地溫柔的動作了起來……
  不到一會兒功夫,張小花就被劉大柱摸得嚶嚀了起來,兩只小胸像兩只頑皮的小兔子在肚兜下面歡蹦亂跳的。
  “啊,別摸了!”張小花突然捂著臉裝過頭去,蹲了下來。
  “咋了,小花妹子!”劉大柱心里暗笑。
  “沒咋,俺,俺認輸了!”張小花的聲音中有些顫抖,她覺得下面濕了一大片,非常別扭還以為自己尿褲子了呢,所以趕緊蹲了下來。
  “舒服不?!”
  “舒服,不,不舒服!”張小花覺得自己還想讓劉大柱摸,心里暗怪自己不爭氣,怕說出來了之后劉大柱笑話他。
  “不舒服你咋認輸了呢!”劉大柱蹲在她后面,從后面摸著她的肩膀。張小花一緊張干脆坐在地上,雙臂抱著膝蓋,把頭埋在了里面。
  “小花妹子你咋了?!”兩人沉默了半天劉大柱才憋著笑問道:“還找你嫂翰唬∠衷諤煒珊諏耍 
  “大柱哥,你在俺身邊坐一會兒吧,俺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俺心里有很多的謎團解不開,想跟你說說!”
  “妹子,有啥事你盡管問!你大柱哥我可是咱們村的秀才,我是初中畢業,懂得很多村里人不懂的東西,說吧!”劉大柱跟盒』ú⑴拋在地壟溝上。
  “大柱哥,那為啥俺哥摸得俺那么疼,俺也特別煩,可是你摸的時候,還不但不煩,而且還很舒服,而且俺還想喊還想叫,你看俺為了不喊不叫,把嘴唇都快咬破了,你看呀,就在這兒!”張小花努著下嘴唇給劉大柱看。
  “還罕日飧舒服的你想試試不!”劉大柱的小腹頓時升起了一股邪火,火苗子一會兒就竄到腦袋上去了。
  “還是摸胸嘛?!”
  “不是是用嘴!”
  “那會不會懷孕,我爹老是埋怨我嫂子不會懷孕,說要是斷了老張家的香火他就自己上,上去干啥呀,咋樣才能懷孕?!”張小花這會兒上來了一股邪火,覺得身體空虛,急需填充,但她不明白如何解決這個困境,只覺得眼前的大柱哥有一種特殊的魅力,可以讓她暫時的忘掉空虛難受的感覺。
  “我教你你學不?!”
  “大柱哥,我想學!”
  “那,那咱倆就試試,不過你回去之后不能跟別人說!其實我也不太懂,也是聽別人說的,我把我知道的全都教你!“
  “大柱哥你對俺好俺知道,你放心俺保證不跟別人說,這事兒就爛在俺肚子里了!”劉大柱把嘴巴湊到她的小嘴上,親了一下子,一下子就把她撲倒在高粱地里,然后解開了她的上衣紐扣,又脫下了褲子……
  “大柱哥,還是別試了,這個真的疼!”過了半天高粱地里傳出來張小花一聲幽怨壓抑的叫聲,她死死的抓住了劉大柱的兩個肩膀,指甲都已經嵌入肉里!
  “這才兩三下過一會兒就不土恕繃醮籩小時候跟死去的爺爺學過中醫,懂得女人的一些問題,頓時就把速度和力道減慢了,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過了一會兒張小花果然舒服了,就在他耳邊甜甜地說:“大柱哥俺輸了俺輸了,俺現在不但不疼,而且舒服的就快騰云駕霧了。”
  第駝呂喜徽經
  劉大柱和張小花一直到晚上九點多才回去,這時候村民都已經回家了,只有村長趙黑娃還在。 大家忙活了一個下午也是毫無收獲,誰也沒找到人,大家都非常的沮喪,一個個唉聲嘆氣,好像大家都丟了媳婦似的。
  傻子一看媳婦真回不來,光著身子沖到院子里,又嚎又叫,按都按不住。
  李翠花也是哭天抹淚,畢竟是自己陪睡加上五百塊錢換來的,跑了可就等于五百塊錢打水漂了,對于張大憨這樣的家庭來說,這可是一筆巨款。
  張大憨也急的夠嗆。大家都紛紛安慰。傻子一直哭到趴在院子獾牡首由纖著了,李翠花只好弄醒他,連哄帶騙弄回來,讓他上床睡覺。李翠花看著自己有些弱智的兒子,那個心疼呀,好容易給他買了個媳婦,沒想到是個放鴿子的,心里不停的罵著,詛咒著那個人販子。
  這時候劉大柱和張小花從外面回來了。云雨過后的張小花顯得更加嫵媚嬌俏,嬌艷的都能滴出水來,村長趙黑娃的眼珠子一直在她身上打轉,還嘖嘖的嘆氣。
  “哎呀,真是女大十八變,你看這女子長的,真漂亮,這女子”
  劉大柱心想,趙黑娃這個老色狼肯定又想什么壞主意了。這老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人,在村里出名的喜歡獵艷,村里有好幾個有姿色的女人都壞在他的手上了,最近聽說他經常往村西頭劉友發家里跑,門檻子都快給踢破了,不為別的只為了劉友發的閨女劉丫丫。
  那個劉丫丫是張小花的同學,長的比張小花還水靈,如此婀娜多姿的女子早就把趙黑娃饞的睡不安枕,食不知味。他想方設法地去接近丫丫,可人家情竇初開的少女如何看的上他這風流一世的老怪?但他色心不死,每日里攪盡腦汁地想著如何占有這美人兒……
  趙黑娃的老婆黃慧年輕時頗有幾分姿色,但卻早早地失身與人,無奈匆匆嫁與了大她十幾歲的趙黑娃。趙黑娃在新婚之夜發現老婆的下身未落紅,惱羞成怒之下暴打了黃慧,從此便四處采花風流起來。而黃慧因有把柄抓在他手里,所以不但任其在外尋花問柳,也不敢多說多問,這老小子就越發的風流起來了。
  張小花早就聽說劉丫丫說村長叔總是纏著自己問這問那的,看到他賊溜溜的眼珠子在自己身上打轉立即便躲在了劉大柱身后。
  趙黑娃裝的跟沒事兒人一樣,咳嗽了一聲,問道:“大柱啊,人找到沒有!”
  劉大柱一看見這老東西就覺得別扭,尼瑪,這么大年紀了還老不正經,當個狗屁村長每天就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撈錢,村民的事垡壞鬩膊還埽自己想在鎮上開一個中醫按摩找他幫忙,居然張嘴就要五百塊錢的好處費,我日尼瑪的,老子要是有五百塊錢還用得著求你這個狗日的。
  “沒找到!”劉大柱冷冷地說。
  “看來這小媳婦是真的跑了,我說大憨家的,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咱勰⒐酵統穌庵質露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丟了就再給小憨買一個,明天我再帶著人到山上找一圈,行了,你們先休息吧,我走啦。”
  張大憨家一家子都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樣沒精打采,劉大柱也懶得搭理他,他自己就抬起腿從門口走出去了。
  走到門口突塾腫過身來:“大柱啊,你出來一下,叔找你有事!”
  劉大柱走出去,皺著眉頭:“好我干嘛!”
  “大柱啊,你上回跟叔說的想要開中醫館的事兒,叔給你問了這事兒不好辦,你看你是不是掏點錢”
  “沒錢,有錢也不掏!”劉大柱心里暗罵,日球的,老子拿你當個人你就是村長,老子把你不當人,你就是個鳥。
  “那行當我沒說!”趙黑娃嘿嘿一笑扭頭走了。
  “大柱啊,村長走了,你可不能走啊,你是咱們村的秀才,平時鬼主意最多了,你可得幫嬸好好的出出主意!”李翠花一把牧醮籩拉住了。
  “翠花嬸,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其實剛才我已經給你們算過了,這媳婦跑不了,指定還在大山上呢,她的事兒包在我身上了。”劉大柱裝模作樣的掐著指頭胡亂算了起來。
  “咋,你還會算卦!”李翠花有些狐疑的問道。
  “當然會,我爺爺活著的時候都教過我!”劉大柱信口胡謅,他爺爺以前就是個老不正經的,指著幾手江湖騙術在各個村子里混吃混喝順便勾引個美女啥的。算卦、看病沒有一樣是他不行的。
  “那也對,你爺爺劉鐵嘴,那可是一等一的卦師!”
  這會兒鄰居王淑媛抱著個三個月大的孩子過來了,想是聽到了消息過來看熱鬧的,看到張大憨一家子全都愁眉苦臉的就順便的安慰了幾句。她的遭遇其實跟李桂蓮差不多,不過不是被人販子給賣了,是讓他爹賣給村的一個老頭子,老頭子給了一千塊錢,轉身他爹給他哥取了個媳婦回來。
  王淑媛覺得自己命運不濟隨即也就認了。
  “大柱兄弟也在這啊!”一進門王淑媛就親熱的跟劉大柱打招呼。
  “淑媛姐!”劉大柱忍不住舔了舔舌頭,嘖嘖,這王淑媛生了孩子之后越發的漂亮了,臉上的光彩更勝從前了,要不怎么說這母性偉大呢!
  以前這個王淑媛長的就漂亮,黑油油的披肩長發,水汪汪的一對大眼睛,紅嘟嘟的小嘴唇,一說話先對人笑,村里人都說她人性好,對人熱情有禮貌,大家都喜歡和她說話,真是沒想到,這么好的女子最后居然壞在朱長生那個老王八的炕頭上了。
  第六章你喝點啥
  “大柱兄弟真是越長越帥了,以前我就覺得大柱兄弟長得帥,現在個子也高了,肌肉也發達了,更像個大帥哥了,有對象了沒,要不姐給你介紹一個咋樣?這么標致的小伙子可別浪費了!”王淑媛的小嘴比起一般的美女來更加豐潤,含水量i一般的豐富,說起話來眉飛色舞的,聲音的含糖量也很高,像風箏線一樣特別能夠牽扯男人的心。
  “淑媛姐,你長得可真漂亮,就跟畫上的仙女一樣!”劉大柱吃吃的笑道。
  “我說你帥,你就說我長得漂亮,你這不是擺明了占姐的便宜嘛,那意思不就i說咱倆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唄!”王淑媛拍著懷里的孩子,努著小嘴逗孩子玩,但是一雙媚眼卻含嗔帶笑的沖著劉大柱亂拋,拋的劉大柱心里亂七八糟的。
  大約是孩子看到這一幕有意見了,居然哇哇的哭起來了,劉大柱在心里暗罵:尼瑪小崽子,找死啊,好好的嚎喪個屁呀。
  “哎呀,孩子餓了,要吃奶了!”王淑媛趕緊抱起孩子,解開扣子給孩子喂奶,一個白白的大饅頭頓時露出了四分之三,再加上他哄孩子的時候,還來回的甩動,劉大柱只覺得眼前白花花一片,險些就要暈倒。
  說來也巧,傻子張小憨這會兒正好進屋秸好看見王淑媛大半個白饅頭在外面露著,猛然怔住了,死死的盯著,不一會兒雙眼發紅,青筋暴露,嚎叫了一聲就撲了上去:“奶,奶,我要奶,我要我媳婦,奶呀!”
  王淑媛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懷里的孩子都扔在地上,半個露在外面的胸已經被傻子抓住了,傻子頓時停止了嚎叫,臉上露出了笑意。
  “救命,救命啊,好疼!”
  “小憨,你快松手,這不是你媳婦,你可別惹禍呀!”李翠花這會兒也慌張了,這萬一要是王淑媛把他家給告了,要賠錢,那可就糟了。
  “松手!”關鍵時刻還是劉大柱給力,一腳過去把張小憨踹倒在地上,張小憨手里一空,頓時又捶胸頓足的哭了起來。
  “哎呀,疼死我了,多謝你了大柱兄弟,走,上俺家坐會兒去吧,姐給你沏茶喝!”王淑媛沒有追究,而是狠狠的白了傻子母女一眼。
  一進家門王淑媛就忙活開了,從柜里找了一罐茶葉出來,沖著劉大柱神秘一笑:“這是我們家老死鬼大女兒送來的,他沒舍得喝,說是城里買來的,今天多謝兄弟救了我的我的我的孩子,給你喝了!”
  劉大柱翻了個白眼,搖頭:“我不喜歡喝茶!”
  “那你想喝啥,你說!只要是姐這里Φ模你想喝啥就喝啥,紅糖水喝不喝!”王淑媛是真心有些感激劉大柱剛才的援手之德。
  “孕婦才喝紅糖水呢!”
  “大柱兄弟,你看你一個大小伙子說話怎么吞吞吐吐的呢,一點也不痛快,有什么想法你就說,不就是喝點東西嘛,真是的,你看你把你ξ銥闖繕比肆耍難不成我還留著好東西不給你喝?!”王淑媛抿嘴一笑,淺淺的挖了他一眼。
  “他喝啥,我就喝啥!”劉大柱指了指躺在一邊的小孩子說。
  “啥,你這么大了還很奶”王淑媛突然明白過來了,撲哧一笑,捂著嘴說:“你要是喝了,我兒喝啥?我總不能虐待我自己的親生兒子吧!”
  “你兒子喝飽了,剛才在老張家就喝飽了,你要是還有就給我喝兩口,我幫傻子在山里找媳婦找了一天,現在又累又渴!”
  “你個死二流子,占你姐的便宜是吧,行,我問問我兒子,他要是不喝我才給你喝λ要是喝,就沒你的份兒!”王淑媛俏臉飛紅,橫了他一眼,然后把兒子抱起來湊到自己的胸前,把粉紅的凸點放進他的嘴里。
  可能是老天有眼,小家伙剛剛吞進去又吐了出來,反復兩次都是這樣,這下王淑媛沒話說了。
  “你看,你兒子都不吃,現在β值轎伊稅桑 繃醮籩把孩子接過去放在炕頭上,摸著下巴邪笑道。
  王淑媛的俏臉紅的像火燒,跺著腳嬌嗔:“你這個死二流子,好兄弟,你還真想吃啊,萬一讓老死鬼看見咱倆可怎么見人啊,姐不是不疼你,可今天不行,這地方也不行,等回頭有機會吧,姐奶給你吃啊!”
  此時的劉大柱全身上下都好像起了火一樣的燥熱,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王淑媛露出多半個的胸,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一個勁兒的往嗓子里咽唾沫,嘴唇干裂的有些發緊,“姐,我跟你說實話吧,我現在就要吃,我已經暗戀你好多年了,我今天一定要吃,非吃不可,你必須履行你的諾言……”
  話還沒說完,他已經撲了上去,一口把那個粉紅色的凸點給吞入了口中……
  “孩子他媽,我回來了,飯做好了沒有,這在地里干了一天的活太累了,今天的天氣可真是熱,哎,我聽說對門傻子他們家媳婦跑了是吧,咋回事砂。你沒去看看,你說這年頭,怎么啥事兒都有呢……”
  就在李大柱剛剛吃了兩口之后,院子里忽然傳來了一個老年男人的聲音。
  “壞了,老死鬼回來了!”王淑媛正咬著嘴唇強忍著不讓自己呻吟出來,突然聽到丈夫的聲音,頓時嚇得清醒了過來,身賞后一靠脫離了劉大柱的嘴巴,快速的系上了襯衣扣子,然后理了理頭發,走了出去。
  看到王淑媛臉色有點不正常,朱長生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問道:“咱兒子呢!”
  “在屋里呢,剛才我幫著傻子家里找媳婦去了,就讓大柱兄弟幫我看了會孩子,你說上繢鏘縝椎模人家出了事兒咱怎么好意思不去幫幫手哩!”王淑媛稍微鎮定了一下,就伸手接過了朱長生手里的鐮刀和豬草。
  朱長生這老家伙是個駝背,也不知道哪輩子積了德取了王淑媛這么漂亮的媳婦,此時聽到王淑媛這么說,也不疑有他,反而熱情的沖著屋子里喊:“大柱兄弟,辛苦你了,吃了嘛,要不一塊在這吃點!”
  劉大柱心想,尼瑪,這個老不死的還真勤奮,都十點多了剛從山上回來,也不怕讓野豬給叼了去,挨千刀的老王八,他要是晚回來一會兒,我的好事兒不就成了嘛,我還吃飯,我他娘的氣都氣飽了。
骸 芭叮朱叔回來啦,我早就吃過了,那什么,我再去傻子家里看看,他家現在挺鬧心的,你剛回來,我就不坐了,走啦!”
  “謝謝哈,大柱兄弟,慢走啊!”朱長生老臉一沉,心里有些別扭,這小子自己管他叫兄弟,他管自己叫叔,擺明了嘲笑自己老牛吃嫩草啊!
  經過門口的時候,王淑媛追出來,俏臉飛紅的喊:“大柱兄弟,再坐會吧!”然后低聲說:“兄弟,姐心里有你!”
  劉大柱心里頓時暖哄哄的。
  第七章談條件
  “尼瑪,這個老不死的,壞了我的好事兒!”劉大柱罵罵咧i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往床上一躺準備睡覺。 忽然李桂蓮上身穿著個白色的T恤,下面穿著內褲從里屋走了出來,爬上炕頭,湊到他耳邊問:“大柱兄弟,那事兒辦的咋樣了!”
  李大柱正好被王淑媛撩撥的心頭火起,看到這么美好的身體湊過來,喉嚨里發出一聲近乎于野獸般的嚎叫,一翻身就給按倒在了炕頭上,雙手往T恤里面一身,就好像是揉面團一樣揉起來,把李桂蓮揉的全身發軟之后,立即上馬
  完事兒之后,李大柱和李桂蓮商量出了一條計策,準備明天把李桂蓮再送回到張大憨的家里去,不過在這之前必須先把傻子給收拾了,讓耙院蟛荒芏岳罟鵒做什么,等攢夠了出山的路費,兩個人就一起走出山溝去。
  說實在的,李大柱在這山溝溝里也住的翻了,能夠出去闖闖見見世面,實在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心愿。
  第二天早上,公雞剛剛打鳴,太陽升起還沒一竿子高的時候,李大柱就火盎鵒塹吶艿秸糯蠛┘依鍶チ恕
  可是沒想到張大憨和傻子還有張小花起的比他還早,一起上山找媳婦去了,只剩下李翠花一個人在家里。
  李翠花剛睡醒,聽到砸門,還以為是自家的男人回來了呢,翹著一對雪白的胸,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褲就去開門,一邊白毆欠一邊問:“當家的,媳婦找回來了嗎?!”
  李翠花身體白皙,凸點不是很大,但像一顆呈現出粉紅色的櫻桃。李大柱還從未見一個如此成熟美艷、身材如此玲瓏剔透,屁股和胸極度惹火的不穿衣服的女人。
  “翠花嬸兒,你怎么穿這么少啊!”李爸舔了舔舌頭打趣著說道,差點一下子撲上去就把李翠花給辦了。你別說這小子要真辦出這種事來,也沒什么好稀奇的,他從小沒爹沒娘由爺爺撫養成人,性子野,喜歡打架,他爺爺李鐵嘴是個江湖術士,不但能掐會算還懂中醫,最主要的聽說還懂點武功,這些本事李大柱全都繼承了下來霸謁睦鋨舜逡淮車矗整個一個打遍天下無敵手。
  所以附近的小混混分子看到他之后都要稱呼一聲柱子哥,村里人有的對他印象也不太好,都在背后說沒有這小子不敢干的事兒。
  “哎呀,大柱兄弟,我還以為是我男人回來了呢,你有啥事兒!”本來應該芭祿蛘吆π叩睦畬浠ň尤恢皇敲蜃煲恍Γ繼續站在門口跟李大柱說話。
  “翠花嬸,你這樣就不對了,家里來了客人了,怎么能讓人站在門口呢,還不請我到屋里坐坐!”李大柱不懷好意的說道。
  “進來吧!”李翠花一轉身進屋,出來的時候,上身穿了凹寬大的黑色的T恤,下面穿了一條短褲,更顯得面目姣好,曲線玲瓏,凹凸有致了,在李大柱的眼里,比沒穿衣服的時候還性感呢。
  “嬸子,你家人呢!”火辣辣的目光盯著李翠花那高聳的胸部,空氣仿佛凝固了,在李大柱灼熱的目光下,李翠花也紅了臉,輕聲的恬道啊吧敵∽櫻看什么看!”
  “翠花嬸兒,你長的真美!”李大柱由衷的回答道。
  李翠花不動聲色用手理了理腮邊的頭發道:“瞎說吧你,嬸兒已經老了,有啥好看的。村子里的小姑娘們才好看呢。嬸兒可是聽說你小子沒事兒的時候,眼珠子總是在村子里按蠊媚鐨∠備鏡納砩洗蜃,你可千萬別打我們家小花的壞主意呀!”
  “嬸兒,我的意思是說,你不穿衣服的樣子真漂亮!比電視里的那些光身子的電影明星還迷人呢!”李大柱嘿嘿的發出了陰笑。
  “你這死二流子,大早晨的跑到這來調戲你嬸兒了是吧叭媚憒蠛┦逄見了不打扁了你才怪呢!”李翠花嬌媚的一笑,白了他一眼:“嬸兒昨天托付給你的事情你給辦的怎么樣了,算出來了嗎?!”
  “嬸兒,算是算出來了,可是難度挺大的,昨天晚上我一晚上沒睡,又是推演先天八卦,又是溝通鬼神妖精的,可費了我的大力氣了,不過還算好,最終還真是把人給你找著了,嬸兒你高興不!”劉大柱向前走了一步,炙熱的鼻息直接就噴在了穿著暴露的李翠花的臉上,李翠花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迷醉的神色。
  “那敢情好,我們全家都要多謝你,這不,你大憨叔一大早起來就和小憨上山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呢,估計到最后還是空手而回,你要是能幫我們把人找回來,嬸兒讓你大憨叔請你喝酒!”李翠花就好像情不自禁一樣向前靠了一步,同時呼吸也有些急促,凸點已經貼著李大柱的胸口了。
  “那啥嬸兒這可不是一頓酒的事兒,你看你這個媳婦可是花了大價錢買來的,鑰匙丟了的話,你們家損失可就大了,我幫你們把人找回來了,我可是要收費的,而且這費用也不能太低,當然我也不能獅子大開口,你放心吧。”劉大柱讓李翠花胸口的兩個一聳一聳顫動著的凸點按摩的全身舒爽,帳篷大大的支了起來。
  “這,大柱兄弟你看咱們鄉里鄉親的,你能不能少收一點,俺家的情況你也知道,窮的叮當響,買媳婦的時候還是我跟人販子”李翠花大約感覺到了自己和年輕人距離太近,下面已經全都濕透了,所以強忍著心中難耐的欲念往后退了一步。這小子雖然為人損了一點,但長的是真漂亮,身體也結實,李翠花怎么能不切哪亍
  “都說了是鄉里鄉親的,我當然也不會要的太多,這樣吧,你買媳婦的時候不是給了五百塊錢嘛,你就給我五百吧,就算是算卦的錢。不過我現在不要,什么時候把人找回來了,你啥時候給我就行了。”李大柱大方的說道。
  “五百塊!”李翠花敲伎嗔車廝擔骸按籩兄弟,我們這個家可再也拿不出五百塊了!”
  “那就三百!”
  “三百也沒有!”
  “那算了吧,看來小憨兄弟的媳婦是找不回來了,不如你再花錢給他買一個吧!”劉大柱的臉色一沉,轉身準備離開了。
  “大柱兄弟,你看有沒有別的辦法,俺的事兒你也知道,以前買媳婦的時候,俺就跟人販子睡過,如果大柱兄弟你不嫌棄嬸兒比你大,要不嬸兒再陪你十天半個月的,就當是還債了,你說行不!”
  說話間,劉大柱感到背后有兩團軟綿綿的東西,在身上輕輕地揉動d他立刻心猿意馬,剛熄的欲火又燃燒起來。這分明是李翠花為了省錢投懷送抱了,他一下就抓住了背后的手,輕輕扶摸起來。她的手很柔軟,似乎沒有骨骼,握在手中十分受用。
  劉大柱實在舍不得放手,她也沒有抽走的意思。
  劉大柱偷偷地回頭看了她d眼,只見她兩眼一片迷茫,好像在回憶著什么。當他忍不住加大力度的時候,她也回捏我一下,并用兩個胸在他背后使勁地揉著。劉大柱終于忍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來,把她緊緊地樓在懷里,雙手抱著她的pp使勁地揉著、揉著。
  “翠花嬸兒,你太美了,我好愛你!真的,我做夢都是和你在一起。那咱就一言為定,你陪我睡半個月,我幫你吧兒媳婦找回來!”劉大柱氣喘喘吁吁的還沒說完,李翠花就抱著他的頭,把她那香艷甜美的舌頭伸進對方的嘴里。
  劉大柱一使勁就把她扛在自己的肩頭,三步兩步進了里屋,扔在了炕頭上,一下子就撲了上去
  第八章怪病
  劉大柱和李翠花達成了協議,因為劉大柱還是個黃花小伙子,所以這件事情不宜聲張,所以交易在暗地里進行。 兩人完事兒又溫存了一會兒,劉大柱便提著褲子離開了張大憨的家里。
  剛一出門口,劉大柱就發現了思讓他目瞪口呆的事情,比他大八歲的二愣子正在自己的豬圈后面打手槍呢,打完了之后全都甩到豬食盆子里去了,然后那些肥豬都一窩蜂的湊過來搶著吃。
  劉大柱心里一陣惡心,這是干啥呢?
  “喂,二愣子,你干啥呢!”
  二愣子嚇了一跳,趕忙把那話裝進了口子里,還沒等拉上拉鏈,劉大柱就一步竄了過去。
  “俺啥也沒干!”二愣子雖然比劉大柱大,但劉大柱從小愛打架,尤其是打起架來不要命,儼然是村子里的小霸王,二愣子老早就怕他。
  “少裝蒜,我都看見了,你剛才在爬锎蚴智梗然后把好料都甩給豬吃了,你要是不說,我就把這這個消息告訴給鎮上的人,以后你們家的豬肉就沒人買了。”劉大柱威脅道。
  “不要,大柱你饒了我吧,我全都告訴你。”二愣子個子小,只到劉大柱的下巴,揚起臉來,全身顫巍巍的說,腦門上的冷汗涔涔往下流。這小子其實也挺可憐的,五年的時間娶了三個老婆死了兩個,第一個女人是難產死的,第二個是莫名其妙的爆血管死的,現在這個是第三個,結婚剛兩個月,長的還挺標致。可是劉大柱聽說,本來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給他,但是二愣子的老爹在鎮上上班,家里有點錢,就多給了點彩禮楞給取了過來。
  “到底怎么回事兒!”劉大柱心想,這小子不會是變態,喜歡上母豬了吧。
  “是這樣的大柱,你最近有沒有在村里聽到過什么關于我的閑話呀?!”二愣子嘆了口氣,索性就坐在豬圈上低著頭說道。
  “聽說啦,不就是說你那話有倒鉤毒刺,能夠把女人給捅死,所以你才接連不斷的死老婆,村里人老早就這么說,我怎么能沒聽說呢!”劉大柱也沒給二愣子留面子,直接就說了出來,說的二愣子腦袋更低了。
  “我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才”二愣子含含糊糊的說。
  “不會吧悄閼飧魴孿備居殖鍪露了!”
  “可不咋地,的確是又出事了,前幾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她一直都說下面很癢,這幾天又說很疼,疼得厲害,我看真的是我把她給害了,所以我就到豬圈這邊來試試,看看豬吃了我的東西會不會被毒死!”二愣子用一種很悲哀不想活的痛苦眼神祈求一般的看著面前的劉大柱。
  “哦,原來是這樣,那還真的是挺棘手的,你們就沒找醫生給看過!”劉大柱摸了摸下巴說道。
  “不敢找醫生,害怕丟人!”
  “那要不這樣,二愣子你要是信得過兄弟我,就讓我去給嫂子看看。你也知道,我家世代行醫,我爺爺把他的一身醫術全都傳給我了,我現在就是缺一個執照,要不早就開張營業了,我給你們看病,保證守口如瓶,怎么樣!”
  “大柱兄弟,你說的是真的!”二愣子一下從豬圈上跳下來,差點屈膝就給劉大柱跪下了。
  “C竅繢鏘縝椎奈一鼓芷你,我現在就過去給嫂子看病。”
  “可是我懷疑是我有病!”
  “你是病根,嫂子是被感染的,必須一起看!”其實劉大柱心里明白,所謂倒鉤毒刺把女人捅死全都是鄉下人沒文化胡說八道,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種事呢,八成就是c蹲硬喚參郎,給人家新媳婦感染了唄。自己去看看,說不定還能趁機揩油呢!
  二愣子的新媳婦秋花,長的真的很漂亮,一頭烏發襯托著白白的一張臉,細細的彎眉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紅紅的嘴唇雪白的牙齒;高高的前胸微微顫動著,一條細長的腿盤坐在炕上,一條腿扔在炕下,牛仔褲把屁股兜得如彎月一樣。真是越看越愛看,劉大柱只看一眼頓時就硬了。
  “秋花,這是俺兄弟劉大柱,大柱可是咱們村里的名人,又是大夫還是秀才,這次她聽說你身體不舒服,特地跑過來想給你免費看病,你看他多講義氣,從小到大,我倆的關系都是最要好的。”二愣子特意把‘免費’兩個字說的很大聲。
  “原來是大柱兄弟啊,我以前在村里見過,快坐吧,我去給你們倒水!”秋花穿著低領的白襯衣,胸前鼓鼓的,臉上卻又有一種掩飾不住的憂愁。
  “嫂子不用了,咱們還是看病吧,喝水啥的都甲偶保再說我也不渴!”劉大柱在心里想想了一下秋花不穿衣服的樣子,頓時連頭皮都爽透了。
  “大柱兄弟,你看我這病”說著有些臉紅的看了一眼二愣子。
  二愣子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婆,轉身到外面灶臺燒水去了,留下劉大柱和秋花兩個人單獨說話。
  “嫂子,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我必須了解清楚了才能判斷病情,然后根據你的病情給你開藥方,你吃了就會好的!”
  “啥叫‘望聞問切’!”秋花也是個大字不識的村姑,對于劉大柱說的這些高水平的東西自然是一無所知。
  有門,劉<柱這壞小子心里偷著樂了一下。
  “切,就是診脈,嫂子你懂不;問,就是詢問病人病情,能理解不!”
  “大柱兄弟,你看你說的俺雖然沒文化,這點事咋還能不懂呢,明白明白。那還有望、聞呢!”
  “這就復雜一點了,所謂的望,就是看病人的傷口;聞就是聞病人傷口處的氣味,這是最關鍵的兩部分,所有的大夫全都這樣!”
  “所有的大夫全都這樣啊!”秋花的小臉紅的好像熟透的桃子,最后連脖子都紅了,聲音低的只有兩人能聽到。
  “可不是,全天下的大夫都這樣!”劉大柱退蛋說饋
  “可是俺的病有點特殊”
  “我知道,在大夫眼里只有病人沒有性別,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可以以我的醫德來向你保證!”
  “俺知道,俺信得過大柱兄弟,你就問吧!”秋花用潔白的貝齒咬著薄紅的小嘴唇,羞羞怯怯地說道。
  第九章檢查一下
  “你和二愣子平均多少天又一次房事?!”
  “啥叫房事?!”
  “就是,就是,就是過夫妻生活!”劉大柱表情如常的說道。
  “哎呀大柱兄弟,你咋問這么害羞的事情啊!”劉大柱表情如常秋花可不行了,騰的一下子連脖子根都紅了。
  “這,這是必須要問的!所有的大夫全都這樣!”
  “那要是這樣俺就說了,俺和二愣子沒有那種事”秋花把頭埋在胸前,低低的聲音說道。
  “啥,你和二愣子沒有那種事兒,這不可能吧,你們兩個結婚兩個月了,而且你還得了婦科病,二愣子不是說”劉大柱頓時把眼睛瞪圓了,露出了一副你別跟我扯淡的表情看著秋花。
  “是真的”秋花羞怯的說:“俺就是害怕他那個東西上面有倒鉤毒刺,把俺殺了,所以俺不敢讓他碰,這不那天他剛輕輕的戳了一下,還沒進去俺就出問題了,他以后也不敢動了,俺的命好苦啊!”
  我日個球的,原來這妞還是個處子呢,這可讓我咋感謝老天爺呀,說不定這是他老人家留下來故意讓我替開包的。二愣子那個傻東西懂得個屁呀,留著這么個大美人,居然兩個月都沒碰,世界上就沒有比他更傻的鳥了。
  “那你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摸摸脈!”
  “大柱兄弟,你摸吧!”劉大柱一邊把手伸過去,按住了秋花的脈搏一邊沖著在外屋燒火的二愣子說:“二愣哥,你去小賣部給我買兩斤紅糖來!”
  “干啥!你想喝紅糖水呀!”
  “不是,俺用紅糖配藥,你別問了趕緊去吧!”劉大柱的語氣里顯得有些不耐煩了。二愣子有求于人也不敢說什么,把柴禾填到灶膛里,穿著大褲衩子向小賣部走去。
  秋花的身材修長,肌膚賽雪,兩條小胳膊也是彈性十足,一掐出水的水準,劉大降氖種赴叢諑霾上,秋華身上的熱力隨著脈搏的跳動傳入他的神經系統,激活了他的下半身,于是這個好色狂徒的帳篷又高高的搭起來了。
  “大柱兄弟,俺咋樣,是不是挺嚴重的。”秋花見這廝滿臉流汗,眼珠子里充滿了血絲,一副事態嚴重的表情,還以為自己的病情很嚴重的,嚇得說話聲音都有點哆嗦了。
  這廝頓時就抓住了契機。劉大柱的爺爺劉鐵嘴從小就招搖撞騙,最了解的就是如何的騙人哄人,劉大柱也精于此道。
  他緩緩的收回了手指,搖了搖頭,咂嘴:“嘖嘖,沒想到啊沒想到,真是不應該啊,都怪我不好苊揮性繚緄睦純茨悖嫂子,哎,你要想開點”
  “你是說說俺沒救了!”秋花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顫聲說道。
  “都怪我來晚了!”劉大柱這廝站起身來就要離開,而且一個勁兒嘆氣,好像是死了親爹似的。
  “不,大柱兄弟你一定要救救俺,難道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秋花雙手死死地抓住了劉大柱:“你可一定要救救俺!”
  “嫂子不是我不救你,我實在也沒想到二愣子那玩意上面的毒性有這么大,你要是早點遇到我就好了,我給你好好的針灸一下,說不定還能把毒性排出個七八分,但是現在毒性已經深入骨髓,難治啊!”
  “難治就是還有希望對不!”
  “是有那么一點,但是很難!”
  “再難俺也要治,俺還年輕,還可不想被毒死啊!”秋花站起來淚水盈盈的撲到了劉大柱的懷里嚶嚶的哭了起來。秋花胸前的兩個肉團把劉大柱按摩的非常舒服。
  “這樣吧,咱們死馬當活馬醫吧,我再給嫂子你檢查檢查,希望還能有治好的機會,哎呀,二愣子那話的毒性也太大了,沾上一點就完了,難怪他前面兩個老婆都死得那么慘了,看來他也要排毒才行!”
  秋花眼中帶著晶瑩的淚眩順手從炕頭上拿起一把剪刀:“他要是再敢碰我我就用剪子給她剪掉!”
  “嫂子,請你躺下吧!這樣我才能好好的給你檢查!”劉大柱咳嗽了一聲說道。
  “大柱,你要是給嫂子治好了,嫂子感激你一輩子!”
  “嗯,下面就是望和聞了,嫂子,你要忍著點,可能會有點不適應,但所有的大夫全都這樣沒辦法!”
  “嗯,俺知道,俺雖然是農村人但是也知道有病不背醫的道理!”秋花臉上一紅,但還是聽話的躺了下去。劉大柱從高處望下去,她美妙的身體就好像峰巒起伏的山脈,奇妙的美不勝收。
  這廝先是在她的胸口摸了兩把,然后對秋花說:“你把褲子往下褪一點,我再檢查一下小腹。”,秋花一愣,很不情愿的解開了褲子,把褲子稍稍往下挪了一點。
  劉大柱一看,用很不耐煩的口氣對秋花說:“你還檢不檢查?這么一點我能檢查的清楚嘛,我i告訴你,你身上的毒素蔓延的很快,要是到了病入膏肓可就治不了了,到時候你找我也沒用。”
  秋花一聽,趕忙“嗯”地應了一聲,然后又把褲子往下挪了一點,這回已經能看見她平坦白嫩的小腹了。而劉大柱還不滿意,繼續不耐煩的說:“再往下點!”這話也并不是劉大柱性急,他只是害怕一會兒二愣子回來了咋辦!
  秋花只得再把牛仔褲往下移了移,這回移的比較多了,已經能看見她部分的黑森林了。秋花早就羞得滿面通紅,緊緊地閉著眼睛。
  劉大柱這廝用舌頭潤了潤嘴唇,然后就他的大手往白嫩的小腹上摸了去趺了幾下,就往黑森林上摸去,然后搓來搓去,還捻起一搓毛起來玩了一下。見秋花沒什么反應,然后就見他把手往褲子里擠了擠
  而秋花更是閉緊了雙眼,不吭一聲,因為她知道自己出了聲只會使自己更難堪,而且人家大夫現正在努力為自己這位患者看病,那么辛苦,她也不能跟大夫搗亂不是,那樣的話就顯得太不懂事了。
  劉大柱見她這么老實心中大喜索性把整只手都伸進了褲子里,停了一下,摸到了一團濕潤,他的手就開始動了起來,不停的在秋花褲子里蠕動
  第十章中毒了
  “哎呀,秋華嫂子,你這毒素真是太厲害了,我這輩子還從來沒看到過這么厲害的毒,以前鄰村也有一個像二愣個這樣的死了六個老婆,他的毒素也沒有這么厲害,你這我看真的很嚴重,我要自己的看看才行,干脆你褲子脫了吧。 ”劉大柱打蛇隨棍上,繼續開始嚇唬秋花。
  秋華心里難過,腦鬩簿筒緩糜昧耍也沒多想就把牛仔褲脫了下來,露出已經濕透了的雪白的內褲,劉大柱一把就給扒了下來,然后蹲下來,仔細的觀察起來,還用手
  “行了,穿上褲子吧,你的病情我基本上已經看明白了。”計算了一下時間,劉大柱估計二愣子就要回來了,來不及干別的事兒了,于是嘆了口氣說道。
  秋花提上褲子,羞紅了臉坐起來,看到劉大柱正在褲子上蹭著自己的水,于是趕忙拿了一張紙幫他清理,一邊關切的問:“大柱兄弟,咋樣,你看了這么久,俺還有救嘛!”
  舔了舔舌頭,劉大柱說道:“有救是有救,但是非碌穆櫸常我看西醫和中醫都不行了,必須要用氣功才行!”
  “氣功?!”秋花愕然道。
  “就是用氣功把你體內的毒素逼出來,但是在這段時間之內你可千萬別讓大柱再碰你了,如果你再中毒的話,就算真的有華佗在世也就不了你了。我們當大夫的都是戮熱宋本,從來不打誑語,你可一定要切記!”
  “俺剛才已經說了,他要是再敢碰俺,俺就剪了它!”
  “這就好,你有決心就好,還有一件事兒你要記住,今天的事情不能跟二愣子細說,因為他的病情其實比你嚴重,要是讓他知道自己這么病的嚴重我濾經受不住打擊,一命嗚呼了可就算了,不管怎么說你們也夫妻一場,二愣子爹娘也只有他一個兒子,所以咱們一定要替他著想。”
  “大柱兄弟你真是太善良了,而且有那么有本事,俺家二愣子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秋花眼中滿含情意的看著劉大柱。女人就是這樣,一旦自己最隱蔽的地方被那個男人突破了,很容易就動情了。
  劉大柱這時候還抖起來了,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囑咐你的事情都知道了吧,我現在給你發功先把毒素壓制住,然后二愣子回來,你每天喝紅糖水,就能暫時壓住毒性,過兩天我就徹底給你排毒!”
  “那行,大柱兄弟,俺以后都聽你的!”
  “行,你趴下吧!”
  劉大柱等到秋花趴下之后,就學著小人書里的樣子,在秋花光潔的后背上假裝安了家下,就等于是發了功。
  秋花做起來的時候晃了晃脖子,也許是心理作用:“奇d,俺怎么覺得一下子舒服了好多呢,兄弟你可真是神了。”
  劉大柱一邊整理了衣服,一邊一本正經的說:“中醫和氣功都是咱們老祖宗留下來的瑰寶,本來已經都快要失傳了,可是幸虧我爺爺還記得一點,傳給了我,要不嫂子你這回可真是完了。現在有很多冒充的氣功大師,其實沒什么本事。我告訴你吧,真正的氣功大師是不會給人隨便看病的,因為會損失自己的功力。”
  “嫂子,我也不是在你面前邀功哎,其實我剛才給你治病已經耗費了我三年的功力了,你看我今年才二十歲,頂多也就是十二年的功力,現在也就剩下年了,如果徹底把你的病治好,我估計我也就廢了,不過哪有啥辦法呢!要是換了別人,打死我我也不會這么干的,可是嫂子你善良,不但善良而且漂亮,我在村子里就看著你一個人最投脾氣了,你要是有啥事兒,讓我赴湯蹈火也行,我這回拼著武功盡失,也要給你治好了,你就放心吧。俺不要錢!”
  “兄弟,你對俺這么好,你是好人,你比二愣子好,你可讓俺咋報答你呀”
  “說什么報答不報答,嫂子你就知道俺喜歡你,暗戀你好多年就行了唄,俺不求你報答,愛一個人就是要為她付出一切,俺雖然知道這輩子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可是俺就是愿意為你去死,死一百回我是心甘情愿的,我沒有怨言!”劉大柱這個缺德帶冒煙的,為了得到秋花的芳心順嘴又編出了一堆鬼話,這全都是他爺爺劉鐵嘴傳授的,從小他就不停的受這方面的熏陶,現在終于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兄弟,俺以前不知道,現在俺終于知道了,原來這個世上還有人這么的稀罕俺,俺就算死了也值了,可是俺已經讓二愣子給破了身子了,俺配不上你!”秋花熱淚盈眶,緊緊地抓住了劉大柱的手。
  “嫂子,啥叫破了身子了,他不就是碰了一下嘛,沒往里面捅就不叫破身子。再說,俺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就算真的有這么回事兒俺也不在乎,你把我當成了什么人了呀,我的好嫂子!”
  “大柱,以后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個人了,只要你幫我排了毒,我以后就只和你一個人好,那個二愣子要是再碰我一下,我就和他拼老命!”
  劉大柱心想,二愣子血氣方剛的也不可能一下床慌觶眼看他這個媳婦就等于是給我娶的了,我必須想個辦法把二愣子給管住才行,我的女人可是不能再讓別人碰了,讓他看得見摸不著。
  “嫂子你放心吧,我一會兒等二愣子回來,我會和他說的,他本來就有病不能再害人了,要是再害人我就報警,他這叫投毒!”
  “嗯!”秋花乖巧的點頭,順便愛戀的捏了捏劉大柱的嘴巴,抿嘴甜笑起來。
  “秋花,大柱兄弟,俺把紅糖買回來了!”正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二愣子的聲音,秋花比劃了一下剪刀,趕忙放下。兩人站的遠遠地。以免被二愣子看出什么來。
  “紅糖放一邊吧,二愣哥,你過來我有幾句話跟你說。剛才我已經給秋華嫂子看過了,你作孽可不小啊,秋華嫂子中毒很深啊,你以后可是不能再禍害她了,不然的話她可就活不成了,她要是死了,我可是要報警的,你這是謀殺呀!”
  “啥,真中毒了!”二愣子懊悔不跌,抓住自己的頭發,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耳光,蹲在了墻根里抱著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第十一章幫嫂子個忙
  劉大柱心里美滋滋的從二愣子家里走出來,剛走到村東頭,準備轉個彎回家,就看到二狗子一家從提著大包小包的向村口走去。
  “馬叔,二狗子,小苗嫂子,你們這一家子大中午的這是干啥去呀,這大日頭這么高,不在家里歇著,火急火燎的往哪去!地里的活再怎么忙也不急在這一會兒吧!”劉大柱晃著膀子過來打招呼。
  村里人都知道劉大柱不好惹,而且他爺爺劉鐵嘴又是個有本事的人,他自己也識文斷字,很多事情都要求著他,所以對他都很客氣。
  二狗子他爹馬新民趕忙放下一個行李卷,扭頭說:“大柱啊,你家的苞米收了嘛,可別爛在地里,我看你一天到晚瞎晃悠,這樣可不行!”
  “馬叔,我這兩天就收完了,我剛才問你的哪慊姑凰的兀你們這一家子是準備出遠門咋地,大包小包的。是去外地旅游吧,我聽說北戴河不錯,我也早就想去浪一浪,可是口袋里沒錢啊,比不上你們家這么闊氣!”
  “大柱哥,你可別取笑咱了,俺們家的情況你還不知道嘛,用城里人的話說那就是家徒四壁,除了褲襠里的那話窮的啥也沒有,這不,俺尋思出去打工賺點錢,要不光靠著地里那點糧食怎么過年呀!”二狗子比劉大柱年紀小,長的又矮又瘦就還沒三塊豆腐高呢,可是偏偏取了個老婆如花似玉像仙女似的,村里人取笑他們是武大郎和潘金蓮。
  “哦,原來是出去打工啊,我聽說了,前幾天你家山坡上的那塊苞米地讓泥石流給沖了,哎,老天真是沒眼,不過沒關系,二狗子這么勤快肯定能賺到錢,難關很快也就過去了,小苗嫂子你別傷心了。”劉大柱一眼看到美麗的小苗眼眶里含著淚水呢。
  “小苗是舍不得二狗子吧!”公爹馬新民說道。
  劉大柱注意到小苗好像是白了馬新民一眼,然后轉頭沖著二狗子抽泣:“你走了,你走了,你就不管家里的事兒了!”
  二狗子一看媳婦對自己如此的“戀戀不舍”心里還挺享受的,連忙說:“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可我不出去打工,光靠那點地里出的糧/怎么過年啊?”上前拉住秋花的手“在家好好孝順咱爹,他也不容易,自從我媽死后,把我和我妹子養大很辛苦的。”二狗子不提他爹,小苗還能忍住眼淚,聽他這么一說,淚如雨下,心中的苦一下涌上來。但此時她不能說,就是說了,老公也不能相信。
  “這夫妻感情還挺深的哈,二狗子你可真有福氣,啥時候我也能取到對我這么好的媳婦死了也心甘情愿了。還有馬叔你也有福氣,小苗嫂子這么好的兒媳婦上哪找去啊,嘖嘖,這一家子真好!”劉大柱搭訕著說道。
  馬新民的眼珠子這會兒只是在小苗的短裙子上打轉,看著小苗兩條筆直白嫩的腿,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劉大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這哪像是公爹看兒媳婦的眼神啊,簡直就像是個無良的嫖客。難道這老東西想要扒灰。
  “沒錯,二狗子啊,人家大柱說得對,好男兒志在四方,你就放心的出去打工吧,不要惦記家里,也不要著急回來,就在外面苦干,千萬別半途而廢,媳婦在家里也跑不了,你過幾年再回來也行,總之要讓小苗過上好日子才算數。”馬新民拍著兒子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囑咐了一句。
  劉大柱心想怎么越聽越是覺得不對勁兒呢,好像馬新民這個老家伙不打算讓二狗子回來似的,難道他對人家小苗有啥想法。再看小苗的眼神里面對馬新民好像是充滿了怨毒,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這樣吧,你看你們大包小包的,三個人都拎不動,反正我也沒事兒,我就把二狗子送到村口吧,馬叔你可千萬別跟我客氣,你說咱們誰跟誰呀。我還是您從小看這張大的呢,再說我和二狗子也是同齡人!”
  馬新民臉色一變,但二狗子卻快速的答應了下來:“大柱哥,你真是熱心腸,俺爹年紀大了,拿不了太多的東西,那就麻煩你吧!爹,要不你先回吧,有大柱哥在這里就行了,回吧。”
  小苗抽泣著說:“這也好,爹先回吧,咱乙哺峽熳甙桑要不一會兒可就趕不上車了,就這么一趟車。”
  話說到這里馬新民也不好再說啥了,萬分不舍的又看了看小苗梨花帶雨的俏臉,才背著手向村里走去。
  一路上小苗和二狗子說話很少,看樣子感情也不咋地,這也難怪,小苗長的體態風流,儀崦裁潰就算是放在城里也是一等一的美人,村里人常說她是本村的第一美人,怎么就能夠跟二狗子這個長著酒糟鼻子的武大郎有感情呢。
  可是小苗這一路上可沒少掉眼淚,也不知道為啥事兒這么背痛。
  等他們兩人把二狗子送上了汽車,小苗和劉大柱銥燜俚淖身往村里走了回來。劉大柱心里依然在納悶。
  所以他就試探著問道:“小苗嫂子,你和二狗子感情真好!”
  “好啥呀,不咋樣!”小苗抽泣著,用潔白的小手抹著眼淚。
  “那你咋哭成這樣了呢!”劉大柱問道。
  “俺們家的事兒你不知道,俺心里苦啊!”小苗一聽這話居然哭的更厲害了。看到這么大的大美人在自己面前哭,劉大柱心里頓時升起了一縷柔情,想要把她摟在懷里,好好的安慰安慰。
  “要是有啥困難你就說話,我劉大柱雖然不是啥富人,但是還有一把子力氣,v嘿,再說家里也就我自己,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嫂子你要是需要幫助,我一定給你兩肋插刀,快別哭了。”劉大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家的事兒他也不好打聽,撓了撓腦袋冒出這么一句。
  “嚓!”小苗的腳步停了下來,淚汪汪的誘人眸子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咬著下唇說:“大柱兄弟,你真的想幫助嫂子!”
  “那當然了,嫂子你有什么事兒就說吧。只要是你說的我一定幫忙!如果我說出來半個不字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劉大柱又拿出了自己從爺爺那里繼承來的花言巧語哄女人的本事了。
  “那好盼矣幸患事兒請你幫忙!”
  “啥事你說!”
  “這事兒好吧你每天晚上到我家去一趟,行不?!”小苗用一種很氣憤的眼神看著劉大柱。
  “啊,嫂子,你啥意思啊!”劉大柱差點暈倒。
  “沒啥意思,你就說幫不幫忙牛 
  “好吧我幫”劉大柱心里疑惑的答應了下來。
  第十二章漏勺
  劉大柱回到家里之后,李桂蓮正在洗澡,嘩啦嘩啦的水聲,一下子就把他的魂魄給吸走了,不過當他想要推門進去的時候,卻發現那兩扇破舊的木頭門,被李桂蓮從里面用插銷給插死了。
  隔著門縫,劉大柱看到李桂蓮整個屁股翹翹的,站在澡盆里的她細腰一扭一扭的,下一對大跟著顫動起來,十分誘人,更加讓劉大柱感覺到興奮的是,他居然發現李桂蓮在使勁的揉捏自己的胸、那話、大腿、這些刺激使她不由自主的扭動身子,這種本能的反應還帶來了一波波呻喚的浪潮。兩只手上全都是來自那話的透明的水,還不斷地往下滴著。

標簽:玉米地  村里人  大片  男人  皮膚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