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鄉村禁忌:桂花嫂《全本》

時間:2017-08-06 17:47:3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26410   評論:0
  浸豬籠

  “不要臉,一對狗男女。”

  “奸夫淫婦,活該浸豬籠,沒想到劉二狗竟然是這樣的人。”

  “劉二狗也真是的,家里的媳婦那么漂亮,是咱們臥龍嶺的第三美女,怎么會跟劉桂花相好呢,真是讓人搞不懂。”

  “嘿嘿,你們不知道吧,劉二狗是咱們臥龍嶺有名的怕媳婦,每天都被媳婦罵得狗血噴頭,沒有一點男人的尊嚴,而劉桂花卻風.騷得很,最懂得把握男人的心思,姿色又不比劉二狗的媳婦差多少,劉二狗當然就輕易被她迷住了。”

  “唉,可惜了,劉桂花也是咱們臥龍嶺有名的美人兒,我想她很久了,沒想到竟然被劉二狗給占了先。”

  “大柱,我看你小子是活膩了,難道你也想嘗一嘗這敝砹的滋味不成?”

  ……

  臥龍嶺的臥龍江邊,密密麻麻站滿了人,差不多有數百人,或高或低地分散著站在臥龍江邊,齊齊望向臥龍江的方向。

  今天,是臥龍嶺幣桓齟筧兆櫻不過卻不是過年過節,而是因為劉二狗和劉桂花通奸,被人抓了個現形。

  根據臥龍嶺的規矩,但凡是男女通奸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一律會被處以浸豬籠的刑罰。

  浸豬籠,是臥龍嶺千百年來畢呂吹囊恢址縊祝如果發現女子與其他男子關系不正當,或者女子背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與其他男人**,就可以報給絕龍嶺的長老會,或者非常有威望的長老,一旦被確認成為事實,男的就會被亂棒打死,女的就會被放進豬籠扔入河中淹死。

  當然鼻О倌昀矗也有水性極好,運氣又極好的女人,被裝進豬籠扔入河中后并沒有被淹死。對于這樣的情況,臥龍嶺是不會第二次再將她裝入豬籠的,而是任由她繼續在臥龍嶺生活,不過呢,如果再被發現跟人通奸,就會再一次受到浸豬籠的刑罰,到時候就未必會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如果男的意圖強奸女人,刑罰就更嚴重了,男人會被閹掉,然后剪掉舌頭,日后任何人見了他,都可以隨意打他罵他出氣。女人是受害者,雖然不會被浸豬籠,但卻不會再有男人娶她了,也就是說,臥龍嶺的女人一旦被人強奸了,一輩子就嫁不出去了。

  一個女人,被男人強奸,一輩子嫁不出去,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不但她丟人,她的家人也會因此抬不起頭來,自然也不會給這個女人好聲氣。

  “啊…,救命啊,別打了,求求你們,我是被冤枉的,我根本沒i跟她通奸,你們要相信我……”劉二狗渾身**著,身上被粗粗的繩子捆成了一個大粽子,四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正揮舞著扁擔,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擊打在劉二狗的身上,引來劉二狗幾乎殺豬般的哀號聲。

  那邊,劉桂花被幾個女人剝了個精光,身上i一塊紫一塊,自然是這幾個女人的杰作。

  但是,劉孤寡卻一聲也不吭,咬牙忍住,目光中閃爍著冷冷的憤怒,偶爾會轉向看劉二狗一眼,投射著濃濃的恨意。

  人群的中間,還有三個比較特殊的位置,第一i是最中間的一塊十余平米的巨石,巨石上坐著臥龍嶺長老會的五個長老,一個個都是白發白須的老者,最年輕的一個也有八十二歲了,最大的一個已經一百二十五歲了,是目前臥龍嶺上的最長者。

  別看他們五個都是走路也顫顫巍巍的老家伙,但卻i臥龍嶺上絕對的最權威者,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等相關機關的權利全都集中在他們五個的手中。村長,名義上是臥龍嶺的最高長官,但那只是對外,只能算是擺設,在臥龍嶺,村長的權威遠遠小于這五個長老。

  在四根扁擔的此起彼伏之下,劉二i身上血肉橫飛,掙扎的力度也慢慢弱了下來,直到最后一動也不動,任由扁擔一下又一下地落在身上。

  這時,長老會五人臺最中間的一個長老將手一揮,臺下馬上有一個人高聲喊道:“停,三虎,你去看看劉二狗是不是被打死了?”

  “是。”這時,四個小伙子中的一個將扁擔一收,蹲下身子,將手指放在劉二狗的鼻下。

  足足兩分鐘后,三虎才站起身來,對著臺上大聲喊道:“回大長老,劉二狗已經被打死了。”

  “啊”的一聲,長老臺左邊的一塊小一號的石頭上的一個藍衣女子驚呼一聲,軟軟地倒了下去。

  這個藍衣女子,就是劉二狗的媳婦,名叫春妮兒,是臥龍嶺上有名的美女,排名第三位。

  對于這種情i,五個長老早已是見怪不怪,絲毫不加以理會,大長老又說道:“劉桂花,你可還有什么話說?”這是規矩,劉桂花如果能在這個時候供出還有誰跟她通過奸,一經查實,她的罪行就能減輕不少,或者可以被賜給三尺白綾,留一個全尸,又或者還能不死。

  但如果她是誣陷的話,罪行就會加重,死的會更慘。

  所以,每一次到這一個步驟,很多男人的心里都特別的緊張,唯恐劉桂花將他們供出來,那樣的話,他們跟劉二狗的下場就會完全一樣。

  劉桂花雖然是女人,但卻比劉二狗硬朗多了,一副悍不畏死的英雄氣概,凄慘地哈哈大笑道:“絕龍嶺的老少爺們,我劉桂花雖然只是一個女流之輩,卻不像劉二狗那般沒有骨氣,不就是一個死嘛,我上無老,下無小,無牽無掛,沒什么害怕的,不就是浸豬籠嘛,老娘我自己鉆進去。”

  劉桂花這樣說,就是不準備揭發別人了,或者說跟她通奸的人只有劉二狗一個。

  “好,既然劉桂花不愿招供,那就行刑。”

  “慢著,誰說我不愿招供了?”就在那四個女人準備打開豬籠的時候,劉桂花突然臉色一變,把手一揮,冷冷的目光從左到右,似乎在所有人的臉上全都掃視了一遍。

  每一個感受到劉桂花目光的男人,盡管是問心無愧的,也都是忍不住心里一顫,唯恐劉桂花點中自己的名字。

  “嘿。”劉桂花冷笑一聲,高聲說道,“還有一個人,他就是吳三孬。”

  “什么?”所有人都震驚了,不可思議地望向了長老臺。

  救人

  “放屁。”四長老“嚯”地站起身來,氣得滿臉通紅,白須飄飄,右手指著劉桂花,大聲喝罵道,“劉桂花,你勾引劉二狗也就罷了,為什么還要誣陷我的孫子,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吳三孬,就是四長老吳王善的三孫子,也是吳王善最疼愛的一個白櫻難怪吳王善會如此失態。

  “四長老,注意身份,注意形象。”二長老瞄了他一眼,淡淡說了一句,隨即就瞇起了眼睛。

  “劉桂花是在誣陷我的孫子,你叫我怎么能不激動。”吳王善轉首看向二長老,昂跖叵起來,“她若是誣陷你的孫子,你能坐得住嗎?”

  “嘿,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你的孫子是什么樣的人,你心里應該比我更清楚吧,再說了,既然劉桂花供出你孫子了,你怎么能斷定她是在誣陷呢?”

  “我……”吳王善頓時語塞,恨恨看了二長老一眼,轉首對劉桂花大聲吼道,“劉桂花,你既然說我的孫子跟你通奸,你可有什么證據,不然的話,你所受的刑罰就不止是浸豬籠這么簡單了。”

  劉桂花冷笑道:“既然我敢供出吳三孬,自然就有證據,吳三孬呢,你把他喊出來,我跟他當面對質。”

  “就是啊,吳三孬呢,劉桂花如此指證他,他不可能這樣沉默啊。”所有人都很奇怪,分別向旁處看去,卻沒有一個人發現吳三孬在什么地方。

 吳王善也覺得奇怪,他這個孫子最喜歡熱鬧,這樣的場合他是絕對要參加的,今天怎么就不見了蹤跡了呢,難道他真的跟劉桂花有一腿嗎?

  二長老淡淡說道:“四長老,三孬呢,既然你說劉桂花是誣陷,那就把三孬喊出來當面對質啊,我也想看劉桂花的證據是什么呢。”

  “你……”吳王善氣得渾身發抖,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他真的害怕吳三孬跟劉桂花有一腿,那么縱然他身為長老之一,也無法保全他。

  “爹,爹,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三孬在里上吊了。”就在這時候,后面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哭喊聲,帶來的消息讓所有人再次大吃一驚。

  幾百年了,男人自殺的事情在臥龍嶺屢見不鮮,而且大都是在這個時候,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心中有鬼,擔心被就要浸豬籠的女人供出來,然后被人扁擔活活打死。

  “氣死我了。”吳王善大吼一聲,張口吐出一口血來,身體向后倒去。

  場面一下子亂了起來,長老的孫子跟浸豬籠的女人通奸,而且還上吊自殺了,近百年來,這還是第一次發生。

  長老會,不是任何一個年長的人都進來的,必須要是德高望重之人,而且家里的男女都不能犯有這樣的錯誤,否則的話,這個人的長老生涯也就結束了。

  “肅靜,肅靜。”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大長老忽然開口了,雙手一揮,大聲吼了一句,聲音洪亮,底氣十足,絲毫不像是一百二十多歲人的樣子。

  大長老在臥龍嶺的威望是最高的,他這么一喊,亂糟糟的人群頓時再一次安靜下來。

  大長老緩緩站起身來,目視著斯鴰ǎ沉聲問道:“劉桂花,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劉桂花似乎對大長老也是比較敬畏,絲毫不敢冒犯,搖了搖頭道:“沒有了。”

  “好。”大長老點了點頭,說道,“劉桂花,你剛才供出了吳三孬,現宋腋你兩個選擇,一條就是浸豬籠,第二條是賜給你白綾一條,可以不用遭受浸豬籠的痛苦,不知你選擇哪一樣?”

  劉桂花毫不猶豫地答道:“大長老,我情愿浸豬籠。”

  選擇浸豬籠,那是想在九死中尋四且簧了,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暗想,可是,雙手被綁,豬籠被打了七個結,里面更是又裝了一百斤重的石頭,想要從豬籠里逃生,太難了。

  大長老點了點頭道:“好,按照臥龍嶺千余年來的規矩,如果你能從豬籠里逃生出來,以往的事情就一筆勾耍現在開始行刑。”

  大長老的命令下了之后,那四個女人將雙手被捆在身后的劉桂花抬進了豬籠里,接著又將準備好的石塊一一放進豬籠里,然后又將豬籠的蓋子打了七個結。

  所有男人的目光都盯在劉桂寺妙的雪白身體上,不少人暗暗咽了不知多少口吐沫,心中暗想,可惜了,臥龍嶺排名第八的美人兒,很快就會香消玉殞了。

  準備完畢之后,這四個悍婦將豬籠抬上江邊早就等候著的一艘小船,然后劃著船向臥龍江的中心而去。

  十分鐘的時間,小船就已經遠離河邊約莫數百米遠,眾人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個小黑影,再也看不清船上的人。

  來到指定的位置之后,四個悍婦中的一個“嘿嘿”笑道:“劉桂花,你可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不該跟男人通奸,不該長這么漂亮,如果你長得跟我們一樣,怎么會有男人會看上呢。”

  劉桂花冷哼一聲,也不答話,更是將臉扭向一旁。

  “嘎嘎,還真夠硬的,好,那我們就再送你最后一程。”說罷,四個女人一人抬櫓砹的一角,狠狠地扔進了江里。

  “撲通”一聲,豬籠狠狠地擊在了江面上,濺起兩米多高的水花,將四個悍婦的衣服全都打得水濕。

  將劉桂花扔進江里,四個悍婦并沒有馬上就調轉船頭返回,而是靜靜楣鄄熳漚面足足五分鐘,這才放心地離開。

  這里是臥龍江最深的地方,深達十米,而且下面到處都是一兩米高的水草,不要說人了,就算是魚游到這里,也會被茂密的水草纏住,只有死路一條。豬籠里加了一百斤的石頭,還有人的體重,一旦被扔槿ィ絕對會直沉到底,更會被水草層層纏住,就算能掙脫繩子,打開豬籠,也難以逃出水草的糾纏。

  五分鐘后,四個悍婦架著小船離開了,江面上忽然冒出兩個人的頭來,其中一個正是劉桂花的,另外一個是一個劍眉朗目的英俊男子,約莫二十五樗輟

  只是,劉桂花閉著眼睛,臉色蒼白,不知是生是死。

  劉桂花竟然讓這個英俊男子給救了,若是臥龍嶺的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大吃一驚,一千多年了,劉桂花是第三個從豬籠里逃生的女人。

  偷窺被發現

  皎月掛天邊,傍晚時分,還很熱鬧的臥龍江現在卻是冷冷清清的。

  臥龍嶺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只要是天黑之后,就不會有人來到臥龍江邊,不為其他,就因為千百年來,就在這臥龍江邊,不知道打死了多少男人,扔進江里多少女人,有該死的,投胎重生了,但也有冤死的,每天晚上就在臥龍江邊游蕩,只要見到有人,就會把他抓走。

  但是,今天晚上,臥龍江邊有人,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兩個。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的。”劉桂花醒過來,看到這個英俊男子就在他身邊坐著,芳心一陣寬慰,笑著坐起身來,也不顧著自己身上光光的,正好坐在這個英俊男子的對面。

  英俊男子并沒有躲閃目光,而是在劉桂花的嬌軀上不住地掃視著,咽了兩口吐沫之后,問道:“你怎么這么確定,難道就因為當初我答應了救你嗎?可你想過沒有,萬一我不救你,現在你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而且是永沉臥龍河的尸體,以臥龍嶺的老話來講,永世不得超生。”

  劉諢ú壞沒有躲閃英俊男子的目光,反倒是盡可能地將身材的曼妙盡情展現出來,不住地扭動著嬌軀,嬌笑道:“我相信我的直覺,今天,在劉二狗被亂棍打死的時候,在我被扔下臥龍江的時候,我的心里沒有任何的害怕,我堅信你會來救我的。”

  誑∧兇游⑽⒁恍Φ潰骸安還茉趺此擔我已經把你救了,你也如愿以償地除掉了劉二狗和吳三孬,我這一次算是幫了你大忙,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諾言,不要把我會武功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劉桂花輕笑一聲道:“怎么,你很害怕別人知道你會武功嗎諛芨嫠呶以因嗎?”

  英俊男子搖了搖頭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該知道的,否則的話,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你只要遵守你的諾言就行了。”

  劉桂花笑道:“當然,我可以遵守我的諾言,不過呢,我也把話誶宄,你幫我除掉了吳三孬,我的確很謝謝你,但是除掉劉二狗,卻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這一點,想必你比我心里更明白吧。”

  英俊男子心里一驚,沉聲問道:“什么意思,桂花嫂,你是不是喝臥龍江的水喝多了,腦子進水了,你除掉劉二冢跟我有什么關系。我聽說過,以前劉二狗的確打過你的主意,不過卻被你拒絕了,所以他就懷恨在心,一直想找機會把你上了,不過那一次沒有得手而已。”

  劉桂花輕笑道:“沒想到,你來臥龍嶺的時間不長,知道的事情卻是挺多的,這件事情諍踔揮辛餃個人知道,而且這兩三個人都是不會向別人說起此事的人,沒想到你竟然知道了,讓我想想,啊,我明白了,莫非你跟佟二丫頭有點什么?”

  英俊男子微微一笑道:“桂花嫂,你不要亂猜了,我是不會跟你說是誰告訴我的,反正我是知謖餳事情了。”

  劉桂花撇了撇嘴道:“楊烈,雖然劉二狗打上我的主意了,但有臥龍嶺的規矩,只要我不落單,不再去那種偏僻的地方,他劉二狗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倒是你,如果劉二狗不死的話,你就永遠不可能跟春妮兒發生點什么事情,不知謁檔畝圓歡裕俊

  楊烈心頭一震,暗想,難道那晚上的事情,被她看到了嘛?一時之間,楊烈倒也不敢回答劉桂花的這個問題了。

  劉桂花見英俊男子沉默不語,呵呵笑道:“楊烈,我也不瞞你,從你偷看春詼洗澡的第一天開始,就被我發現了,從那之后,你偷看春妮兒洗澡,我就躲在暗影里偷看你,為此,我不知被蚊子叮了多少口。”

  楊烈暗想,三個月了,我偷.窺春妮兒洗澡已經三個月了,而桂花嫂卻偷看我三個月了,什么意思,難道她看上我了?只是,這寡婦平日太風.騷,不知道跟多少個男人上過床,太臟了,不能要。

  楊烈微微一笑道:“你被蚊子叮咬,不是為了看我,而是跟別的男人露天大戰的時候被蚊子咬的吧。”

  劉桂花聞言,臉色一變,笑容頓時消失全無,冷冷說道:“楊烈,我知道,你跟臥龍嶺的很多男人一樣,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平時搔首弄姿,經常跟男人眉來眼去,但是,我告訴你,老娘我是清清白白的,自從我家那個死鬼去世之后,老娘一直守身如玉,寂寞的時候都是用紅蘿卜自行解決,從來沒有跟任何男人浜瞎。”

  “不錯,臥龍嶺上的確有很多男人都在打我的主意,他們認為老娘我從結婚的第二年就守寡,已經過了六七年了,肯定早就受不住寂寞了。但是,老娘我偏偏不是那種隨便的人,我就算是被貓X,被狗X,也絕對不會讓那些混蛋男人碰我,淙壞幕埃老娘早就跟劉二狗或者吳三孬他們好上了,至于會這樣嗎?”

  楊烈聞言一愣,暗想,莫非劉桂花說的是真的,嗯,倒也有這種可能,只是,她既然什么男人都看不上,怎么能看上我這個剛剛來到臥龍嶺半年的外人呢?

  劉桂花說著說著,竟然小聲抽噎起來:“楊烈,我本以為你是與眾不同的一個人,是一個值得我甘冒風險跟你好的男人,沒想到你也跟他們一樣,看不起我,認為我是一個壞女人,走,咱們現在就走,我讓你去我家里,看看我曾經用過的,以及還沒有來得及用的紅蘿卜。”

  “不…不用去了……我相信你就是……”楊烈一驚,劉桂花已經拉著他的右手,站了起來,他正要阻止,卻見劉桂花瞪了他一眼,“一聽就是言不由衷,哼,楊烈,救人救到底,就算你不看我家的紅蘿卜,也得把我送回家啊,難道你想讓我光飛磣幼約夯丶野 !

  的確,劉桂花現在的確是光著身子的,楊烈點了點頭道:“行,那我就把你送回家。”

  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十點多了,臥龍嶺的人都有早睡的習慣,這個時候很多人都已經上了炕,芬裕楊烈帶著劉桂花回到了家,一路上連一個人都沒遇到。

  不過,兩人剛剛進入到劉桂花的院子里,就聽到屋子里傳來一對男女的粗喘聲,不禁面面相覷,尤其是劉桂花,她一個人在這個房子里生活了六七年,不要說男人,就連女人都極少有人來芳業模沒想到今晚會來了兩個人,而且是來辦那事的。

  刻意壓抑

  劉桂花大怒,暗想,沒想到你們都當老娘已經死了,竟然連一夜都等不得,當天晚上就到老娘家里偷.情來了,嘿,看老娘不將你們抓個現象,讓你們也嘗嘗被浸豬籠和亂棍打死的滋味。

  劉桂花怒氣沖沖地就要向屋子里闖去,去被楊烈一把抓住右手,使得劉桂花一愣,問道:“怎么?”

  楊烈搖了搖頭道:“先不要輕舉妄動,弄清里面人的身份笏擔說不定會是一對真心相愛卻被家庭所不允許的戀人呢。”

  真心相愛,卻被家庭所不允許,這樣的情況在臥龍嶺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只因為臥龍嶺千年傳下來的一個規則:婚姻大事,父母做主。

  在這個缶開放和民主的社會,出生在臥龍嶺這個偏僻落后的地方,的確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可以這樣說,臥龍嶺的婚姻,十之**都是不幸福的,這也是為何很多人寧愿冒著被浸豬籠和亂棍打死的風險,也要跟相愛的人偷偷相好的原因。

  聽楊烈這么一說,劉桂花心里的怒氣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點了點頭道:“行,咱們先聽聽里面的人是誰。”

  二人貓著腰來到窗下,豎起耳朵聽著里面的聲音,但是,暫時沒有說話聲,只有一男一女的喘息聲,以及女人刻意壓抑的低沉呻.吟聲。

  聽了一會兒,劉桂花就覺得有點受不了了,身體發熱,小腹隱隱有一股暖流緩緩流動著,使得她急忙將雙腿緊緊夾住。

  劉桂花轉首向楊烈看去,只見他正聚精會神地聽著里面的動靜,臉色如常,似乎根本沒有受到里面聲音的影響。

  咦,難道他那方面有問題,劉桂花心下一愣,若說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在聽到這種聲音后還沒有任何反應啊,更何況她現在幾乎跟赤身果體差不多,至少他應該將目光轉到她的身上。

  劉桂花不相信自己沒有魅力,臥龍嶺排名第八的美女,根本不是一般男人能夠抵得住的誘惑,單從那些男人平日里看她的目光就能知道,哪一個都是恨不能把她的衣服全都扒光了。

  劉桂花的目光又向楊烈的下面看去,頓時差點失聲喊出來,心中暗叫,天哪,好高的帳篷啊,他的那個家伙肯定會是很長很大,應該跟驢子的差不多吧。

  說實在的,劉桂花好想把手伸進楊烈的褲襠里,好好摸一摸,但是她不敢,她有點弄不清楊烈到底對她是一種什么樣的看法和態度。

  又過了大概兩分鐘,屋子里的那個男人猛地大聲一吼,與此同時是那個女人的一聲長叫,黑夜再次恢復了寧靜,只余下屋子里那一對男女短促的喘息聲。

  劉桂花感覺到了,她的大腿根有兩股黏黏的液體緩緩向下流著,她知道那是什么,但她不敢低頭去看,更不敢用手去擦,只能任由那兩股粘稠物慢慢地流到腳,接觸到大地。

  男人的大吼,女人的長叫,屋子里的那對男女的身份也完全曝光了,這兩個人,楊烈和劉桂花都認識,男的是西嶺老孟家的五鶴用戲餐,女的則是東嶺吳德龍家的三女兒吳佩佩。

  臥龍嶺,臥龍河為界,分為東嶺,西嶺,南嶺、北嶺和中嶺五處,而臥龍河最后則都流入到臥龍江中。

  五百年前,大旱,臥龍河干枯,只有靠近臥龍江毫礁鏨罹有誰,當時臥龍嶺的人全都來到這里取水。

  這兩個深井的位置,在東嶺,東嶺也是五嶺之中最大的一個,不但地方最大,人口也是最多,而且,東嶺的住戶全都是臥龍嶺的原始住處,清一色的吳姓,基本上相當于臥龍嶺的土霸主。

  當時,因為東嶺和西嶺之間本就有一些小摩擦,是以東嶺的長老不讓西嶺的人取水,這就惹惱了西嶺的人,在西嶺長老的帶領下,跟東嶺進行了一次火拼,雙方死傷無數,自此之后,東嶺和西嶺之間就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至今沒有化解,東嶺與西嶺之間自然也就不可能通婚。

  因為那一次火拼,使得東嶺的實力大減,不多久后,大長老之位就被中嶺取代,東嶺長老降為了四長老,而西嶺長老卻搖身一變,成為了二長老,之后,臥龍嶺五大長老中,二長老和四長老始終是不和,每每遇到問題都會持浞吹囊餳。

  “五哥,你今天怎么堅持的時間那么短呢?”一陣稀稀疏疏的穿衣聲之后,吳佩佩說話了,語氣中帶著淡淡的不滿。

  孟凡威急忙解釋道:“佩佩,劉桂花已經死了,這間房間也就成了死人的房洌我心里有點怵,所以就……”

  吳佩佩冷哼一聲道:“五哥,你這么膽小,我怎么指望你帶我私奔呢。”

  孟凡威嘆道:“佩佩,不是我不愿意,實在是咱們出不去啊,咱們臥龍嶺,三面環山,一面是臥龍洌而那臥龍江寬三十里還要多,尋常人根本游不過去,若是我自己吧,還能勉勉強強,但若是帶著你,肯定是不行的,若是游了一半沒了力氣,等于是死路一條啊。”

  吳佩佩也嘆了口氣道:“趙磚頭家已經向我們家提了親,只是因為彩禮有點少,淶沒有馬上答應,五哥,我現在已經不是C女了,如果咱們出不去,一旦我嫁給趙磚頭,肯定就會被發現,我是少不了被浸豬籠,可你呢,五哥,你也會像劉二狗一樣,被亂棍打死,拋尸到荒野,三天之后才能被收尸。”

  孟凡威聽了,頓時頭皮發麻,心中害怕不已,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尤其是今天又親眼看到劉二狗被活活打死,劉桂花被浸豬籠,心里更是擔心,是以他才趁著臥龍嶺最放松的今晚約了吳佩佩商議。

  見孟凡威默然不語,一臉的害怕之色,吳佩佩暗暗后悔了,為何當初能看中楦鑫弈艿哪腥四兀那方面能力不強不說,就連膽量也是小的可憐,沒有一點魄力,除了長相英俊和性格老實之外,幾乎沒有什么優點了。

  吳佩佩說道:“五哥,我有一個辦法,或許能救咱們兩個的性命。”

 槊戲餐大喜道:“什么辦法?”

  摸哪呢?

  吳佩佩問道:“五哥,你知道楊烈這個人嗎?”

  孟凡威聞言一愣,點了點頭道:“我聽說這個人了,好像是一個叫花子樵誑煲病死的時候被村長撿回來了,后來就留在了咱們臥龍嶺,現在在學校里教課吧。”

  吳佩佩點了點頭道:“這個人算是外人,但現在又是咱們臥龍嶺的人,而且還認識字,很受尊敬,如果你能說動楊烈,讓他向我爹求親,我爹一定會把我嫁給欏…”

  “什么?”孟凡威大吃一驚,急忙一把抓住吳佩佩的手,急聲道,“佩佩,你可不能嫁給他啊,你是我的人,一輩子都是。”

  吳佩佩白了孟凡威一眼,幽幽說道,“……誰說要真嫁給他了,我的意槭牽表面上我跟他結婚了,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話,咱們日后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孟凡威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樣不行吧,你這樣做,楊烈以后就不能再娶媳婦了,也等于是要打一輩子光棍,人家能同意嗎?”

  吳佩佩笑道:“當然不是讓他打一輩子光棍了,因為你也要結婚啊,你可以娶一個楊烈喜歡的女人,然后咱們兩家住在一起,在院子中間打一條通道,白天我跟他是夫妻,他跟你娶的女人是夫妻,但是到了晚上,我自然就跟你睡在一起,他就跟他喜歡的女人住在一起了。”

  劉桂花聽了,又看了楊烈一眼,暗想,吳佩佩這小妮子的主意的確不錯,嘿,不過,我卻能聽得出來,這小妮子對孟凡威不滿意了,也看上楊烈了,這樣做只不過是暫時安了孟凡威的心,等一旦事情發生之后,恐怕吳佩佩就會跟楊烈搞上了。

  孟凡威卻沒有聽出來,略有猶豫道:“佩佩,這個辦法行嗎?”

  吳佩佩嘆道:“行不行,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不然的話,那就只能是你帶著我游臥龍江,生死聽天由命,或者等我洞房花燭夜之后,咱們兩個被浸豬籠和亂棍打死吧。”

  聽到這兩個詞,孟凡威就是渾身發抖,急忙點了點頭道:“行,明天我就去找楊烈,跟他商量一下,不過,如果他不同意,會不會把咱們的事情回報給長老會啊。”

  吳佩佩說道:“咱們然要給他一些甜頭了,不然的話,他肯定是不會答應的。”

  “甜頭,什么甜頭?”孟凡威聞言一愣,說道,“他現在是臥龍嶺的老師,地位不一般,而且每個月的工資也不低,村長又給了他一套新房子,他基本上啥都不缺,能有什么甜頭讓他心動?”

  吳佩佩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道:“誰說他什么都不缺,他當然缺了。”

  “缺什么?”

  “缺女人。”

  “缺女人?孟凡威聞言一愣,問道,“就算他缺女人,咱們臥龍嶺有老輩子傳下的浸豬籠的規矩,上哪里給他弄女人去,哪一個女人敢跟他偷.情啊。”

  吳佩佩說道:“當然有了。”

  “誰?”

  “我。”

  “什么?”孟凡威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吳佩佩,“你…你不要我了,想要跟他相好?”

標簽:鄉村  禁忌  桂花  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