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留守婦女的春天《全本》

時間:2017-08-06 18:49:30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54195   評論:0
  第1章別樣的艷福

  劉家溝村,位于永青縣東南方與鄰省交界之處,風景秀麗、氣候宜人,相比國內一些旅游圣地也不遑多讓,外來之人,無一不夸此處為修身養性之佳境……

  周圍由數百座大大小>的山峰環繞,一年四季都有無數的長青樹給這里帶來無限的生機,村前的小河旁,不管是春夏秋冬,都可以看到很多相互嬉戲玩耍的孩童,這里所有的人們,也都親切的稱呼這條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小河為DD母親河。

  在這個村子有一個傳說,,傳著這里的人們,正是因為喝了這母親河里的河水,才會男的越長越結實,女的越長越漂亮,當然,在這純樸的山村之中,人們最大的愿望,并不是外表要多么的出眾,只要能讓他們過上幸福無憂的生活足以……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家越來,好的政策,社會各方面的大步前進,人們本應該越過越好的生活,卻完全變了樣,以前的恬靜安逸,變成了現在的煩躁不安,以前的無憂無慮,變成了現在為了生存而拼搏……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的原因,可這些所導致的后果,便是大量的青壯年為,養家糊口而外出打工,留下了那些老少婦孺在這深山之中,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

  老人兒童,缺乏關愛,而最為辛苦的,還要數那些日夜操勞家務,卻無法過上正常女人應有生活的留守村婦們,都說沒有女人的家,不能稱為真正的家,可是,又,誰能理解那些留守村婦的心聲:“一個沒有男人的家,簡直就不能稱為一個家!”

  而由于社會各個方面的壓力,她們心中對于‘愛’的渴望,也只能被她們長期壓抑在自己內心之中的最深處……

  “村長,,家的娃發燒都已經說糊話了,求求你,快救救她吧!”,一個女人淚流不止的撲跪在劉大牛的面前,嗓子都已經哭啞了,可換來的,卻也只是劉大牛眼中那深深的無奈。

  “我說桂花她娘,我這還有些酒,你先拿兩瓶給孩子擦擦身子,也許就能沒事,吧!”,劉大牛是咬著牙說出這些話的,作為全村最有文化的人,又做為一村之長,他又何嘗不明白,這種情況是非常危險的,必需立即給孩子用藥,可是……

  周二丫聽了劉大牛的話,將臉上的眼淚抹了抹,重重的點了點頭,拿上了劉大牛心愛的,瓶好酒便大步出了門,她也知道,這是眼前最好的辦法了。

  村子里已經一年多沒有村醫了,而那些上一任村醫回城時留下的藥,大多已經過期,不能再用,就算是村長識些字,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卻也只敢弄回來一些常用的止痛、消炎藥,生怕,些不認識字的村民吃錯而產生更加嚴重的后果。

  這也導致了,一旦人們生了什么止痛片解決不了的病,便要走上幾十座山的路,到鎮上去看病,可是,那些急病,又怎么可能給他們這么長的時間呢?

  看著,二丫的背影,劉大牛忍不住的搖了搖頭,他不是沒有要求過政府再給自己派來一位醫生,可是,他們村是處于上百座大山之中,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想出去買些東西,都要走上幾百里的山路,在知道了這個情況之后,又有誰肯來啊!

  “大牛,你,子劉花,可就快要生了,如果沒有大夫幫忙,我怕她會有危險啊!你得趕緊想想辦法了!”,看著從村委會匆匆走出去的周二丫,正來找劉大牛回家吃飯的他的媳婦李小紅走進來說道。

  “唉,實在不行,我們還是抬著她去鎮上吧!”,劉大牛臉上,肌肉,都快皺到一起了,卻也只想出了這一個辦法。

  “不行,現在她的身子,怎么可能受得起這么折騰,我看,就算不為別人,為了你這個妹子,你也得再去親自去趟鎮上了,都已經一年多了也沒給我們個信,就算是政府,也總得給我們個說法吧,”

  只見劉大牛厚厚的指甲已經深深的印入了他那長滿老繭的手掌,重重的一拍炕沿:“好,這次就算是舍了我這個村長不干,我也得為了鄉親們到鎮政府闖上一闖!”

  “好,有骨氣,明天我們就出發!”,李小紅重重的在劉大牛的肩上一拍,心想,這才是我的爺們!

  “什么?你也去?”,劉大牛一驚,一下子站了起來,那數百里復雜的山路,就連自己這個大漢,也要足足走上差不多兩天兩夜,而換了能走車的那條路,雖然好走些,可是卻要繞上很,一個彎才行,時間上更加是只能多不能少。

  誰想,盯著劉大牛此時那牛一般的眼睛,李小紅卻呲牙一笑:“沒錯,而且,這次不只是我一個人陪你去哦,我們幾十個姐們都已經商量好了,只要你愿意去鎮上給我們求個村醫,我們就陪你一起去!怎,樣,這回我看你可是艷福不淺,到時可別看花了眼,給我們帶錯了路啊……”

  “啊……”,看著一旁咯咯笑的媳婦,劉大牛的嘴巴早已是張得老大,這回可是真的傻了眼,那些留守婦女們的本事,他可是早就領教過無數次了,看來,這回可有得自,受的了……

  第2章再見‘波濤洶涌’

  幾百里的山路,幾十個女人走下來,有說有笑,到也讓劉大牛這個村長沒有覺得太累,只不過,這一路之上,免不了走走停停,解決一下個人問題,這到是讓劉大牛這個三十來歲正值壯年的大漢有些吃不消了。

  都說大山里的人純樸,特別是那些女人,可能是因為長年村里都沒有幾個男人的緣故,不管是大解還是小解,她們只是隨便找個大樹擋一擋,脫下褲子就方便,誰都知道,那些大多數只是一人環抱的樹桿,齙膊蛔∷們的臉,也擋不住她們那白白的屁股……

  整整幾十個女人,數十個白白的屁股輪流出現在劉大牛的面前,因為人太多,讓他想躲都躲不掉,轉了個身也許還會發現,眼前的白屁股變得更多了……

  鲆宦廢呂矗雖然看得不太清,可這種朦朧感反倒讓劉大牛的心中躁動不已,仿佛有無數的螞蟻在爬一樣,卻又無處發泄,在這森林之中,又不比自己的家里,就算是想和老婆干那事,也只能是強忍在心中。

  終于忍到了鎮上,當看到那么多來來回回鏨面孔后,她們這才有所收斂,可是,劉大牛發現,更讓他忍受不了的事出現了……

  現在正值三伏之季,就算不穿衣服都冒汗,那些婦女自然也穿得非常有限,寬松的背心,特有的大領口,不僅讓她們胸前那兩團粉嫩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十分惹人瞿浚當她們稍一彎腰所露出來的那道深深的誘人的乳溝,更加是讓無數人流出了口水。

  每當看到那些城里的男人盯著她們的胸口看,都讓他感覺到十分的丟臉,卻又沒辦法和這些大大咧咧的女人們說,畢竟自己是個男的,又怎么好開這個口,弄不齷溝帽蝗慫底約菏歉鏨狼,不往臉上看,專往女人的那種地方看……

  而她們之中那些下身只穿件大褲頭,露著一雙誘人惹火大腿的,則讓劉大牛這個大漢,鉆到地縫的心都有了,心想,自己怎么就帶了這幫子女人出來了,這不是給自己這個村長的鏨夏ê諑穡因為那些男人要是只看這些女人也就罷了,他們還偏偏對自己一副羨慕嫉妒恨的樣子,好像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一樣……

  到鎮政府這一路,劉大牛就這樣忍受著眾人仿佛要吃了自己的目光,在一大群年青婦女的簇擁下,艱難的邁著步子雋成系募∪庠誆煌5某櫬ぷ牛而且,也不知道她們是不是故意的,那兩團東西還時不時的在自己的后背和胳膊上擠擠蹭蹭的,好像這條路真的很窄一樣!

  “鎮、鎮長好!”,敲開了鎮長辦公室的門,他總算還記得這次自己來的目的,不由點頭哈腰觥

  “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劉大村長啊,怎么樣,一年多沒見,現在過的可滋潤啊?”,因為劉家溝村沒有包村主任,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由他這個鎮長親自管理,自然對于他們村的情況十分的清楚,生活在女人堆里的一把手,就連他這個齔ぃ都難免有些嫉妒啊。

  “鎮長說笑了!”,劉大牛趕忙陪笑道:“我們那個窮地方,哪能和這城里比,這不,我們那連個村醫都沒有,這次鎮長能不能……”

  本來劉大牛還想直奔主題,可還沒等自己說觶便見鎮長擺了擺手道:“現在的天還真是熱哈,看劉村長滿頭大汗的,還是先坐這歇歇吧,對了,你的臉怎么這么紅啊?都三十來歲的人了,可要多注意身體啊!”,聽著鎮長的饒有深意的放,劉大牛也只好暫時把自己的話,先憋在了肚子里。

  魴±睿還不快給劉村長倒水!”,見自己的話有了效果,立馬對一旁坐著的小李秘書使了一個眼色,這李艷菲,可是鎮里數一數二的大美人,被他收在了自己的帳下,就是為了她能在關鍵時刻給自己擋事兒。

  劉大牛見鎮長又用這招,不由有些坐不雋耍上次自己來,就是被這女人纏住,最后要辦的事,也只是得到了鎮長的一句回去等消息,如果這次還像上次一樣,那自己可怎么向村里的那些女人們交待啊!

  想到這,劉大牛慌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我先去趟廁所……”,說著,便跑了出觶來到門外想著剛剛那向自己的臉直接壓來的波濤洶涌,還有些心跳過速……

  看著慌忙跑出去的劉大牛,鎮長只是冷哼一聲,又給了李艷菲一個眼色,小聲嘀咕道:“和我斗,你還嫩了點,就那么個窮鄉僻壤的地方還讓我找個醫生,簡直就是癡人雒危也只有白癡才愿意去吧!”

  “什么?他又用上次那招了?”,聽了劉大牛的話,李小紅暗罵這個鎮長不是人,怎么連村里人的死活都不管了?

  看著自己的丈夫窩窩囊囊的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自己的丈鍪翟謨心汛Γ憤怒的一招手:“走,姐妹們,這次能不能成功,就得看我們的了!”,說著,便帶著幾十個女人闖進了鎮政府辦公樓。

  第3章村婦上訪,無人可擋

  “嘭!”的一聲,看著幾十個女人闖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鎮長一拍桌子正要發火,李小紅卻一屁股坐在他的辦公桌上,正正壓在了鎮長的手上,冷冷的說道:“既然鎮長不給我們活路,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你、你是誰?”,一個吃痛,右手用力一拔,揉著有些脹痛的手掌,鎮愿械接行┠名其妙,吃驚的問道。

  “告訴你,我就是劉大牛她老婆,如果這回你不給我們解決村醫的事,我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說著,眉頭一挑,所有的姐妹們都上前一步,大有把他這個鎮長生吞活剝的架勢。

  一聽是劉家溝的,鎮長頓時就蔫兒了,看了一眼旁邊的李艷菲也是一臉的驚恐,他知道,自己這次算是徹徹底底的栽了。

  看著她們出了鎮政府的大門,鎮長一招手,惡狠狠的對李艷菲說道:“……”

  “鎮長,這能行嗎?”,聽了鎮長的話,李艷菲有些遲疑,這么做,可是不合規矩的,完一要是讓上面知道了……

  “沒事,就按我說的辦,一會你就把招工告示貼出去就行了,不給他們吃點苦頭,他們就不把我這個鎮長放在眼里!哼哼!”i看著鎮長一臉的陰險,李艷菲打了個冷顫,便退了出去。

  “怎么樣?還是我們有辦法吧!”,看著張貼在鎮里各個主要位置的招工啟示,李小紅得意的說道,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那幾行‘重要內容’!

i “學歷不限!”

  “男女不限!”

  “有無資格證均可,月薪一萬!!!!!”

  他們沒有看到這些,此時站在她們一旁的劉守春卻將這一切看在了眼里,農村窮小i大學畢業后,開了個網店掙了點小錢的劉守春,卻一直都想成為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此時,他感覺自己的機會來了:“俺是個好人,沒人去,俺要去!”,說著,便一把將那張招工啟示給撕了下來,直奔鎮政府而去……

  而劉大牛他們卻因為已經i身離開,又有人擋住了視線,而高高興興的回村去了。

  “你是?”,看著一個愣小子連門也沒敲,便走了進來,鎮長抬了抬自己鼻梁上的鏡框問道。

  “俺大名叫劉守春,俺娘叫俺二娃子!”,劉守春站在i公桌前愣愣的說道,弄得鎮長哭笑不得,只好繼續問道:“我是問你,你來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一眼就看出這個年輕人應該腦子有些不好使,鎮剛剛還想發火,此刻卻只覺著這個年青人很有意思。

  劉守春撓了撓頭,想了半天才“哦”了i聲,將手里的招工啟示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俺是個好人,沒人去,俺去!”,雖然劉守春的頭腦不怎么好用,可他卻并不傻,知道這劉家溝村應該就是一窮鄉僻壤,不可能會有真正的醫生去那里給人瞧病!

  “哦?你是個醫生?”,鎮長看著眼i這個傻里傻氣的年輕人,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一位醫生,不由站了起來,走出了自己的辦公桌,在這個小城鎮里,醫生還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就算他是一鎮之長,也不敢不把醫生放在眼里。

  “你這里不是說不要資格證嗎?你當俺看不明白嗎?”i一聽這話,劉守春有些急了,拿著自己和醫生比,這不是明顯的看不起自己嗎!

  “哦!原來是這樣……”,鎮長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劉守春,饒有深意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嗯,果然不錯,真可稱得上極品中的極品了……”

  “我給你開個證明,你去鎮衛生所領套醫療器械和藥品,就可以去劉家溝村上任了!”,說著,也不等秘書回來,筆下飛快,便開了一個證明,并蓋上了印章,遞到劉守春手里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整個劉家溝的醫務事業,我可就都交到你的手上了,年輕人,一定要好好努力啊!”

  在劉守春點頭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鎮長臉上那陣陰險的笑容,高高興興的去鎮衛生所領醫療物品去了,他沒有想到,原來,‘好事’這么容易做……

  大步來到了鎮衛生所劉守春卻被告知,現在醫療器械,就連這里都非常緊缺,根本就沒有多余的,而提到藥品,所長則更加為難的說道:“藥品到是有,不過,我們的資金,也是非常的緊張啊!”,言下之意,便是什么都沒有,而且他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哼,俺鎮長去!”,劉守春向來直來直去,見他刁難自己,便氣呼呼的就要往外走。

  “別別,小兄弟,我們這到是新來了一批好東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批東西我就全撥給你了,這可是價值上萬塊啊,可別說老哥我虧了你!”,所長趕忙上前,滿臉笑的攔道。

  “這個!”,一聽是批價值上萬的東西,而且還是新發下來的,心里計算著,自己這次也不虧,劉守春便點頭同意了,他也知道,現在這年頭,向別人要東西有多么的難,有總比沒有強不是嗎?

 所以,當這所長叫人搬出了整整兩個大箱子的時候,劉守春連看都沒看,便在一個本上簽了名字后,高高興興的將這兩個大箱子給背走了……

  “鎮長,我已經按你說的,只給了他‘那批東西’,您就放心吧!”,鎮長掛了電話,惡狠狠的說道:“,劉家溝村的女人們,這回我讓你們一個個,全都吃不了兜著走……”

  第4章清純的李小艷

  二娃子帶著這些東西,高高興興的回了家,將自己所開的網站關了后,又把所有的錢都提了出來,他的記憶之中,隱隱約約記得,要為人民做大事的人,一般都會將自己的全部積蓄,用到自己的事業上,所以,他覺得自己也應該這樣做才對。

  “孩子,你帶回來的都是些什么啊?”,二娃子的母親看到他帶了這么兩個大箱子回來后,就一頭鉆到自己房間去了,在門邊關心的問道。

  “娘,俺找了個新工作,不過,這回可能不能在家里住了,你和俺爹可要照顧好自己了!”,二娃子抬起頭說了一句,便又忙了起來。

  “啊?”,一聽說自己的二娃子找了個不能在家的工作,她趕忙叫來了二娃子的爹問問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經過二娃子的一翻解釋,他們終于知道,看來,自己的孩子,這回是要到大山里做好事了,雖然心里百般不愿,可知道二娃子性子的他們,也表示了非常的支持,二娃子的爹還特意去鎮政給問問到底怎么回事,還有那個劉家溝要怎么去了。

  看著已經收拾好自己東西的二娃子,他的母親眼里已經有絲絲淚花在眼眶里打轉了……

  “二娃子,你看我帶誰來了!”,剛一進門,二娃子的爹就吵吵,一臉的高興,心想自己這次總算是沒有白跑一趟。

  二娃子走出房間,看著站在爹旁邊,長得十分秀氣,年齡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一個女孩,努力的想了想,卻也沒有認出,自己到底在哪里見過她。

  一見二子的表情,他爹就猜出來孩子應該是想錯了,便解釋道:“這女娃就是那劉家溝的,我去見鎮長的時候,她也正好在那,就讓我給你領回來了,好給你帶路啊!”

  “您就是劉守春吧!你好,我叫李小艷!”,雖然她們都是大山里的人,可卻并不像娃子一樣俺俺的,只是顯出了一股子清純的氣息,說著,便上前來和二娃子握手。

  手里抓著李小艷那白皙粉嫩的小手,從來沒有碰過女孩子的二娃子,頓感自己心跳加快,血往上涌,結結巴巴的說道:“俺,俺叫二娃子,俺娘這么叫俺,同學也這叫俺,你也這么叫俺吧,俺的大名,只有在簽字的時候才會用!”

  感受著從二娃子手心里傳來的溫度,李小艷臉上一紅,雖然她并不介意,可自己怎么說也還是個大姑娘,還是覺得有些羞羞的,傻子都能看出來現在的二娃子是怎么了!

  “行,那我就叫你二娃大夫吧,我們什么時候出發,村里的老少,都還等著您去給她們瞧病,給她們帶些藥品回去呢!”,一提到自己的鄉親,她沒有忘了自己姐姐回去時交給自己的任務,不等到醫生,就不能回村,所以有些激動的說道。

  “藥?”,一說到這,二娃子那總是慢半拍的腦子才想起來,自己從鎮衛生所帶回來的東西,還沒看看里面裝的都是些什么呢!

  “這東西俺有,來,你跟俺看看,這些夠不夠,如果不夠,俺再去弄些來!”,二娃子總是直來/去,李小艷也不介意,便跟著他進屋了。

  看了看時間,二娃子的爹娘沒有再跟進來,反正他們也不認識那都是些什么藥,便準備飯去了。

  用力將箱子上的膠帶一扯,二娃子便把箱子打開了,可當他看到那/上面印著半裸女人,花花綠綠的盒子后,頓時嚇得后背涼氣直冒,一把將東西又給捂住了:“這、這!”

  看著一旁剛剛也往里面看了一眼的李小艷,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他想不明白,衛生所怎么會發給自己這些東西,這也太難為情了。

  “那都是些什么啊?”,只是掃了一眼,便又被擋住,李小艷好奇的想扒開二娃子的胳膊,看看里面到底裝得是什么東西,自己剛剛明明看見了一個沒穿衣服的女人……

  雖然二娃子的力氣非常大,可他此時卻感覺自己的胳膊有些虛脫,一點也不聽自己的使喚,感受著就要將自己的胳膊扒開的那雙白嫩的小手傳來的溫度,看著那張越湊越近的秀美的臉,二娃子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蹦出來了一樣,如果這要是讓她看見,那自己的人,還不丟大了,怎么能讓這個小姑娘看這些東西呢!

  可是,當一股股的熱氣朝自己撲面而來,兩張臉眼看進得就好像要貼在一起了的時候,二娃子終于控制不住了,一下子便掙脫了那雙小手沖了出去,“爹娘,俺再去弄些藥!”,向著廚房大喊了一聲,便只聽得重重的關門聲響起,然后便是樓道里‘咚咚’快跑的聲音。

  李小艷不知道他這是怎么了,本來也想要追出去看看,可是,她此時的好奇之心,卻讓她的身體一動沒動,輕輕的打開了箱子,當看到那些有穿著極少衣服,有沒穿衣服的各樣女人出現在自己的眼里的時候,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根,可芎悶嫘牡那使下,她還是拿出了其中一盒,慢慢打開了包裝。

  當一支長長的半透明膠棒握在手里的時候,李小艷的大腦一陣恍惚,這種形狀自己仿佛只在父親洗澡時見過,再仔細看看包裝上的畫面,李小艷只覺下身出現了一陣莫名的燥熱感,癢癢芊淺D咽埽似乎還有什么東西從自己那里流了出來……

  第5章豁出去了

  剛一跑到外面,二娃子便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只是那么一眼,他就已經明白,那個所長發給自己的這批東西,到底是什么了。

  可是,那些東西,又怎么能讓一個小姑娘當著自己的面看呢?那就像是讓自己把褲子脫了,站在一個陌生女人面前,讓這個女人欣賞自己的‘寶貝’一樣尷尬,可是,平息下來之后,二娃子的心里,卻又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如果,剛剛自己當著她的面打開了那些東西,她會怎么樣?只是一瞬間,各種可能都飛快的在二娃子那不怎么靈光的腦子里過了一遍,想著想著,二娃子感覺自己的下身有了反應,那種呼之欲出,而又無處發泄的感覺,讓他的手,不覺的在自己的褲子面前揉了揉,讓自己的‘寶貝’暫時獲得了一些慰藉……

  買好了整整一大包的帶用藥后,二娃子再也無處可去,只好又回了家,可是,他知道,李小艷現在一定已經看了那些東西,如果她并不像之前自己想的那樣,而是感覺自己不要臉!是個流氓!那可怎么辦啊……

  一想到這,二娃子的那兩條腿就好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無比,終于走到了自己家的門口,看著那扇門,自己的手就是抬不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面對那個女孩!

  突然,二娃子的手機響了,嚇得二娃子一個激靈,兩手一抖,裝藥的袋子便掉到了地上,他趕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還沒等接,門已經被打開,而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李小艷。

  “二娃子,你怎么才回來啊,飯早都做好了,現在就等你了!”,這時二娃子的娘聽見門已經開了,便跑了過來問道

  二娃子也沒作答,連第二眼都沒敢看劉小艷,一提那袋子藥品,低著頭就奔著自己的房間去了,他現在還報著一線希望,希望劉小艷沒有打開那個箱子。

  可是,當他看到箱子上面放著的那盒已經拆開包裝穌穸棒,他知道,自己這次的人,可是丟大了……

  直到他們已經出了城走了很遠,在他們的周圍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了,二娃子也沒有和李小艷再說一句話,只是一路背著兩個大箱子,手里還提著二個大包,悶不作聲的跟著李小艷的腳步。

  一直走到了晚上,他們已經進入到了林子之中,李小艷才首先開口:“我們坐下休息一會吧,到我們村的路還很長,而且!”,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我已經感覺有些餓了!”

  在二娃子家里的時候,平時很能吃的她,就沒有好意思多吃,加上走了這么多的路,肚子里的那點東西,早就消化光了……

  “嗯!”,二娃子悶哼一聲,將所有東西都放了下來,又從包里取出了食物和水,給李小艷遞了過去,不過,他卻一眼都沒有往李小艷的臉上看,找了個干凈緣胤階下,便自顧的吃了起來。

  “我說!”,李小艷只是吃了兩口,便又坐到了二娃子的跟前,臉上有些紅紅的問道:“你那箱子里的東西,到底、到底……”

  “沒什么,是鎮衛生所發的,都是給你們用浴…”,本來二娃子還想解釋一下那些東西不是自己買的,誰成想,本就不會說話的那張嘴,還是說錯了話,便又低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也不繼續說下去了。

  “我知道!”,李小艷沒想到他會說得這么直接,臉上一紅,不過,她還是十分好奇閱侵侄西到底是怎么用的,自己弄了半天,也沒弄明白,雖然有說明書,可是自己并不識得幾個字,就靠著盒上印的那個沒穿衣服的女人,她還是有些不明白,便想在二娃醫生這里問個明白,所以繼續問道:“我只是想問問,那東西,到底是怎么用的呢?”

  此時李小艷的聲音很小,不過,因為她的臉離二娃子的臉很近,所以二娃子還是聽得一清二楚,她卻沒想到,此時二娃子正做著激烈的心里斗爭。

  “在不!你能不能先發我一個,反正這東西不也是給我們準備的嗎,等回去了,我就給你錢,怎么樣,二娃大夫!”,見二娃子沒有說話,李小艷卻突發奇想。

  “啊?”,二娃子本來心里就已經翻來覆去的難受,李小艷的這話,又著實的嚇了他一跳,驚呀的張大了嘴巴,還有一整口面包沒有吃下去,就那么整張臉呆在了李小艷的面前。

  而他這一抬頭不要緊,因為李小艷剛剛和他說話而身子前傾,所以現在的衣領已經開到了最大,她胸前那兩團柔軟,便直接暴露在了二娃子的眼底,加在沒穿胸衣,就連那兩點突起,都已經暴露無疑……

  只是這一眼,二娃子的下身便起了反應,只覺得自己的‘寶貝’要跳出來一樣,也只是這一眼,讓二娃子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第6章春色盡顯

  二娃子看著那兩點粉嫩嫩的凸起,用力的咽了口吐沫,聲音十分細微的說道:“俺可以先發你一個,不過,不過俺得在這教你怎么用……”

  聽著這小到蚊子飛過的聲音,李小艷先是皺著眉頭的探著頭努力聽,當她聽到自己可以現在就有一個,而且還能得到二娃大夫的親自指點,心里簡直就要樂開了花,“太謝二娃大夫了!”,說著,直接在二娃子那已經滾燙的臉上又親了一口,“放心,等到了家,我就把錢給您補上”,她哪里知道,想學這東西的用法,自己還要做那么多的準備活動……

  “不、不謝,俺也不要你的錢……”,見李小艷并沒有反對,娃子的心稍稍的定了定,結結巴巴的一邊回著李小艷的話,一邊站起來走到箱子邊,挑選了起來,看看應該給這李小艷用個什么型號的。

  此時,就在他們倆人前面一百來里路的地方,劉大牛眉頭緊皺,看著身旁的李小紅擔心的問道:“你說,小艷能給我們帶回個村醫來嗎,鎮長會不會難為她啊?也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都是你,非說留下她一個就行,我看,我還是回去吧!”

  “回什么回去,你是一村之長,怎么能讓你留下!”,聽了這話,李小紅急道:“我的妹子,你還不放心,如果留下,村里那些大大小小的事,誰又能辦了了?”

  看著李小紅拍著胸脯保證,劉大牛也就不再說什么了,轉而想想也是,鎮上留誰都一樣,可村里自己卻一天也離不開,自己出來的這幾天,還不知道村里鬧沒鬧出什么事兒呢!也就點了點頭,繼續路了。

  一會兒的功夫,二娃子這邊,終于挑了一個大小合適,即不會弄得李小艷太痛,又會讓她很舒服的型號,一邊拆著包裝,一邊對李小艷說道:“好了,你準備一下,俺現在就給你演示一下這東西的用法!”

  二娃子說得有板有眼,而且一改之前那種愣頭愣腦的樣子,看上去還真有了幾分大夫的樣子,而且,李小艷并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夫,所以現在的她,對二娃子還是非常的信任的,只是,聽了二娃子的話,她卻有些為難了。

  “二娃大夫,我還要準備嗎?我不會!”,李小艷說話的聲音非常小,生怕二娃子笑話自己什么都不懂。

  “哦,就是把褲子脫了!”,二娃子說得干脆,東西已經拿在了手里,現在,就是李小艷想停,他都怕自己會停不下來了,所以話說的也比較強硬,尷袷且桓穌嬲的醫生在命令自己的病人一般。

  “啥?”,李小艷剛剛還有些靦腆,此時卻瞪大了雙眼,失聲叫道:“為啥要俺脫褲子啊?”,說著,還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褲帶處,生怕二娃子會親自動手。

 藜李小艷的反應這么大,二娃子也有些慌了,在心里暗怪自己不應該這么著急,應該慢慢來才對,可是,話已經說出口了,由不得自己再收回來,二娃子只好硬著頭皮,指著那盒子上的女人說道:“你看看這,如果你不脫,讓我怎么教你呢?”

  李捫蘅醋拍歉雒淮┮路的女人,這才想起來,這東西用的時候,自己是不能穿著衣服的,現在她有些后悔,為什么答應他在這里教自己呢!

  見李小艷沒在說話,二娃子知道她在做著心里斗爭,因為剛剛太過急躁,這回他則是裝出了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奚詈粑幾次,在心里暗暗告訴自己,這次千萬不能再急了,特意讓臉上的肌肉放松了下來,卻還是有些緊張的盯著李小艷看。

  等了一會,李小艷雖然有些臉紅,她卻不是一個喜歡優柔寡斷的人,明知道在這里和在村里的衛生所里學沒什么兩樣,自奕椿拐餉唇粽牛剛剛的一瞬間,竟然還把二娃大夫當成了壞人,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好吧,不過,二娃大夫,能不能先把臉轉過去!”

  ‘大夫’二字,被李小艷咬得很重,在心里暗暗告訴自己,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個普通人,而是一位受拮鵓吹拇蠓潁反正回去了也得讓他看,那還不如在這里就先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標簽:留守  婦女  女的  春天  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