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時間:2017-08-27 14:45:16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205479   評論:0
  第1章 最后的晚餐
  七月的尾聲,南高原被火辣辣的太陽燒烤著,熱氣不斷地從黃褐色的莊稼地里慢慢騰騰地升起來,空氣沉悶、燥熱。
  直到傍晚時分,一縷北風呼呼地吹來,溫度才降下來,才稍微涼快一些。
  萬鵬程,正收>自己的東西,準備和大哥萬展翅出去大干一番。說是大干一番,其實就是母親病了,家里實在拿不出錢了才出去的,所以萬鵬程心里很不是滋味。
  萬鵬程的父親萬老根,在給哥三取名字的時候,是有寓意的,希望他們一個能鵬程萬里,一個能展翅高飛。可是萬老根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心細心栽培的三兒子,也要和老大一樣去做一個農民工了?
  萬鵬程是萬老根的三兒子,所以大家都叫他老三。本來萬老根一說起自己的三兒子老三,就眉開眼笑的,總是說不出的驕傲。因為萬鵬程是這個村子里唯一的一個大學生。
  可如今,煥細在坐在屋前的大石頭上,嘴里砸吧著煙還不斷地嘆氣搖頭,頭也像壓了千斤石頭一樣抬不起來了。
  “命啊,這都是命。”
  “爸,沒事兒的,等我賺夠了錢給我媽看病,我就會回來當老師,當公務員的。到時候您一樣在人前人后都長臉。”老三安慰皇巴甓西出來,看見自己的老父親坐在石頭上不停地嘆氣,就坐在石頭上,一邊安慰父親,一邊抽了根煙放在嘴里。其實什么時候回來,老三心里也沒底,更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當上老師或是國家公務員的那一天。
  可是有什么辦法呢?母親病重,四處借債才讓母親的病情穩定下來。這關鍵時候老三只能放棄自己當老師和做公務員的想法,跟著大哥去工地上闖蕩掙錢給母親治病。
  老三的大哥在外面混了好幾年了,這次回來就是要帶一幫人出去干活發財的。聽展翅眉飛色舞的說著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可是在萬老根和萬鵬程看來,那些東西都不如一家人安穩的生活在一起來的實在。
  “展翅呀,你說外面能掙大錢?那你這幾年咋還是沒爭著錢呢?還是把鵬程留在家里考個老師,當個公務員什么的,來得實在。一來有個穩定的工作,二來也可以照顧我們老兩口,再說你把老三帶走了,留吳莎一個人在家怎么辦呢?”說完,萬老根有抽起他的旱煙來。
  “爸,工地上能夠掙大錢,只要有了錢,我們就可以給母親看病,在把賬還清,我們就可以回來過安穩的生活了?不然,現在這情況咋辦呀?”
  萬老根兒聽到老大萬展翅的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老三則默默地向不遠處的莊稼地里走去,綠油油的莊稼十分茂盛,再過一個多月這些莊稼就變成金黃金黃的,就可以收。可是自己和大哥明天就走了,二哥也幾年不回家,甚至連個信信兒都沒有,這壯實的勞動力都全部走了,這收莊稼的活兒就只有落在了爹和吳莎的身上了,況 他們還要照顧自己的母親,所以他們這日子真不知道怎么過。
  吳莎,是老三的女人,是老三的大學同學,讀大學時兩人一起做坐的。由于一次外出他倆都沒有把持住,所以兩人就在一起了。現在已經在一起兩年了。兩年的感情不是說丟就能丟的,老三也害怕自己外出了,自己的女人就成別人的了。畢竟,都有過了那樣事情。時間久了誰又能憋得住呢?要是沒有那第一次還好說,可是這東西就是怪,有了第一次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收不住了。老三想到兩年里和吳莎有那么多次忘情的纏綿,老三的心里除了感激,還有些許的生理反應。
  可是一想到明天就要離開自己睡了兩年的女人,心里還是有說不出的滋味。
  但現實擺在眼前,有什么辦法呢。
  老三躺在田坎上,望著遠方。他覺得今天的村莊好美。在故鄉呆了很多年,老三從來沒有覺得故鄉有過如此美麗:“幾縷炊煙飄過村莊,夕陽落在田簧希幾只羊和幾個孩子一起在田地里歡快的奔跑。
  以前的故鄉不也是這樣的嗎,但為啥以前就沒有發現它美呢?難道真的是很多東西只有在要失去的時候才懂得珍惜嗎?
  心里在胡亂的想著,根本沒有注意天已經黑下來了,直到吳莎喊老三時,才打斷了蝗胡亂的思維。等老三回到家里,吳莎已經把飯做好了。
  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等著老三回來吃飯。
  一桌子飯菜,飯是米飯;菜有臘肉、豆花、西紅柿炒雞蛋……這些都是平時在家很少見到。難得一見的是還有一小瓶北京二鍋頭。
  一家人圍坐在桌子旁,一桌子美食。但好像誰也高興不起來。
  也是,這種情況誰能高興的起來。雖然母親的病情有所好轉,但是目前家里一貧如洗,而且母親還等著錢治病呢?
  老三坐在母親的對面,母親的臉色看起來,比以前好了許多,父親的臉也比在母親酥氐氖焙蚯崴啥嗔耍只是經過這一個月的磨難,父親比以前蒼老了許多,也憔悴了許多。
  老三為怕母親看見自己心中的不快,他起身扭開了二鍋頭,給父親滿上,有給他大哥滿上,然后再給自己滿上。
  等到吳莎坐下來,大家才開始動筷子,整個氣氛相巳誶ⅰH綣要是沒有那么多困難的話,這一家人應該是可以多么幸福的在一起生活的呀。
  老父親,本來不喝酒的,但他今天破例了。一是因為老伴的病情有所好轉,二是因為老大老三明天就要外出了,所以他再不會喝,今天他也破例喝了,像是為自己的兒子餞行一樣。
  飯桌上,母親看起來雖然很脆弱,但見她十分高興,她似乎忘去了自己仍然重病纏身,只看見了眼前這和和滿滿的一幕。
  飯桌上,三父子頻頻碰杯。老三的哥哥想到明天就可以帶著老三和另外的七八個工人就要回自己的工地了,心里高興;老三的嫂子看/慣家里的貧窮,她在外呆慣了,想到明天就有可以回到原來的日子了,也是神采奕奕的樣子。只有老三和吳莎的話稍微少點,少了一些對外面的花花世界的向往和好奇,多了一份對故鄉和親人的眷念。
  其實吳莎的心里也不好過,她舍不得老三,她只想和自己的男人過安穩簡單的日子,不需要太富有,可是這一切都將是奢望。
  但這一切都不能擺在臉上,吳莎如此,老三也是如此。就這樣一頓飯直到晚上九點左右才結束,吃了將近兩個小時。
  第2章 午夜纏綿
  吃完飯,大哥便和父母商量外出的事情,老三則一個人走進了臥室,老三什么都不想聽,老三也什么都不想知道,老三對外面的世界并不感到好奇。
  老三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臥室是去年裝修的,說是裝修業有點牽強,就是整了點白石灰糊在原來的石頭墻上。但這白石灰也來得不容易,是自己父親和母親從十幾里外的地方一點一點兒背回來的,再苦再累他們都覺得值得,因為他們知道老三要帶女朋友回來,想等老三的女朋友來家里時有地方住,也想留住這個姑娘至少不讓姑娘看不起老三家里窮跟老三分手。
  臥室里的東西也是上次和吳莎回家時,老三的母親新買的,從枕頭、被子、墊單再到蚊帳等一縷都是新的,都是老三的母親用自己辛辛苦的一分一分攢來的錢給自己買的。
  老三的母親十分心疼老三,在父母眼里老三是個乖孩子,不但平時懂事,從不和父母頂嘴;而且讀書時成績又好,還給自己找了個十分乖巧的兒媳婦。
  老又道母親對自己的好,所以眼前母親病了,即使自己在不愿意,即使自己再苦,也要拼命地掙錢治好自己的母親。老三想,母親為我們辛苦了一輩子,勞累了一輩子,即使病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也沒有休息,仍在盡其所能地為我們做事情。所以不管怎樣,一定要想辦法治好自己的母親,讓憂啄芄上幾年好日子。
  等吳莎清理好廚房進來,看見老三躺在床上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便坐在床邊安慰老三。
  “你去吧,自己在外面小心點。我在家等你回來。”說著吳莎就靠在老三的胸膛上。其他的留戀的話吳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說。
  老三覺得自己的胸膛內有一股火正等著奔涌而出。老三恨不得馬上把自己的女人按在床上好好的做一次。可是老三沒有。
  老三抱緊了靠在自己胸前,并說要等自己回來的女人。老三知道,吳莎哭了,吳莎只能用眼淚告訴自己,舍不得自己,愛著自己。
  吳莎坐在床邊看老三一句話也不說,知道老三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沒有說話,坐了一會兒,她轉身去拿起她那個平時用來洗下身的小盆子出了去。
  老三明白吳莎的意思,以前每次要做那事的時候,吳莎都會出去洗洗,也會叫老三出去洗洗。老三想反正都的離開,d不如干脆不想那些傷心的事了,好好的和吳莎做一晚上,把自己弄舒服,也把吳莎喂得飽飽的,免得日后在工地上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見一個女人,更別說睡女人了。于是在吳莎出去的時候,老三偷偷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不多久,吳莎就回來了,還給老三端來了一碰水。看見老三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吳莎就走過來坐在床上,把手放在老三的臉上說:
  “快去洗洗吧,我把水給你端進來了!你洗了就放在那里明天我端出去倒。”
  看見吳莎憔悴的樣子,老三答應了一聲,然后就起身下床,蹲在小盆子上,開始洗起了自己小老二。小老二似乎也知道將有一場激戰,老三剛一擦,就鼓鼓地脹了起來。
  在老三洗的時候,吳莎已經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了。她目不轉睛地盯著老三,雙頰微紅。她白嫩的身子可能是由于天氣過于燥熱的緣故吧,也開始微微發紅,且額頭上滲出了不少汗珠。
  吳莎想,都要分開來了,好好地給他一次,這次去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回來,把他喂飽了,免得出去被他們帶壞了,到處去拈花若草的。
  老三洗完了,把毛巾掛在墻上,就上床去,躺在了吳莎的身邊。抱著吳莎,吳莎也轉過身來抱著老三。老三不能給吳莎>何承諾,只能緊緊的抱著她,親吻著她的額頭,然后他們就相互啃了起來,由于老家的房子隔聲效果不好,他們不能像讀書時在外面住旅社那么瘋狂,所有的動作都只能輕輕的進行。
  吳莎平躺著,不斷地扭動著她的身體,她水蛇般的腰肢,呼吸也越來越重。吳莎緊緊地摟著自己的男人,那感覺想要吞掉她的男人一樣。老三松開了抱緊她的手,然后輕輕的伸向了她的敏感地帶。萬鵬程很清楚他的女人需要什么,他要滿足自己的女人,他要狠狠地愛她一次。
  那晚,老三和吳莎一次又一次的糾纏在一起,一次比一次緊,誰都希望把對方纏進自己的身體里,甚至是生命里。
  第3章 黎明的歡歌
  村里的第一聲雞叫便把萬鵬程吵醒了,此時外面的天還很黑,什么也看不見。身邊的女人還在呼呼大睡,萬鵬程輕輕地探起身子,想把頭靠在床頭上,他小心翼翼的,深怕驚動了身邊的女人,他希望自己耘人能好好地在自己身邊睡上一覺,過了今天兩人的苦日子就來了。
  可是,盡管萬鵬程小心翼翼地,身邊的女人還是被驚醒了,忙轉過身一手拉住萬鵬程,真的好像一撒手這男人就會丟了一樣。
  萬鵬程見吳莎醒了,便又睡下來,伸手緊緊地摟住吳莎,隕則像一個孩子一樣乖乖地躺在他的懷里,是不是地又抬頭看看萬鵬程,然后又乖乖地把頭埋在萬鵬程的懷里。
  見女人如此乖巧的樣子,萬鵬程不禁伸手輕輕地摸著吳莎的臉頰說:你好乖,真舍不得離開你。說著萬鵬程把吳莎深深地藏進自己的懷里。
  隕抬起頭,看著萬鵬程說:“老公,我愛你,不要走好不好?”吳莎知道萬鵬程不會因為自己留下來,吳莎也不是要留萬鵬程下來,可是吳莎真的舍不得自己的男人。
  吳莎心里明白,這一去不知道萬鵬程要在工地上吃多少苦,受多少累。
  萬鵬程:“老怨裕乖乖的在家等老公回來好不好。老公很快就回來了。好不好。”萬鵬程也不忍心把自己的女人留在家里,可是如今萬鵬程也只有這樣安慰自己的女人。
  聽見萬鵬程這么安慰自己,吳莎撅起嘴撒嬌到”不要,不要,我不要你走。”
  萬鵬程輕輕地拍著隕的背像哄自己的孩子一樣“老婆乖,等老公出去賺到錢了,就回來好好地陪你,心疼你。”
  “嗯,老公,我愛你,我會乖乖地在家里等你回來。你要早點回來。好不好?”吳莎知道沒辦法留下自己的男人,只好退了而求其次讓自己的男人早點回來。
  岳瞎答應你,掙到錢我就回來。可是,你要答應我,在家要乖。”
  吳莎深情地望著萬鵬程說“我會乖乖的等你回來。可是,我不想要你去,我不想一個人在家里不停地思念你,想你,等你。你知道嗎?等待一個人有多幸苦,有多累。我還害怕你不要我了,那我怎么辦呢?”
  “不會的,老婆,我愛你,不會不要你。我知道思念一個人很苦,可是老婆,對不起,我必須去。”
  吳莎說出了自己的內心的擔憂與恐懼,想到自己的男人就要離開自己了。吳莎嚶嚶地哭了起來。
  “老公,只要你愛我,只要你心里有我,只要你一直都要我,我就滿足了”吳莎說。
  “老婆,真舍不得你,我愛你,我一輩子都會好好地愛你。”萬鵬程用右手緊緊地抱住吳莎,左手輕輕地撫摸著吳莎的頭發和臉頰說。萬鵬程再也不知道該用什么什么語言安慰自己的女人了。萬鵬程抬起吳莎梨花帶雨的臉,輕輕地吻了下去。
  吻干了吳莎臉上的淚,那咸咸的味道喚醒了,萬鵬程的身體。
  萬鵬程心想或許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安慰自己的女人,讓自己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心,自己的人,都是她的。
  萬鵬程開始瘋狂地輕吻他的女人,他的手也不安分地伸進了吳莎地衣服里面。那對奶子,豐滿圓潤,上面頂著兩顆熟透了地櫻桃。萬鵬程的手熟練的摸到那兩顆紅櫻桃,輕輕地撥弄起來。
  吳莎心里知道,自己的男人是要自己了。她開始配合自己的男人,扭動自己的身體,張開自己,人自己的男人摸自己。
  萬鵬程開導自己的女人有了反應更加瘋狂的親吻吳莎,撫摸她的身體。
  萬鵬程時而輕吻,時而輕咬,弄得吳莎,酥癢難耐。終于,吳莎主動退掉了自己的衣褲,赤裸裸地展開自己的身體在萬鵬程面前。吳莎不懂得如何讓討好自己的男人,吳莎只想讓自己的男>看個夠,摸個夠。
  吳莎嘴里發出了輕輕地呻吟,萬鵬稱終于忍不住,三下兩下把自己扒了個干凈,爬到吳莎身上。
  萬鵬稱沒有直接進入,他知道,他的女人需要更多的愛撫,更多的溫柔。萬鵬程一寸寸地吻著自己的女人雪白的肌膚,直到吻到女人最敏>的地方。
  吳莎,不要自己的男人,親吻自己的那里。吳莎覺得那里太臟了,他舍不得。吳莎把萬鵬程的頭抬了起來,忘情的對自己的男人說“我要你。”
  萬鵬程聽到自己的女人這么說激動地吻了吳莎的嘴,輕輕地把他那早已脹的青筋畢露的小老二,在>莎的敏感地帶摩挲著,萬鵬程感到一陣濕滑,再也忍不住進入了吳莎的身體。
  他們瘋狂地纏綿。萬鵬程,一次有一次地進入,一次比一次更賣力,一次比一次進入更多。吳莎也感覺到自己已經精疲力盡,可是還在不停地抬高自己的屁股,讓自己的男人進入更深更深地地方。
  然后低下頭準備在吳莎的額頭上親一下,不料吳莎卻抬起頭硬生生地額頭上的一吻給接到了嘴上。
  屋外正是破曉,絲絲微弱的光照著大地上發生的一切,也照亮了萬鵬程出發的路。屋里發出一陣又一陣地聲響,那是屬于他們的歡歌。
  第4章 整裝出發
  吃過飯,吳莎又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兩遍萬鵬程的背包,深怕萬鵬程把什么東西給遺落下來了。
  萬鵬程則坐在門口的大石頭上,和父親抽著煙。萬鵬程的大哥萬展翅他們同樣已經收好東西了。
  但是現在還不能走,因為萬展翅找的工人都還沒有來。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萬展翅找的工人來了。二男三女共五人,都穿得爛朽朽的,一看就知道是少數民族,但有兩女的看起來卻十分有味到,一個羞澀清純;一個少婦風韻,看得萬鵬程兩眼直呆呆的。
  雖然都是本村的,但由萬鵬程一直在外讀書很少回家,所以都不太認識。只有一個小伙子萬鵬程稍微熟悉些,但也想不起叫什么來著。
  還是那小子先叫了出來:“鵬程兄,我張強,我們小學在一個學校里讀書,矮你一屆。”
  “哦,想起了,你和我隔房兄弟阿方一班的嘛。”鵬程說。
  “是的,鵬程兄記性真好。”張強說。“哦,忘了給你介紹,這是我媳婦,宋梅。”張強接著對萬鵬程說。
  萬鵬程看了一眼宋梅,發現這女子雖然穿得有些破爛,但臉蛋白里透紅,五官很是精致,有一股子掩飾不住的氣質,而那份少數民族才有的少婦韻味更是讓人回味無窮。
  萬鵬程于是向宋梅禮節性地點了一下頭,對她說了聲“嫂子,你好,眼鏡卻狠狠地盯著宋梅的一對大*子看了看。
  宋梅面帶微笑地點了一下頭,與萬鵬程對視了一眼,發現萬鵬整盯著她的胸看,臉頓時紅了起來。
  萬鵬程則又轉身和張強聊了起來。
  原來張強小學畢業后就沒有讀書來了,二是跟著別人到處打工。今年回家的時候就在自家的后陽溝里把宋梅給上了,宋梅家見張強這小子年輕力壯的,這些年出門打工也找了點錢,而且自己的姑娘也都被他睡了,于是也就忍>吞聲地和張強地父母商量著把他們的事情給辦了,所以今年張強就在家里和宋梅結婚,還沒有來得及出去。這不萬展翅回來的時候,他們的喜事才剛辦不久呢。
  萬展翅見兄弟和自己找的工人有老交情,心里十分高興。等萬鵬程與張強交談完,萬展翅就把自己的兄弟介紹給了工人們認識,他說”這是我兄弟,鵬程,大學生。他文化比較高,到了工地,我會將工地上的事情交給他處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他。
  然后萬展翅又把找來的這些工人介紹給萬王鵬程。原來那個四十來歲的男子的叫韓江,另外那個婦人則是他的媳婦;而那個和宋梅年紀相差無幾的那個女的叫楊莉,是韓江的小姨子。
  萬鵬程盯著楊莉看了兩眼,發現這女人和宋梅比起來雖然少了幾分成熟少婦的韻味,卻多了幾分清純與羞澀。一襲清秀的長發,一張精致的面孔,再加上一對豐滿的奶子和苗條的身材,看的萬鵬程搖搖欲墜的。
  其實萬鵬程的女人吳莎也不差,不但不差,而且與這兩人比起來仍然占有絕對優勢,不但是大學生,而且身材也不會輸給她兩,尤其那對奶子讀書時在全班更是數一數二的。
  但奇怪的是,男人很多時候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總覺得衣服是新的好,婆娘是別v的好。
  所以當這兩個女人出現在萬鵬程面前時,他總是心慌慌的。但是由于初次見面,而且又是眾人在場,他便不敢再有所作為。
  等萬鵬程和大家一一認識完,大家就準備開始出發。
  萬鵬程的大哥和她的嫂子帶著工人在前面都走了好遠了,父母也去送他們。此時萬鵬程還在自己的臥室摟著自己的老婆吳莎準備在大戰一回。
  見萬鵬程猴急猴急的樣子,吳莎也就松開了萬鵬程,自己動手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萬鵬程見吳莎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萬鵬程也就趕緊松開自己的皮帶,把褲子退到了小腿上,然后抱著吳莎又親了起來。
  萬鵬程見時間不多了,沒有抱著吳莎親幾下,就展開了攻勢,若得吳莎啊……啊地不停地叫喚。
  就這樣站著,萬鵬程便和吳莎瘋狂地扭動起來。過了一會兒,萬鵬程估計有些累了,這才把屋里放到在床上,又是一陣瘋狂之后,萬鵬Р啪⌒耍和吳莎弄好衣服出來。
  見他們都已經走了,兩人才有手牽手的上路。
  到了汽車站,又等了好一陣子,汽車終于來了,又是一陣千叮萬囑,眾人才紛紛上車。而萬鵬程與吳莎依依不舍的樣子更是讓許多人眼紅。
  直到車子啟動了,吳莎才流眼抹淚隨著萬鵬程的父母回家。
  而萬鵬程坐挨著楊莉坐在靠窗的地方,心事重重地望著窗外。
  第5章 擁擠的大鍋鋪
  車窗外,紅紅的夕陽落在不遠處的山頭上,故鄉離我越來越遠,窗外的事物與我越來越陌生。
  知道晚上八點,萬鵬程他們一行才趕到縣城了火車站。
  六月雖然不是客流的高峰期,但由于這段時間放假,加上這個火車站優勢附近幾個縣唯一的火車站,所以出行的人也比較多,整個火車站也就顯得十分擁擠。
  萬展翅見售票廳門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于是收了大家的身份證去排隊買票,并安排萬鵬程與他嫂子帶著大家出去吃點飯。
  大家吃晚飯轉來見萬展翅還沒有買到票,萬鵬程便起身去替他哥哥排隊買票,換他哥哥出來吃飯。
  直到晚上10點了,才買到票,而且是明天早上5點的票。不得已大家就只能找家旅館住宿。
  因為也就只能休息五六個小時了,為了節省大家商量就找家大鍋鋪的旅社挨著休息算了,。
  萬展翅找到旅社,和老板商定好住宿后,旅社老板就帶著大家進了一間大概有10來張床的房間。
  房間有些臟,潮濕的空氣中夾雜著一股汗臭味。萬鵬程有些受不了這個味道,就趕緊起身去打開窗戶。
  安頓好大家之后,萬展翅就問萬鵬程出去上網不,萬鵬程說累得很就不去了,于是萬展翅就帶著他媳婦是出去。
  萬鵬程就找了張稍微干凈點的床躺了下來,掏出自己的手目雌鵒誦∷怠
  現在屋里就只有剩下六個人了,由于張強與韓江都是摟著婆娘水的,所以楊莉就和萬鵬程一樣落單了,只能獨自找了一張床躺下。
  慢慢的,屋里響起了鼾聲,萬鵬程覺得睡意有些濃了,就收好手機,準備睡覺。
  由于窗外的路燈比較明晃晃的,所以萬鵬程睡下的時候特意在屋里掃視了。他發現所有的人都睡了,而不遠處一個人睡的楊莉似乎還沒有睡著,翻來覆去的,好像身子有些難過。
  楊莉這樣的舉動讓萬鵬程渾身像有好多螞蟻在爬一般,身體的有一處地方高高的翹起,很硬,十分難過。
  萬鵬程想,你個鬼婆娘,不好好睡覺,翻來覆去的惹得老子都渾身不自在,要是這間屋子只有一個人的話,老子硬是把你全身脫得光光,壓得你紋絲不動。
  萬鵬程雖然是大學生,知識水平也高,但并非好人,睡過的女人也不在少數。
  只是有了女朋友吳莎好收斂了好些。全身也說不上收斂,只是和的女人辦事的時間少了。但和吳莎則是每天都在校園里打野戰。一天是操場的大樹下,一天又是圖書館的天樓上,有時甚至是在教室里。
  萬鵬程好像除了喜歡文學,愛寫點散文詩歌之類的外,其他的愛好便是做那事情。
  萬鵬程做拿事情的癮好像很多,一天最少得有一回。多大時候一天不下五回。
  今晚,雖然那兩口子都貌似睡著了,沒有什么動靜。但楊莉這個小狐貍精,一個人在床上扭來扭去的,還時不時地把自己的胸露了點出來,實在是傷人。
  萬鵬程使勁地握著自己的兵器,萬鵬程是在太想沖鋒了。萬鵬程想,再等一會兒你鬼婆娘還在翻來覆去的,老子硬是過來把你給辦了,就算是干不成,老子也得好好地摸你兩把。
  萬鵬程正胡亂的想著,張強和他媳婦宋梅睡的那張床卻傳來了動靜。萬鵬程聽見有了動靜,便只好把被子蓋在頭上假裝睡著了。
  實際上萬鵬程則在被窩里,悄悄地把被子掀了個縫,死死地盯住張強和宋梅那張床。
  只見宋梅睡在張強的右邊(萬鵬程睡這邊),正在往小腿上脫褲子,窗外的燈光照進來雖然已經很暗了,但萬鵬程還是感械剿蚊返牧教跬勸諄ɑǖ摹
  宋梅剛把褲子撂倒膝蓋上,張強就翻到了宋梅的肚皮上,兩人一翻對接后,張強便輕輕地在宋梅的肚皮上晃動起來。
  這回楊莉的床上也沒有了動靜,估計也是在側耳傾聽吧。
  萬鵬程看看張強兩口子,又看看宋梅那邊,身子里就像有座火山要爆發一樣,身體不斷升溫,苦干舌燥的更加難過。
  萬鵬程只看著楊莉,好用手握住自己的工具,輕輕地上下蠕動。
  就在張強兩口子快進入高峰的時候,楊莉也轉過身來對著萬鵬程,一只手不停地在胸口上移動,另一只慈瓷旖了被窩深處。
  終于在張強熄火的時候,萬鵬程也完事了,只有楊莉的杯子還在輕輕地晃動。
  萬鵬程想,這下應該安靜了吧。
  楊莉哪個鬼婆娘應該不敢整出啥子聲音來,反正老子也暫時完事了,老子就不管你了,準備睡好了,明早好出發。
  可是就在萬鵬程剛閉上眼鏡不久,又聽見了韓江的床上發出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第6章 再現春情
  萬鵬程見韓江的床上又傳來了動靜,心想張強那小兩口剛結婚不久,這是倒是也正常。
  沒有想到韓江這兩髯傭寄敲創蟮哪曇停娃兒都要娶媳婦還有這么大的癮。這才頭一天出門,還有這么多人睡在一起竟然都熬不住了,真是癮大。
  是癮大呢,還是此時此情讓人感到興奮。
  萬鵬程還在朦朦朧朧的想著,突然聽見韓江的婆娘輕輕地叫了一聲,道:“你個死鬼骱錛焙錛鋇模硬是舍不得多摸哈再整,干澀澀地,把我整痛了”。
  只見韓江嘿嘿地笑了一聲說:“婆娘,小聲點,怕他們聽見”。
  “那你還……啊,韓江的婆娘話沒說完,又是啊的叫了一聲。
  “你個死鬼,摸也不摸,又不輕點,今晚你是存心整我不”。韓江的女人有說話了。
  “好了,婆娘,不要鬧嘛,少摸多磨嘛,我這就輕點,你不要鬧,怕這小鬼些沒有睡著。”韓江說。
  于是,韓江的婆娘便步在說哈了。
  只聽見從他們床上傳來了輕微的聲音,這聲音同他們的呼吸一樣節奏。
  這聲音若隱若現的,真是美妙無比呀。
  只是苦了我和楊莉兩個單身了,這對不知羞恥的狗東西。老子都要睡著了,又把老子吵醒了。
  萬鵬程轉身楊莉,見楊莉仍舊呼吸緊湊,身體還要輕微的擺動。
  吶舫絳南耄老子得燒哈你們。你們兩口子倒是快活,就一點都不顧及我們的感受。
  于是萬鵬程假裝翻身,輕輕地哼了一聲。
  雖然這聲不大,但足夠讓韓江兩口子聽見了。
  韓江兩口子聽見萬鵬程哼了一聲,也就不敢再有動靜。韓江趴在他婆娘的肚皮上,望著萬鵬程的床,以為等一小哈就有可以開始了。
  不料萬鵬程卻掀開被子,準備起身。
  這情景著實讓韓江下了一跳,于是韓江抱著她婆娘側著翻了一哈身子,但自己的東西卻始終沒有離開他婆娘的身體。
  萬鵬程起來,開門走了出去。在路過楊莉的床邊時,心里咚咚地跳個不停,他也是真想在楊莉的床上睡下來,雖然自己睡過的女人也實在不少了,但哪個男人不想嘗嘗鮮呢?這樣具有少數民族特色的姑娘,而且還忸怩作態的,加上此時此情,萬鵬程真想倒下去,一竿子插到底。但現在的形式不允許她囪做,她姐姐和姐夫是醒的,萬一韓江那兩口子不高興,來整自己幾下,自己還只能悄悄地受了。如果是兩口子想敲詐一筆,把事情搞大了則更是麻煩。
  萬鵬程到了廁所并沒有解手,而是哈了根煙抽了起來,看來萬鵬程真的挺難受的了。
  萬鵬程想,要湊夤昶拍锍隼淳禿昧耍出來老子一定開了她。
  但萬鵬程接著抽了兩只煙,也不見有啥動靜。于是萬鵬程就準備走回去睡了。
  剛剛走到門口,萬鵬程就聽見了里面傳出的喘息聲。
  看來這兩口子癮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萬鵬程想,看來老子一定要像個法子整哈這兩口子,也給自己創造點機會。
  萬鵬程在門外站了一小哈,估計是想到主意了,便悄悄地推門進去,這時張強那兩口子由于興奮過后,可能有些疲憊已經發出了鼾聲。
  但是韓江兩口子可能處在極度興奮的上升階段,所以跟恩沒有右獾接腥絲門,更沒有注意到萬鵬程已經進來了,并站在了他們的床前。
  萬鵬程彎下身子,輕輕地叫了聲韓大哥。
  韓江一驚,一下子就從他婆娘的肚皮上翻了下來。韓江愣了好一會兒,才說“兄弟你回來了”。
  萬鵬程點頭道:“是的,韓哥,嚇著你們了,你們繼續,我睡了。”然后萬鵬程就轉身離開了。
  萬鵬程路過楊莉的床上,看見楊莉臉正對著墻子,于是便輕輕地彎下腰,在楊莉的的耳朵上輕輕地哈了口氣,若得楊莉有扭動了兩下。
  于是萬鵬程便大膽地把手伸進了楊莉的被窩牟⒃謁的胸口上按摩了起來。
  楊莉掙了兩下,見無法掙開萬鵬程的手,也就沒有動了。只有靜靜的享受。
  萬鵬程見楊莉不在反抗了,便大膽地將手伸進了她的內衣,在楊莉的兩座乳峰上耍了起來,時不時地還去挑逗以下兩顆不大不小的櫻桃。
  楊莉的胸被萬鵬程摸來摸去的,感覺的到體內那一團火旺旺地燒了起來,身子十分難受,呼吸也變得游弋起來。
  萬鵬程見楊莉也是春情蕩漾的,便將手伸向了楊莉的下面。
  沒有想到楊莉卻生生地給阻止了,不管怎樣也進步去。
  于是萬鵬程只有郁郁地回到了床上,躺了下來。這時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第7章 短信交流
  萬鵬程趕緊打開手看了看,心想難道是楊莉那個婆娘奈不住寂寞了。
  結果打開一看是自己的女人吳莎。
  “老公,你到哪×耍課蟻肽悖想得睡不著。”看著自己的女人這么想著自己,這才第一天差點兒就做了對不起自己女人的事情,走的時候還一本正經的答應自己的女人,自己會守住,萬鵬程嘆了口氣,心想還是自己的女人好。
  “寶貝兒,我到火車站了,沒坐到車,住在回車站了,我也很想你,乖,早點睡。愛你。”萬鵬程好好地給自己女人回了一條短信,說的全是自己女人愛聽的話,萬鵬程知道只要自己告訴女人愛她,想她,她就會很高興,很幸福。
  “老公,我也愛你,我想要你抱我睡。”吳莎又發來短信。
  萬鵬程看了看短信笑道苷馀人又想干那事了,不干那事兒她也睡不著啊。在學校的時候,每天我們都會出去野戰,或在球場,或在大樹背后,那時的時光是多么的好混啊。
  只要我說我要吳莎救就說好,不論在哪里,在什么時間,自己的女人都會滿足自己。可如今她不在我身邊,小老二都要脹破了,都無人理會。也難怪吳莎回想自己,我們什么時候過過這樣兩地分隔的日子,可是這日子何時才到頭啊。”
  “寶貝兒,乖,不許亂想,老公不在家你要乖點。”萬鵬程知道苦了自己的女人可是又有什么辦法呢?那個男人又想自己的女人給自己戴頂綠帽子呢?誰愿意做烏龜啊。
  “哦,老公,我會乖的,你也要乖,我會乖乖的等你回來。我只是你的。”吳莎的話那么真切的回蕩在自己耳邊,萬鵬程知道這個女人是真心實地的愛著自己的。但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啊,吳莎你別怪我,我是愛你的。萬鵬程心里就這么跟自己說道。
  “老公,要睡了,你也快睡了。寶貝兒,我好想要你。”萬鵬程無奈的說出那句話,萬鵬程現在根本沒想到要干自己的女人一回,他只想干睡在自己旁邊的那個苗族姑娘,楊莉。
  萬鵬程聽說苗族姑娘的那里水特別多,也特別熱。萬鵬程早就想感受一回了。
  這東西越想越厲害。小老二也造反了,把它按下去他又彈起來,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其實我才明白,他要干楊莉,他遲早要干掉楊莉。
  “老公,我也想要你,那里癢。”萬鵬程心想這女人是發情了,只得配合她玩回了。
  “寶貝兒,用手摸摸<”萬鵬程一只手發著短信,一只手不安分的套弄起自己的小老二了,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楊莉。
  這才發現楊莉的床也在微微顫動,這下萬鵬程來了興趣。悄悄摸到了楊莉的床邊,聽到楊莉急促地呼吸聲。萬鵬程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心想“你這騷婆娘,裝什么裝?憋不住了,自己動手了。”哈哈哈機會來了,讓我來幫你。
  突然短信又來了,不禁嚇到了萬鵬程,更嚇到了楊莉。
  楊莉突兀地轉過頭來,正好和萬鵬程四目相對。不知道是不是萬鵬程的眼睛里冒著火還是怎么了?楊莉的臉頓時就紅了起來。萬鵬程眼睛直勾勾地盯被子里楊莉鼓起的胸脯,終于按耐不住一只手伸了進去。
  沒想到這下楊莉這婆娘又生生的給我把手推了回來,還把頭蒙在被子里轉過了身去。萬鵬程心想算求咯。老子今晚注定要被小老二憋死。
  沒有得逞的萬鵬程,又只得回到自己床上,自己套弄起自的小老二來。
  打開手機一看吳莎竟然發來了自己的照片。
  這照片深深吸引住了萬鵬程的眼睛。原來每次都忙著做那事去了,還沒好好看過自己的女人,原來自己的女人的身體這么漂亮,豐滿白皙的那對大奶子,尤其突出,她知道萬鵬程最愛她的那對,以照得特別清晰,明顯。那對奶子高高挺立著,那兩個紅色的小點兒也直挺挺的立在那里。萬鵬程恨不得一下就撲上去咬一口。
  玲瓏曼妙的曲線,腰上雖然有些肉,可是那樣豐腴的肉感正是萬鵬程喜歡的。摸上去肉肉的,軟軟的。最隱秘的部位吳莎居然用手擋了一下,那些黑色的絨毛,若隱若現。萬鵬程知道吳莎故意擋住了那些絨毛下面的粉紅,她是要自己的男人好好想自己。
  這會兒楊莉對萬鵬程來說還不及這張照片來得實在,來得溫柔,來得及時。
  第8章 火車上的艷遇
  對于萬鵬程來說,這一夜對于萬鵬程來說,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標簽:工棚  里的  原始  欲望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