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后灣村的那些事兒《全本》

時間:2018-04-12 22:54:0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762078   評論:0
  第01章 芝麻地里
  后灣村。村后的山坡。
  夏日的上午,陽光明媚,樹木密布的山坡上一陣陣山風從林間穿過,讓人并不覺得很悶熱。
  李錦破扛著鋤頭優哉優哉的來到了自家的芝麻地。
  他本該早些來的,農餃四撓腥丈先桿才下莊稼的,可他和村里的傻子杜凌下象棋一時忘了時間,現在才慢吞吞的來。
  整了整草帽,李錦破一眼向芝麻地掃去,卻發現長勢強勁的芝麻間隱隱有兩個赤*條條的人影在晃動。他趕緊定睛一看,只見隨風一浪一浪起伏著的芝麻間,赫然是一對脫得精,的男女,女的做狗爬式向前彎下腰,屁股往后挺,男的則在后面配合著芝麻一起一伏的動作著,姿態恰似田間老漢推破車。青綠青綠的芝麻已經被壓倒了一大片。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在他家芝麻地干這等丑事?李錦破猝料不及,嘴巴張成了O型。
  為了清晰的看清這對糟蹋他芝麻地的狗男女,李錦破貓著腰悄悄的向那兩人的活動地帶靠近。
  村長老婆黃雪蘭和磚廠的老板朱貴祥!!!
  李錦破終于看清了,同時呆若木雞,眼前只剩下村長老婆白花花的豐滿身子了,白的耀眼,她胸前那兩個被朱貴祥抓著巳思湫灼饗窀照舫齙陌裝椎拇舐頭兒,讓人垂涎欲滴。
  突然,隨著朱貴祥的動作加速,黃雪蘭身體哆嗦了一下,緊接著很夸張的叫了一聲。這一聲大叫把入了迷的李錦破叫醒了過來。李錦破以為自己被村長老婆發現了,頭冒冷汗慌慌張張的扛著鋤頭彎著腰狼狽的逃走了。
  李錦破本來是想去芝麻地鋤草的,這種季節,別人的莊稼地里總是干干凈凈的,只有他家的地還是雜草叢生,對,就是雜草叢生——就像他剛剛窺到的村長老婆的下身一樣,亂蓬蓬的一團。而他李錦破繼母陳梅,最近迷戀麻將,一點也不關心莊稼了,這不,磚廠的老板和村長老婆都把他家的莊稼糟蹋得不成樣子了,他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一口氣跑了好遠,直到跑出了那條灰塵飛揚的土路,李錦破才停了下來。他覺得陽光瞬間毒辣了很多,他已經汗流浹背了,臉上也紛紛冒出了大顆大顆的汗珠,混著塵土粘糊糊的,有好多灰塵甚至灌進了他的鼻子里。
  李錦破氣喘呼呼的有點累,在路邊的一棵茂盛的大榕樹下坐了下來。歇了一會平靜下來的時候李錦破突然對自己的逃跑感到羞恥,他覺得他不應該逃跑,那是他家的地,他有理由也應該過去一鋤頭結束了那個曾經暴打過他父親的朱貴祥。狗日的朱貴祥平日仗勢欺人,對頗有桃花運的李錦破也看不過眼,不但不讓他李錦破騎他的女兒朱小文,還暴打了他的父親,現在還在他家的芝麻地里騎了別人的老婆,壓倒了他家大片大片的芝麻,他如何能不氣。
  李錦破之前也聽過村里的傳聞,說磚廠的老板朱貴祥專喜歡騎村里那些男人出去打工的“寡婦”,可傳聞歸傳聞,李錦破從來沒見過現場,沒想今兒竟然在自家的芝麻地里,抓了個現場,還是村長的老婆這一號響當當的人物。這么想著李錦破就開始更加后悔,他重新扛起了鋤頭,沿著那條路又跑了回去。但他跑回芝麻地時,不見了村長老婆和朱貴祥,那片倒伏的寺橐裁荒苤匭掄酒鵠矗仿佛被一塊外星來的巨石壓倒了一般。他還看到了芝麻地里還有許多這樣倒伏的地方,這一塊塊空地像人身上的傷疤一樣明顯。媽的,多好的莊稼地竟被多次的糟蹋了。
  “媽的朱貴祥,我一定要騎了你女人,你女兒,你全家的女性。”李錦破跺了跺腳,狠狠罵道。
  夏季的芝麻地,風開始變得干熱干熱的,李錦破有點口渴。
  也沒有心情鋤草了,李錦破垂頭喪氣扛著鋤頭的回了家,放下鋤頭,立刻到廚房里找水喝,但他找遍了廚房的水壺、盆盆罐罐也找不到一點開水或者湯,李錦破有點懊惱,只好逅缸里瓢了一瓢冷水猛地灌了下去。
  日已至午,肚子已經餓了,可他繼母還是沒回來做飯,李錦破坐在院子里直嘆氣。
  過了好一會,他繼母陳梅才回來,心情頗好的,甩了張50元,說:“小破,去買些骨頭回來煲湯,我做飯了。”
  李錦破看他繼母那喜形于色的樣子就知道她打麻將贏了,他繼母最近沉迷于麻將,輸了就整天拉著苦瓜臉,贏了呢,就現在這樣子。
  “媽,給多點咯。”李錦破說,趁她心情好,幸喜會得到一些意外。
  “拿去,老娘今天高興。”陳梅毫不猶豫的又甩了一50元出來,看來她今天贏得不少。
  “對了。”錢快遞到李錦破手上,又被陳梅收了回去,說,“今天有去鋤草?”
  “有啊有啊,你看,我這衣服都被汗濕透了呢。”李錦破指了指汗濕濕的衣服說。
  “好,勤快點,媽以后贏了錢都會給你的。”陳梅終于把錢塞到李錦破手里了。
  “果園呢,媽你沒去看?就知道打麻將?”李錦破問。
  “還早著呢,果子都沒熟,什么就知道打麻將,這贏了錢還不是為了你,你看你那父親都死去了,去了城里,幾年了人影也不見,錢也沒寄回來過。”陳說著就有點生氣了,她是有理由生氣的,她嫁過來不久,李錦破他父親就外出打工了,幾年了,音訊全無,跟蒸發了一樣。
  “萬一輸了呢?”
  “烏鴉嘴,走,趕緊買菜去。”陳梅吼了一聲,好在她今天心情好,要不早就發飆了。
  李錦破搖了搖頭。
  盡管李錦破曾經反對過他父親的再婚,盡管他以前很不愿意接納這個繼母,但這一切還是成了現實。陳梅這個好吃懶做的女人成了他繼母,可還有什么方法,在她眼里,他還是個傻子呢。
  李錦破無可奈何的走出了屋子。
  第02章 桃色事件
  李錦破今天意外的看到了村長老婆的裸*體,這讓他很是躁動不安,一想到那豐滿誘人的身體,下身更是硬邦邦的漲得不行。
  在這之前,李錦破只有在跟村里的年輕后生在小鎮的錄像廳里見過女人的裸*體。那幫年輕后生曾有一次看完錄像后叫李錦破脫了褲子看他的JJ,并嘲笑他的JJ蔫不拉機的。當然,那時候他還剛剛發育,現在可就不同了,他從書本里知道了,現在他那叫一柱擎天,跟驢子的一樣雄壯。而李錦破最接近看到女人裸*體的一次則給他的人生帶來了大禍,當他準備脫掉女人的衣服大展雄風的時候,被一塊磚拍成了腦震蕩,落下了如今頭痛的毛病。
  李錦破的人生中總經歷過兩次拍磚事件,兩次都跟桃色相關,兩次都轟動了整個小鎮,第一次他把偷>看他大姨洗澡的校長拍成生活不能自理,直接葬送了校長曾經輝煌無比的人生。那一年李錦破才14歲,剛上初二,他大姨是他的班主任,生得那個叫蜂腰肥臂,皮白肉嫩,一張標準的瓜子臉漂亮得讓男人欲罷不能。那年花樣年華的李錦破大姨還沒有嫁人,為圖個上課方便,就住在李錦破家,那個夏天是他家最熱鬧的時候,學校里的男教師、校長無不像個蒼蠅一般圍著他家嗡嗡亂轉。其中最無恥的就是校長吳蹋已經結婚并育有一女的校長吳青曾重金誘惑讓李錦破大姨做他的情人被拒絕了,那廝卻還是糾纏不休,在李錦破家的屋后偷>看他大姨洗澡,剛好被回來的李錦破碰個正著,雖然那時的李錦破剛剛發育,但已經知道了那是什么事情了,所以他撿了塊磚頭悄無聲息的上去對著校長的潭ゾ褪且慌模這一磚下去,風流的校長再也站不起來了,而李錦破大姨也受了這件事情的影響,流言蜚語四起,一時之間聲名極壞,間接還導致了李錦破母親病倒身亡。這事雖然轟動了一時,但畢竟是不光彩的事,校長的老婆等人也只能自愿倒霉無了了之。
  還有一次是高考成績出來后不久,那一屆的高考李錦破考出了全校第二名的好成績,被北京某高校錄取,正為上大學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當時他正和鄉長的女兒黃曉玲熱戀,眼看著就要開學兩人即將離別,黃曉玲決定在上大學之前把自己最寶貴的一切都獻給李錦破,于是兩人偷>偷>摸叩腦誒罱跗萍業墓園深處準備偷>吃禁果,沒想到給黃曉玲那兇神惡煞的哥哥黃權升抓了現場,一塊磚把當時驚慌失措的李錦破拍成了腦震蕩,黃權升還對著李錦破的下身狠狠踢了一腳,最后把李錦破的衣服脫了個精光,拖在村里游了一圈,他下面那根引以為傲的驢一樣的*讓所有人驚嘆,但當時被踢后病懨懨的樣子也讓所有人可惜,特別是那些風流婦人,所有人都以為那*已經廢了。從此,那個曾經被全村人看好的苗子就這樣萎了,雖然沒有完全變成了傻子,但經常性的頭痛也足夠讓他變得有時候跟常人不一樣了。這頭痛一直痛了一年才見好轉,但是偶爾還是會痛,不過,“不正常”這樣帽子已經讓人給他戴上了,而且很難脫下來了。于是頭痛逐漸好后,李錦破決定索性裝傻裝下去,這連他繼母都不知道。他慶幸那*沒有被廢,他相信“留得大吊在,不怕無逼日”。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會就這樣罷休的——而一個不正常人做了不正常的事是另當別論的,這是他繼續裝下去的理由。當然,這時候,美好的大學生活也離他遠去了。這一切就像是五年前那一磚的報應一樣,沒有人能為力。
  現在,李錦破頭痛病差不多是好了,腦子卻不似以前好使了,時而清醒得很,時而又混沌沌的一片記憶空白,反復無常,不可預測。如今這日子他是沒事可做了,就又想起女人來,李錦破從來不否認自己很色而且是天生的好色,在學校的時候就*窺過老師洗澡,摸過女同學的胸,無所不能,甚至在小學跟堂妹玩過家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把那還沒長成型的小雞雞往他堂妹的下身塞去了。但除了色以外,他其他方面都是很好的,包括以前在學校里一流的學習成績等。
  沒想到讓他欲火重燃的導火線竟然是村長的老婆和朱貴祥的茍合。
  在李錦破的眼里,后灣村三個最漂亮的女人分別是朱貴祥的老婆和女兒以及他曾經的女友也即鄉長的千金黃曉玲,村岳掀嘔古挪喚去。
  如果說之前李錦破的報復對象兼第一個想要騎的女人是曾經的女友黃曉玲的話,那么他現在的目標已經改變了,因為黃曉玲和朱小文都已經去省城上大學了,遠水救不了近火。他現在的目標是朱貴祥的女人,那個高雅的城里女人,雖然李錦破看到的是村長老婆的課體,但兩下對比起來,無論是外貌或是身材朱貴祥老婆比村長老婆顯然要勝過一籌。李錦破依然記得那次在她家,她給李錦破倒水的時候故意露出了那衣服下面一大截白白的胸脯和誘人的深溝,讓李錦破一覽無余,只是那時候的李錦破想上的女人是朱貴祥的女兒而不是他老婆,逡閱鞘焙虻睦罱跗撇⒚還多的留意。
  李錦破從后門出去的,一路上,腦子里一會是朱貴祥老婆的影子一會是村長老婆的影子,此消彼長。
  第03章 瘦狗媳婦
  村里的菜市場在村子的中央,不是很大,但各種瓜果肉菜還是齊全的。
  買豬肉的有兩個檔口,一家是石蛋媳婦的,另一家是瘦狗媳婦的。
  瘦狗媳婦生得漂亮些,口齒又伶俐,肉自然也賣得快。李錦破每次走進菜市場總也不由自主的往她的檔口走去。
  這檔口本來是瘦狗開的,他媳婦剛剛嫁過來不久,蜜月剛剛度 ,瘦狗卻經受不住外出的那些后生的誘惑,隨著眾人進城淘金去了,留下她這么個嬌俏的“寡婦”獨守空房,瘦狗媳婦嫁過來之前,也在城市里混過兩三年,風流得緊,卻哪里經受得住寂寞,所以瘦狗剛出去半年就有了她偷>漢子的傳聞了。
  這么個嬌俏娘們現在也操了屠刀,親自下屠場了做起賣豬肉的生意,也是為了生計,畢竟男人出去了好幾個月也不見寄幾個錢回來了,不自己操勞怕是要喝西北風了。
  “高才生,過來這買豬肉咯,便宜賣給你。”瘦狗媳婦笑著招呼李錦破。李錦破這個后生仔雖然有時表現得不正常,但是他那俊俏的相貌,健碩的身材對她還是有相當吸引力的,特別是她曾經當街見過李錦破的大*吊,雖然那時候是軟綿綿的,但那尺度給她的震撼是相當致命的。她每次看到李錦破都想上去摸一摸他的褲襠,感受一下那個碩大的感受,可一直都沒有機會。
  “嘿,鵑姐好,就要一斤」前傘!崩罱跗埔參⑿ψ潘擔瘦狗媳婦的對他有想法他并不知道,只當是對他好而已。
  瘦狗媳婦杜鵑稱好排骨后,李錦破說著并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50元的鈔票。
  “兄弟,過來一點。”杜鵑四下張望了一下,菜市場沒有多少人,對面檔口石蛋媳婦在打。就向李錦破招了招手。
  “干啥呢?”李錦破邊問邊繞過檔口的擋板走了進去。
  “給你找錢唄。”杜鵑說,見李錦破走了進來靠近了她,故意彎下身子找錢,屁股正對著李錦坡的褲襠,借著找錢的動作,左右輕微的摩擦了起來,并說,“兄弟,你那兒⌒脅唬俊
  這一意料不到的摩擦讓李錦破的下面一下子就硬了起來,剛好頂在了杜鵑的屁*股*溝里面,那感受很是享受,看著杜鵑那肥大的屁股,李錦破恨不得下手去好好把玩。
  杜鵑也感覺到了李錦破那兒的硬度,心里一喜,起身向后一抓,一把抓住了〗跗頻拇*吊,笑著說:“小兄弟,這么快就起來了,真大真喜人啊,誰說不行了呢。”
  該死的,這時候有人走進了菜市場,是村里的老光棍福伯,40多歲還沒討老婆,平時沒事也不出去打工,總是在村子里逛蕩逛蕩。
  福伯一進來菜市場看到李錦破跟杜鵑靠得那么近,心里好奇,問:“你們倆干啥呢?”
  杜鵑跟李錦破早分開了,心里很不滿,臉上卻一笑,道:“福伯呀,沒啥,這不給小破找零錢嘛,愣是找不夠。”
  又轉頭對著李錦破說:“先欠著吧,下次再來。”說到下次再來的時候對李錦破拋了琶難邸
  李錦破剛才給杜鵑一摸,心里癢癢的,讓福伯這一攪局,心里很不爽,惡狠狠的瞪了福伯一眼,恨恨的走了。
  買了豬骨回來,李錦破看到他繼母正在廚房里煮飯,柴火在灶里燒得旺,把他繼母的臉映得通紅。
  “媽,豬骨買回來了。”
  “好,幫我洗好,下午你還是去鋤草吧?”
  “還去鋤草啊,我看把那片芝麻地承包出去吧,我們有果園就足夠了,我下午到果園看看。”太陽太過毒辣,李錦破很不喜歡這樣的天氣去鋤草。
  “小破呀,這樣下去也不是方法,你看最近村里有沒從城里回來,跟他們出去打工吧。”
  “我也想啊,可是不是沒錢嗎?等果園的果子成熟有收成后我就去城里。”他也想去城里闖闖的,可身無分文,哪有那么容易闖的,他是讀過書的人,比村里的一些人理智一些,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卻也很無奈,他父親一去不復返就是最好的明證。
  “好吧,或許我能贏夠錢給你做盤纏呢。你媽最近手氣特好,你看,要不怎么會這么早回來呢,丑二媳婦的錢輸光了。”陳梅說得眉飛色舞,仿佛自己已經是個賭神,真是三句不離本行啊,這陣子她眼里真只有麻將了。
 “哦。”李錦破已無話可說,“骨頭洗好了。”
  陳梅做好飯后,母子倆默默的吃完了飯,陳梅吃得很快,風掃落葉般急促,顯然下午還有麻友等著她。
  果然,飯還沒吃完,就有人在窗后喊了:“陳梅啊,吃完了沒,趕緊啊,大家都在等你了。”聽聲,正是丑二媳婦,她輸了,想盡快贏回來,這正是賭徒的心態,所以她比誰都急。
  “嗯,馬上馬上。”陳梅說著,扒了一口飯,把碗筷一丟說,“小破,幫我洗洗碗。”

標簽:那些  事兒  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