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狼性村長《全本》

時間:2018-04-13 14:56:27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23533   評論:0
  第1章 欲望的鄉村
  月色如水,安靜的揮灑著,照耀著一排簡陋的房舍,給其涂抹上一層淡淡的銀光。這樣的夜晚是多么美好,有著原始欲望的人會在這樣的夜晚盡情的發泄,多愁善感的人卻會忍不住舉頭望著月亮,長長的吐著氣,感受其中的別樣滋味。
  魯家村被大山包圍著,安靜而祥和。大多數人家已經關了燈睡了,只有村東頭魯義家還亮著燈。魯義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賴漢,昨天晚上偷了本村的一頭牛,連夜殺了到鎮上賣肉。他的案子做的粗,肉還沒賣出幾斤就被派出所給抓了去。他的老婆殷貴菊晚上做了幾個菜,燒了酒,,村長魯有源叫到家里,想讓他給說說情,讓丟牛的那家不要再追究,放他男人回來。
  魯有源吃飽喝嘴,有了三分酒意,用指頭剔了一下牙,為難的說:“他嫂子,不是我這個當村長的不想幫你,只是……”他故意不說下去,眼睛死死的盯著殷貴菊的高聳的胸。
  殷貴菊的孩子還在*奶,故爾她的胸看著更加的碩大。她看著村長火辣辣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輕輕的挪了一下身子,被衣服一勒,頓時汁水流了出來,在衣服上印上一個圓圈。
  魯有源頓時口干舌燥,喉嚨咕咕的叫著,大口的干咽著,眼睛里射出火一樣的光。他這樣的行為毫不掩飾,說:“真是的。你說就魯義那樣的東西,抓起來就抓起來,你還給他求什么情?他打你的時候你忘了?”
  “可是他畢竟是我的男人,我……”
  魯有源了解這個女人,覺得用不著在她身上大費口舌,直截了當的說:“要是你真求我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他的眼睛已經告訴殷貴菊他需要的是什么了。
  殷貴菊怯怯的,裝著不明白,問:“只是怎么了?”
  魯有源繼續說:“只是要看你有沒有誠意。你也知道,在這個村里,我是說一不二,魯義這都不算什么事。只要你誠意了,明天我就把他從派出所弄出來。你這么漂亮,人有好,沒幾個人能不動心,我跟你說實話,其實我早就看上你了,而且一直覺得你嫁給魯義簡直就是糟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殷貴菊的淚慢慢的流下來,先是搖搖頭,而后又點點頭,咬著嘴唇猶豫了一陣,終于抬起頭來,說:“村長,我也知道你的本事,只要你能把我們家魯義給救出來,你說怎么樣,我都聽你的。”
  魯有源的眼睛頓時亮起來,說:“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過來!”他伸開一只手,做了個抱著的姿勢。
  殷貴菊又猶豫了一會兒,抹去眼淚,諑的挪到他身邊,倒在他的身上。
  魯有源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看著這個比自己幾乎小二十歲的女人,體內的狼性頓時爆發,狠狠的將她壓在身上,將她的衣服掀了上去。
  為了方便給孩子喂奶,殷貴菊里面沒穿內衣,衣服掀上去,兩個飽滿白嫩的胸便顫諼〉奶出來。
  魯有源張開滿是酒氣的嘴含著她胸前的突起,用力的吮吸著。隨著殷貴菊無助而悲傷的*吟,汩汩的乳汁被他吸進嘴里。魯有源更加的瘋狂起來,將她的衣服扒下來扔在地上,一邊撫摸抓捏著她的胸,一邊分開她的雙腿,挺了進去。
  終于,魯有源從殷貴菊的身上下來,看著她雪白的身子,邪惡的一笑,說:“你還真夠味。我看吃一次怎么也不夠!這樣吧,我幫你把魯義給弄出來,不過你以后要聽我的,我什么時候想要了,你都得伺候我。”
  “不行!要是讓魯義知道會打死我的。”殷貴菊沒有放棄最后的哀求。
  魯有源邪的笑著,說:“你知道就好!要是你不想讓他知道我們的事情就老老實實的聽話。”
  “你……你不能這樣!”殷貴菊抓過一件衣服擋在身上,恨不得將眼前這個人碎尸萬段。
  魯有源又在她的胸上摸了幾把,說:“好了,我去給你說說,保證明天把魯義弄回來。”說完,起來穿上衣服,去了魯義偷牛的那家,讓他們撤訴,回味著殷貴菊誘人身子的美妙滋味,他得意的笑了。
  這個時候,有個人卻在哭。
  魯紅兵此時正坐在操場旁邊一個月亮照不到的角落里,既沒有去看月,也沒有深呼吸,而是低著頭,緊蹙著眉頭,偶爾會將手里的火柴滑一根,看著火著起來,又在瞬間熄滅。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憂郁,那么的哀傷,又帶著深深的矛盾。在他的身前,是一大堆散落的教科書。
  第2章 輟學
  已經整整三個小時了,他一直坐在里,想著同一個問題。矛盾,矛盾讓他陷入了無限的痛苦。
  終于,他再一次劃著了火柴,拿起一本語文書,慢慢的點著。隨著火光的冉冉擴大,他的淚水順著臉頰往下流著。突然間,他的眼神充滿了堅定,毫不猶豫的將燒著的書投到其他的書上,翻動著,看著它們燃燒起來。
  熊熊的火焰將他的臉照的通紅,眼神中的堅毅突然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痛苦。
  “魯紅兵,你在干什么?”一聲略帶這驚訝和斥責的詢問之后,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魯紅兵抬起頭,看了一眼這個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師秦蕾,抹去臉上的淚,小聲說:“從此以后,我不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也不會再讀書。”
  秦蕾幽幽的看著他,過了半天才說:“我知道你的事情,可是老師已經幫不了你。不過,老師想告訴你一句話,隨時歡迎你再回來。我會想辦法讓學校給你保留學籍的。”
  魯紅兵搖搖頭,說:“不用了,我已經想通了,要不也不會把書到燒掉。”其實,他是無法割舍的,燒書只是為了堅定自己的決心,也好讓自己沒有了后路。貧困的家庭已經無力再擔負他的學費,雖然他是村里第一個高中生,幾乎承載了全村人的希望。
  整個村子都是貧瘠的,村里人給他的只是精神支持。唯有一個人能幫到他,就是村長。可是,這個小氣自私的家伙因為自己的兒子卻落榜而妒忌魯紅兵,有些仇視他,所以不但不幫他,反而找了個借口將他父親趕出自己的石料場,讓原本拮據的家庭完全陷入深淵。
  v大概是一個月前的事情。魯紅兵的父親魯天根瞞著他,去求村長,希望他能讓自己再去石料場。面對著拒絕,魯天根哭著跪下來,給他磕頭,只求他能給自己一個機會,給兒子一個機會。
  可惜,村長魯有源依然毫不客氣的拒絕了。家里僅存的一點積蓄也花光了,魯天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兒子。
  魯紅兵看著年邁的父親,含著淚讓他回家,自己開始陷入矛盾之中,最后還是決定燒了書,輟學回家。這才發生了剛才的這一幕。他是徒步走回家的,到家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魯天根看著一身露水,神低欠系畝子,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頓時老淚縱橫,將他拉到自己懷里,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候的魯紅兵反而平靜下來,輕輕的抱著父親,說:“爹,沒關系的。我就是不上學也不會比別人差的。家里這么窮,娘又有病,按理說我早就應該下來干活了。”
  他越是這么說,魯天根聽著就越不是個滋味,蹲在地上,忍不住痛哭起來。
  魯紅兵的娘咳嗽著扶著墻出來,看著兒子這個時候回來,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口氣沒上來,昏了過去。
  魯紅兵連忙沖過去,扶著她猛掐著她的人中。過了一會兒,他娘才緩緩的醒過來。
  隔壁的二嬸聽了動靜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微微的嘆了口氣。聽魯天根說孩子不上學的,小聲的罵著:“都是那個天殺的作的孽。”她罵的是村長魯有源。
  “誰作的孽?”身后傳來魯大鵬的聲音。因為他爹是村長,他村里驕橫跋扈,村里的男女老少沒一個敢惹他的。
  二嬸看到他,身子沒來由的抖了一下,結結巴巴的說:“昨天晚上我家的被叼走了,肯定是黃大仙做的。”她不敢繼續說“作孽”,是怕得罪了神靈,因為在農村,人們稱黃鼠狼是黃大仙。不過,這也例外了,只是這村長父子更是得罪不得,故爾扯到黃大仙身上,要是放在平時,無論如何也不敢說這樣的話的。
  魯大鵬撇著嘴沒有發作,關鍵是看他心情很好,斜著眼睛望著魯紅兵,挑釁般的問:“吆,我們的大高中生怎么回來了?不在學校好好學習,將來考個好大學回來干什么?”
  魯紅兵沒理會他,扶著他母親往屋里走。
  魯大鵬看他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沖進去狠狠的拉了他一把,差點將他和他母親一下子都拽倒。
  魯紅兵放開母親,揮著拳頭要打他,卻被父親攔住。
  魯天根>著笑對魯大鵬說:“大鵬,別這樣!紅兵不上學了,心里難受,所以才……”
  魯大鵬聽他這么說,眼睛一亮,什么也沒再說,沖了出去。
  第3章 移花接木
  魯紅兵微微的嘆了口氣,又扶著母親到里屋去,讓她躺在炕上。
> 二嬸剛才被魯大鵬給嚇倒了,沒有再留下來,回家去了。
  下午的時候,一個女孩子氣喘吁吁的跑進門,臉色陰沉的可怕,氣哼哼的喊道:“魯紅兵,你給我出來!”
  魯紅兵在屋里聽出是黃小歡的聲音,也知道她來這里是為了什么,從里面走出來。黃>歡很喜歡他,這個他很清楚,只是誰也沒說。
  黃小歡看到魯紅兵,心一下子軟了,剛才的氣憤也沒有了,溫柔的問:“你怎么了?我聽秦老師說你不上學了?”
  魯紅兵一上午都在勸自己不去想這件事情,可是聽她提起,頓時覺得很是憋屈,差點哭起來>最后還是咬咬牙挺住了,說:“是的!”
  “為什么啊?”
  魯紅兵不想說是因為家里實在供不起自己,苦笑著說:“我不想讀下去了。”
  黃小歡皺著眉頭,說:“你說不讀就不讀了啊?”
  魯紅兵的心情本來就不好,>她如此的斥責,終于忍不住了,冷冷的說:“你是誰啊?我的事情還用得著你管了?”
  黃小歡被噎的說不出話來,最后撂下一句:“誰管你!”氣沖沖的離開。
  看著她的背影,魯紅兵默默的低下頭,淚水再一次在眼眶中打著旋兒。
  魯紅兵退學之后,村長魯有源對他的態度有了極大的改善,主動過來找他,提出要是他愿意的話可以到石料場工作。他的改變讓魯天根有些憂慮。
  魯紅兵本來也沒有其他事情能做,邊答應下來。
  看他答應了,魯有源很是高興,卻提出了一個令人費解的要常就是讓魯紅兵改名字。
  魯紅兵一家都很納悶,不知道魯有源葫蘆里買得是什么藥。可是,名字既然起好了,也叫了這么多年,自然不能說改就改。他再三的詢問魯有源的用意,但并沒有得到答案。他也留了個心眼,沒有立刻答應他。
  魯有源又來過兩常最后一次還帶了東西,只是要他改名字。
  依著魯天根的意思,名字就是個代號,改就改了,沒必要得罪村長。可是魯紅兵卻越來越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態度更加堅決起來。
  魯有源的臉就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了,帶著族里的幾個兄弟,沖到魯天根的忱錚將他們父子惡打了一頓,臨走的時候撂下話,要是還不答應他們的要求,明天還回過來找麻煩。
  一個名字,而且是自己的名字,這么多年也沒有人提出異議,更沒有人說過有什么不妥,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要大動干戈的逼自己改動。他隱隱約約的想到了問題得所在,不過以他的社會閱歷來說,依然不能完全明白。
  在父親的哀求下,魯紅兵還是把名字改了,本來他想改成“魯仇”的,可這樣擺明了是給村長看的,再三考慮之后,他改成魯成才。
  他既然答應了,村長沒有再找他的麻煩,反而帶著他去鎮上的派出所諏聳中。一切都是那么的蹊蹺,一切都是那么的讓人費解。
  就在他改完名字的第三天,魯大鵬竟然去上學了,而他在學校里用的學名竟然是魯紅兵。也就是說,在魯有源的操辦下,魯大鵬完全頂替了魯紅兵,成了名副其實的高中生,成了絕對合法的魯紅兵。
  魯紅兵是聽秦蕾說的這件事情,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他驚諤、憤怒、無助、悲涼,開始還是淡淡的問:“那檔案總不能變成他的吧?”
  秦蕾搖搖頭,說:“聽說你們村長去找了校長,檔案也全改過來了!”
  “撲”,一口鮮血從魯紅兵嘴里噴射出來,濺在秦蕾的衣服上。他慢慢的倒了下去。等他醒來,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父親老淚縱橫,緊緊的抓著他的手,生怕一放手他就永遠不會再醒過來。
  兩天兩夜,這個老人沒吃沒喝也沒睡,就一直這樣拉著兒子的手。秦蕾每天也都會過來看看,一來是因為畢竟是自己告訴他的消息刺激了他,二來對這個孩子的確是有感情。看他醒過來,她激動的哭了起來,忘情的拉著他的手,將臉貼在他的額頭上,說:“你終于醒了。”
  在醫院里住了十幾天,魯紅兵,現在應該是魯成才,恢復得差不多了,跟父親說要出院。回到家里,看父親愁眉不展,問過才知道,他這一病,讓家里舉債不菲,幾乎是能借的全都借了,秦蕾還給他墊了三千多塊錢。
  第二天,魯成才去找魯有源,說無論如何也得讓他到石料場去工作。
  第4章 下跪
  魯有源卻拒絕了,冷冷的說:“開始我和你好說好道的你不給我面子,現在想都別想這事。”
  魯成才本來要說他兒子頂替自己上學的事情,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咽回去,畢竟現在他已經無力回天。看著魯有源的女兒魯玉麗在,只好哀求著說:“姐姐,你幫我跟大伯說說情,就讓我過去吧!”
  魯玉麗白了他一眼忝緩悶的說:“我可管不著你們的事。”便不再理會他。這個女孩和她弟弟一樣,仗著父親的權勢在村里橫行霸道的,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魯成才徹底的失望了,怏怏的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地上,靠著墻默默的流眼淚。
  魯天根看他的樣子知道是被拒懔耍過來拉著他的手,說:“紅兵,你別難受!會有辦法的。這些日子你好好養身體,其他的事情先別考慮。”他依然沒有改變對兒子的稱呼。
  夜,深沉,漆黑。沒有月亮,沒有風,只有不知名的蟲兒在喧嘩著。魯天根慢慢的起身,沒有驚動睡得正香的妻子,下炕穿好衣服,出去背著個竹簍開門去了山里。
  魯成才白天和父親去地里干活,晚上沒事的時候躺著思考下一步該做點什么。一晃又過了十幾天,借錢的人開始上門討要。魯天根總是三十五十的還一些,算是給那些人一個交代。要錢的人也知道他們家的情況,只要能要一點回去也就不再說什么。
  魯成才有些奇怪,問父親哪里來的錢。魯天根的臉會不經意的一紅,低著頭說:“你就別問了,總之我有辦法!”時間過的很快,大概又過了一個月,魯天根的臉上慢慢露出笑容,雖然依然債務纏身,可至少有門路多少賺一點了。可惜好景不長,一天晚上,魯成才還在睡夢中,被一陣嘈雜聲吵醒,從炕上爬起來,看到魯有源的堂弟魯有川正揪著父親的頭發,狠狠的打他。魯有源和其他的幾個人氣勢洶洶的圍在旁邊,大聲喊罵著。他看到父親用力的護著頭,絲毫不敢反抗。他沖過去,護在父親身旁,問:“你們干什么?”
  魯有源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說:“干什么?哼,你問問他自己!”他指著魯天根說。
  魯成才看著鼻青臉腫,嘴角掛著血跡的父親,問:“怎么了?”
  魯天根低下頭,什么也沒說。
  “不好意思說是不是?那我說!”魯有源冷冷的,“他到我的石料場去偷石子兒,被有川給當場抓到了。哼,怪不得這些日子我總是覺得我那里少東西,原來還真有不怕死的。”
  魯成才這才恍然大悟,想到父親這些日子還債的情景,原來他……他老實巴交了一輩子,要不是迫不得已,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他看著魯有源,說:“你們別打了,你有什么要求的話盡管說。”
  魯有源斜著眼,問:“先別說我有什么要求,你打算怎么辦?”
  魯成才想了想,說:“這樣吧!我到你那里去給你干活,前面三個月白干,算是賠你的損失,行不行?”
  魯有源對這樣的補償嗤之以鼻,說:“想得美!哼,誰知道是不是你和你爹一起去偷的,我可不想引狼入室。”他的話是對魯成才極大的侮辱,可是到了這個時候,魯成才也不能說什么。魯有源繼續道:“賠呢,我也不用你們陪。這樣吧,你給我跪下磕個頭,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
  魯成才實在想不到他竟然提這樣的要求,頓時愣了。
  旁邊有看熱鬧的村民聽魯有源這么說,紛紛的勸他:“算了吧!都是一個村的。”
  魯有源一瞪眼,嚇得他們不敢再說。他看魯成才沒有動作,大聲說:“你不跪是吧,走,把他送到派出所去。”>把抓著魯天根就走。
  魯天根撲通給他跪下,說:“村長,我給你跪下,我給你磕頭,你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不要緊,別為難孩子了。”
  魯有源狠狠的踹了他一腳,拖著他繼續走著。
  魯成才大叫一聲:“住手!”慢慢的跪倒在地,淚水肆意的流淌著。
  魯有源大聲的笑著,揮揮手,帶著他的人離開,只留下兩個哭泣著的男人。
  二嬸等人都走了,過來拉起魯成才,將他拉到懷里抱著他,小聲安慰著他,卻聽他小聲喃喃著,不知道在說著什么,但可以聽出來,他的語氣是那么的冷漠,讓人梁而栗。已經喪失了理智的魯成才緊緊的抱著二嬸,一手抓著她的胸,用力的揉捏著,像是抓住了魯有源的心,要將其捏碎一樣。
  第5章 二嬸的安慰
  二嬸吃不住痛,慘叫一聲。她的叫聲驚醒了魯成才。他連忙放開二嬸,不好意思的說:“二嬸,對不起廖搖…”二嬸沒有怪他的意思,輕輕的搖搖頭,小聲說:“沒事!心里好受點了?”
  魯成才點點頭。
  二嬸嘆了口氣,說:“真是苦了我這個孩子了!”她這樣說是為了表現出對魯成才的情感。說著話,她拉過魯成才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說:“要是輛醯煤檬埽就這樣吧!”
  魯成才剛才是沒有意識,此時摸著她豐滿的胸,頓時有了感覺,身體也發生了變化,不由自主開始撫摸著。其實,對這樣的女人他并不會有奢望,只是覺得摸著舒服,不想放手,就繼續的撫摸。二嬸其實年齡并不是很大,三十多歲,雖然生活的滄桑在臉上刻下了細微的皺紋,但是并不影響她的美麗,因為她的心是善良的。他這還是第一次摸女人,有些欲罷不能。
  魯天根看到眼前的情景,有些不敢相信,叫了一聲:“紅兵!”
  魯成才這才意識到爹還在,連忙放手,扶著爹回屋。
  剛才二嬸也忘記還有人在,頓時覺得臉燒的厲害,連忙說:“我回去了!”想了想,說:“成才,要是難受,就過來跟二嬸說。”
  魯成才看了她一眼,似乎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低頭看著她挺翹的胸,想著剛才自己還握在手里,那種舒服而刺激的感覺又涌上心頭。
  躺在炕上,剛才給魯有源磕頭的情景歷歷在目,魯成才徹夜難眠。第二天,他在大街上遇到魯玉麗,更是被她一口一個小偷的奚落著。他覺得村里人也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讓他幾乎喘不上起來。終于,他決定離開這里,雖然很放不下病中的母親。要不是母親,他也許早就走了。可是現在他已經不能再猶豫,回家只是和父親說了一聲,并不是征求他的同意,只是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魯天根其實也不會說什么,他很清楚要是再讓兒子留在家里,一輩子就毀了。單是村里人的唾沫就能淹死他。
  魯成才沒留在鎮上,也沒留縵乩錚而是到鄰市去闖蕩,想著要不混出個名堂來,寧愿死在外面。
  他滿懷雄心壯志,希望能有一番作為。可找了幾份工作之后才發現現實的慘酷。在外面闖蕩了三個月之后,他剛出來的時候心懷的憧憬便完全消失了。人在外,真的很難。一個剛輟學的高中生,一沒技術,二沒力氣,又能干得了什么。他想回家,那怕是躺著等死。可是,他不甘心。經歷了挫折之后,他慢慢的冷靜下來,重新審視了社會,也重新審視了自己。對他來說,這就是一個契機。
  想通了這一點,他不再好高騖遠,想著先找份工作踏踏實實的干一段時間。于是,在市郊的一個小飯店當服務員,飯點負責傳菜,過了飯點負責洗盤子打掃衛生。飯店不大,除了老板兩口子,只有兩個女服務員。這樣的飯店不講究排場,不講究服務,主要是環境和特色。老板黃丁是大廚,最拿手的菜就是燉土,客人到這里來吃飯也主要是沖著這菜來的。老板娘張嘉負責前冢兩個小姑娘也都是外地人,負責大廳里的服務。
  因為是在郊區的一個村里,離著市里不遠,城里人喜歡到這樣的地方吃飯,放松心情,所以生意很紅火。原本黃丁的意思是不要男服務員的,可是實在忙不過來,臨時又找不到人,就勉強同意了。
  魯成諳露ň魴腦謖飫鋦桑工作很勤快,將店里收拾的干干凈凈,盤子碗筷更是洗的光亮。很多客人來了都夸店里的衛生越來越好,自然來的人就更多了。黃丁高興,老板娘張嘉更是高興,偶爾的還會對黃丁說:“你看吧,我說讓他留下來沒錯吧?”黃丁只能一個勁的點頭。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大半年過去了。這段時間,魯成才連根冰棍都不舍得吃,把所有的錢都省下來寄回家里,除了秦蕾的錢還沒還上,其他的已經還清,而且娘的醫藥費也解決了。雖然他并不知足,可是目前也只能如此。
  兩個女服務員很看不起他,在背后嘀嘀咕咕不說,就是當著他的面也不給好臉色。開始他很不舒服,可憐的自尊心總是在折磨著他的靈魂。現在卻對這樣的事情毫不在乎,畢竟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各人有各人的命運,沒有必要活給別人看。
  第6章 老板娘轉變認識
  轉眼快要過年了,兩個女服務員吵著要老家。
  黃丁覺得越是到了年根生意越好,有些不想讓她們走,可是兩個女孩是鐵了心的要走,只好由她們去了。他怕魯成才也要走,將他叫到屋里,說:“小魯,你看現在店里的生意這么好,你能不能晚點走?”
  要是半年前,魯成才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可是這半年,他看著店里人來人往,聽著他們談天說地,也知道了很多人生的道理和處世的經驗,很為難的咂著嘴,沒有很快表態。
  黃丁有些擔心了,連忙說:“這樣,只要你不走,我也不會虧待你,給你發雙份的工資,你看怎么樣?”
  這就是魯成才表現出猶豫神情所想要的結果,他點點頭,說:“老板,你怎么說我怎么干。有你這樣的好老板,我干著也舒心,自然也會好好干。”他給黃丁帶了一頂大帽子,讓他甘心為自己出血。
  黃丁聽了他的話自然很高興,當然最高興的是他答應留下來。

標簽:村長  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