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山村:男科女神醫

時間:2018-04-19 11:46:22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1211   評論:0
  第1章 趙姨孤寡
  晚上十點多鐘,村里面那些個鬧洞房的人嬉笑推搡著離開之后,20歲的王大雷才抱緊媳婦,開始享受人生最美妙最心潮澎湃的時刻。
  王大雷不知道,此刻撫養她長大的趙金花正立在門口,弓著腰傾聽著屋內的一舉一弧U飧瞿杲40歲的女人,已經守寡十幾年了。
  趙金花是村里有名的美人兒,她瓜子臉,丹鳳眼,那雙漂亮的眸子總是碧波蕩漾,村里多少“才狼虎豹”都拜在她的石榴群下。
  從16歲起,就有人上門提親。兩年之間,她見了十來個漢子,終于在18,的時候嫁給一個家庭殷實的楊木匠。兩人過得倒也快樂,不過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那楊木匠不到一年就得了肺癆,最后吐血而亡。
  楊木匠死后,趙金花家門口又是門庭若市。三年之后,金花又嫁給一個身材魁梧,長的一臉絡腮胡的牛屠戶。不過,半年之后,牛屠戶卻,催地死于車禍,金花再次守寡。
  兩個男人的死,讓村里頓時刮起流言蜚語,大家都說趙金花是克夫的命,是“掃把星”。也有人說她的“生命通道”分泌毒汁,哪個男人敢跟她親密接觸,必亡。因此,自從楊木匠和牛屠戶死后,再也沒人敢上門提親。
  牛屠戶死后的第二年,趙金花收養了只有8歲的王大雷。要說這王大雷,命也夠苦的。6歲時,父母因感情不和而離婚。父親帶走了大他兩歲的姐姐,他只能與母親相依為命。8歲時,母親去鎮里辦事,再也沒有回來。從那時起,大雷就成了沒有爹媽的孩子,一個人獨守著破破爛爛的四&院。
  王大雷從此開始了乞討生活,東家一塊饃,西家一碗粥。不出兩個月,他明顯地消瘦下來。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都在學校里讀書。他卻只能站在教室外面,拿著撿來的廢紙和鉛筆頭,邊寫邊念。
  王大雷討飯到趙金花家里,金花看這孩子實在&憐就收留了他。趙金花不但給他做好看的衣服,還供他上學。大雷也很爭氣,每年都被學校評為三好學生、優秀少先隊員。不過,伴隨大雷成長的還有小伙伴們的冷言熱諷,他們說大雷是沒有爹媽的孩子,是被人家收養的一條狗,還說他和“掃把星”生活在一起,將來也是短命。大雷從小&不示弱,總是和那些個孩子打得鼻青臉腫。他發誓,將來要學一身好功夫,保護趙姨,收拾那些小看他嘲笑他的人。
  12歲的時候,王大雷便和村里的一個老頭子學習功夫。那老頭子是祖傳的拳術,有強烈的攻擊性。大雷跟著他苦學了四年,挨過不少打,流過不少淚,&過不少傷,但終于能橫刀立馬。他也漸漸地成了村里的牛哥,那些嘲笑他的孩子再也不敢對著他放一個臭屁。
  王大雷初中畢業考上了市里的高中,但他卻打消了繼續上學的念頭。趙姨為了她,這幾年付出的太多,他不想再讓趙姨為他勞累。他上初二的時候,趙姨動了&個手術,花了一萬大洋,家里負債累累,王大雷只想早點闖入社會,掙大錢養活趙姨。趙金花不同意,但她確實沒有能力再供大雷上學,只能無奈地點頭。
  王大雷開始去鎮里的建筑工地上當小工,雖然很苦很累,但每次拿到通過自己的勞動掙來的票子時,他心里一切&苦和累都風飄云散了。他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時,就給他親愛的趙姨買了件漂亮的裙子。在他心里,趙姨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可這些年,趙姨很少穿漂亮的衣服。當趙金花穿上大雷給她買的潔白的連衣裙時,她激動地留出了熱淚。她的苦心沒有白費,大雷是個懂事聽話的好孩子。
  “趙姨,你咋流淚了?”大雷走上前,輕輕地抹去趙姨眼角晶瑩的淚花。
  趙金花會心一笑,臉上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然后撫摸著大雷的頭:“阿姨是高興啊,我們大雷長大了,會關心人了!”
  “趙姨,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16歲的王大雷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嗯,我相信我們家大雷一定有出息!”
  “趙姨,你今天真漂亮,像我的姐姐。”
  “是嗎?我可沒有你姐姐漂亮,可惜這么多年,他們一直沒回來過。”36歲的趙金花雖然一過著背朝黃土面朝天的生活,但她的身材還是那么的好。
  “那你就當我的姐姐吧。”
  趙金花拉著大雷的手,笑著說:“傻孩子,我大你20歲,怎么能當姐呢?還叫阿姨吧,我聽著舒服。”
  不過,這十幾年,身邊沒有一個成男人陪伴,趙金花還是很孤獨的。有一天,她不知怎么莫名的興奮,拿著一掃帚就夾在兩腿之間,正準備叫出來時,這時大雷正好走了進來。看到趙姨臉上那奇怪的表情,他忙跑上前大聲問:“阿姨,你怎么了?”
  三姐新作,希望親們踴躍的收藏,推薦,三姐保證內精彩,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看不到。
  第2章 新婚之夜
  趙金花慌忙把笤帚扔到土炕上,低著頭紅著臉斷斷續續地說:“阿姨沒事,阿姨沒事……”
  “趙姨,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呢?”還處于童年的大雷并不知道,這個世界,男人離不開女人,女人更需要男人。沒有男人的滋潤,這個守寡多年的女人想方設法讓自己進入一種飄飄欲仙的境界。
  從那以后,趙金花盡量控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不過時間久了,她還是會浮想翩翩的。王大雷好幾次都聽到趙姨奇怪的叫聲,時而高,時而低,當他推開門時,趙姨都是一臉的尷尬,他還能看見趙姨臉上滾湯的汗珠。
  趙姨有時會問大雷,想不想爸媽還有姐姐。大雷嘴上說不想,其實心里卻很想念。對于父親,他更多的是恨,他恨父親狠心地丟掉他和母親,帶著姐姐遠走高飛。自從父親走后,他經常能聽見母在夢中呼喊父親的名字。這么多年,他一直在尋找走失的母親,但一直沒有下落。
  王大雷雖然“趙姨趙姨”的叫,但在他心里,趙姨就跟媽媽一樣,含辛茹苦地撫養他長大,所以他不容許任何人欺負趙姨。有一次,村痞狗蛋摸趙姨的屁股,大雷狠狠地教訓了狗蛋,從以后再沒有人敢打趙金花的主意。
  在山村,男娃娃十八九歲就結婚了。趙金花一直尋摸著給大雷介紹個對象,但大雷一聽說這事,就使勁地搖頭,說他這輩子不結婚,要好好地照顧趙姨。
  大雷20歲的時候,趙姨給他介紹了一個鄰村的丫頭柳如煙柳如煙小大雷一歲,長的倒也水靈,因早年喪父,家里拮據才同意和王大雷的婚事。
  趙金花把大雷家的院子賣掉才湊齊1萬塊的彩禮錢。在農村,男方給女方彩禮錢,女方一般都包回來一半的,但柳如煙的老爸卻一分不返。
  新婚之日,倒也熱鬧,晚上大雷的朋友們又來鬧洞房。這山村鬧洞房,不但對新郎“拳打腳踢”,還讓新郎新娘做出各種親密的動作。大雷哪好意思,長這么大,他還沒接觸過一個女人,所以對男女那些事一竅不通。柳如煙倒也不羞澀,不過,她是個潑辣戶,凡事適可而止,如果過火了,她會大發雷霆。那些個洞房的快十點了還沒去意,柳如煙吊著臉罵了幾句,他們這才嘻嘻哈哈地離開。
  鬧洞房的一走,新郎新娘開啟人生的最美麗最快活的時刻。不過,沒有經驗的王大雷剛進入目標不到一分鐘就繳械投降,這讓還沒有感覺的柳如煙臉上寫滿了失望。
  大雷,你這是咋回事啊?怎么還沒動,就放了?”
  王大雷尷尬地咬咬嘴唇:“是不是第一次,就快呢?”
  “這個我也不懂,那明天再說吧。”
  此刻,趙金花正弓在門下傾聽里面,由于大炕就在門口,所以兩人的對話,趙金聽得清清楚楚。她暗自笑了一下,看來這倆人都是新手,以后慢慢磨合吧。不過,她還是想到了男女抱在一起的情景,大腦不由地胡思亂想,臉上也火辣起來。對于一個守寡多年的女人,沒有男人,身心都受著壓抑的煎熬。
  六月的夏日,五點多,天就吐出了魚肚白。大雷被尿憋醒,之后看到如煙那散發著青春氣息的胴體,頓時來了感覺,抱住媳婦,再次快活起來。
  柳如煙雖然很累,但還是配合丈夫金戈鐵馬,不過在最后的沖刺階段,王大雷那不爭氣的東西又早早地耷拉了頭。
  柳如煙由先前的失望變為了不:“大雷,你是不是有病啊?到底咋回事啊?”
  “媳婦,我……我……”王大雷也不知說啥才好。
  “明天找個大夫看看,你這樣,咱怎么會性福?”
  王大雷賠笑:“媳婦,我沒有病,就是太激動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讓你活!”
  柳如煙推開大雷,又去睡了。
  趙金花早早起來給兩人做好了早飯,不過到了8點鐘,太陽已經照到屁股上,這對新人還沒起來。
  又等了半個小時,兩人才起來。飯桌上,柳如煙是一臉的不悅。趙金花只能說些有趣的話題,讓兩人高興起來,但柳如煙絲毫快樂不起來。
  當天晚上,王大雷繼續在芳草地上辛勤地耕耘,不過他的努力仍然沒有換來頑強的戰斗力。和昨晚的情形一樣,他再次陷入尷尬的境地。
  “王大雷,看來你真的有病,早知道你這樣子,我說啥也凹薷你!”柳如煙為享受不到正常女人的快活而惱怒不已。
  第3章 老婆背叛
  王大雷也為不爭氣的“兄弟”慚愧不已:“如煙,請你相信我,會好轉起來的。以后次數多了,有了經驗,時間一定會長。”
  柳如煙眉頭緊蹙,冷暗廝擔骸拔也挪幌嘈拍隳兀你就是不行。要是不去看病,這日子沒法過了!”
  王大雷在工地聽說,男人和女人維系生活一大半就是靠那個,他還不相信。結婚才兩天,媳婦就因為他戰斗力不行而給以臉色。看來,只有下身強大了,女人才能服服帖帖地和男人生活。
  一連幾天,王大雷的努力都以失敗告終,柳如煙因為這事整天悶悶不樂。趙金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知道柳如煙為何不高興,因為好幾個夜晚,她都在兩人的窗下傾聽。她是想通過這小兩口的翻江倒海讓自己心潮澎湃,可里面總是波瀾不驚,趙金花深深地為大雷擔憂。
  那大雷到底咋回事呢?他才20歲,正如狼似虎的時候,怎么就不能挺槍上馬、高歌猛進呢?為了讓小兩口子真正的性福,趙金花決定和大雷好好談談。
  這天大雷跟著趙姨去地里鋤草,干了一會,趙金花就讓大雷歇息:“大雷啊,你坐下,趙姨羌事想問問你。”
  大雷抹了抹額頭的汗,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缸子水問:“趙姨,啥事啊?”
  “自從如煙到了咱們家,她總是愁眉苦臉的。這到底咋回事啊?”
  大雷的心里一怔,隨后笑著說:“阿姨,沒事。可能她還不適應羌業納活。”
  趙金花盯著大雷的眼睛:“我覺得沒這么簡單吧?大雷,有啥事,你盡管跟姨說。我也是個過來人,或許能幫你的忙……”趙金花知道大雷有苦難言。
  “趙姨,我……”還沒說出來,大雷的耳根子已經紅透了。
  “到底咋了嘛?你說啊!不說,姨咋幫你呢?”
  王大雷閉上眼睛,全盤托出:“趙姨,這事你幫不了我。我不能給如煙帶來快樂,我兄弟不爭氣,時間不夠長……”
  趙金花眨了眨眼睛說:“大雷,你這是腎虛啊。你以前是不是有不良的習慣?”
  “啥不良習慣啊?”
  “比如手銀啥的?”
  趙姨的提醒,讓他回到了前幾年。初中畢業后,他在鎮里建筑工地干小工。閑暇之余,那些個農民工拉著他去錄像廳里看錄像。那些個錄像館,整天放些不雅的片子。白天半脫的,鄙細紗噯脫。大雷第一次在錄像里看到女人的身體,加之那曖昧的氣氛,他怎能受得了?看完片子,他總是硬邦邦的,會情不自禁地用手撥拉,那種愉悅的感覺讓他不能自拔。
  那時候,錄像館如雨后春筍般地出現,但這些錄像館卻很少放健康的勵志的片子。整天放什鼻婪似,帶色的,把那些小青年都教壞了。有關部門來檢查,只要錄像館送上票子,他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大雷,姨問你話呢。你想啥呢?”趙金花打斷了大雷的沉思。
  大雷紅著臉說:“趙姨,我以前是有手銀的毛病……”
  “我說呢,孩子,你不要擔心,這個能治好。阿姨給你去鎮上買點補品,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趙姨的話讓王大雷安心了很多。
  休息了一周,王大雷便去工地上干活。一到了工地,工友們就問他的小日子過得怎么樣?和女人睡覺帶勁不帶勁?他們說大雷娶了個小妖精,迷死個人,大雷一定很逍遙。然而王大雷只有唉聲嘆氣,這也讓工友們不解。
  趙金花給大雷買來了烤豬鞭、羊睪丸和生蠔等壯陽的東西,大雷看見就覺得惡心,但為了治好自己的病,他只能硬著頭皮吃下去。
  然懷粵艘桓齠嘣攏他進而不久的現象仍然沒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變,如煙也整天抱怨他不像個男人,跟他結婚一個多月了,從沒有享受過做女人的快活。
  這天下班之后,家里沒人,王大雷上山西頭的地里。路過村支書家的苞米地時,他見中間的苞米桿子不停地晃動。再走皇保里面竟然有男女勾魂的叫聲。這女人的叫聲怎么這么熟悉?他慢慢地靠近中央,讓他發狂的一幕展現在眼前:他的媳婦正和村支書的兒子錢小寶赤-裸地摟抱在一起。錢小寶正辛勤地在柳如煙的沃土上耕耘著。
  “狗日的錢小寶,老子宰了你!”王大雷沖進去,還沒等錢小寶反應過來,一腳就把他踹倒在地。
  第4章 治療腎虛
  柳如煙慌忙站起來,顫顫驚驚地提上了褲子。
  “錢小寶,你是不是活膩白了?連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動?”王大雷拽住剛爬起來的錢小寶,朝他的臉上又是重重地一弧
  錢小寶抹了抹嘴角的血,吐了兩口,狂笑道:“王大雷,誰讓你小子沒有本事?連個女人都征服不了?”
  “你……老子今天非閹-了你不可!”王大雷兇狠地拽住錢小寶,準備一陣痛打,卻被柳如煙叫住了。
  “怎么,小寶說得不對嗎?你就是個硬-不起來的棉花糖!”
  “柳如煙,你……”王大雷狠狠地給了她一個耳光。
  錢小寶忙跑過來,拉住柳如煙的手,一臉心疼的樣子:“妹子,你沒事吧?”
  柳如煙整了整散亂的頭發,大笑道:“王大雷,有本事你就挺起來。今天這事不怪小寶,是我心甘情愿的!”
  “柳如煙,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王大雷還準備打,不留心被錢小寶踢了褲襠,他“啊”地尖叫一聲,接著捂著褲襠,四處亂竄。待他稍有好轉時,錢小寶已經和柳如煙溜得無影無蹤了。
  柳如煙,我要和你離婚!王大雷仰天長嘯。
  回到家里,趙金花看到耷拉著腦袋的大雷,忙問他發生了什么事?看到如煙了沒有?
  王大雷把柳如煙和錢小寶偷-情的事告訴了趙金花,趙金花萬萬沒想到如煙會做出這樣的事。
  “大雷,那如煙現在在哪?”
  “估計在錢小寶家里。”
  “走,你跟我一起把她拉回來。”趙金花拉住大雷的手。
  大雷心中的怒火依然在熊熊燃燒:“趙姨,我不去,這個臭不要臉的,我沒法子跟她過了!”
  “不過就不過了,姑奶奶早就不想過了!”柳如煙穿了件光鮮的衣服,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趙金花氣得臉發紫:“如煙,你太不像話了!快給大雷賠禮道歉。”
  “不用了,我要和他離婚!”
  “離就離!你這個不e臉的東西!”王大雷咆哮著。
  雖然趙金花想努力挽回局面,但柳如煙已經是鐵了心要離開了。她在屋子里翻騰了一小會,拿了些衣物就匆匆離去。
  趙金花一路追了幾百米,但柳如煙頭也不回。她已經和錢小寶私約好,過幾個月,小寶就開著高級e車迎娶她。剛才在苞米地里,錢小寶確實給柳如煙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超值享受,她痛痛快快地做了回女人。
  當晚,王大雷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家里的黑公-狗莫名其妙地一吼,鄰居家的母-狗就“汪汪汪”地配合起來,接著狗叫聲由近到遠,村里頓時響起交響樂。這e本來就煩躁不安的王大雷更加痛恨相交。
  細思量,這事也不能全怪柳如煙。正是因為他在床上沒有頑強的戰斗力,才讓媳婦掃興。媳婦從自己男人身上得不到快樂,當然要偷-腥了。王大雷痛下決心,明天就去拜訪名醫,把自己的病治好。
  經過四處打聽,趙金花推薦大雷去荷花村的山村大醫院醫治。山村大醫院是一家中醫醫院,里面有專門的男科診所。主治醫生叫沈大國,五十多歲,號稱沈神醫。
  王大雷告別了趙姨,拿了些干糧和銀子,歷經四個多小時的長途跋涉,來到了享有“天下第一村”美譽的荷花村
  荷花村因夏日池塘里開放的千姿百態的荷花而得名,這里依山傍水,風景旖旎。全村有2000多口人,大部分農民之前過著面朝黃土白朝天的生活,但自從這山村大醫院建起后,來這看病的人絡繹不絕,村里因此衍生了很多飯店和旅館。荷花村以南2公里,還有個風景名勝:二龍山。這里是消夏避暑的好去處,只要來山村大醫院看病的人都會去二龍山轉轉。
  王大雷進了荷花村,經打聽,才知道山村大醫院在村東頭。他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了山村大醫院,遠遠地望去,這是個四層樓,中間高,兩邊低,像縣太爺的官帽,別具一格。
  王大雷見醫院外面停了很多小車,路上也不時有車朝醫院方向開來,看來這沈神醫果然名不虛傳。不過,這些從轎車上下來的人看了醫院門口張貼的告示后,都開車匆匆離開了。
  王大雷忙跑上前去,穿過人群一看,告示如下:
  本院享有盛名的沈大國醫生今天下午突然死亡,男科診所暫時關門,給您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什么?沈神醫死了?怎么這么不巧,他還沒來得及看病呢?不把這腎虛治了,他就對付不了女人啊。
  “沈醫生上午還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離去了;?”
  “是啊,他身體一直挺健朗的啊。”
  “咱們快去沈家大院瞧瞧!”
  幾個來看病的人開著車絕塵而去,王大雷忙奔跑著跟在那些小轎車后面,他也想知道,這神醫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腎虛的毛病去找誰醫治?
  第5章 女神醫父親之死
  話說這山村大醫院是由沈神醫和高醫生合資開設的。兩人雖然都看男-科病,但來找高軍看病的人寥寥無幾。沈大國的門診卻門庭若市,按-摩、推拿、針灸他樣樣精通,像中老年男人的腰腿病,比如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只要在他這里治療幾個周期,會得到極大性地改善。尤其是中年男人腎虛、硬不起來、泄得過快等男科病,只要喝上沈大國的祖傳中草藥配方,定會好轉起來。
  沈大國醫術精湛,妙手回春,被患者稱為“沈神醫”,他的辦公室大大小小、來自四面八方患者的錦旗掛滿了墻,每個月更換一次。
  因每天的患者太多,醫院實行掛號制。沈神醫上午和下午各接待15人,如果沒有排上號,第二天再來,有的人掛號排的靠后,一等就是三四天。起初掛號只有5塊,但到后來漲到了15塊,但這絲毫擋不住來自四面八方患者的擁堵。醫院8點鐘開門,但每清晨五點鐘就有人排隊,到8點鐘的時候已經排成幾條長龍了。
  沈神醫有四個女兒,沈冰、沈清、沈玉、沈潔。
  大女兒沈冰今年24歲,模樣俊俏,身材高挑,兩年前嫁給了一個販書的男人,丈夫常年在南方跑書,夫妻倆是聚少離多。兩年了,還沒有造個孩子,沈冰也備受著孤獨的煎熬,丈夫走后,她就去醫院給父親幫忙。
  二女兒沈清19歲,天資聰慧,長的清秀脫俗,尤其是平地上的那兩座小山,挺拔威武,讓無數餓狼魂牽夢繞。不過她卻不喜歡讀書。上完初中就輟學在家,跟著父親學醫。父親說她是個女兒唬應該進婦科,可她就是對推拿、按-摩感興趣,她說等父親老了,這祖傳的醫術總得有個人繼承吧,沈家沒有男兒,那這個任務就交給她吧。沈神醫給男人治病得時候,不免會看下面,雖然他多次叮囑女兒別進來,但沈清還是闖進來好幾次,整的那些男人羞答答的。
  三兒女沈玉上高中,今年16歲,她是這幾個姐妹中性格最活波開朗的,也是最開放的。上初三的時候就和班里的一個男生偷嘗了禁-果,結果懷了孕,被父親趕出了家門。后來還是倆姐姐百般求情,她才得以回家。以后雖然老實些,但遇到喜歡的男生她還是會暗送秋波,這朵金花注定是個多情的種子。
  四女兒沈潔14歲,上初中,雖是最小的一個,但她的個頭已經和二姐一般高了。雖然耳濡目染,但她對醫術一點也不感興趣,她有百靈鳥般的金嗓子,立志當個歌唱家,風風光光地活出精彩的一生。
  以上介紹,言歸正傳。
  且說王大雷吸著塵土和尾氣一路追隨那些個小轎車上了一個坡,坡上的路兩邊和打谷場上停滿了各種車,小轎車、越野車、皮卡,還有三輪車、拖拉機。路的一側擺滿了花圈,這些花圈多是曾經的患者送的。王大雷掃了一眼,發現里面有不少為官者,看來有錢人更容易得富貴病。
  王大雷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沈家大門口。院子里已經擠滿了人,多他一個都無處站腳。他生平還是第一次見這么多人來看一個死人,可見沈神醫的威望之大。
  他踮起腳跟想看看里面到底在干什么,但一排又一排的人堵得嚴嚴實實。他聽到了人5囊槁郟
  “沈神醫可是死得離奇啊,他之前沒有什么病啊。”
  “不是驗尸了嗎?沈神醫是被人下了藥的!”
  “他媽的,誰膽子這么大,敢害讓沈醫生?”
  “有兩個人最值得懷疑。”山村大醫院一個醫K怠
  “誰啊?”眾人聽到這話,都轉過臉來。
  “一個是村子的兒子李二狗,他不是一直想娶沈清嗎?可沈醫生堅決不同意。這李二狗是不是起了壞心?”
  “還有一個呢?”眾人迫不及待地問道。
  “這D忝嵌賈道,高軍醫生不是一直和沈醫生不和嗎?現在來看病的多找沈大夫,你看高醫生那,一天也就三四個。高醫生能不懷恨在心嗎?除掉沈大夫,他高軍不就可以當這山村大醫院的一把手了嗎?”
  眾人都舉起大拇指,欽佩該醫生的分析力。
  3聊了片刻,又有人挑起話題來:“我聽說這沈家二小姐,繼承了沈神醫的醫術,沈清肯定會把父親的醫術發揚光大的。”
  “切,你說可能嗎?一個女孩子家看男-科病,不被人家笑話死?”
  “那有啥啊,老封建了!這幾年沈神醫看病,那二小姐不一直在身邊嗎?”
  “只怕以后她給患者看病,會遭到性-侵-犯,隨讓她長的那么俊呢?”
  王大雷聽了這話,不免有點泄氣,如果真讓沈家二小姐給他看病,那他這腎虛早-泄怎么能說得出口呢?
  蝴蝶飛來吧,這樣三姐更新才有動力。小女子在此拜謝了!
  第6章 陪睡舊俗
  其實,關于沈神醫的死,沈家人也猜測和李二狗或者高醫生有關。只不過,她們沒有證據,所以不能妄下結論。
  沈大國死后,沈家沒有了男人,留下大大小小五個女人。沈大碌那捌耷拔迥晁烙詰ü馨,后來他娶了小媳婦于蘭花。于蘭花四十多歲,是個潑辣戶,愛慕虛榮。村長來沈家給兒子提親,沈大國一萬個不同意,但于蘭花卻答應了下來,說人家李家有權有勢,又有錢,沈清要是嫁給李二狗,有想不盡的榮華富貴。不過,沈清也看不上李二狗,這事一直拖隆
  如今沈大國死了,于蘭花心里盤算著,早點把沈清嫁過去,好攀上李家這棵大樹,過上逍遙自在的生活。
  沈家大院,來探望沈神醫的人擠得水泄不通。沈家四姐妹細商量之后,一起出現在眾人面前。
  王大雷看不見里面,錄鋇貌恍校他干脆爬到了楊樹上,小時候爬樹掏鳥蛋,桶馬蜂窩是常有的事。這下子居高臨下,院子里看得清清楚楚。靠,這四個女孩子是誰?一個比一個長的帶勁!要是能娶上其中的一位,真不枉白來荷花村一遭。不過,一想到褲襠里那不爭氣的兄弟,他的心里頓時涼了下來。當前最要碌氖強床“。
  “我說老哥,院子里那四個女孩是誰?”王大雷問和他一起爬到樹上的中年男人。
  “這是沈家四姐妹。”
  “沈家四姐妹?他家四個閨女,沒有兒子嗎?”
  “沈神醫就是想要個男娃,好繼濾的醫術,可惜他沒這個命。你看見左邊第二位了吧,那個穿青色連衣裙的。那就是沈家的二小姐,沈清。”
  由于離得遠,王大雷又帶點近視,所以他看不清幾個姑娘的臉。不過,他能看出來,這沈家二小姐的身材最好,尤其是凸起之處,特別顯眼。
  “那現在沈大夫死了,沈家沒有個男人,該咋辦呢?”王大雷心想,要是他能進沈家就好了,有很多事情,還是需要男人做的。
  “是啊,那四個小姐的媽又是后媽,有她們苦果子吃了。”
  “后媽?咋回事?”
  “你一個外村的,問這么多干嘛?”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煩了,他想聽聽里面到底在說什么。
  沈冰讓大家安靜下來,之后她說:“關于我父親的死,我一定會徹查到底!現在父親不在了,男科門診部暫時閉門10天。請大家放心,10天之后,由我的妹妹小清繼續為大家診斷開藥,黽曳判牡鼗厝グ桑 
  “一個女孩子家怎么看男科病呢?”一個患者的聲音從人群中迸了出來,大家頓時笑了起來。
  嬉笑聲過后,沈冰認真地說:“如果你們想繼續治療,那就相信小清,這么多年來,她一直在父親的身邊,醫術已經學得頂呱呱。鲇諛忝嗆貌緩靡饉祭湊宜看病,那是你們的事。在醫生的眼里,只關心你生的什么病,而不分男女!”
  “好!說得好!”一個穿著光鮮的男人從人群中穿了過來,他留著板寸,小眼睛,鼻子高頂,小臉白白的,脖子上有道傷疤。這傷疤是去年打架留下來的,此人不是鋈耍正是村長的牛逼兒子李二狗。
  沈冰瞪了一眼二狗,冷冰冰地問:“你來干什么?”
  “冰姐,瞧你這話說得?我叔突然走了,我能不過來看看嘛?誰他媽這么大的膽子,敢害死沈神醫?要是讓我查出來,非千刀萬剮不可!”
  沈清“呸”了一口:“李二狗,你少在這里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爸是誰下了藥,你心知肚明!”
  李二狗壞壞地笑著:“清兒,這話可不能胡說啊?我那么愛戴沈神醫,怎么會害他呢?”
  沈玉跑過來,責問道:“你還不是為了得到我二姐,所以害死了我爸?”
  李二狗仰天長笑,他盯著沈玉說:“想不到這三小姐,分析得如此透徹,精彩精彩!那你們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們就是污蔑,我可以告你們!”
  這時,于蘭花微笑著走進李二狗:“二狗,你別聽她們胡說。姨知道,這事跟沒關系。”
  李二狗得意地靠近于蘭花:“還是阿姨理解我。”
  王大雷也聽不見里面說什么,他無趣地跳下樹,又聽到了幾個人的嘰嘰喳喳:
  “你說這沈家會讓哪個姑娘陪-睡呢?”
  “按理說是未婚的姑娘,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都行。”
  “三小姐四小姐還上學呢,不可能,這事八成落在二小姐身上了。”
  王大雷聽得暈頭轉向,他忙問:“啥是陪-睡啊?”
  “陪-睡是我們村的舊俗,女人死了丈夫或者未婚的死了父親,都要靡桓瞿腥死磁-睡,為的是驅除惡魔,吉祥百年。”
  王大雷覺得太荒唐,不過他又異想天開:如果他能成為二小姐陪-睡的男人,那該多好!他看病就容易多了,可他怎么才能進入沈家呢?
  第7章 風流的于蘭花
  王大雷聽說五彌后,沈家才找陪睡的男人,他原打算在荷花村呆幾天,但身上的銀子不多,這的旅館又不便宜,還是先回家吧。
  連續幾天,沈家門口來吊唁的人絡繹不絕。沈冰和沈清只是噙著淚珠,兩個妹妹則哭聲震天。高軍也來吊唁了,不過他那假惺惺的樣子被沈家一頓臭罵。
  沈神醫死后,高軍門診就熱鬧起來了。那些患者聽說十天之后,由沈家二小姐出診,多是搖頭。他們認為,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怎么看男科病?再說也不方便,有些地方需檢查,多不好意思。不過,有些人還是相信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他們覺得女孩子看男科病更細致,更體貼,所以他們暫時回家,十天之后再來。
  讓沈家姐妹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幾天守孝期間,她們的后媽于蘭花卻經常不在家。沈大國死后第四天晚上八點鐘了,于蘭花還沒有回家。
  沈清出門倒垃圾時,在高墻上,聽到下面有兩個人說話贛捎謖飫镎詹壞皆鹿猓地方又隱蔽,經常成為小情人私會的地方。
  “蘭花,這幾天可想死我了!”是個男人的聲音,不過這聲音好熟悉,沈清一時想不起是誰,再聽聽。蘭花?哪個蘭花?不是她后媽吧?
  “軍哥,我有件事要問你。”沈清立刻咬噶搜潰果然是后媽的聲音。這么晚了還不回家,原來和野男人約會。她也太不像話了!爸才死了幾天,她就勾-引外面的男人,無恥!
  “啥事啊?”第二句說出來,沈清已經斷定這是高軍的聲音。她萬萬沒想到,后媽竟然跟高醫生有一腿。
  “我問你,沈大國是不是你害死的?”
  “我害他干嘛?我發誓這事不是我干的!”
  “那你知道是誰下的藥了?”
  “不知道,不知道,反正我不會那么缺德!你不是一直咒著他完蛋嗎,這樣咱們就能在一起了。”
  “你放屁,再怎說,他也是我男人……”
  高軍一陣子狂笑:“你男人?你們有感情嗎?這個糟老頭子能滿足你嗎?”
  “行了行了,就你能行!好了,我得走了,要不那幾個丫頭會懷疑我的。”
  “別嘛,讓我親一親,吃吃奶!”高軍一把摟住了于蘭花。
  “你們這對狗男女!”沈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往下面撂土坷垃。
  轉眼間,兩人就溜得無影無蹤。
  “于蘭花,你這個臭娘們,有本事別回家!”
  回到家后,沈清把剛才允賂嫠嘸父黿忝茫大家聽了義憤填膺,決定把于蘭花趕出沈家。
  晚上九點多鐘,于蘭花才裝模作樣地回家。不過大門已經反鎖了,她身上又沒帶鑰匙,只能用力敲門。可敲了半天,喊了半天,嗓子都啞了,也沒人開門。
  這幾個臭丫頭,純粹是想岳夏鍥死!于蘭花不甘心,爬樹到了屋頂上。
  “小玉,快把大門開開!我敲了半天了,你們一點反應也沒有,都死了嗎?”
  沈玉剛從茅子走出來,聽到屋子上有人喊話,嚇了一大跳,她還以為有賊呢。
  “于蘭花,你個不要緣模以后別想回這個家!”
  “你這個死丫頭,怎么跟媽說話呢?快把門打開!”
  “你不配當我媽,臭不要臉的!”沈玉“呸”了一口,進屋了。
  “好啊,這是你們不讓老娘回家,怪不得我!”于蘭花下了樹,朝高醫生家走浴8呔離婚三年了,孩子又跟了老婆,他一直是一個人過。剛才高軍就不讓她回了,但于蘭花說不合適。現在她可是找到借口了,今晚她能和高醫生好好地快活一番了。
  第二天是沈神醫出殯的日子,為了不讓外人笑話,沈家姐妹暫時讓于蘭花回來。沈大國的葬禮很隆裕那些被他醫治過的人從四面八方趕來,哭聲遍野,天地為之動容。沈大國被葬在了高山之上,他的美名會萬古流傳。
  且說王大雷回家之后,依然去工地上干活,因鎮子里村里不遠,所以他每天跑家。這天晚上十點多鐘,大雷去了茅子路過趙姨的門口時,突然聽到里怨-魂的叫聲。結過婚的王大雷能聽得出來,這是男人和女人歡愉時,女人愉悅而發出的聲音。
  趙姨難道有了男人?不可能啊。那趙姨這是……結婚之后,大雷才理解趙姨的孤獨,一個女人守-寡這么多年,沒有男人的滋潤,哪能受的了呢?
  王大韻臚瓶門和趙姨好好聊聊,但他叮囑自己,千萬不能胡思亂想,趙姨可是他的養母啊。
  第8章 王大雷搶紅繡球陪睡
  王大雷心想:該給趙姨找個男人了,她太孤獨了。不過,他猶豫了半天,還是覺得不能進去。
  王大雷走后,越鴰拿出衛生紙,把腿上擦干凈。讓她都難以想象的是,剛才自己的撫-弄竟然噴出了水。趙金花是個欲-望很強的女人,以前和那倆丈夫,都有過這樣的現象。他們的陸軍也總是被趙金花的強勢水軍所淹沒,舒服得不得了!或許是因為太舒服了,所以他們娶了趙金花后都是短命,趙金花也愿以俳喲ケ鸕哪腥恕
  王大雷再次去荷花村時,正好是沈家二小姐選陪睡男人的日子。姐妹幾個最終達成一致,由沈清擔當此重任。沈清原本想打破這舊俗,但大姐沈冰是個保守的女人,她建議沈清還是按村里的習俗走,這樣才不讓人笑話。
  于蘭砸輝僖求,陪睡的男人選擇李二狗,但沈清堅決不同意,說如果選李二狗,她就不走這一步了。于蘭花也沒辦法,只能按沈清的意思走。沈清準備在自家門樓上拋紅繡球,那些個未婚男子,誰撿上紅繡球,誰陪睡。
  王大雷風塵仆仆地趕到沈家門口時,見門口站了很多裕他仔細一看都是年輕小伙子。他好奇地湊上去,問一大哥這是在干嘛?這么熱鬧。
  “你是外村的吧?今天沈家二小姐拋紅繡球選擇陪睡的男人呢。”
  “這陪睡的男人不是內定的嗎?”王大雷的心里一亮,這個辦法倒是不錯,那他也有機會。
  “內定個屁啊?那沈家二小姐是個倔強之人,非要拋繡球來選擇陪睡的男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
  這時,大雷聽到十來個小伙子圍著一個小白臉。小白臉正是村長的兒子李二狗。
  “你們幾個給我聽著,一會不管是誰搶上紅繡球,都得給我,知道了嗎?”
  “這個……”有人面露難色。
  “怎么,做不到嗎?誰要是把紅繡球交到我手里,給他賞1000大洋。誰想跟老子搶女人,老子決繞了不了他!”
  那幾個小伙子怯怯地點點頭,嘴里說著好好好。
  王大雷暗罵這小白臉太霸道,誰搶上紅繡球誰就是那個陪睡的男人,大家公平的競爭,憑什么大家把好事都讓給你?
  拋繡球時間定在下午3點整,王大雷2點就到了荷花村。他忍著饑餓,懷著焦急的心情等待這一激動人心神圣時刻的到來。
  距離拋繡球還有20分鐘,但沈家門外已經是熙熙攘攘,人頭攢動。這次來接繡球的大多是本村未婚的小伙子,不過因為沈清貌美如花,外村慕名而來的也有一百多,其中不乏達官貴族,商賈世家,企業白領,他們聽說這二小姐還是潔白之身,都想當開荒之人。
  按村里的習俗,陪睡男人應該是未婚的男人,但今天來接紅繡球的可謂魚肉混雜。有離了婚的,有背著媳婦想僥幸偷摘野花的,還有的心懷鬼胎,如果得不到沈家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也是傾國傾城,隨便搞一個都行。
  除了參加接繡球的小伙子們,村里大多人也停止了農活,來看熱鬧。一年忙于農活的村民也難得有機會看這么一場精彩的大戲。當然,還來了不少游客,他們也想一睹沈家四姐妹的真容。

標簽:山村  女神  神醫  
上一篇:孽亂青石溝
下一篇:天下第一寡婦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