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山野春潮:與鄉村美婦的瘋狂纏綿

時間:2018-05-01 22:21:31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09471   評論:0
  第一章村長兒媳婦

  桃花村,村如其名,那絕對是附近十里八鄉的一個桃花源。

  整個村背靠大山,每年桃花盛開的時候,不說這十里八鄉的,就連很多城里人都來山上看桃花。村前流淌著一條水清魚肥的桃花河,讓個村子美得仿佛置身在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中一樣。

  不過桃花村最出名的還是兩樣東西,一個是桃樹,一個是美女。

  可能是桃花村好山好水的原因,村后山野桃樹林中的桃樹,盛開的桃花,竟然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更重要的是,,桃花還可以用來釀酒,釀出的桃花釀酒香撲鼻,真真的酒香不怕巷子深,而結出的桃子更是好吃,有老人說比玉皇大帝蟠桃園的蟠桃都要美味。

  要說桃花村的女人,那可是十里八鄉的男人都眼饞的。在這青山綠水的熏陶下,個個皮膚白嫩的可以滴下水來,而,身段苗條,個個都跟仙女一樣。每年來桃花村說親的人,多的都可以排到城里去了。

  桃花村各家多以釀酒,種藥材為生,也有不少種點糧食,養點牲畜啥的。村后山倒是每年產的桃子多,但交通閉塞,很難大量的運出去,村里人自己也吃不了多少,所以大部,都爛在樹上。

  在桃花村最出名的除了村長,怕就數楚小天了。村長出名是因為人家是一村之長,更主要的是,這位村長大人喜歡給人家戴綠帽子。

  而楚小天出名,是因為這桃花村好山好水的竟也出了他這個小流氓。人家都說窮,惡水出刁民,這句話用在楚小天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楚小天今年二十三歲,一身黝黑的皮膚,長的還算結實英俊,他七歲那年就死了父母,至于怎么死的,桃花村里沒人知道。

  這小子從小上學還挺刻苦的,說是要出人頭地,,自從到了鎮上上高中,認識了一群狐朋狗友,那學習成績是直線往下掉,最后實在是學不進去了,便輟學了。

  從那一年開始,楚小天就在村子里面東逛西晃,到了誰家吃誰家,一天到晚游手好閑,但他腦子卻很靈光,嘴皮子利索,能說會道的,可能是和他太,的就步入社會有關。

  自從成了孤兒后,村里的好心人有時會接濟他一下,其中對楚小天幫助最大的要屬李嫂了。他雖然整日里的游手好閑,不是偷雞就是摸狗,今天偷張家的,明天偷李家的,偷對楚小天來說,只是小菜一碟而已。但他從沒動過李嫂家的一磚,瓦。這也算是楚小天對李嫂的知恩圖報吧!

  李嫂就住在楚小天家的隔壁,家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她都會給楚小天端一碗,有時衣服臟了,李嫂也會代勞幫他洗的。

  李嫂今年三十二歲,一米七的個頭,身材極好,因為沒生過孩子,緣故,身上沒有一絲贅肉,皮膚比一二十歲的小姑娘還要細白水嫩,更重要的是李嫂身上散發著一種成熟女人的味道,這讓楚小天很是迷戀。

  也許是遺傳和這里水土極好的原因,楚小天不但很好的生存了下來,而且身子骨竟是極為的壯實,這不能不說是個奇,。不但身體壯實,就連下面的物事也是極為壯碩雄偉。

  更無恥的是,夏天天氣炎熱的時候,這小子還經常跑去偷看村里大姑娘小媳婦們在桃花河里洗澡,被抓了幾次,拉到村委會交給村長批評教育,可是沒幾天又跑去偷看。這些讓村里人對他恨得牙癢癢的。

  長到這么大,楚小天卻從未真正嘗過男女翻云覆雨的滋味兒。只能在夜里,想象著村里姑娘們雪白的白兔,筆直的大白腿,和五指姑娘一次又一次歡快的摩擦。有時李嫂不經意闖見了,都笑罵一聲臭小子越來越壯實了,臉上帶著特殊的紅暈走開了。那時楚小天真想讓李嫂能給他來一發就好了。

  炎熱的夏季,傍晚時分,楚小天這會正躡手躡腳的在一片有人高的草叢中穿梭著,很快便選好了一個能將前面看的清清楚楚的好位置,然后趴在了地上,一臉色瞇瞇的看著前方。

  這是他每天都熳齙墓課,因為這個時候村長的兒媳婦——孫小花,都會在此處的桃花河里洗澡。

  果然在前面不遠處的清澈見底的河流中,正有一個長相俏麗的少婦在洗澡。

  少婦正在拿著一塊抹布,仔細的一寸寸的擦拭白花花的身體,那高聳煨夭浚碩大的屁股,像楊柳一樣纖細的小腰,看的楚小天咕嘟的咽下幾口口水。

  “驢日的,王躍強那小子真是好福氣,媽的有這么一個長得好看的媳婦,天天爽死了。”

  “身體真白,屁股也大,要是我能爽一把就好了。”楚小煸諛且庖道。

  楚小天越看越感覺口干舌燥,他偷看村長兒媳婦洗澡都快一個星期了,每一次看完他回去了都睡不著覺,腦子里全是她白花花的身子和她洗澡時的騷樣。

  他本來也嘗試著去跟她套近乎,看能不能占點便宜,可是這燜鐨』每次看見他都不給他好臉色看,這讓他一點空子都沒處鉆。

  突然,他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正在河水中的孫小花。

  也許是河水有點涼的緣故,所以孫小花整張俏臉變得跟牛奶一樣的白,白里透著紅,這時的她看起來更加的煅薅人。

  楚小天看著她把全身都洗了一遍以后,照以前她應該是穿衣服離開了,可是這會她有些做賊心虛的扭頭往旁邊看了一看,發現沒有人,便站起身來,雪白的大屁股直接坐到了河邊的石頭上,然后整個人便閉著眼睛,用她的雙手開始鼓搗前面兩個嫩白於,邊摸邊發出陣陣壓抑的呻吟聲。

  楚小天看到這兒,頓時感到腦袋轟的一下,他整個人頓時跟打了激素一樣,渾身氣血上涌,眼睛瞪得老圓老圓。他看了這么久,還從沒見過村長兒媳婦自己一個人在這自摸。

  “媽的,真是一焐Щ酰驢日的,平常還在我面前裝清高。”楚小天邊看邊在心里罵道。

  不過他一想便感覺到有點不對勁,“王躍強看起來人高馬大的,那方面能力應該不錯啊!怎么看她好像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難道驢日的王躍強是個銀槍蠟燭頭,滿足不了她?”

  想到這他立刻精神一震,他估計他的猜想八九不離十是正確的,要不然誰守著這么一個漂亮媳婦不夜夜操弄,哪讓她還有精力在這自己瞎鼓搗。他感覺到自己的機會來了,要是把握好,絕對能將孫小花這個騷貨弄到床上去,狠狠的將她日一日。

  這時的孫小花渾身的肌膚白里透紅的跟紅白玉一樣,她的呻吟聲也是再也壓抑不住,越來越大。

  也許是感覺到摸前面兩個肉峰,再也填補不了她內心的空虛,她的手慢慢的順著身體往下滑去。

  楚小天看到這,呼吸越來越;促,他現在咽的口水都快沒了,眼珠子也早就布滿了血絲,下面更是早就蠢蠢欲動了,那花褲衩都快被撐破了。

  第二章 小流氓也有理想

  第二章小流氓也有理想

  很快孫小花的右手就滑到了大腿根部,她的左手依然在撫摸著前面的那對山峰,她用貝齒輕咬著嘴唇,眉頭輕微的皺了一下,突然她發出一聲騷到極點的呻吟聲,那聲音夾雜著快樂和痛苦,像是火山噴發一樣。

  楚小天聽到這個聲音,看著村長兒媳婦右手富有節奏的一進一出,頓時他自己出了。扛芯跽個人都跟飄了一樣。

  “娘的腿,這個女人她媽的就是一個妖精啊!”他在心里罵道。不過那雙眼睛依然是一眨不眨的盯著村長兒媳婦看。

  楚小天下定決心,無論是用什么下三濫的招數都要把這個騷貨給辦了。

  孫小花邊自摸,邊在那嘀咕的說著什么,不過那嘀咕聲都被呻吟聲給掩蓋了,楚小天也聽不太清楚。

  過了一會,也許是感覺用手也滿足不了了,她不知從哪摸出一根黃瓜,還在河水里洗了洗,用手將上面的一些軟刺都給擦掉了。然后臉色稍微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叉開雙腿,將那跟黃瓜緩緩的擠了進去。

  楚小天看到這差點沒一口氣背過去,“驢日的,這村長兒媳婦哪來的這么多花招?”

  先是摸前面的兩座山峰,然后用手,最后竟然連大黃瓜都用上了。

  楚小天看著那根進進出出,忙碌無比的大黃瓜,羨慕的眼睛都紅了,他是多么想變成那根大黃瓜啊!

  他看著村長兒媳婦那一臉舒爽陶醉的表情,再也忍不住了,緩緩地將手伸入了自己那花褲衩里,跟著村長兒媳婦同樣的節奏慢慢活動起來。

  邊活動他邊幻想,他把村長兒媳婦扒光了扔在床上,讓她幫自己吹,最后在不同的地方瘋狂的愛愛,床上,桃花河邊,后山上,院子里等等。

  孫小花坐在石頭上,雙腿分開,正對著楚小天的方向,所以楚小天基本能看見她下吹乃有風景。她微閉著眼睛,頭高高昂起,身體緊繃著,左手摸山峰,右手用黃瓜不斷的進進出出。

  楚小天一直瞪著眼睛看著她,右手在花褲衩里不斷的上下活動著。

  突然村長兒媳婦身體一僵,兩只一直不停的手同時停了下來此的身體一顫一顫的,喉嚨里發出了一聲舒爽到極致的嘆息聲。

  楚小天看到這,頓時又是出了一次,兩人竟然同時達到了極樂。

  村長兒媳婦坐在石頭上回味了一會,然后又跳進河里洗了個澡,才不緊不慢的穿起衣服。穿好衣服矗將那根大黃瓜直接扔進了河里,朝左右看了一下,便離開了。

  楚小天待得她離開了一會,才慢慢從草叢里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腳,他感覺下身黏黏的,一陣不舒服,便直接來到剛才村長兒媳婦洗澡的河里,準備洗一下身子再離開。

  在那個還殘留有村長兒媳婦身體幽香的河水里,楚小天痛快的洗了個澡后,便穿起衣服朝村里的方向走去。

  楚小天的家就在村子的外圍,三間瓦房,一個二十多平方的農家小院,家里也沒有值錢的東西,整天也沒鎖門。

  剛走到小院里,就聽到了一聲親切的喊聲,“小天,吃飯了。”

  是李嫂。這聲音太熟悉了。

  “我剛才聽到哼的曲,就知道你回來了,這幾天你都到哪去了,老是下午不會來吃飯?”李嫂走近院子里喋喋不休的說, 說吧,想吃什么呢?嫂子給你做。”

  因為是夏天,天氣炎熱,李嫂穿的很少,上身穿了一件白褂子,出汗的緣故,都貼在身上了,胸前的大奶子上下顫動著。

  楚小天盯著李嫂的上身就這么看著,壞笑著說,“李嫂,我現在什么 不想吃。就想吃你的大白饅頭。”

  “你……”李嫂頓時一臉嚴肅,用手指戳了一下楚小天的額頭,“你這小子,毛都沒長齊,腦子里怎么凈想這事呢?”

  “李嫂,我都二十三了,該長全了都長全了,不信你可以隨便看。”楚小 的目光還是不離李嫂的身子,又是壞笑著說,“李嫂,你今天是不是忘戴罩罩了。”

  李嫂趕緊雙手捂緊了胸前的一團肉,“哎……你這混小子,你想什么呢?……不是剛才在家里洗澡了嗎?這一慌就忘了……”

  聽到洗澡兩個字 楚小天就浮想聯翩,小時候可是沒少偷看李嫂洗澡啊。嘖嘖……那豐腴雪白的身子,胸前的一對雙峰高高的聳立著,雙腿間有一抹黑色,若隱若現,有時還能看到李嫂洗到興致時,右手就伸在雙腿間,不停的抽弄著,左手在雙峰上揉來揉去,嘴里發出銷魂的呻吟聲,一副很舒服的樣子…… 常弄的自己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浴火旺盛的時候,只好狠狠的擼上一發。只是后來,被李嫂發現了,就再也偷窺不到李嫂洗澡時的春光了。

  現在想起那一幕,都覺得太遺憾了,若是那時有自己這般年紀,一定會趁機上了李嫂的。

  “你發什么愣啊?”李嫂伸手拍了一下楚小天,“走跟我回去,我給你下一碗餃子。好吃著呢。”

  來到李嫂家里,楚小天一屁股坐在竹椅上,隨意的就好像這里是自己家似的。

  楚小天環顧四周,發現屋子里還是收拾的很干凈,一塵不染,屋里的正堂里掛了一張照片,是李嫂和她丈夫的結婚合影。

  李嫂的丈夫聽說是去城里打工了,年兒半載都不在家的……楚小天心里想,李嫂可怪可憐的,三十多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正是需要男人安慰的時候,然而她的男人不在身邊。

  李嫂這么多的夜晚都是怎么過的?

  李嫂,你放心吧,等到了時機,我會好好報答你的,也不忘你多年的幫助之恩。

  不得不說,李嫂這時犯了一個錯誤,因為她下身穿了一件緊身黑紗褲子,薄薄的,針織的很稀疏,里面穿的是一件小白色內褲。包裹著那渾圓的屁股,屁股前后一拱一拱的……這對楚小天來說太有誘惑力和挑逗性了。

  “小天,好了。大蔥豬肉餃子,香噴噴的!”不一會兒,李嫂就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走了過來,放在桌子上,“趁熱趕吃了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還是嫂子好!”楚小天嘻嘻一笑,坐在了桌子邊。可是雙眼還是在李嫂的臀部掃來掃去。

  吃了一口餃子,果然是香的流油,夾著濃濃的大蔥味,太好吃了。

  好吃不餃子,好玩不如嫂子,這句話說的相當有道理啊。

  “嫂子,你就好像這碗里的餃子,看著就讓人胃口大盛,吃著更是解饞。嘿嘿……”楚小天邊吃邊繼續盯著李嫂看。

  李嫂當然聽懂這句話的意思,很嚴肅的說,“你個小屁孩,懂什么啊?吃你的吧!”在李嫂眼里,或許楚小天就是一個孩子,壓根就沒把楚小天當一個大人看。

  可是楚小天不這么認為,他覺得自己是大人了,對男女之間的事,都懂得了。

  “嫂子,我不是小屁孩,我已經長大了。”說這話的時候,楚小天臉上出現了少有的嚴肅相。

  “哦?”聽到楚小天說這句話的語氣,李嫂顯得有些意外,看來這這小子真的是長大了。

  “對了,小天,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這么混吃混喝的,你都沒有個念想?用讀書人的話說就是你有啥理想?”李嫂很認真的對小天說道。

  “李嫂,我一個山村小農民,哪來的什么理想,天天有吃有喝就行了。”楚小天大大咧咧地說道。

  李嫂白了他一眼,“你呀,能有點追求行不?好呆你也腦袋瓜子靈活,怎么凈說些喪氣話。”說完,敲了下楚小天的腦袋。

  “李嫂,你再敲,咱們桃花村最靈光的腦袋,就成最笨的腦袋了。”楚小天撓了撓頭,委屈的說道。

  “誰讓你不跟嫂子好好說話,要是讓我不敲你,你就老老實實的說。”李嫂揮了一手,威脅道。

  “那好吧,我老實說了,說了,你可別笑話我。”

  “得了吧,你就趕緊說吧。”

  楚小天接連吃了兩個餃子,才慢慢地認真的說道:“我要出人頭地,高高在上,順便帶領村民發家致,奔小康。讓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我楚小天的大名。”

  李嫂笑了笑,“小天,想出人頭地,嫂子相信,你能做到,可要帶領村民發家致富奔小康,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嫂子,你不要小瞧我。我真是這么想的,你看咱們桃花有這么好的條件,可是這些年村民們的生活,并沒有多大的改善。按一句老話說,坐擁寶山,卻不知道怎么去利用。”楚小天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道,“等我出人頭地了,我一定會好好的利用咱們村的資源,未來家家奔小康,絕對能成真。”

  李嫂一臉贊同的說:“是啊!咱們桃花村到處都是寶,不說后山桃樹盛開的桃花和結出的桃子,就是桃花釀,藥材就是寶啊!利用好了,那可都是錢啊!”

  頓了頓她看著楚小天說道:“小天,你還有什么理想沒?”

  楚小天又吃了一個餃子,扭捏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要在這黑山白水小小的桃花村里,禍害出一個大大的美人后宮。”

  第三章 趁機揩油

  第三章趁機揩油

  這幾天,桃花村里發生了一件大事,都轟動了周圍的一些村子,那就是村長的老婆死了。

  據說是深夜里,被人拖到玉米地里,扒了褲子,給qiangjian了,竟然被干死了。

  你想村長的老婆被人弄死,那還不是爆炸性的新聞?成了這幾天村里人飯桌上、熱炕頭上議論的話題。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村長老婆偷漢子,被干死活該,也有的說,就村長老婆那歲數,胖的跟老母豬似的,叉開腿估計都沒人上……不過,大部分都猜測,村長老婆十有八九是被人qiangjian死的,畢竟村長那個老家伙得罪的人太多了,多半是有人報復。

  至于為何死了,那肯定是村長老婆看到qiangjian者的容貌了,那人才不得不把村長老婆殺害了。

  村長家的親戚們建議村長趕緊去派出所報案,或許能查出什么點線索,畢竟現代醫學科技發達,能從村長老婆身體里面的殘留物找出證據,找出那個男人是誰。

  可是村長覺得這太丟臉了,自己作為一村之長,老婆都被人弄死了。人死了還要再糟蹋她的身子。最后只好隨便找個地方埋了。

  可是村長老婆的娘家不干了,經常是來找村長說事,說什么也要給村長老婆討個公道。可是到最后,也不知什么原因,這件;竟然也就不了了之了,也沒了下文,可能村長給了村長老婆娘家很多錢。村長家有錢啊。

  至于村里死了人,楚小天根本就不在乎,因為他是孤身一人,孤兒一個,沒有親人,跟他一點也沒有關系。他只關系的是這里邊有什么桃色新聞和新鮮的東西。

  太陽落山,天色近黑的時候,天氣開始慢慢變的涼快了,每到晚上村里人都會聚集到麥場旁邊的一個大李樹下,扇著扇子,嘮著嗑……家長里短的說個不停,更重要是有人會說一說一天里有什么新鮮的事情……這樣的場合,楚小天每天都會來,因為在這里他可以了解到村里很多的東西,誰家生孩子,誰家娶新媳婦了,誰家女兒出嫁了等等……說不定還能聽到一些誰家的老婆偷漢子了,誰家的小媳婦跟誰有一腿,誰家的姑娘還沒結婚肚子都大了,等等一些桃色性的新聞。這是楚小天最想聽到的事情。

  之所以楚小天每天會來嚼錚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趁著夜色,趁機還能摸摸那些村婦們的奶子,小媳婦們的屁股,黃花大姑娘的大腿……現在又是夏天,正好是下手的好時機,到后來,基本上誰家媳婦的奶子大,誰家的媳婦的奶子小,誰的老婆屁股大屁股小,他都一清二楚。

  叫√熳門找了一個女人聚集多的地方,一屁股就坐了下來,他很喜歡聽這些娘們們嘮家常。

  “喂,小天,村長老婆是不是被你干死的啊?”這時,人群里發出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楚小天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劉寡婦,劉寡婦五年驕退懶蘇煞潁一直也沒再嫁,身邊也沒孩子,獨自一人過,雖說劉寡婦臉蛋上皮膚有點糙,但身上的皮膚絕對是豐潤而又光滑,也算的上是風姿卓越。

  楚小天不止一次偷看過劉寡婦洗澡,在他的印象里,劉寡婦應該算是身材村里身材最豐滿了一個了。

  雖然劉寡婦一人生活,但他始始終與村里男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潔身自好,雖然她三十多歲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就算有男人故意到他家里借東西來引誘她,劉寡婦都堅決的拒絕了。一點也不給那些男人機會,久而久之,村里的好色男人也沒得到過劉寡婦的身子,從此之后,也沒人再打劉寡婦的注意了。

  楚小天嘿嘿一笑,直接的蹦到劉寡婦的身邊,趁劉寡婦還沒反應過來,就在她高聳的雙峰上掠了一把,說道,“劉嬸,你就拉倒吧!我要干,我也得干你這樣的。就村長那老婆,腰粗的跟磨盤呀,看這他娘的就惡恚就是雙腿叉開了讓我干,我也不干。”

  楚小天一席話,惹得人群里哈哈大笑。

  和李嫂一樣,劉寡婦就沒把楚小天當做一個孩子看,不但劉寡婦如此,其實村里人都一樣,始終認為楚小天是個小流氓,是個小屁孩。

  “哎呦,你個死小天,竟然占老娘的便宜。你整天身邊也沒個女人,肯定憋的久了,整天就想著那事,沒準啥事都能干出來。”劉寡婦繼續挑逗著楚小天。

  “劉嬸,你說的沒錯,我可是天天想著你的熱炕頭呢。”

  楚小天的話,又是惹的人群里一陣大笑。

  “死小天,你怎么拿老娘開涮?”劉寡婦白眼一翻,“小天,咋不娶個媳婦,晚上沒事的時候晚上壓壓她的身子。”

  “得了吧!劉嬸,你就別取笑我了。這年頭手里媳婦娶到家,不e有多少人惦記著呢?”楚小天又一屁股坐在地上,“這年頭沒錢就是王八!沒錢連個女人都養不活。”

  “小天,這么說你還沒有嘗過男女之間的滋味吧?”劉寡婦接著挑逗楚小天。

  “是啊,劉嬸,要不今晚讓我壓壓你的身子吧e!來好好的滋潤你一下!”楚小天站了起來,做好逃跑的準備,他知道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劉寡婦肯定會揪他的耳朵。

  人群里馬上起哄大笑起來,一些男人發出了色色的哈哈大笑聲。

  劉寡婦左右臉頰上馬上起了一層紅暈,站起e,就追打楚小天,嘴里還罵著,“你個死孩子,我讓你胡說。讓你占老娘的口水便宜。逮住了你,非把你像豬一樣騸了。”

  跑到一個黑暗的墻角里,楚小天故意讓劉寡婦抓住自己,揪著自己的耳朵。

  而此時,楚小天就趁機做掙e狀的在劉寡婦渾圓的屁股上抓來抓去,頭部頂著又大又圓的奶子,不時的扭動著,故意哭喪著說,“劉嬸,你就饒了小天吧!我再也不敢了……”說著的時候,手上還不停的加勁,臉部在奶子上蹭來蹭去的。

  夏天穿的少。此時,劉寡婦只覺得心里一陣蕩漾,e別是胸前的一對肉球,酥癢酥癢的,心中的浴火騰騰而起。一股股陣陣的男人體香味充斥在鼻端,差點把持不住,還好及時一把推開了楚小天。

  不過這時,劉寡婦明顯的覺得下面有些濕潤了。

  第四章 滋潤的紅撲撲的

  第四章滋潤的紅撲撲的

  “你個死小天,你又摸又蹭的干什么?”劉寡婦整理著自己的衣裳。

  “劉嬸,我沒啊!你揪的我好疼,我當然要掙扎了。”楚小天攤開雙手,一臉壞笑。

  黑夜里,劉寡婦看不到他壞笑、小流氓的樣子。不過劉寡婦好呆也是過來人,她當然知道剛才楚小天是故意為之。剛才的感覺太舒服了,劉寡婦心里暗暗想道,這個小天再也不是那個小屁孩了,他張大了,強有力的雙臂……他那玩意頂住自己的大腿,那種感覺自從丈夫死了后,再也沒有過了。尤其是身上那種獨特的男人味道。如果,小天死死抱住不放的話,自己可真就把持不住了。

  不過劉寡婦也不說破,兩人又走到了大李樹下。

  晚上十點之后,村里人都開始回家睡覺去。

  一會兒大李樹下就只剩下劉寡婦和楚小天兩人了。

  兩人還在喋喋不休的談論著,劉寡婦始終也沒注意到楚小天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的胸口在看。

  若是換做旁人的話,他早就走了。可是楚小天不一樣,兩人常常一起談論到很晚才回,有時候楚小天還會到劉寡婦家,吃著劉寡婦做的飯,還很開心的說著笑著,有時候楚小天還說一些黃段子給她聽。雖然兩人沒有發生那個關系,但也很是玄妙。

  連劉寡婦都感到很奇怪,要是別的男人這樣的調戲和引誘自己,恐怕她早就發怒了,可是對楚小……劉寡婦不但沒有發怒,而且心里還美滋滋的。

  “小天,我給你說一件事情,你可不要亂說啊。”這時,劉寡婦突然掉轉話題。

  “那當然了,你知道我的口風的,該嚴的時候,怎么也不會跑風的。”楚小天拍了下自己的胸脯

  “你把耳朵湊過來。”劉寡婦很神秘的說。

  “什么事情啊?這么神秘啊!”楚小天把身子湊了過去,同時也透過領子看到了劉寡婦胸口處深深的乳溝,和那粉紅色奶罩。兩個大奶子在胸罩里微微的起伏著。

  “村長兒子沒和他媳婦睡一個被窩。”劉寡婦輕聲的說,“這事,你可不要跟別人說啊。”

  楚小天哦了一聲,“怎么回事?你給我說說,具體點。”兩口子大晚上不睡一個被窩,這里面肯定發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劉寡婦很警覺的看了看四周,怕是被人聽見似的,拉著楚小天的胳膊就往家里走,“走,跟我走,到家里說去。”

  “劉嬸,你怕個鳥啊,這里黑的連女人的白屁股都看不見。四周又沒一個人。”楚小天嘿嘿的笑著,“這樣讓人家看到了,還以為你要綁架強奸我呢選

  “你知道個求!跟我走!”一會兒工夫,劉寡婦就拉著楚小天回到了家。

  楚小天心里嘀咕著,這娘們什么時候變的這么小心,以前在人群里敢直接放響屁都不臉紅的,今兒個是怎么了?難道拉著我到他家,是想讓我上他?

  想到這里,楚小天的下面把大褲頭頂起了一個小帳篷。

  兩人進屋后,劉寡婦深深的呼出了口氣,然后直接插上門,爬上炕頭,就說:“你也過來……”

  還沒等劉寡婦說完,楚小天也坐了上來,對著劉寡婦的面就說:“快點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劉寡婦輕聲說:“前幾天的夜里,我到村長家,站在院子里,就聽到村長的兒子和他媳婦在屋里大鬧大吵的,好像就是為了不和他誰一個屋里這件事。”

  “劉嬸,你是說?村長蹕備就餉嬗腥肆耍俊背小天裝作不經意的摸著劉寡婦的手,只覺的細膩柔軟,手感很好。

  “對!”劉寡婦拿開手在楚小天臉蛋上摸了一把,“還是小天聰明。”

  “難道真是這樣?”

  “誰說不是?跏譴宄ざ子不和他媳婦一塊住,而是村長兒媳婦不和他男人住?你說這小子窩囊不窩囊,自己的媳婦不給他睡。娶媳婦不就是拿來睡的?”劉寡婦說的聲音還是很小,接著又長長了嘆了一口氣,好像這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似的。

  楚小天抽了一支煙,點上,刁在趵錚吐了一個煙圈,似是在沉思著什么。

  “哎,你說村長兒媳婦的外面的那個野男人會是誰?”劉寡婦站了起來,開始鋪床了,邊鋪邊說,“都偷到村長家里來了。”

  楚小天吞云吐霧的說著,“這有什么?村長的老娘們不是照醣蝗爍傷懶寺穡俊

  “你說的也是。”

  “看來村長兒媳婦還真是偷漢子了。”楚小天想起那次在河里偷看村長兒媳婦洗澡的畫面來,那可是村長的兒媳婦啊,若是那次確定了她外面有男人,就該趁機上了她,反正她已經被野男人跎瞎了,差我一個也不多,誰上不是上呢?

  楚小天心里又想,若真是村長兒媳婦外面有野男人,那豈不是村長兒子被戴了綠帽,那要是傳了出去,村長家可要丟大人了。若是能抓住村長兒媳婦和她野漢子的把柄,到時候想干啥就干啥。那還不扒了村長兒媳婦躋路?讓她趴在炕頭上,老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著村長兒媳婦水靈水靈的俊俏的小臉蛋子,楚小天心中的浴火轟的一下子就上來了。

  這時,劉寡婦已經鋪好了床,床上的被子純紅色的,此時劉寡婦坐在被窩里就像是一個新娘子,臉蛋紅潤潤的,在燈光的跎湎攏也不顯得糙了、其時已是立了秋的季節,桃花村地處深山,夜里不蓋被子倒是冷的慌。

  “好了,小天,都快十一點了,你也該走了。”劉寡婦下了逐客令。

  看著劉寡婦的模樣,楚小天不由的瞬間癡呆了,嘿嘿一笑,流氓醵就出來了,“嘿嘿……劉嬸,看你被子都鋪的整整齊齊的,我就不走了吧!”

  “滾你的蛋上去,小崽子,凈想著占嬸子的便宜。”劉寡婦淬了一下楚小天,“毛都沒長全,你懂個啥啊?”

  “我懂個啥?毛沒長全?劉嬸,要不跬蚜絲闋櫻你看看我毛長全沒?”馬上,楚小天流露出一副標志的小流氓相,“劉嬸,我老覺得你怪可憐的,整天到晚也個男人陪著,夜里更是獨守空房,也沒個男人滋潤滋潤,你臉上老顯糙。”

  “滋潤你個蛋,你趕緊給我走。我才不想那事呢。”劉寡婦又醮儷小天走。

  第五章 聽墻根

  第五章聽墻根

  “嬸兒,你就別裝了。你三十好幾的年齡了,能不想,你臉糙,我看就是憋的慌了。”楚小天嘿嘿一笑,繼續發揮著小流氓的本相。

  “嗯?你這孩子怎么說話呢?”劉寡婦臉色一紅,站起身來,就推著楚小天往屋外推去。

  “劉嬸,一句話,你就說你想不想吧!都別墨跡了。”

  “想想想……想又怎么了?我想還不行嗎?”劉寡婦用盡了氣力把楚小e退出了屋外,趕緊插住門,身子死死的靠在門上,防止楚小天再進來。喘著粗氣,一想起自己的清苦日子,劉寡婦雙眼里流出了淚。要說不想那事全他媽的都是扯淡,能不想嗎?三十幾歲的年齡,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時候,而自己的男人死的早,沒有男人滋潤的女人還算是完整的女人嗎?

  劉寡婦心里比誰都明白,要是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恐怕爬上自己床的男人都能排成隊了。雖然她想但是他不敢,做人也有自己的底線,作為一個女人,更要有,一個寡婦必須有。

標簽:山野  春潮  鄉村  美婦  瘋狂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