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寡婦夜敲門:山村風月行

時間:2018-05-05 12:28:4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08607   評論:0
  第一章 傻子牛大根
  “大根,大根,過來,跟我們說說,跟我們說說,你娘李桃花晚上睡覺摟不摟你啊?”
  “對,大根,大根,跟我們說說,跟我們說說啊!”
  “大根,要說嬸子給你糖吃。”
  村口那顆大槐樹下,夏日的陽光照耀得天滾燙滾燙的,在這顆枝繁葉茂的大槐樹下,幾十個大大小小婦女老娘們都在那納涼,這個天下地干活是真干不了,大家只能在這里閑著,別問為什么下地要這么婦女老娘們動手,因為桃花鄉桃花村是一個寡婦村,那里的女人水靈,但是那里養不男人,因為往往男人都會早早就死在那里的女人手上,就是不死,也往往病怏怏沒個男人樣,久而久之,桃花村流傳一個傳說,那就是是到這里的男人都受了詛咒,所以這里就成了遠近聞名的寡婦村。
  而讓這幫婦女老娘們調逗的對象卻是一個壯得跟牛犢子一樣的小伙,長得又黑又壯,個頭足有一米八幾了吧,就穿著一條大褲衩子,一條小背心,看那虎背熊腰渾身上下都是肌肉的樣子,真的是是男人中的男人,用現在的話來說,這就是猛男啊!
  要說這個小伙子吧長得也比較精神,最起碼一頭板寸,大腦袋瓜子,眼睛是眼睛,鼻子鼻子,耳朵是耳朵,那個地方都是比較到位的,就是有一點他的眼神比較渾濁,看人也比較呆滯,反應也比較慢,眼見一大幫婦女老娘們圍著自己,他只能嘿嘿地傻笑著,卻是哈喇子都跟著掉下來了,這樣的情況一般人是不會有的,就是那種埋汰人的說法傻子才有呢!
  傻子牛大根,村西頭寡婦李桃花收養的一個孤兒,據傳說他是李桃花從村外百花山土地廟里抱回來的,身世如迷,卻是傻子一個,今年長到十八歲,卻成了桃花村唯一一個壯實的男人。
  “大根,你倒是說話,跟你娘李桃花睡覺沒?”問這話最歡實的是一個成熟的婦女,一條白色汗衫遮掩不住豐滿的身體,下面一條花色半截腿的熱褲更是緊繃繃地貼在身上,頭發不是很長,也就是齊劉海,桃花村的女人當男人使,下地干活整長頭發可就不太適合,臉蛋呢還算比較漂亮,最主要的是身材這個誘人。
  那大身板子足有一米七左右,這在國女人當中已經算是高個頭了,該凸出來的地方那絕對強凸出來吸引人的眼球,該凹下去的地方那絕對強凹進去掠奪人的眼球,那白色汗衫在夏天本就是輕薄得很,幾乎就是透明的,里面一條大紅色的特大號罩子根本不能掩蓋住內里的蓬勃雄偉,高漲得幾乎讓人無法置信,不走動則好,一動那是顫巍巍跟裝兩個大皮球似的。
  “春花妹子,你問得那么相信干什么啊?是不是妒忌人家桃花有個傻兒子,晚上可以摟著睡覺不寂寞了啊!”
  “哈哈,哈哈!”
  一眾婦女老娘們頓時就嘎嘎樂了起來,其中有那愛起哄的是叫道:“要我說啊春花是有點憋不住勁了,也難怪,她那身板子晚上要是沒個男人侍侯著,這干磨炕席啊!”
  “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笑聲,要說男人在一起喜歡談論女人,而女人也一樣在一起照樣喜歡談論男人,桃花村缺男人,壯得跟個犢子一樣的男人牛大根就成了這幫婦女老娘們最喜歡逗弄對象了。
  “靠,老娘想男人了,難道你們不想男人啊,這有什么的,咱桃花村的男人都死絕了,自然得想著辦法找男人,怎么著,難道人家大根不是男人啊,腦子不好使,不代表那方面也不好使啊!”
  趙春花,桃花村有名的女寡婦,不是說她長得有多好,而是她的這個性格卻是敢做敢說,剽悍得跟個男人似的,在少男人的世界里,這樣的女人往往會得到別的女人的欣賞,所以這個趙春花在桃花村那是非常有名氣的。
  一句話讓這一大幫子婦女老娘們都沒有了聲音,話粗理不粗,桃花村別的不缺,就是缺男人,這話誠然不假啊,看著那邊雖然流著哈喇子,但壯得跟小牛犢子一樣的男人,這一大幫婦女老娘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嘿嘿,睡覺,睡覺,我要睡覺!”就在這個時候,那傻子牛大根卻說話了,要說傻呢,這慌4蟾是真的傻,但是并不代表他傻透了,而且他的傻也跟一般的那種天生下來的傻子不太一樣,從外表上就能看出來,那種天生下來的癡呆是那個樣子的,而他的樣子卻是跟正常人沒多大區別的,小時候剛懂事的時候撿她的李大桃還帶他去縣城里的一家醫院看過,好象這種傻是一種病,荒苤瘟頻模但是實在沒有錢,李大桃只能又把他帶了回來,只能這樣一直傻下去了。
  “哈哈,大根說話了,是要睡覺了,春花,你問問,要不要跟你睡啊?”人群里,一個小巧玲瓏的少婦吃吃笑著開個玩笑,要不怎么說桃花村的水養女人呢,一個個女人都水靈得很,桓讎人也是長得很不錯,長得小了一些,但模樣十分俊俏,身材上瘦弱了一些,但是那個女人的部位絕對夠貨色,人小波大的典范啊!
  趙春花斜瞥了她一眼,“秀芹妹子,是不是你也繃不住勁了,你家不還有男人呢嗎,怎么著,三狗子也罩不住了,不能啊,就你這小話澹不需要太強烈吧!”
  桃花村當然不能說沒有一個男人,只是相比較而言男人比女人少了一點,而桃花村的男人也比一般地方的男人身子要弱一點,這也就造成了桃花村那個詛咒男人的傳說。
  “趙春花,你怎么說話呢,沒有男人就找根好茄子槐鷥我這扯東扯西,羨慕我有是不是,可惜我的男人那是我自己的,不管怎么樣,我也得能用。”要說趙春花的性格那是一貫的強勢,但是這個劉秀芹卻也不是個安分的主,別看人長得小,但性子也潑辣得很,加上人家背后有男人,說話就是比沒有男人的寡婦底氣。
  幻锏匾緩擼趙春花很是不屑地道:“有男人跟沒有男人也一個樣,桃花村的女人除了偷漢子沒有別的方法,找茄子,老娘從不用,桃花村沒男人,別的地方就能沒男人,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了,老娘有男人。”
  第二章 都是大根惹的禍
  桃花村地處長白山脈之中,東北黑山白水之地孕育出來的小山村,是典型的山溝小村,這里山明水秀人杰地靈,但是也有通常小山村存在的弊端,那就是交通不便,東北雖然是平原地帶,山勢也不像那些真正的山巒地帶那樣高山雄偉林立,可東北老林子居多,特別是長白山山脈延綿下去不讓開放,保υ生態,也就直接導致了桃花村通往外面的世界就只能消息閉塞了。
  中國人都是戀家戀土的,桃花村的人不愿意走出去,而外面的人聽到桃花村這個傳說之后也不愿意走進來,所以整個桃花村就是封建落后的**王國,桃花村的這些寡婦女人們往往過的也是沒有男人的ψ櫻當趙春花突然大聲宣布了這句我有男人的宣言后,整個場面都為之靜。
  不過,馬上,一大幫婦女老娘們就反應過來了,一窩蜂似地擁了上來,這個來一句,那個來一句,把個趙春花弄得是哭笑不得。
  “春花妹子,你在那弄到的男人,說說,λ擔是離咱村最近的龍潭村的男人嗎?那個龍潭村的女人可厲害著呢,把她們村的男人都看得死緊的,咱桃花村的女人沒幾個能下得手了的,怎么著,你得手了。”
  “春花,春花,快跟我們說說,男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弄的,啊呀,老娘都多少年不知道男人的味了,可ξ冶鎪懶耍 
  “是啊,是啊,春花啊,有好東西可不能獨吞啊,咱姐妹這么多年,那個沒男人的苦你可都知道啊!”
  看著一大幫怨婦老娘們,都是那種歲數大的,也不都是寡婦,也有家里有男人的,但是桃花村的男人明顯是崛起不起來,有男人Ω沒男人一樣,這幫如狼似虎的老娘們活得憋屈啊,活得累啊!
  只是趙春花自己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剛才她也是被劉秀芹那個女人用話給將住了,隨口就整出那么一句來,這窮山僻壤的,你讓她上那找男人去啊,可這話還不能明說,沒看劉秀芹那個女人虎視耽耽看著自己,那一臉的不屑樣,要是自己真露熊了,還不得讓她給埋汰死,東北娘們,那跟東北爺們一樣,講究的就是一個面子,別看咱家沒男人,咱一樣得帶種,回頭一看正一臉傻笑看熱鬧的牛大根,顧不得許多了,一把上前將他拽了過來,哼哧地道:“靠,都嚷嚷什么啊,找男人,這不κ竅殖傻哪腥恕!
  “啊!”
  “啊!”
  “啊啊啊啊啊!!!”
  無數的女人轉為驚訝之聲,老半天,也不知道誰才低嘆了一句,“真是想男人想瘋了,這樣的男人算男人嗎?”
  旁邊α跣闈壅庀濾閌欽易毆セ韉睦磧閃耍剛才趙春花可是一點面子也沒給她留,現在的她自然是毫不客氣地攻擊道:“切,我看啊人家春花嫂子是真的想男人想瘋了,這樣的男人,哼哼!”輕蔑地哼了兩聲,劉秀芹一張嘴巴很不客氣地道:“還不如茄子呢!”
  趙春花都要Ψ枇耍一張臉黑得跟鍋底灰似的,抓著牛大根,拍著他壯實的身體道:“這不是男人,這不是男人啊,靠,還是那句話,難道人家大根不是男人啊,腦子不好使,不代表那方面也不好使啊!”
  “一個傻子還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呢,看外表能看出什么來,傻子知道男人ε人那方面的事嗎,春花嫂子,你就別逗了。”劉秀芹這張嘴巴是有道理沒道理都能給你講出幾分道理來。
  趙春花這個時候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有什么不好使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這個就是天生的,人一生下來就會,沒聽人家大根這個名字嗎,就明白告訴α耍人家是大家伙。”
  這個時候趙春花有一種練攤賣大力丸忽悠吆喝的感覺了,反正為了打擊住劉秀芹囂張的氣焰,她只能是選擇力挺牛大根,這個傻小子一定要給我挺住啊,不然我趙春花在桃花村的面子可就全毀了。
  “切,就跟你見著了似的光說不練那是假把勢,有本事你證明你是對的啊!”劉秀芹的嘴巴很不客氣,但不可否認她說的話確實有那么幾分道理,一切以事實依據為根本,不能空口說白話,你說他怎么怎么樣,你得拿出證據來,不然你說的話那就是廢話。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趙春花的身上θ謎源夯ㄊ竅胩右蔡硬壞簦逃無可逃的情況,趙春花一咬牙,一跺腳,要說她也不是那種扭捏的小女子,她可是有著男人性格的烈女子,不就是要證據嗎,好啊,我給你證據,關鍵就在此一搏,轉過臉,她看著那一臉傻笑的牛大根,一雙手直接摸向了他下面穿著的褲衩子。
  “睡,睡覺,嘿嘿,睡覺,我要睡覺!”傻里傻氣,從那一點上去看這都是一個純正的傻子,哈喇子直流的形象讓女人看了覺得有些倒胃口,這是一個男人,可是這是一個報了廢的男人。
  趙春花的手已經伸過去了,但是牛大根的手一把抓住了她,被這樣強壯的男人一抓,在女人當中是大身板子的趙春花卻根本不夠看了,“大根,放手,放手了。”
  “不,不放,不放,不放放!”傻子牛大根反反復復地重復著一句話,這就是傻子最大的特點了,認定的事不會松開,說什么也沒用。
  “大根,睡覺是不是啊瀉茫春花嫂子幫你脫了睡啊!”趙春花強弄不成,只能是用計策服人了。
  “啊,睡覺,脫掉,哈哈,脫掉,脫掉,我要脫掉!”似乎被趙春花的話給打動了,傻子牛大根居然有點手舞足蹈起來。
  那邊劉秀芹鄙視的看了趙春花一眼,這個女人還真形達目的不擇手段啊!
  而這個時候趙春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還是證明自己說的話是正確的要緊,她笑吟吟地道:“啊,好,好,大根乖啊,春花嫂子幫你脫了。”
  “啊,好,好,脫,脫!”牛大根顯得很興奮,似乎脫掉睡覺是一件好好很舒服惺慮欏
  趙春花的手摸了上去,而所有婦女老娘們的眼睛也緊張地盯著看著,那牛大根的大褲衩子被趙春花一點一點脫下來,連同里面的四角褲衩子,然后一坨巨大的黑乎乎東西就那么蹦跳出來,然后所有的婦女老娘們,包括脫褲衩子的趙春花,包括一直與她斗嘴的劉星鄣難凵褚幌倫泳投賈繃恕
  第三章 一支花李桃花
  “大根,你怎么才回來了啊,這怎么弄的,褲子怎么弄得臟了。”
  村西頭,在一片山坡上,有一個青瓦房子,青磚青瓦,一看就有些年頭了,也不是很大,就是小兩間的房子,一間臥室一間廚房,桃花村是由東向西橫向走的,村口是東面,西面則就不通路了,村西面再往前那就是連綿的山勢了,所以說,這村西頭也就是村子的最里面,山坡上的這一個院落可謂獨門獨院,四周用籬笆圍起來開出前面園子來,一條黃毛大狗一只黑色大貓圍著一個小伙子蹦跳著。
  那小伙子正是剛剛在村口讓一幫婦女老娘們扒了褲衩子的傻子牛大根,剛才的驚魂可是讓這小子嚇了個夠戧,本來想睡覺脫褲衩子的,那知道那些脫了他的褲衩子之后卻全不做聲了,就盯著他那個撒尿的東西看,看著一個個眼里冒著精光的眼神,最后牛大根嚇得提著褲衩子落荒而逃。
  “娘,娘,睡覺,睡覺!”牛大根一臉傻笑著。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中年婦人,個頭不是很高,一米六過一點吧,這個個頭其實在中國女人當中來說也不算很矮,很是衣著樸素,一條的確良的衣服真的是多少年前的產物,下面是閭躉ㄈ棺櫻好象也是多少年前留下來的,樣式真的老土,但是老土是老土,穿在這個女人身上卻是顯得那么地完美,收拾得干干凈凈,下面穿著一雙平底涼鞋,是那種趕集賣的幾塊錢一雙的塑料鞋,樣子說不上好看,但是得分算在什么人腳上,穿在這個女人的腳上那就是完美,一雙潔白如愕陌淄嘧擁澆挪弊擁奈恢茫裙子下一截女人小腿那是珠圓玉潤,這個女人的身材不是火辣型的,但是皮膚卻是白得耀眼,白得迷人,就跟冬天下的初雪一般。
  長頭發扎著一條辮子,不是那種長到腚子蛋的大長辮子,而是長及腰間,辮子甩在腦后,五官卻是美麗得讓人閶#真的很難用語言去形容這個女人的美麗,鄉下女人能生出這樣的美麗來真的不多,可謂真的是麗質天生了。
  歲數的侵襲倒是沒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的印記,只是畢竟年齡是殺死女人無情的刀,再怎么保養,女人也是會老的,更何況這種山村女人根本沒有什么昂貴惚Q方法,還是在她臉上能看到一絲絲風霜的痕跡,但是這一絲絲風霜的痕跡不但未能影響她的美麗,反而更加增添了這個女人一絲絲成熟的美麗,女人成熟起來才叫女人,沒有成熟起來的女人只能叫做女孩子。
  李桃花,今年四十歲,這是一個對于女人來說步入了人慍倌旱哪曇土耍男人四十一支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但是不可否認,現在四十歲的李桃花還是有著一支花的實力,十八年前,那年她二十二歲,其實她是桃花村本地人,爹娘早亡的她嫁到不遠的一個村子,那知道沒兩年,也不知道桃花村的女人克男人呀,還是怎么回事,她的男人就一命嗚懔耍婆家直接把她趕回了桃花村,年紀輕輕的她就守了寡,有一次,她到山里百花廟去上香,在百花廟廟門口撿到了一個大胖小子,從此,她的命運就與這個小子聯系在一起。
  從小傻里傻氣的牛大根是李大桃給起的名字,至于為什么起這個名字,村里有各種各樣的傳悖一說她原來婆家是姓牛的,一說她有個情人老相好是姓牛的,但只要她清楚地知道是為什么,因為這小子天生下來就讓她看呆了眼,小小孩子,男人的那個東西就那樣地大,讓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在山上吃草的公牛那個東西,于是牛大根的名字就應運而生了。
  “什么憔酰大根,娘問你話呢?你怎么才回來了啊,這怎么弄的,褲子怎么弄得臟了。”十八年,李桃花從一個少婦變成了現在的熟女,而十八年,原來的那個小孩子如今已經成長了大小伙子,如果他的腦子再好一點,那就一切都完美了。
  “啊,睡覺,睡覺,脫掉,脫掉!閔底優4蟾依然語無倫次的說著重復的話,在沒有腦子的人口中,這樣的話實在是太正常了。
  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李桃花也知道跟這傻小子說這話純粹就是白說了,他要是能說出正確的話來,那就不是傻子是正常人了。
  “好了,好了,二毛,小悖你們別鬧了,大根,帶著二毛和小花卻玩,娘給你作飯吃。”李桃花的聲音滑中帶膩,卻是充滿了女性溫柔的感覺,這么年了,她真的已經把這個傻小子當成自己最愛的親人了,盡管他人很傻,但是起碼也是有個能說話的人,有個能依靠的人,要不然她一個寡婦家家的日子可真不好過啊
  “哦,吃飯,吃飯,我要吃肉,我要吃肉!二毛,小花,吃肉了!”牛大根很是幸福地招呼著那一條大狗和一只大貓,人家都說缺心眼的人都是幸福的,沒有讀過書的人才是幸福的,因為知道越少煩惱就越少,最起碼現在的牛大根就是這樣,沒有煩惱,只要吃得好,鬩睡得好,他就把剛剛的煩惱全都忘記了。
  看著牛大根帶著一條狗和一只貓跑了出去,李桃花趕緊的就忙乎著作飯,要說牛大根人傻可是這肚子可不傻,要不然他怎么能長成那么大個子,一天到晚吃的東西也多啊,干米飯他一頓能干下去四大海碗,一頓得吃五頓,一悴懷哉饃敵∽泳筒桓砂。
  不大一會兒,牛大根就領著一條狗和一只貓跑回來了,一臉傻笑著手里提著兩只肥碩的野兔子,傻笑著道:“娘,吃肉,吃肉,吃肉肉!”
  李桃花已經見怪不怪,只是瞪了自己傻兒子一眼,“你又上后山了,我不告訴你懵穡后山野獸多,別讓野獸咬著。”
  “娘,肉,肉了!”牛大根的話重復著,讓李桃花無可奈何,最后只能接過兩只肥碩的兔子,忙著去收拾了。
  回頭又道:“好了,去就去了,再去抓兩只來,再把你梨花干娘叫來,一會兒就在咱家吃了。”
  “哦,梨花干娘!哦,蘭蘭小妹!哦,梨花干娘!哦,蘭蘭小妹!”牛大根一聽這話頓時興高采烈地手舞足蹈起來,一聲呼哨,帶著他的貓朋狗友又竄了出去。
  看著遠去的人影,李桃花幽幽地笑了,要說有這個傻兒子也不錯,要說這小子腦袋是不好使點,但是起碼身體卻很是不錯,干體力活從來不要她出手,而且這小子還特別跟山林有緣,后山老林子里野獸眾多,村里一般人都不敢上山,野豬啊,長蟲啊,狐貍啊,甚至狼啊,連熊瞎子聽說都有,但是這傻小子卻從小就往山上跑什么事情都沒有,而且每次上山他都能弄回點野味下來靡巴米櫻野雞,長蟲啥的那就是家常便飯了,所以她家的伙食那也是賊豐盛的,這不,時不時的還接濟一下她好姐妹,就住在她家隔壁山腳下的木梨花。
  第四章 娘倆雙花
  “桃花姐,又來麻煩你了!”傍晚時分,半山腰的李桃花家來了客人,香風一閃,屋里多出來一個風姿綽約的婦人,要不怎么說桃花村的女人就是水靈,隨便拿出一個那就是國色天香。
  此婦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個頭略比李桃花要高一點,瘦弱得好似一陣風就能給吹走,用骨感美來形容絕對不為過,一頭長發就那樣披散著,身上穿著是一身緄枚加行┓⒒頻牧衣裙,下面整個腿都露出來,瘦瘦的腿給人一種心疼的感覺,特別清冷的面容也讓人不敢接近,但是有一個最顯著的特點,那就是這個女人胸前一對巨大完全有些駭人聽聞,簡直是與她的骨瘦身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其個頭之大讓人瞠目結舌。
  不是縭萑醯吶人那個地方就小,就如村里那個劉秀芹,長得嬌小玲瓏的身材,但是那個部位卻很是巨大,但是與這個女人相比那就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真的難以想象這么骨瘦如柴的身體上居然能發育出來這樣茁壯得讓女人嫉妒死,讓男人眼饞死的家伙,桃花村第一大的名號那不是白白叫出去紜
  李桃花看見進來的女人,吃吃地笑了起來,“梨花,你跟我還客氣個什么,再說了你也是借著大根的光,我可沒出什么力氣,這小子聽說叫你過來吃,這不山上老半天了還沒回來,這次指不定憋著給你這個干娘弄什么好吃的呢!”
  木梨花,與縑一ㄒ謊,都是桃花村本地人,同樣也是爹娘雙亡,嫁到外村克死了丈夫然后讓婆家趕了回來,不一樣的是她回來的時候還帶著一個閨女,弱質女人,桃花村的風氣就是女人當家,沒有男人,女人干男人的活,這讓木梨花的女人如何撐得起來這個家,更何況她還帶著一個閨女生活呢,還好绱有〉氖焙蚓鴕蛭家與李桃花家挨著兩女關系很好,就現在的話來說就叫閨蜜,閨中蜜友,要說李桃花一個女人也撐不起家來,但是她撿回來的那個傻兒子從小就給她的家庭帶來了不一樣的東西,那傻小子腦子不好使,這力氣好使,手段好使,大山就是他的家,山里的野獸就是他的獵物,縞揭惶司湍苷回來豐盛的野味來,跟著木梨花也受益非淺,時不時的來她家打打牙祭,改善改善生活,讓肚子里有點油水。
  一聽說傻小子牛大根,木梨花清冷的臉蛋有點舒緩,帶著淺笑道:“還是我家大根惦記我這個干娘,看看這次他能整點什么好吃的來。”
  “好了,那小子那次讓咱們失望過,對了,你家蘭蘭呢,怎么沒過來啊?”李桃花好奇地問著。
  木蘭蘭,木梨花帶回來的閨女,今年不過十六歲,不過一提這個閨女,木梨花本來有些融化的清冷臉蛋又跟著清冷起來,沒好氣地道:“怎么沒來,這丫頭就是個吃貨,哼,在門口不好意思進來,死丫頭,你個我進來!”
  “娘,干娘,我,我在這呢!”喏喏的聲音,從門口走進來一個瘦瘦的身影來,李桃花和木梨花是好姐妹,她們的兒子與閨女自然是互相認的干娘,木梨花是牛大根的干娘,李桃花自然就是木蘭蘭的干娘
  “你個死丫頭,一天到晚看見你就煩,滾一邊去。”木梨花不知道怎么的一看見自己親閨女就脾氣暴躁得跟她那清冷傲然的樣子不太相符。
  木蘭蘭委屈的淚花在眼中閃爍著,卻一點聲音也不敢吱,她有著和自己娘木梨花一樣讓人驚嘆的美麗外表鴕煌啡崴車某しⅲ天生美麗的臉蛋,身材上更是與木梨花驚人的相似,更是瘦弱的身材上有一對震驚人眼球的大瓜,堪比西瓜那么大的大瓜,從小到大,她就被她的娘木梨花天天責罵著,甚至有的時候還打她,讓她柔弱的心靈里留下了害怕的記憶,可以說,在她小小的年齡記憶里,與她娘投老啻Φ氖焙蚴親詈詘底羈植賴模而只有到了她干娘家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因為她娘只要看到她的那個傻哥哥牛大根才會心情變得好起來,這樣她也才能喘上一口氣。
  “干什么啊,梨花,你這又拿蘭蘭出氣了干什么,走,蘭蘭,到干娘這來,啊呀,這丫頭好幾天沒見統に靈了,這不知道又便宜誰家小子了。”李桃花知道木梨花曾經有過有段不愉快甚至可以說惡劣痛苦的回憶,而木蘭蘭就是那段回憶的見證人,所以從小到大,她都對木蘭蘭恨意頗深,只不過心情善良的李桃花卻從來不去問自己這個好姐妹為什么,而只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木蘭蘭透隹砂的孩子,不管怎么樣,孩子是無辜的。
  “桃花村的女人能有什么幸福可言!”悲嗆的一笑,木梨花說出了一句,一句很無奈卻很現實的話。
  久久無聲,李桃花看著木蘭蘭的表情也有點愛憐起來,也跟著嘆了一聲道:“是啊,桃花村的女人兔揮惺裁蔥腋?裳緣模只是可憐了蘭蘭這個孩子了。”
  木蘭蘭似懂非懂地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屋子里為之一靜。
  這個時候,木梨花突然道:“桃花姐,咱們不是說好了嗎,就讓蘭蘭給你家大根當媳婦算了,男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咱桃花偷吶人克男人,一般的男人是降不住,但是大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興許我家蘭蘭跟了你家大根還能過上好日子呢,嫁漢嫁漢,穿衣吃飯,有這個條件就算行了。”
  李桃花的臉色遲疑了一下,久久才道:“梨花,大根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樣,這樣對蘭蘭是不是吞公平啊!”
  “我生的閨女我說得算,我讓她嫁誰就嫁誰,就這么定了,以后蘭蘭就是你家大根的媳婦了,我看那傻小子就很不錯,以后蘭蘭跟了他起碼頓頓能吃肉了,還有,那傻小子起碼是個真正男人,女人跟了他不吃虧。”木梨花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李桃花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起來,嗔怪地看了木梨花一眼,又看了看那邊低著頭不說話的木蘭蘭,她也意味深長地道:“好了,梨花,在孩子面前少胡說八道,蘭蘭還是小丫頭呢,這個事情以后再說吧!”
  一直低著頭不說話的木蘭蘭沉默得就跟啞巴一樣,但是不代表她此刻的心里沒有念想,她也聽清楚了她娘和她干娘話里的意思,給大根哥哥當媳婦,好象也挺不錯的嗎,大根哥哥抓野獸最厲害了,那樣可以天天都可以吃肉了,想想那美味的野味,木蘭蘭就覺得口水往下流,心里在小小的琢磨,啊呀,那我以后就給大根哥哥當媳婦,那樣象也挺好的。
  第五章 雙花好姐妹
  “這都幾點了,大根怎么還沒回來啊?”又坐了一會兒,夏天黑得晚一些,但是這個時候一般來說牛大根打獵的速度已經早就回來了,李桃花還沒著急,木梨花卻是著急,不知為什么,對于牛大根這個傻干兒子,她比對自己親閨女還要感情好。
  李桃花看了看天色,心下也有著急,一般這個時候是早就該回來了,但是她性子要比木梨花要沉穩,別看木梨花長得一副清冷無雙的樣子,其實內心火熱得很,還是個急脾氣,“可能今天獵物不太好打,大根不是上山的時候告訴你的嗎估計是知道你和蘭蘭要來,他還不賣力地多打幾只獵物。”
  一句話說得木梨花瞇著眼,點著頭,不無得意地道:“也是這個理,大根那個孩子別看腦子不好使,這心眼可好使,對我這個干娘那可是真的沒話說,我啊現在就指望我這個干兒子了,不,以后,那就是我女了,一個女婿半個兒,他就是我全部的兒子。”
  看著木梨花一副有兒萬事足的樣子,李桃花不由笑了起來,但還是有些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呀你!”然后又道:“蘭蘭,你去外面接接你大根哥哥,別上山啊,就在咱門口那接著。”
  木蘭蘭忙站了起來弱弱地點了點頭,然后又用弱弱的眼神看了看木梨花,木梨花沒好氣地一瞪眼,“看什么看,你桃花干娘讓你去你就去唄,我跟你說多少遍了,今后給我記住了,以后你桃花干娘的話就是我的話,聽見沒有,你個破爛貨!”
  “啊,聽見了,聽見了!”木蘭讓她娘木梨花眼睛一瞪,渾身都打著哆嗦,慌忙地跑出屋外去了。
  看見木蘭蘭跑出去了,李桃花才不滿地瞪了木梨花一眼,“你說說你,你這是干什么啊,蘭蘭多好一個姑娘啊,你這就成天的這樣,要是再這樣,要不就別讓她跟你回去了,就住在我家,直接給我家大當媳婦算了,我可見不得你這樣對孩子。”
  木梨花悲嗆地一笑,“桃花姐,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可是一看到她,我就想到她那死命的爹,我,我就忍不住怒氣,當年要不是那個混蛋王八蛋,我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桃花姐,我,我的命怎么這么苦啊!”
  看著有些潸然淚下的木梨花,李桃花幽幽一聲嘆息,卻是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木梨花有木梨花的難處,再說那是人家的家務事,她也不好太過插口,只能上前摟過木梨花,安慰地道:“好了,好了,梨花,你就被傷心了,這就是我們的命,這就是我們桃花村女人的命,咱們就認命吧!”
  在李桃花懷里的木梨花猛地站了起來,一臉不甘心地道:“不,我就不認這個命,憑什么我們桃花村的女人就是這個命,我絕對不甘心,我這樣了,我絕對不能讓我閨女也跟著我這樣,我看出來了,大根就是改變我們命運的人,把蘭蘭許給大根,也許蘭槍的一定比我幸福。”
  李桃花看著情緒明顯激動的木梨花,這個女人心思敏銳且脆弱,冰冷的外表下有一顆火辣的心,但她又想要隱藏自己的這顆火辣的心,從她對她閨女木蘭蘭的行為上來看她是看不上甚至仇視她閨女的,但是現在從她的話里來看,卻又流露出一個竅ⅲ其實她是很在乎在乎她的閨女木蘭蘭的,骨子里她希望她的閨女木蘭蘭好,而她認為對自己閨女好的地方就是許給自己的傻兒子牛大根,其實認真想一想,這也未嘗沒有道理,沒有腦子的男人他怎么著也是個男人,最起碼她要比自己和木梨花這樣沒有男人的寡婦要好吧!
  “梨花,要是你真這樣想的,我答應了,大根那小子就福氣,這個事就這么定了。”
  “啊,真的嗎?”木梨花頓時就樂了起來,這一樂顯得就激動起來,而整個身子都跟著顫抖起來,她那傲視群芳,獨步宇宙,號稱桃花村第一大的東西頓時就跟著顫巍巍地跳動不已,就跟上面頂這一個足球一般,蹦躍得有彈性,因為木梨花的身子實在太瘦弱了一些,這樣更加明顯了一些,所以也就更加吸引人的眼球一些。
  李桃花就是個女人也被這個奇跡景色吸引了上去,上前一把抱住木梨花,摸了那個大東西一把,“你個家伙長這么大干么,白白浪費了,啊呀,太可惜了!”
  一聲嚶嚀,久曠之成熟女人,身體早已經成熟到不能再成熟的地步,可以說已經是成熟到快要腐爛的地步了,這個時間段的女人如狼似虎,就是說她們比饑餓的狼和老虎一樣還要嚇人,一口能吞掉一個精壯的男人,木梨花此刻的況就是如此。
  水汪汪的眼睛泛著春潮,沒好氣地雙手捂住自己的大東西,木梨花吃聲道:“桃花姐,你干什么啊,人家可不喜歡女人,要找你找別人去,咱村里還有不少玩女人這個調調的,要是實在憋不住了找個茄子也行,咱村二花家的茄子種的絕了,又長又粗還帶帶彎,整一個能用好幾天呢!”
  “呸!”了一聲,李桃花這個氣呀,“你少胡說了,我是那種女人嗎,就是逗弄你一下那讓你整出這么多話來,看你這么熟,難道你平時用那茄子。”
  木梨花給人外表是冷若冰霜,但是骨子里她卻熱情如火,只有她熟悉的人她才能放開心懷,而李桃花與她兩個人一起光著腚子長到大,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悉了,有些話自然是可以開玩笑的,吃吃抿著嘴一樂,“這有什么啊,咱們村那些真寡婦假寡婦的誰不家里準備一個茄子啊,桃花姐,我就不信你不準備,不管怎么說我們都是正常的女人,不管怎說我們也都那個需要不是。”
  李桃花的臉也跟著臊得紅了起來,上天造人,造就了男人和女人,而一切都是注定了男人離不開女人,而女人也離不開男人,在這個閉塞的小山村,女人多男人少,到了她們這個年齡的女人,以前還或多或少的經歷過男人,這種事情自然正常需要了,只是一切都是在背地里,大家磨不開面子說出來,今天木梨花這個女人也不知道發了是什么瘋,非要把這個事情說出來,讓李桃花也有些尷尬起來。
  “啊呀,不就那么回事嗎,就咱姐妹你還害個什么臊啊!”木梨花從李桃花的臉色上就看出來她想要知道答案,不由得吃吃笑了起來。
  李桃花正要反唇相譏,卻聽見外面木蘭蘭喊了起來,“娘,干娘,快出來啊,大根哥哥回來了,大根哥哥回來了,還扛著個大家伙回來了!”
  一句話讓屋子里斗嘴的兩個女人一怔,這話怎么聽著怎么覺得有點不對勁!
  第六章 好大的大家伙
  李桃花和木梨花走到外面一看,還真的是好大的大家伙啊,只見牛大根肩膀上扛著一頭巨大的黑色動物,好大的個頭,健壯有力的身軀,還有一對大獠牙,足足有個上百來斤,不過牛大根扛在肩頭上卻絲毫不吃力,在他腳下,那黃毛大狗二毛和黑毛大貓小花竄過來跳過去的,而后面則跟著一臉興奮的木蘭蘭。
  木梨花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還真的是好大的大家伙,如此大的野豬在老林子可能有,但是在她們村子附近卻是不常見了,她驚喜地叫道:“好大一頭野豬啊!”
  李桃花也驚喜莫名,不過她還是心疼她那傻兒子,上前仔仔細細地看了牛大根好多好多眼,才道:“你小子上什么地方打的這么大野豬啊,啊呀,這么大野豬,沒傷著你吧!”
  牛大根咧嘴一樂,“娘,干娘,大豬,大豬,吃肉,吃肉!”
  “好了,桃花姐,大根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一頭野豬算個什么啊,你就別說他了,啊呀,今天晚上可是真有口福了,好久沒吃著新鮮的野豬肉,上次大根打的那頭還是好幾個月之前的事呢,現在只能是風干的肉,沒有新鮮的好吃。”木梨花說著說著,看著這頭血淋淋的野豬直接就變成美;的一道道佳肴了。
  李桃花也沒真的怪罪自己的兒子牛大根,只是當娘的下意識的叨咕幾句罷了,以前這小子也不是沒干過這樣的事情,一開始是擔心害怕的,這時間長了也就沒什么好擔心害怕的了,抿著嘴道:“好了,好了,我不就說兩句嗎,你就整出那么多話來,;根,抬到院子里去,蘭蘭,趕緊去燒火,梨花,把刀拿出來,就可著大根這身衣服了,先把這頭野豬給收拾了。”
  “好了!”
  “知道了!”
  木梨花和木蘭蘭娘倆痛快地就答應了,趕緊燒火的燒火,拿刀的拿刀,而李桃花則;緊去屋里把一個炕桌搬出來,澆上水,又拿了不少盆出來,因為不是第一次收拾這種大個野物,大家都很熟悉這個過程。
  牛大根把豬放在炕桌上,這個時候大家才有機會見到這頭野豬全貌,這頭野豬體軀健壯,四肢粗短,頭較長,耳小并直立,吻部突出似圓錐體,其;端為裸露的軟骨墊(也就是拱鼻);每腳有4趾,且硬蹄,僅中間2趾著地;尾巴細短;犬齒發達,雄性上犬齒外露,并向上翻轉,呈獠牙狀;野豬耳披有剛硬而稀疏針毛,背脊鬃毛較長而硬;整個體色是灰黑色的,一看這個體貌特征就是頭公豬。
  野豬很像家豬,但腹;腳長,毛褐色,牙長出口外,它的體重二三百斤。它能與虎搏斗,常結隊而走。能掠松脂,滾泥沙涂遍全身用以抵御箭矢。野豬最能破壞莊稼,也吃蛇虺。它的肉像馬肉,是紅色的,它的肉比家豬好吃,母的肉味更美。
  要說野豬也算國家保護動物了,好象是什么國家;級保護動物,在外面根本就吃不上,吃了就是犯法,但是這年頭說你犯法你就犯法,說你不犯法你就是方法也不犯法,這不是繞口令,而是事實就是這樣,現實就是這樣無奈,在這樣窮山僻壤的地方,別說吃個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一級的也敢吃啊!
  這頭公野豬一看就;快要成年的了,沒有達到真正成年的那種,大的野豬能有二三百斤,這一頭要小了一點,但也足有一百四五十斤,因為野豬都是在戶外山林里活動捕食的,這個肉自然要比家養得好吃一些,瘦肉多肥肉少,這個個頭出個百十來斤的肉可都是精肉,而這豬身上每一個部位都是能吃的,幾乎就;有浪費的。
  豬的腦袋上有一個很明顯的鋒利刀器插進去了,直沒刀柄,待李桃花拿過一個大盆,牛大根很迅速的把刀柄拔出來,頓時血就噴了出來,李桃花趕緊上前拿盆接著,這豬血可是好東西,味甘、苦,性溫,富含維生素B2、維生素C、蛋白質、鐵、磷、鈣、尼克酸等營養成分,有解毒清腸、補血美容的功效,在東北豬肉用途廣泛,直接豬肉蒸上就能吃,而最常見的還是用來做血腸,白肉酸菜血腸,絕對的東北名菜啊!
  其實血腸是錫伯族的傳統食品,宰羊時,用大盆裝些鹽水接血,然后在開水鍋內稍煮凝結成血塊,再將血塊慫椋拌上剁碎的羊油和洋蔥末、鹽、姜粉、胡椒粉等調料后灌腸,扎緊捆實,放入鍋中煮制即成。切片乘熱食用,味道濃香,油而不膩,現在大多是用豬肉灌,味道絕對好極了。
  這個時候,木梨花也已經把殺豬刀拿出來了,大柄彎把的殺豬刀可謂是件神器了,牛大根稅焉敝淼對謔鄭手法干凈利落,開膛破腹,沒點力氣還真干不了,渾身上下都沾滿了鮮血的牛大根就如一尊殺神一般,刀刀見血,殺得是分尸滿桌。
  這豬全身都是寶,幾乎每一個部位都能吃,所以什么心啊,肝啊,肺子啊,腸子啊,大腸有大腸的做法,小腸有小腸的朔ǎ都得給整理好分出來,不過牛大根不是第一次干這個了,那叫一個熟練,這個一盆的,那個一盆的,都給分開了。
  旁邊的木梨花就如一個小女孩一樣在看著熱鬧,看到熱鬧處,拍手叫道:“大根,幫豬心給我留下,聽說吃豬心美容的!大根,把大腸整好清理干凈蘇馓熳霾渙搜腸啊,咱晚上炒肥腸,不要太有味道的,我可不愛吃那味道!大根,把豬尾巴切下來,對,晚上也要做個豬尾巴!大根——”
  李桃花在一旁看得實在看不下去了,沒好氣地道:“我說梨花,你這是拿我們家大根當傻小子逗呢,好東西都給你了,我們吃什稅。 
  木梨花笑呵呵地看著李桃花,“人家這是大根孝敬我的,我要是不來,他能費心地打這么大一頭野豬嗎,大根,你說是不是啊?”
  牛大根抬起頭來,露出一張大臉,傻呵呵地笑道:“是,是,給干娘吃,給干娘吃!”
  得意地撇了一眼李桃花,木梨花笑得那叫一個燦爛,真的跟她以往冷若冰霜的樣子大不一樣,在李桃花面前,在牛大根面前,她才能放下真正的自我,恢復到正常的狀態,“好大根,一會兒干娘獎賞你,幫你洗澡啊!”
  李桃花一聽這話頓時不干了,“什么獎賞我們家大根,是不是又想我們家大根的大根,哼,我們家大根的大根只有我洗才行!”
  面對李桃花的寸步不讓,木梨花趕緊又變了一張臉,“桃花姐,桃花姐,就讓我給大根洗一次,你這天天有機會,我可是憋了好幾天了,好不好,好不好嗎?”
  李桃頁僖閃艘幌攏但還是有些堅持地道:“不行!”
  木梨花立刻就梨花帶雨起來,“桃花姐!”
  “啊呀,好了,好了,我算是怕你了,不過,洗是洗,摸是摸,有一點你一定要把握住,不許那樣,他畢竟是我們兒子。”
  “哦,伊耍知道了,我再怎么樣也不是那樣的女人啊,嘿嘿,大根是我家蘭蘭的男人,以后是我姑爺女婿,我能那樣嗎,啊呀,又能摸摸了。”木梨花剛才的梨花帶雨瞬間就雨過天晴了。
  第七章 木梨花的春天
  農村沒有什么城市里安裝個熱水器一打開就能洗澡的條件,但是農村也有農村的土辦法,以往是夏天的時候就到大河里洗一下,冬天整個大盆,燒上水,在屋子里簡單洗一下,但是現在又有了新辦法,夏天在高處地方打個棚子,立四根木頭柱子,四周給遮攔好了,看不見里面的東西,然后上面擋上板子,放上一個在鎮上雜貨店買的脫裟莧人袋子,這玩意不貴也就十幾塊錢,但是黑色大袋子灌滿水,在陽光下曬著,下面一根管有個簡易小噴頭,一定時間后也跟洗熱水澡一樣。
  殺完豬,都給支解干凈了,肉是肉,五臟是五臟,腸子是腸子,一盆盆的弄了好幾大盆子,那邊木蘭蘭燒著開水,這邊李突ň兔ψ趴始清理出來,然后作菜了,而木梨花則偷偷摸摸地拉著牛大根往房子后面那個簡易洗澡棚子走去。
  “你看看你,這身臟的,這怎么都是血啊,去,把衣服和褲子都脫了,臟死了!”
  “哦!”
  “大根,梨花干娘幫拖叢柙韜貌緩冒。俊
  “哦!”
  “大根,喜不喜歡梨花干娘幫你洗澡啊?”
  “哦!”
  一個人歡喜地說,一個人木吶地應承著,不過木梨花也不生氣,從小就知道這小子就是一個沒心眼沒頭腦的傻子,那湍芨他生什么氣啊!
  兩個人進了洗澡的棚子,牛大根這個時候嘿嘿地傻笑了起來,“梨花干娘,要摸摸嗎?要摸摸嗎?”
  木梨花美麗的臉蛋飛快地升起兩朵紅暈來,清冷雪白的臉蛋帶上這個紅色,別提有多美,別提有多媚了,拍了牛大根腦袋瓜鴕幌攏“你小子,真傻假傻啊,喜歡不喜歡讓梨花干娘摸摸啊?”
  “哦,好,好,摸摸,喜歡,摸摸,喜歡!”從牛大根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是比較喜歡的,而木梨花雖然臉蛋有些羞紅,但是卻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雖然牛大根是一個男人,但更多的是這小子就是一蛻底櫻一個沒有腦子的傻子自然不會讓她覺得羞臊,加上從小是看著這小子長大的,從小到大,沒有男人的日子是難熬的,但是有了這小子的日子也是快樂的,摸摸也是讓她有一種自己也是女人的感覺,畢竟他還是一個男人不是。
  “好了,好了,把衣服和褲子都脫掉停你這都是血,弄得埋汰死了,一會兒梨花干娘都給你洗了。”木梨花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男人,這小子一晃眼都長這么高了。
  “哦!”牛大根一個心眼自然沒有什么心思,乖乖地往下脫,衣服啊,下面大褲衩子啊,都甩在徒ǖ哪就飛希里面還有一條大件的小四角褲衩子,其實說小也不算小,就是很貼身里面穿的,因為牛大根這個型號太大了,是李桃花自己給做的,就是用她不穿的一條黑點格子小衣服改的,是棉線的那種,不是純棉線,但是也帶著棉線,所以就很貼身,很清晰地就能看清楚里面的輪廓,里禿艽蟮囊淮筵綞西就那樣露在眼前。
  木梨花的呼吸為之一緊,雖然不是沒看過這個東西,但是每一次看見這個東西,她總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因為這么大的東西真的是太嚇人,每當看見這個東西,她總是會心一想,因為她總是想到李桃花當初給這個傻小子起名字的鴕猓牛大根,牛大根,像牛那樣的大根,真的是起的太恰當了,恰當得有的時候說起來就覺得是天作之合。
  而當牛大根終于把里面的四角褲衩子也脫下來的時候,那震撼人心的牛大根也露了出來,“梨花干娘,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在噴頭的透齙胤降紫屢了一塊木版子怕水濺下來弄到身上,至于別的地方就是土地了,簡陋得很,自然也方便得很,所以木梨花一努嘴道:“就在那尿唄!”
  牛大根自然沒有什么可顧忌的,他的心眼還沒讓他覺得有什么可顧忌,應了一聲,就那樣端著自己東西開始嘩嘩,嘩嘩托『恿魎嘩啦啦了。
  但是一邊的木梨花可是有思想,有意識的,以前都是男人愛看女人這個,但是現在換了一個位子,是她一個女人看男人這個了,特別是端著那么大一個家伙,其沖勁之猛,打得底下的土地都泥土四濺,人家都傳說尿尿越有力的人,那方面就是越強偷模這一點在牛大根的身上絕對毋庸置疑的。
  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咬了咬牙,又夾緊了自己的一雙腿,因為一股奇異的思想在自己腦子里轉悠著,讓她是自己都絕對自己不是個東西,怎么能夠這么想呢,這小子是她的干兒子啊,這小子跟自己閨女以后要成一家人的停那么自己以后就是他的干娘兼丈母娘了,這個怎么能夠這么想呢!
  “梨花干娘,洗洗,洗洗了!”牛大根尿完之后就那樣赤條條地晃著大家伙走到木梨花面前,今天的牛大根有點小興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打到一頭大野豬,還是中午的時候在大槐樹下面那一痛謇鋦九老娘們扒了他的褲衩子,一切的一切都讓他簡單的腦子有了一點興奮的元素,于是,當木梨花的手伸上去的時候就覺得出事了。
  傻子是不知道那個事情的,因為他們沒有那方面的需要,以前洗澡的時候,木梨花也給牛大根摸摸洗洗那個東西,當時就是過過手停畢竟這是男人的東西,不能用摸摸也是好的,但是現在當木梨花摸上去這個東西的時候,她驚訝地發現這個東西有了變化,以前這個東西大則大矣,可是因為沒有思想變化,它就不會起到太大的變化,頂多刺激一下變得硬了一點啊,大了一點啊,但是現在,摸了幾下之后,木梨花就驚訝頭⑾炙不是硬了一點,大了一點,而是硬了很多,大了很多,就跟正常的男人一個樣了。
  怎么會有這樣的變化呢?木梨花有些怔然,手一時也頓在那個地方,她的腿似乎夾得更加緊了。
  第八章 大根發春
  吃飯的時候木梨花有些神色不定,李桃花看著有些奇怪,端菜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梨花,怎么了,心神不定的樣子啊,難道讓你摸摸還真給你摸得受不了啊!”
  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會開女人的玩笑,同理,女人和女人在一起也會開男人的玩笑,男人對女人感興趣,女人也對男人感興趣兄皇強湊駒謁的立場上罷了,李桃花和木梨花沒事也都隨口開著這樣的小玩笑,但是今天木梨花是禁受不起這樣的小玩笑的,可是這個話她又不好意思說出口,難道說自己摸摸你兒子,給你兒子給摸大摸硬了,那自己的面子也沒地方放啊,所以她只能支吾不語,可是紅彤彤的臉蛋卻代表了心諦牡募度不平靜。
  看見木梨花的樣子,李桃花也是一愕,剛才她只是隨口開著玩笑,可是好象這里面著的有事啊,不由得動了心思,“梨花,有什么事情說出來,咱們姐妹還有什么好不好說的啊!”
  木梨花遲疑了一下,最后才幽幽地道:“桃薪悖你說我是不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啊,村里別的人都覺得我冷漠不近人情,可是我這個樣子你也看到了,骨子里其實對男人還是有那個心思的,喜歡摸自己干兒子的那個東西,就是為了摸男人的那個東西,我,我自己有的時候都覺得我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
  李桃小捌訴輟幣恍Γ“梨花,你這是怎么了,還多愁善感起來了,什么不要臉的女人,我可不這么覺得,跟你說句老實話,其實有的時候我也喜歡摸大根的那個東西,有的時候也想有那么一個東西給自己那方面的快樂感覺,我們是女人,我們是正常的女人,但是桃花村使我們過上了不正常女人猩活,在先天條件上,沒有了男人,我們女人是能活下去的,但是有的時候沒有了男人,我們女人活得很艱難,寡婦的日子不好過,這個誰是寡婦誰知道,你的心情別人不理解,難道姐姐還不理解嗎,是不是摸大根的東西有想法了,這很正常,女人摸男人那個東西沒有想法那絕對是不正常校更何況咱們這種女人多少年沒有真正的男人滋潤了,碰到這種情況也能說得出去,只是你別太胡思亂想就對了,畢竟大根是我們兒子,你還要把蘭蘭許給他呢,要是你胡思亂想可就亂了輩分了。”

標簽:寡婦  敲門  山村  風月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