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致命偷窺:耕不完的女人地

時間:2018-05-09 20:33:05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05975   評論:0
  第1章 奇怪的事
  雙溝村坐落在一個遠離城市的小山溝里,這里依山傍水,風景秀美,是個養人的好地方。
  雙溝村前幾年很風光,有一個城里來的大老板在這里建了一座旅游度假山莊,吸引了不少城里人來這里休閑度假,連帶著村里廊艘艙戳瞬簧俟猓變得富裕了不少。
  不過,去年的時候山莊出了事,一場大暴雨后山體滑坡,壓毀了半個山莊,還壓死了幾個客人,山莊的老板也被抓了起來,所以山莊的生意漸漸地變得冷清。
  現在山莊的老板已經把山莊給了村子,由村里自己,營,雖然生意不是很好,但是每年還是多少有一些人來這里度假,畢竟這里依山傍水的風景很美,所以村里也就繼續經營著山莊,只不過早沒有了前幾年的風光。
  李二娃今年十八歲,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過村子,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鎮里,是個土生土長的村里娃。
  李二娃人很機靈,很受村里人喜歡,所以就被安排到山莊里當了個服務員。
  李二娃今天發現了一件古怪的事情,他路過廚房的時候,聽見里面有女人的呻吟聲,他好奇地趴在窗口向里面看了一眼,就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廚房里面,一男一女正光著身子摟在一起,干著那事。
  李二娃對男女之間的事情并不熟悉,他不知道這大中午頭的,這兩個人躲在廚房里光著身子在干啥?
  兩個人李二娃都認識,男的是山莊的廚師,叫張老五,女的是他們村里的趙桂英。
  李二娃看到張老五的一張大嘴正咬在趙桂英的奶子上,不斷吸允著,趙桂英的奶子很白很大,看著很漂亮。
  “這么大的人了,還吃奶?”李二娃心里嘀咕了一句,他沒聽說趙桂英最近生過小孩啊,她怎么會有奶水呢?
  趙桂英發出一陣呻吟聲,緊緊地抱著張老五的頭,嘴里不斷地道:“張哥,你吸得我好舒服啊,就這樣。”
  張老五淫蕩地一笑,嘴里罵道:“你這個騷女人,一天不干你你都受不了。”
  說著話,抬起了趙桂英的一條腿放在了桌子上,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草地上,蠛蕕厝嗔肆較攏又淫笑道:“這樣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趙桂英急忙點頭,把自己的下身往張老五的手里貼了貼。
  李二娃瞪大了眼睛,緊緊地盯著趙桂英的下身,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體,這時才知道女人的身體原來和男人不一樣,伸手罅嗣自己胯下的家伙,自言自語道:“原來,女人的下面沒有這東西啊!怪不得她們尿尿的時候都是蹲著的。”
  張老五又把一根手指深入了洞口,刺激的趙桂英連聲尖叫。
  “張哥,要死了,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再快些,再快些。”
  “你這個小騷貨。”張老五嘿嘿笑著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看著因為空虛不斷地扭動著身子的趙桂英,戲虐道:“想要滿足,你就先伺候好老子。”
  按著趙桂英的身子蹲在了自己的胯間,把自己的家伙伸到了趙桂英的嘴邊。
  趙桂英媚笑著順從地把張老五的家伙含在了嘴里,不斷地吞吐起來。
  李二娃的眼睛瞪得更大,男人的這個東西還能吃?他記得自己的家伙可是很騷的,可是看趙桂英的樣子,居然吃的很舒服,就像是在吃冰棒一樣。
  李二娃扯開自己的褲子看著自己比張老五大了潮兜募一錚心想:自己的家伙更大,吃起來是不是更好吃?有機會也讓趙桂英嘗嘗自己的家伙。
  張老五終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浴火,按著趙桂英趴在了桌子上,抬起她的一條腿從后面干了進去,飛快地沖刺起來。
  李二娃恍然大悟,原來男人的家伙襯芙入女人的身體,怪不得身體不一樣呢,不過女人應該很痛苦吧,要不趙桂英怎么會痛的大聲的哼哼呢。
  李二娃搖了搖頭,不理解他們為啥要這樣弄。不過,不知為何,李二娃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身體也開始發燙,自己下身的家伙更是腫脹的厲害,硬巢畹愣テ屏絲闋印
  李二娃嚇了一跳,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身子和下身粗大的家伙,變得忐忑不安起來,難道自己是生病了?他不敢再看,趕緊離開了廚房,決定回家找點藥吃。
  李二娃的家在村子的西頭,平常的時候,他白天很少回家,都是呆在山忱錚今天是擔心自己生病了,才會大中午的跑回家。
  剛要推門進屋就聽見屋里面傳出幾聲呻吟,李二娃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聽聲音應該是他繼母發出的。
  “穆嬸怎么了?怎么也會發出和趙桂英一樣痛苦的聲音。”李二娃心里嘀咕騁瘓洌悄悄地向著窗口摸了過去。
  李二娃的娘在他的小時候就走了,前幾年他爹又給他娶了個繼母,姓穆,他一直叫她穆嬸。
  來到窗口,李二娃悄悄地向屋子里面看去,看清屋子里面的情況之后,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屋忱錈胬疃娃他爹正光著身子壓在穆嬸的身上,不斷地聳動著下身,穆嬸的嘴里發出一陣陣呻吟聲。
  李二娃呆呆地看著兩個人,原來爹和穆嬸也和張老五和趙桂英一樣做著奇怪的事情,他忽然想起了小時候自己似乎也看到過爹和娘也做過這樣的事情,自己還問過他們干趁矗結果被爹揍了一頓。
  男人和女人為什么要做這樣的事情呢?李二娃的心中帶著這個疑問離開了家。
  整個下午,李二娃都在想這個問題,但是他一直也沒有想清楚,所以,李二娃決定自己也要找個女人試一試。
  不過,找掣讎人試一下呢?趙桂英?不行,自己可是偷看了他和張老五干那樣的事情,萬一問起自己在哪里知道男人和女人能干那樣的事,自己不好回答。穆嬸?就更不行了,他害怕被他爹揍。
  到底找誰好呢?李二娃犯起愁來。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女人,急忙跳稱鵠矗向家里跑去。
  第2章 地荒了(1)
  李二娃想到的女人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叫李然,她并不是李二娃的親姐姐,而是跟著穆嬸一起雖然不是親姐弟,但是李然對李二娃很好,很喜歡這個弟弟,基本上對他有求必應,所以李二娃才想到了李然。李二娃想姐姐平時對自己這么好,什么事都幫著自己,什么事都讓著自己,這一次自己求她幫忙她一定會答應的。
  急急忙忙回到家中,李二娃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姐姐。
  穆嬸正在做飯,看到李二娃著急忙慌的樣子,問道:“二娃,咋唬磕閼庾偶泵慌的干嘛呢?”
  “沒啥事,穆嬸,我姐呢?”李二娃倚在廚房門口,看著穆嬸回了一句。
  “你姐?”穆嬸向外面看了看,疑惑地道:“剛剛還在外面呢,不知道這會跑哪去了。”
  姐姐不在家,那就等她回來再凰說吧,李二娃心里想著,坐在了廚房的門口。
  看著忙活著做飯的穆嬸,李二娃的眼睛不由得盯住了穆嬸的屁股,又想起了中午看到的那一幕,想到了穆嬸白白的大屁股,和兩腿間黑乎乎的一片,以及他爹不斷聳動的身子。
  想著想著,李二娃全輝鍶繞
  “二娃,你在這干嘛呢?”肩頭被人拍了一下。
  李二娃一下子清醒過來,腦子還有些發懵,不知道自己剛剛是怎么回事,看來自己是真病了。
  回頭一看。是姐姐李然站在他身后。
  李然比李二娃渙艘凰輳個子很高,將近一米七的個頭,身材很苗條,前凸后翹,人長得也很漂亮。眨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笑瞇瞇地看著李二娃。
  “回來了,剛剛二娃還在找你呢。”穆嬸笑呵呵地道。
  “找我?”李然眨了眨眼睛,看著李二娃:“二娃,你找揮猩妒攏俊
  李二娃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不能當著穆嬸的面說出來,還是不讓爹和穆嬸知道的好,笑嘻嘻地對李然道:“先不和你說,到時候再告訴你。”
  “喲,你姐倆還有秘密啊,啥事啊?還不想讓媽知道。”穆嬸笑呵呵地打趣道,她知道這壞芰┑墓叵島芎謾
  “嘻嘻,那媽你就別問了唄。”李然對著穆嬸撒嬌道。
  “不問不問。”穆嬸笑著搖了搖頭:“這倆孩子,行了你們快收拾碗筷吧,一會就吃飯了。”
  李二娃家的房子分為東西兩個屋子,他爹和穆嬸住在東唬他和姐姐李然住在西屋,正因為這樣,他才不擔心自己求姐姐的事被爹和穆嬸發現。
  興奮和期待中,終于等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李二娃飛快地脫掉衣服鉆進了被窩,有些著急地看著姐姐脫下衣服進了被窩。
  燈剛關上,李二娃就向著姐姐地被蛔耆ァ
  “二娃,你鉆我被窩干啥?”李然笑嘻嘻地拉緊了被子,她以為李二娃像平常一樣在和她開玩笑。
  李二娃嘿嘿笑著鉆進了李然的被窩,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下了一跳,一巴掌拍掉了李二娃的手,急聲道:“煌蓿你干啥?不能摸姐姐這里。”
  李二娃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開口道:“姐姐,我想看看你有沒有奶。”
  “呸,胡說八道。”李然啐了一口,臉一下子變紅了:“姐姐是個大姑娘,又沒生小孩,哪有什么奶,你又發什么瘋?”
  “可是,姐姐,女人一定生小孩才會有奶嗎?”李二娃疑惑地問。
  “當然了。”李然點了點頭。
  “可是。”李二娃眨了眨眼睛,向著姐姐的跟前湊了湊,小聲道:“姐姐,那為啥女人沒生小孩,男人也會吸她們的奶呢?”
  李然對男女之間的事情,知道的比李二娃多,一聽就明白了李二娃的意思,臉臊得通紅,嗔道:“二娃,你又在胡說八道,就不知道學好。”
  “不是,姐姐,我沒有胡說八道。”見姐姐不相信自己,李二娃頓時急了:“我看到的,張老五就吸趙桂英的奶,趙桂英e沒有生小孩啊!”
  “你看到他們干啥了?”李然雖然比李二娃懂得多,但是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也是似懂非懂,聽見李二娃這么一說,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雖然知道李二娃說的是什么事,但仍忍不住問了一句。
  李二娃把中午看到的事情繪聲繪色e和李然講了一遍。
  李然聽得面紅耳赤,身體燥熱無比,整個人都鉆進了被子里,悶聲悶氣地道:“二娃,這種事不要和別人說,這不是好事。”
  “可是……”李二娃又想了想:“他們好像很舒服啊。”
  “呸,不要胡說八道e。”李然在被窩里踹了李二娃一腳,罵道:“滾回你被窩去。”
  “嘿嘿。”李二娃嬉皮笑臉地把手又摸到了李然的胸前,哀求道:“姐姐,你就讓我吸兩口,看看你有沒有奶,好不好?”
  李然剛才已經被李二娃說的事情勾起了欲火,奶子再一次e李二娃握在了手里,頓時身子一軟,燥熱的更厲害,而且她也對男女之間的事情,充滿了好奇,心中有一種欲望不斷地引誘著她。
  李然沒有拍掉李二娃的手,咬了咬牙道:“二娃,姐就讓你吸兩口,但是你不準和別人說,爹和媽也不許說。”
  第3章 地荒了(2)
  李二娃見姐姐終于答應了自己,興奮的差點蹦了起“說完就迫不及待地向著李然的胸口鉆去。
  ”去。“李然用力地推開了李二娃的腦袋,小聲道:”你先把手拿開,我把衣服脫了。“”恩,恩。“李二娃聽話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李然在被子里把自己的上身脫光,把衣服放到了被子外面,臉色羞紅地小聲道:”二娃,好了。“李二娃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李然身體一僵,忍不住哼了一聲。
  李然的奶子不是很大,李二娃的一只手就能包裹過來,但李然的奶子很嫩很滑,很有彈性。
  隔著衣服摸和貼著肉摸得感覺完全不一樣,一種舒服的感覺從手上傳來,瞬間就傳遍了的全身,李二娃忍不住輕輕地揉動起來,再也舍不得放開。
  李然身體不斷地顫抖著,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雙手緊緊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單。
  李二娃感覺到了李然身子的抖動,奇怪地問道:”姐姐,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李然顫聲道:”二娃,你快點吸兩口,不要再揉了,姐姐快受不了了。“李二娃見姐姐的身體難受的厲害,嚇得不敢再耽擱,急忙咬住了姐姐的奶子吸了起來。
  李然的奶子里自然沒有奶水,但一股濃濃的奶香味瞬間沖進了李二娃的嘴里,讓他陶醉地深吸了幾口,更加貪婪地吸允起來。
  ”啊……“李然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聲音,輕聲地呻吟起來,身體像過了電一樣輕輕地不斷顫抖,兩只手緊地抱住了李二娃的腦袋。
  好一會,李二娃才掙扎著從李然的胳膊里抽出了腦袋,大口地吸了幾口氣,抱怨道:”姐姐,你想憋死我啊。“李然也知道剛剛自己的反應太激烈了,雙手捂住了自己燥紅的臉,嬌嗔道:”你還說我,你不知道你剛剛把姐姐弄得多舒服,你這壞坯子。“”姐姐,你剛剛很舒服嗎?“李二娃瞪大了眼睛,原來發出那種聲音是很舒服,不是很痛苦啊,李二娃想到了趙桂英和穆嬸的呻吟聲。
  李然嚶嚀了一聲,再次把頭鉆到了被子里。
  李二娃此時也是全身燥熱,下身的家伙腫脹的厲害,身中的欲火開始熊熊燃燒,憋得他很難受,忍不住伸手再次摸向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這一次沒有讓他摸,擋住了他的手,低聲道:”二娃,你不是應經知道姐姐沒奶了嗎?怎么還摸?“”姐姐,我的身體憋得難受,你就讓我在摸摸吧。“李二娃喘著粗氣小聲哀求道。
  ”不行。“李然緊緊地護住自己的胸口,她害怕再繼續下去,他們之間會發生什么事情。
  ”姐姐,摸一下就行,我就摸一下。“李二娃哀求聲中,強行地掰開了李然的雙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二娃,你別這樣,啊……“李然掙扎的身子陡然一僵,原來李二娃再次咬住了她的奶子。
  ”二娃,你別……我……啊……“李然的反抗變成了喘息,身子也不知不覺中軟了下來。
  李二娃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越來越熱,下身的家伙憋得越來越難受,他一翻身壓在了李然的身上,疃了幾下下身。
  隔著衣服,李然依然清晰地感覺到李二娃家伙的巨大和火熱,她知道接下來李二娃可能要做什么,緊緊地拉住了自己的褲子,哀求道:”二娃,你別這樣,我們是姐弟,是不能做這種事情的。“”可是姐姐,我憋得難受。“李二娃難受地蹭著下身。
  ”姐姐幫你,你先從姐姐身上下來,躺在我旁邊,好不好。“李然柔聲勸道,她知道現在不能刺激李二娃。
  李二娃聽話地從李然的身上翻了下來,躺在了她旁邊。
  李然松了口氣,從被窩里爬了起來,跪坐在李二娃的身邊,伸手把他的短褲脫了下來。
  沒有了束縛,李二娃的大家伙一下子彈了出來,嚇了李然一跳,她沒想到李二娃的家伙居然這么大。
  伸手握住了李二娃的大家伙,有些生澀地上下擼動著。
  李二娃身體一個機靈,差一點直接射了,一執用揮泄的麻爽感覺像過了電一樣,刺激的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舒服得輕聲地哼了起來。
  ”姐姐,你看看我的這個東西好不好吃,張老五的東西比我的小多了,趙桂英還吃得很香呢,我的一定更香。“李二娃又想起了趙桂英舔張老五的家伙的那一幕。
  (系統刪了,從傳一遍)
  第4章 地荒了(3)
  李然在李二娃的家伙上拍了一巴掌,笑罵道:”你個不學好的壞坯子。“低下頭,張開小嘴,小心翼翼地把李二娃的大家伙吞進了半根。
  李二娃哪受過這種刺激,李然m吞吐了兩下,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濃濃的精華噴進了李然的嘴里。
  李然沒有想到李二娃這么快就射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咕咚咕咚幾口就把李二娃的精華吞了下來。
  李然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慌忙捂著嘴趴在炕邊干嘔了幾聲。
  李二娃也沒想到李然居然把自己射出的東西喝了下去,看到她難受的樣子,急忙翻身坐起,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惶急地問道:”姐,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李然氣的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恨聲道:”還不去給我找水。“”哦。“李二娃急忙跳下了地,倒了杯水,遞給了李然,忐忑地站在地上看著李然。
  李然漱了漱口,把杯子放在了一邊,看到李二娃還站在地上,沒好氣地道:”地上不涼啊?快點上來吧。“李二娃這才爬上炕,鉆進了被窩。
  ”二娃,今天的事千萬別和別人說,記住沒?“李然又叮囑了二娃一句。
  ”記住了,姐。“李二娃急忙答應了一聲,剛剛李然的反應,讓他感覺到是他做錯了事,才把姐姐弄成那樣的。
  兩人沉默了一會,李二娃又忍不住開口道:”姐,你說張老五和趙桂英為啥做那種奇怪的事情?“李然自然知道李二娃說是什么事情,經歷了剛才的事,李然已經不再像先前一樣羞澀,想了一下開口道:”二娃,你知道耕田吧?男人和女人做那樣的事和耕田是一個道理,女人的那里是田,是需要男人耕種的,如果長時間沒有人耕種,女人的地就荒了。“李二娃恍然大悟:”原來是怎么回事啊,怪不得爹和穆也做那事呢,原來是穆嬸的地荒了啊。“李然吃了一驚,驚聲道:”二娃,你看到爹和媽做那事了。“”恩。“李二娃點了點頭:”中午的時候……“李二娃又把中午看到他爹和穆嬸的事說了一遍。
  ”二娃,以后不準再偷看爹和媽。“李然警告道。
  李二娃嘿嘿傻笑了幾聲,點頭道:‘知道了,你不說我也不會偷看了,讓爹知道還不打死我。”
  又嬉笑著向李然的被窩鉆去。
  “二娃,你還想干啥?”李然警惕地拉住了自己的被子,不讓李二娃鉆進來。
  李二娃嘿嘿笑著悶不做聲地和李然爭搶著被子,李然沒有他的力氣大,最終還是被李二娃鉆進了被窩。
  李然雙手抱住了胸口,她的上身還是光著呢,又警告李二娃道:“二娃,你不準在對姐姐動手動腳。”
  “不會了。”李二娃拉過被子蓋住了胸口,向著李然身趴苛絲浚小聲地問道:“姐,那你的地有沒有人耕啊?”
  李然的臉騰地又紅了,惱怒成羞地罵道:“李二娃,你給我滾。”一抬腿踹了他一腳。
  卻不想李二娃下面還光著,李然一腳正好踹在了他的家伙上,李二娃痛的慘叫了一聲。
  李然也發現自己踢錯了地方,急聲道:“二娃,你沒事吧,痛不痛?”
  李二娃忽然嘿嘿一笑,一伸手抱住了李然的腿,另一只手摸到了李然的兩腿之間,嘴里說著:“我看看姐姐的地荒沒荒,啊,姐姐,你的地是水田啊。”
  原來李然的身體剛剛也起了反應,下身的水流把褲衩打濕了。
  李然被李二娃突然襲擊了敏感的地方,身子頓時僵住,又聽到李二娃的話,頓時羞得無地自容,竟然忘記了阻止李二娃。
  “我摸摸姐姐的水田荒沒荒。”李二娃的手順著李然褲衩的邊緣伸了進去,淼攪死釗壞牟蕕厴希骸敖憬隳閼飫錆枚嗝啊。”
  李然的身子控制不住地顫抖著,一陣陣酥麻從下體傳來,敏感的身體頓時起了反應,第一次被人摸了草地,李然體內的欲火騰地燒了起來。
  在也壓抑不住身體的欲望,李然伸手抱住李二娃赤裸的身恚嗚咽道:“二娃,姐姐的地也荒了,你愿意幫姐姐耕地嗎?”
  李二娃的手又爬上了李然的奶子,下身的家伙也抬起了頭,頂在了李然的小腹上。
  感受到李二娃的堅挺,李然顫抖著握住了它,輕聲道:“二娃,來,用它幫姐姐耕地,姐姐的地還肀蝗爍過呢。”
  李二娃的呼吸變得粗重,猛地翻身把李然壓在了身下,下身胡亂地在李然的身上拱著,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李然伸手脫掉了自己的褲衩,握著李二娃的家伙放在了自己的洞口,李二娃一點就通,扶好自己的家伙,猛地刺了進去
  “啊!”李然痛的慘叫一聲,眼淚流了下來。
  “嗷。”李二娃舒服的嚎了一聲,隨即發現了李然的不對勁,惶急地道:“姐姐,你很疼嗎,要不咱們別耕地了。”
  “別,二娃,你等一會。”李然抱住了李二娃,強忍著疼痛
  李二娃老老實實地趴在李然的身上,雖然下身舒服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想動,但是他不想讓姐姐痛苦,強忍著自己的沖動。
  “好了,二娃。”李然終于適應了過來,開始慢慢地扭動下身。
  李然的話讓李二娃得到了解放,她的硪舾章洌李二娃就像一只發情的公牛一樣兇猛的撞擊起來。
  “啊……二娃,你慢點,姐姐受不了了。”
  “二娃,你在快點。”
  “二娃,小聲點,把嘴捂上。”
  兩人都不敢大聲,屋子里不時地響起一聲硨簦悶悶地喘息聲和呻吟聲不斷地在屋子中回蕩。
  第5章 按摩(1)
  第二天起
  李二娃一臉壞笑地看著李然,湊上前去,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李然羞得脖子都紅了,一巴掌拍掉了李二娃的壞手,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不再理他。
  她知道李二娃又在想昨晚的事,想起自己和二娃昨晚上做的事,身子不由得變得燥熱起來,一股火苗從身體中升起。昨晚的事實在是太羞人、太瘋狂了,她居然和自己的弟弟干了那事,心中不由得有些羞愧,同時也很刺激,快活。怪不得男人和女人都喜犯贍鞘履兀原來原因是這個啊。
  李二娃嬉皮笑臉地從后面抱住了李然,兩只手按住了她的兩個奶子,在她耳邊低聲道:“姐姐,我還想要吃奶。”嘗過了女人的滋味之后,他有些欲罷不能了。
  李然被李二娃摸得全身癱軟,嬌喘著靠在了他身上,訪牡羋畹潰骸澳閼飧齷蹬髯櫻就知道欺負姐姐。”
  李二娃見李然沒有拒絕,膽子頓時大了起
  “啊。”李然嬌呼一聲,抱住了李二娃。
  “李然,二娃,你倆起來了嗎?要吃飯了。”就在李二娃吸得高興的時候,門外傳來了穆返納音。
  兩人嚇了一跳,急忙站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把衣服整理好。
  李然嗔怪地瞪了李二娃一眼,對門外應道:“媽,起來了,正收拾被子呢。”
  李二娃下身的家伙又支起了小帳篷,有些難受地弓著身子,小心翼翼地盯著房凇
  看到李二娃的樣子,李然忍不住撲哧一笑,又瞪了李二娃一眼,笑罵道:“活該,隨讓你起壞心思了。”
  李二娃雖然憋得難受,但是也不敢對李然做什么,萬一被穆嬸進來看見了,爹還不揍死自己?算了,忍忍吧。
  吃吩綬梗李二娃就萬分不舍地離開了家,去了山莊。
  初嘗女人味,讓李二娃紅光滿面,回味無窮,兩只眼睛總是在山莊里的女人身上打轉,心里琢磨著哪個女人的地需要耕了。
  山莊的女人都看出了李二娃今天不一樣,笑嘻嘻地打趣著他。
  “二娃,是不是想女人了,用不用嬸子給你介紹個?”
  “屁大的小子,下面毛還沒長齊呢,能知道女人啥滋味?”
  “就是,二娃等你下面的家伙再長大點,嫂子給你開開葷。”
  一群女人哄堂大笑。
  李二娃趕緊跑開了,心里面狠狠地罵道:“你們這些老娘們,都給我等著,早晚老子把你們的地都耕了,不知道女人啥味?哼,老子昨晚就嘗過了。”
  李二娃又想起了姐姐光滑的身子,一股火苗不由得竄了起來,下身的家伙又硬了,恨不得馬上就跑回家里再s姐姐耕耕地。
  憋的實在難受,李二娃只得掏出家伙按照昨天李然做的樣子,自己擼了起來。
  李二娃擼了一身的熱汗,今天山莊沒有客人,他就向著山莊的澡堂走去,準備好好洗洗身子。
  山莊里面有一眼小的溫泉,平時的時s都是給客人用的,只有沒人的時候山莊自己人才會用,李二娃用過兩次,泡著很舒服,今天他準備再去享受一次。
  剛走到溫泉,就看到一個女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儷姐,溫泉有人用嗎?我想泡個澡。”李二娃笑著和女人打招呼。
  女人叫周儷,是溫泉的負責人,也是村里人,今年二十八歲,身材不錯,臉蛋也很漂亮,臉上的笑容很嫵媚,有一種勾人的風情。
  周儷打量了李二娃一下,搖頭道:“里面沒有人,你去泡吧。”眼睛又在李二娃身上轉了轉,又道:“二娃,等你洗完了,姐幫你按摩一下。”
  李二娃也聽過按摩很舒服,只不過他從沒享受過,就像試試啥滋味,點了點頭,高興地道:“行,儷姐,麻煩你了。”
  因為著急想要享受一下按摩的滋味,李二娃很快就泡完了澡,穿著浴袍回到了房間中。
  周鬩丫換上了浴袍正坐在房間里等著他,看到他進來,笑瞇瞇地站了起來。
  按照周儷的指點,李二娃趴在了按摩床上,周儷騎在了他身上,在他的頭上,脖子上,后背上不斷地捏著,掐著,拍著,弄得他還挺舒服的。
  等到周儷開始按摩李二娃的屁愕氖焙潁他像被電了一樣,全身麻酥酥的,身上的火也上來了,下身的大家伙又抬起了頭。
  第6章 按摩(2)
  家伙被壓得有些難受,李二娃動了動屁股,趴著實在是活受罪。
  幸好,周儷讓李二娃翻過身子,正面平躺,他才舒服了不少。周儷看了一眼他被頂起的浴袍,偷偷地笑了笑,然后兩只手飛快地在他身上拍捏起來。其他的地方都是一觸即過,到了他的大家伙這里卻是放慢了速度,隔著他的浴袍抓住了他已經堅硬如鐵的家伙,很有技巧地揉著,搓著。頓時李二娃的欲火熊熊燃燒起來。
  李二娃強忍著自己的沖動,他可不敢在這里對周儷亂來,心說:忍著吧,一會就好了,晚上回去讓姐姐好好幫我弄弄。
  哪知道周儷并沒有就此滿足,一只手從浴袍下面伸了進去,一把抓住了李二娃的大家伙,貼著肉按摩起來。
  肉和肉相貼,李二娃喘著粗氣,心中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只能勉強地控制自己。
  周儷看著李二娃的樣子,抿嘴笑了笑,又道:“二娃,這樣按摩不方便,還是脫了衣服吧。”也不等他答應,就把他的浴袍解開了。
  脫下了浴袍,李二娃變成了一絲不掛,周儷打量著身子,李二娃人長得不錯,這身材也不錯,尤其是下身的大家伙又粗又長,像一根旗桿一樣直直地聳立,上面青筋凸起,模樣有些猙獰,看的周儷眼睛一亮。
  周儷這幾年一直在山莊里幫人按摩,也算是閱人無數,這么大的家伙也沒見過幾次。她越看越是喜歡,索性倒在了李二娃的身上,抓住他的大家伙,對他搓著,套著,擼著,拉著,一套弄下來,居然把李二娃的大家伙搞得流出了兩滴粘液。
  李二娃那經過這陣仗,被弄得舒服得直叫喚,眼睛盯在了周儷的屁股上。由于周儷是倒著跨騎在他身上,此時又前伏著上身,屁股就翹的高,對準了他的臉。
  李二娃一伸手把周儷的浴袍掀了起來,他驚奇地發現周儷的里面居然啥也沒穿,白白的屁股,毛茸茸的草地,像一道美景一樣一下子出現在眼前。
  李二娃吞了口口水,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周儷的屁股雖然不大,但很翹,很彈性,摸起來很舒服。摸了一會,李二娃的手按在了周儷的草地上,梳理了一下她的草地,一個手指按在了她的洞口。
  周儷的身子一顫,呻吟了一聲:“二娃……你別弄姐那里……好癢啊。”
  李二娃頓時來了興趣,手指一下子鉆了進去,周儷的聲更大,一張嘴把他的家伙吞了進去,賣力地又是添又是套的,爽的李二娃直叫喚。
  “太舒服了,太好了。”
  第一次嘗到這種美妙的滋味,李二娃再也忍不住了,一翻身把周儷壓在了身下,對準周儷水汪汪的入口,猛地刺了進去。
  “啊。”周儷發出一聲滿足的尖叫,像一只八爪魚一樣纏住了李二娃的身體。
  李二娃賣力地聳動著下身,把周儷弄得尖叫連連。
  “二娃……你好厲害……弄的……儷姐好舒服。”
  周儷熱情地挺著下身,扭動著屁股迎合著李二娃,嘴里還大叫著:“二娃……用力……對,就這樣……啊。”
  李二娃更加地興奮,看著身下的周儷,一邊狠狠地干著,一邊問道:“儷姐,你的地也荒了,以后我幫你耕地好不好。”
  周儷的聲音斷斷續續:“好……二娃……以后你…多幫儷姐耕地……儷姐……好喜歡。”
  干了好一會,周儷推開了李二娃,換了個姿勢,翻過身來,撅起屁股趴在了床上。李二娃的興趣更濃,扶正自己的家伙,對準周儷的股溝,又插了進去。
  扶住周儷的屁股,李二娃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快的讓眼花,干的周儷的叫聲滿屋子回蕩,嘴里也開始胡言亂語,什么粗話都冒了出來。
  李二娃看著身下被自己干的欲仙欲死的周儷,心想:看來山莊里的這些女人的地都荒了,有時間都幫她們耕耕吧。
  心里想著,一分神,李二娃就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濃濃的精華像機關槍一樣,噴進了周儷的身體里。
  周儷已經癱軟在床上,好一會才恢復了一絲力氣,幫著自己和李二娃收拾了一下下身。
  周儷的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抱住了李二娃的胳膊,風情無限地說道:“二娃,我好喜歡你,以后多幫儷耕耕地,好不好。”
  這樣的好事,李二娃還求之不得呢,急忙點頭答應了下來,周儷溫柔地拉著他鉆進了溫泉。
  第7章 被辱的華嬸
  享受過周儷的按摩之后,李二娃這幾天沒事就喜歡往溫泉那里鉆,周儷自然知道李二娃想要什么,那天李二娃的大家伙弄得她也很舒服,一想起不過,這幾天山莊的客人多了起來,他們一直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李二娃雖然您有些失望,但這幾天依然很高興,因為他還有姐姐李然。
  這對姐弟自從嘗過了男女之間的美妙之后,就變得情似火,欲罷不能,每天晚上一關燈,李二娃就迫不及待地鉆進李然的被窩,辛勤地幫李然耕地,幾天下來,李然被滋潤的愈發嬌艷,身子也豐腴了不少。
  李然也知道李二娃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和他干那事不對,但是那種美妙的滋味就像魔鬼一樣,不斷地引誘著她,她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李然也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能和弟弟干那事了,可是白天好不容易下了決心,到了晚上李二娃一沾她的身子,她就把什么決心都忘了,尤其是李二娃的家伙進入她的身子之后,除了歡愉,她的腦子里就沒有其他東西了。李然知道,自己已經離不開李二娃了。
  李二娃的人很機靈,幾天下而且每次給姐姐耕地,兩人都很舒服,既然這樣繼續下去就好了,只要別讓人知道就行。
  所以,這幾天李二娃過得很滋潤,很性福,整個人紅光滿面精神飽滿。嘗過了女人的滋味之后,他再看山莊里女人,就發現了她們的不同,地荒的、地肥的、有人耕的、沒人耕的,他覺得自己都能看出個八九不離十了。
  李二娃吹著口哨向著休息室走去,今天又來了一伙客人,他剛幫他們安排好房間,準備回去休息一會。腦子里想著剛剛的那幾個青春靚麗的女大學生,城里人穿的就是開放,那小褲衩短的一彎腰都能露出半個屁股,刺激的他火蹭蹭地往外冒。
  “不知道她們的地有沒有人耕?”李二娃正想著,就看到不遠處一個女人急急忙忙地鉆進了山莊中堆放雜物的倉庫里。
  “咦,華嬸這么著急干嘛?”李二娃認出了那女人是他們村一個寡婦,尹華,他叫她華嬸。
  華嬸就是山莊中被他認為沒人耕地的女人之一,李二娃好奇地跟了過去,剛剛靠近倉庫,就聽見里面傳出華嬸的聲音:“我求求你了,你別再來找我了,你的錢我會還給你的。”
  “嘿嘿。”倉庫里又傳出一個男人的淫笑聲:我不找你也行,那我就去找你家春秀去。”
  “不要,我求求你放過春秀吧,她才十六歲。”華嬸哀求道。
  李二娃心中奇怪,是誰在威脅華嬸,他貓著腰做賊一樣靠近了倉庫門口,慢慢地推開了一條縫隙,用一只眼睛向里面看去。
  倉庫里的男人李二娃也認識,叫張二賴子,是村子里有名的懶貨,整天游手好閑,偷偷摸摸的不干好事,村里的人都很煩他。
  “華嬸怎么會和張二賴子搞在一起。”李二娃的心中很是疑惑。
  “不找春秀可以,但是你要老老實實地聽話,把我弄得爽了,我就放過春秀。”張二賴子淫笑著抓住了華嬸。
  華嬸的臉上帶著淚水,一聲不發地任憑著張二賴子擺布。
  見華嬸認命了,張二賴子得意地一笑,推著華嬸趴在一堆雜物上,讓她的屁股對著自己,幾下就扒下了她的褲子,露出了華嬸白一ǖ鈉ü傘
  然后迫不及待地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扶住自己短小的家伙,對準華嬸的洞口,也不做什么前戲,直接插了進去。
  “你這個騷貨,你男人把我老婆拐跑了,我就干他老婆。”張二賴子一邊干著華嬸,一邊罵道。
  華遺吭謁身下,緊咬著牙,一言不發,臉上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還錢?就算你還了錢,老子也不會放過你。”張二賴子臉色猙獰,狠狠地在華嬸的屁股上拍了幾巴掌。
  華嬸忍不住慘叫幾聲,哀求道:“求求你,你不要折磨我了,我以后老老實實胰媚閂還不行嗎?你不要折磨我了。”
  張二賴子猙獰地笑著:“不折磨你?哪有那么好的事,不要說你,你家春秀,我早晚也干了她。”
  “不要,不要禍害春秀。”華嬸恐懼地叫道,開始劇烈地掙扎起來。
  李二娃在外面看遺火直沖腦門,他聽明白了華嬸他們的話,村里都說華嬸的男人和人跑了,原來是和張二賴子的老婆跑了,所以,張二賴子就來報復華嬸。
  “媽的,張二賴子太欺負人了,你沒能耐,老婆跟人跑了,有華嬸啥事?還不肯放過春秀,看老子不廢了你。”李二娃怒火中燒掖盒憧墑撬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
  第8章 幫助華嬸
  “砰”地一腳踹開了門,李二娃再也忍耐不住,沖了進去,罵道:“張二賴子,你敢欺負華嬸和春秀,看老子不打死你。”
  張二賴子和華嬸都嚇了一跳,張二賴子急忙頁雋俗約旱募一錚提上了褲子。華嬸也滿臉驚恐地提著自己的褲子。
  看清是李二娃,張二賴子打了一個寒戰,得得索索地看著他,他知道李二娃下手可狠著呢。
  有一次張二賴子對李然動手動腳,被李二娃知道后,暴揍了一頓,肋骨打斷了兩根,疑淼募一鋝畹惚環狹耍在床上躺了好幾個月才好。從那以后他見到李二娃就會躲得遠遠的。
  張二賴子心中萬分恐懼,他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里遇到李二娃,身體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結結巴巴地道:“李……李二娃……我今天……可沒惹你……你……你別亂來。”
  李二娃憤怒地瞪著張二賴子,彎腰從地上撿起一根鐵棍,罵道:“張二賴子,你不但欺負華嬸,還要欺負春秀,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叫李二娃。”
  張二賴子看著李二娃拎著鐵棍逼了過“
  看著張二賴子的窩囊樣,李二娃對著他吐了口吐沫:”呸,看你那熊樣,還敢欺負人,說,華嬸欠你多少錢?“”三……三萬。“看到李二娃沒有動手的意思,張二賴子稍稍地松了口氣。
  ”華嬸,你怎么欠他錢的?“李二娃對著華嬸問了一句。
  華嬸嗚嗚地痛哭起來,或許是有李二娃腰,膽子大了起來,指著張二賴子罵道:”這天殺的王八蛋,春秀他爹把他老婆拐跑之后,他就來我家里鬧,逼著我給他五萬塊錢,我哪有那么多錢給他?他就天天來家里鬧,我實在沒辦法就給他寫了個欠條。本想著等我還了錢就沒事了,沒想到他變本加厲,逼著我和他干那事,現在還把意打到春秀身上了,我打死你這個王八蛋。“華嬸撲了上去,對著張二賴子,又抓又咬,心里憋著的怨氣終于爆發了出來,張二賴子又不敢還手,一會功夫就變成了血葫蘆。
  李二娃嘆了口氣,張二賴子就是個吃軟怕硬的家伙,如果一開始華嬸就這樣硬氣,張二賴子哪欺負她。
  見差不多了,李二娃拉開了華嬸,安慰了她幾句,冷冷地看著張二賴子,喝道:”張二賴子,欠條在哪。“”在我身上。“張二賴子膽怯地看了李二娃一眼。
  ”拿出來。“
  張二賴子猶豫了一下,李二娃哼了一聲,了揚手里的鐵棍,嚇得他飛快地掏出了欠條,遞給了李二娃。
  李二娃接過來看了一眼,遞給了華嬸:”華嬸你看看,是不是你寫的。“華嬸接過來看了一眼,點頭道:”是我寫的。“”那你收好。“李二娃點了點頭,有對華嬸道:”還有那兩萬塊錢,華嬸你也別想著了,怕是早就讓張二賴子禍禍光了。“”不要了,不要了。“能要回欠條華嬸已經對李二娃千恩萬謝了,那還會不知足呢。
  李二娃恨恨地在張二賴子身上踹了一腳,把他踢了個跟頭,警告道:”張二賴子,以后要是你再敢欺負華嬸,被我知道了,看我不打死你。“”敢了,不敢了。“張二賴子急忙保證。
  ”趕緊滾。“李二娃厭惡地轉開頭。
  張二賴子逃過了一劫,哪還敢留在這里,從地上爬了起來,落荒而逃。
  張二賴子走后,華嬸撲通跪在了地上,對李二娃哽咽道:”二娃,華嬸謝謝了,華嬸不知道怎么報答你,華嬸給你磕頭了。“說著話,就要給李二娃磕頭。
  李二娃嚇了一跳,急忙扔掉了手里的鐵棍,扶住了華嬸,急聲道:”華嬸,你這是干嘛?咱都是一個村的,再說,春秀還是我好朋友,你的事我咋能不管呢。“連拉帶拽,把華嬸拉了起來卻不想華嬸的褲子還沒系上,剛一站直身子,褲子就掉了下去,露出了白花花的下身。
  李二娃急忙把頭轉向了旁邊,華嬸臉上羞得通紅,匆忙提上了褲子,系緊了腰帶。
  李二娃又想起了剛剛華嬸白白的大屁股,這幾天他的欲火正旺,下身的家伙速地抬起了頭。他縮了縮身子,害怕華嬸看到自己起了反應,飛快地對華嬸道:”糟了,華嬸,我還有活沒干完,我先走了啊。“說完,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華嬸看著李二娃的背影,噗嗤地笑了,李二娃的反應哪能逃過她的眼睛,自言自語道:”二娃,你真長大了謝謝你幫了華嬸,你放心,華嬸會好好報答你的。“第9章 女大學生(1)
  李二娃跑出倉庫之后,身上的火非但沒有熄滅,反而越燒越熱,他也不知道這幾天自己是怎么了,火苗一竄起跑到溫泉轉了一圈,沒有看到周儷,他憋得實在難受,沒辦法,只得跑到山莊外面的小河邊自己解決了,正好解決完還能在河里洗個澡。
  大家伙軟軟地耷拉下去,李二娃舒服地長出了一口氣,只不過又弄了一身臭汗,先洗個澡吧,剛脫掉了上身的衣服,正要脫褲子,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李二娃急忙把褲子提了起來,順著樹枝姆煜斷蟯飪慈ァ
  一個漂亮的姑娘走到了河邊,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是在看這里有沒有人,因為李二娃是在一顆樹的后面,樹枝很密,所以她并沒有發現李二娃。
  見到四周沒人,姑娘把外套脫了下來,鋪在草地上,然后坐在了地上。
  ”咦,這不是今天
  女大學生脫下外套之后,上身穿著一件無袖的短衣,下身是一條短小的牛仔短褲,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一直露到了大腿根。安排房間的時候,李二娃的眼睛就沒怎么離開過這個女大學生的大腿,一個勁的想要往她的短褲里面鉆。
  女大學生坐下之后,脫掉了鞋子,可能是走累了,腳有些酸痛,她把自己的兩只腳揉了一遍,然后拿手機玩了起來。
  李二娃有些失望,原來是來這里玩手機的,要玩你在房間里玩多好,跑到這小河邊來干啥。
  李二娃轉身想走,又怕發出聲;被女大學生聽見,發現自己,到時候把自己當成流氓就壞了。他也不想想剛剛他還想要偷窺人家女大學生洗澡,不是流氓行徑是什么?
  李二娃只好老老實實地坐在了樹后,嘴里叼著根草棍,無聊地看著頭頂的樹葉,不時地瞄一眼女大學生,看她走沒走。
  咦,女大學生在干嗎?李二娃一下子來了精神,他看到女大學生的手居然伸到了兩腿間,隔著短褲,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下身。
  難道他和自己一樣,憋不住了,準備自己解決?李二娃再次興奮起來,兩只眼睛瞪得滾圓,一眨不眨地盯著女大學生的手,心中期待著能看到更好的戲。
  女大學生摸了一會,感覺到隔著褲子不過癮,不能滿足自己,又向四周看了看。
  李二娃急忙把頭縮了縮,可千萬不能被發現了,不然好戲看不到,自己要在被當成流氓告到山莊里,自己就完了。
  確定了圍沒有人,女大學生兩只手解開了牛仔短褲腰間的扣子,屁股微微一抬,把牛仔短褲和小內一起脫到了腿彎。
  女大學生雖然不是正對著李二娃,但從李二娃的角度看過去,也把她下身的風景看了個清清楚楚。
  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中間,是一片毛茸的草地,李二娃發現女大學生的草地并不濃密,稀稀疏疏的,洞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這女人的地太荒了,連草都長不起來,肯定是沒人幫她耕地。”李二娃的眼睛貪婪地盯著女大學生的下身,心里面興奮地想著,自己要不要幫她耕耕地?不行,還是看看再說。

標簽:致命  偷窺  不完  女人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