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借種:玉米地里的女人

時間:2018-05-12 16:43:14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45847   評論:0
  第一章桂花嫂
  三十五歲的桂花嫂,蹲在王興的面前,給王興挽著褲管。
  “小興!走了那么長的山路,泡泡腳吧。”桂花嫂說著話。
  把王興的臭腳,放到了眼前的水盆里面。
  自己則是跪在锿跣說納硐隆
  給王興洗著腳。
  杏花村里的婦女,給男人洗腳,跪著,那是一種規矩,從來如此著。
  王興看著自己的桂花嫂,看著她胸前鼓鼓的衣服。
  還有身后漲漲的臀部。
  嘴里覺難耐著。
  “小興!這次爸媽讓你回來,是打算在這里長住了吧。”房間里,王興的玉芬嫂,說著話,在王興房間的床鋪上,鋪著被子。
  成熟的身軀,彎曲起來的樣子,顯得也是那樣美好著。
  房間里的桂花嫂和王興大哥王的老婆。
  這個玉芬嫂,則是王興二哥王軍的老婆。
  這個玉芬嫂今年三十三歲了,長得也是標標致致,算是杏花村,遠近聞名的大美人了。
  “恩!老爸的意思,是不要讓我在縣里工作了,就在附近的鄉上,謀個臨時工干干。王興暗暗說著。
  看著那玉芬嫂。
  心情顯得緊張著。
  “玉芬嫂,可是越來越漂亮了。”王興心里暗暗想著。
  “對了!二哥還在省城打工,沒回來啊?”王興問了一聲,自己的玉芬嫂。
  王興的二哥王軍,已經在省城打工快三年了,除了每個月,寄點錢或者東西回來外,就一次也沒回過家著。
  王軍幾年不回家,倒不是他和自己的老婆感情不好。
  實在是因為,有難言的苦衷。
  杏花村所在的王龍鄉。
  前些年,不知從那里搞來了一個投資企業。
  是干化工的。
  山溝溝里,開出了一個大廠。
  自然是附近百姓們的福氣。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化工廠出來的有毒廢物,亂排亂放。
  結果導致王龍鄉大片莊家遭殃。
  就連王龍鄉附近村鎮的人,都得了病。
  各種奇奇怪怪的小病,就先不要說了。
  其中最大的一個病,就是讓附近村子里的很多男人,都沒了生孩子的能力。
  醫院一檢查,說是因為化工原料攝入太多,精液死精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幾著。
  具體這樣的數字,代表著什么,村里人,都是不明白著。
  但是他們唯一明白的事情,就是附近的大部分男人,都已經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化工;的毒物,不僅讓附近村鎮的男人,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有些甚至連哪方面的能力,都失去了。
  杏花村,因為離那個化工廠近。
  所以的話,生活在村里的王興的二哥王軍。
  就此失去了身為男人最基本的能力。
  有此,也就造成了他二哥,有家不回的怪事情。
  “他啊。”提起自己的男人,玉芬嫂嘴里無奈了一聲。
  眉頭一陣空落落的感覺。
  一邊的桂花嫂也是。
  二妹的男人,常年不回家,自己的男人,就是在鄉里干,也是有家不回著。
  寧愿常年住在自己單位的宿舍里面。
  “別提他了。”玉芬嫂暗暗了一句。
  轉頭看著王興。
  “聽說,爸托了關系,讓你去鄉里的糧食站工作。”
  “恩且膊恢道,爸是托了什么樣的關系,竟然能讓我這種初中畢業的學歷,進入糧食站,而且還說了,只要干滿了半年,我還能在糧食站里,轉正呢。”
  聽著王興的話,玉芬嫂和桂花嫂,嘴里都是暗暗笑著。
  她們都是了解其中的緣由著,只是不好說橋濾盜耍王興就會不答應這件事情了。
  “爸有爸的想法,你就聽著就是了。”桂花嫂對王興說著。
  也就從王興的身下,站了起來。
  拿著一塊干干的毛巾,給王興擦著腳著。
  自從幾年前,自己的男人,僑チ四歉瞿芰后。
  桂花嫂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接觸著一個年輕男人。
  正是最成熟年紀的她,做著這樣的事情,心里還是蠻感慨著。
  似乎就想此時的時間,能走得慢一些。
  也好,讓她和自己的小叔牽多接觸一些著。
  “大嫂!三嫂呢?”王興問著桂花嫂。
  王興家里,除了大嫂和二嫂外,還有一個三嫂。
  他這個三嫂,別人都叫田園嫂。
  王興對于家里的三個嫂子,最可憐的還是這個三嫂。
  因為這個三嫂嫁給了他三哥后,就兩年的時間,就因為化工廠這個事件,害得三哥沒了那個能力。
  一直住在村里的窯廠里面,除了吃飯的時候,回來一下外,連三嫂的閨房,都不愿踏足一步著。
  更不愿跟這個三嫂,說一句話著。
  就此,三嫂就像是守了活寡一般。
  “他呀!在給你,熨燙明天去糧食站工作時,要穿的西服呢?”
  三個守著活寡的王家媳婦,因為家里小叔子的來到。
  而顯得興奮著。
  常年沒男人讓 們伺候著,此時因為有了一個伺候對象的關系,就對王興是百般呵護著。
  按理說,這種大半夜的時候,三個嫂子,還在為家里小叔子的事情,忙忙碌碌著,進進出出小叔子的臥房。
  是太不應該的事情了。
  可是的話,王興家 的三個嫂子,王興的父母也是遷就著她們。
  讓她們愿意跟王興親近,就親近著。
  畢竟家里三個兒子,都沒用了。
  她們還能一直守在家里,也是不易。
  如今家里唯一還頂用的小兒子,多少著,也讓她們 個,感受一些,男人氣息的味道。
  “大嫂,二嫂!你們也不用太著急,兩位哥哥的事情,我再勸勸他們,畢竟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總不能一直不見面吧。”
  對于家里的三位嫂子,王興很尊重,也很喜歡著。
  三位嫂子,平日 ,在家里操持著的情景,也是看在他的眼中。
  這個家,一半,都是有她們三個操持起來著。
  這么好的嫂子,卻沒男人痛惜,愛護著。
  王興也感覺上天不公著。
  “知道了。”
  王興 兩位嫂子又說了幾句,最后自己的三嫂,也就是家里的田園嫂,也給自己把,明天要穿的西服,帶了過來。
  如此之后,王興這三位嫂子,就依依不舍著,離開了王興的房間。
  王興在縣城打工,干了三年的時間。
  如今忽然睡 了家里。
  感覺還是有些興奮著。
  但更興奮的是,明天去鄉里糧食站工作的事情。
  “人家可都說了,半年后就給我轉正,那時候,我可就是公務員了,也就是村里人嘴中的國家干部了。”
  想著這樣的事 ,王興心里也是有幾分疑惑著——我家里的關系,也沒幾個啊。
  “在這些關系當中,怎么會有,能讓我當上國家公務員的關系存在呢?”王興顯得不懂著。
  “老爸到底是托了什么關系啊?竟然這么牛叉啊?”
  為著這樣的問 ,王興一夜思索著
  第二天,心里想著去糧食站工作的事情。
  第二天,心里想著去糧食站工作的事情。
  王興起得很早。
  把昨晚自己的三嫂,給自己燙好的西服,穿在了身上。
  二十 的王興,穿了這樣的一身衣服后,顯得很精神著。
  家里的三位嫂子,此時也在家里忙開了。
  喂豬,洗衣服,燒菜燒飯,一副賢惠媳婦的樣子。
  王興的父親,蹲在自家的門口。
  看著自家這三個水靈靈的 婦,想著她們守活寡的事情。
  嘴里無奈了一聲——哎!
  “爸!這么早就起來了啊?”王興對著自己的老父暗暗了一聲。
  然后靠近著自己的父親,小聲問著——爸!你到底是托了哪門子的關系,讓我竟然進入了糧食站工作啊
  聽著王興的問話,王興的父親王生,盯了他一眼。
  “路上的時候,會對你說得。”
  “老三家的,早飯好了沒有。”王生問著田園嫂。
  “爸,好了,好了,你和小興過來吃吧,去鄉里,還要趕一段山路 ,去得晚了不好。”田園嫂二十五六歲的年紀,標準的一個小少婦的摸樣。
  長得也是,標致著。
  不知道她身份的,還以為她是一個大姑娘呢。
  “走,吃了早飯,也好早點趕路。”王生帶著自己的兒子,進入了家里的灶間。
  從鍋里撈了一碗面,就蹲在自家的門口,吧嗒,吧嗒吃了起來。
  三分鐘后,父子兩人吃得飽飽著。
  王興騎著自家唯一的一個交通工具。
  一輛八成新的永久牌自行車,帶著自己的老父,往王龍先的方向趕著。
  杏花村離王龍鄉很近,就五里地。
  但因為是山路,這么點距離,自行車,還是要騎二三十分鐘的。
  碰上雨天的話,搞不好騎一個小時都有可能。
  上了路,沒過多久的時間,王興的老爸,就在王興仙硨筻粥止竟玖似鵠礎
  “你能去糧食站工作,全是因為你王伯伯的關系。”
  “王伯伯?”王興腦海中想了一下。
  想不出這個王伯伯到底是誰。
  “是咱們家的一個遠親,你小的時候,還和對方走動走動希可是最近十幾年,就很少來往了。”
  “他是鄉上的一個副鄉長,所以給你在鄉糧食站,弄個正式工,他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聽著自己的父親的話,王興點頭,表示明白著。
  “爸!都是遠親了,這王鄉長,干嘛還要幫我霞遙這么一個大忙啊。”
  “這……”王興的問題,一時間把王生給問住了。
  放在嘴里的旱煙,又是吧嗒吧嗒好幾口后,才說道了起來。
  “你王伯伯有兩個媳婦,都快二十七八歲了,如今他那兩個兒子,因為化工廠這事鬧的暇兔渙四歉鏨育能力。”
  “三年過去了,見兒子的病,也是治不好了,可是你王伯伯不想斷了自己家的香火,就尋起了,自己家親戚中,沒受化工廠影響的小后生。”
  “這一查,就查到了你。”
  “他知道你,三年前,鄉里舷只工廠事件時,是在縣里打工的,所以這事,對你一點影響也沒有。”
  “所以的話,就想,是不是讓你,幫著他們家,續續香火,畢竟你算起來,也是王家延續下來的子弟。”
  “血緣上,多少和他們家,有著一些聯系。”
  “也算不上野種。”
  王生這樣的話一說。
  王興馬上把自己身下的自行車停了下來。
  “爸!你該不會是鼓動我,給他家的兩個媳婦借種吧。”
  王興沒有想到,自己能進入糧食站工作,為的竟然是這個原因。
  “孩子,咱村里明著暗著借種的事情,還少啊!那么多媳婦,男人那東西都沒用了,可為啥肚子還能起來啊,不就是因為這些破事嘛。”王生嘴里暗暗說著。
  勸著自己的孩子。
  “現如今,咱王家的子脈里,還有這男根力的,也沒幾個了,既然能行了好事,又得到一個不錯的工作,你干嘛不去呢。”
  此時的王興,在父親話語的影響下,也是想了起來。
  王興已經不是那種初出茅廬的小子了。
  在社會上閱歷一翻后,也知道賺錢的不易,更是白,一個好工作難求的道理。
  如今能去糧食站工作,自己需要付出的,也只不過是男人的那點東西而已。
  想著這樣的事情,王興心中就有了一些決斷。
  “那王鄉長的兩個媳婦,長得怎么樣啊?”王興問著自己的老爸。
  “這倒沒見過,不過聽說,還是挺水靈的,畢竟是鄉長兒子的媳婦。”
  聽著自己老父的話,王興點了點頭。
  “爸!這事,我只能答應你一半。”王興對自己的老父暗暗說著。
  “我先去看一看,要是感覺這兩個嫂子,人還可以的話,我就留在那里工作,跟她們處處,處的順利的話,這事我就做了,要是萬一處不順利的話,這工作,我不要就不要了。”
  王興覺得,自己是個人,不是個禽獸。
  是人的話,在做那樣的事情前,至少要對這個女人了解一下較嗷ヒ慘有些感情著。
  順眼了,王興再打算那么干著。
  “行!人家那方面,也是這么說得,畢竟讓自己家年輕的媳婦,干這樣的事情,王伯伯老兩口,也是煞費苦心著。”
  跟自己的老父,商量好了事情后。
  王興這才,帶著自己的老父,繼續往王龍鄉騎著。
  大概又過了十來分鐘的時間。
  王興和自己的老父,也就到了王龍鄉。
  王龍鄉,雖然是個鄉,但看上去,也就跟一個大一點的村子,差不多。
  鎮上小店,只有一家,旅館和飯店,都是沒有著。
  王龍鄉糧食站,就在鎮上唯一一條老街的東頭。
  今天因為王興的到來,破例著王龍鄉的王副鄉長,親自來到了糧食站,做著檢查。
  說是檢查,其實就是為了見一見王興。
  “王老哥,你可來了。”王興推著自行車,跟在自己老父的后面。
  自己的老父,被眼前一個中年皮膚黝黑的男人,緊緊握著雙手著。
  熱烈擁抱著。
  “這個就是王興了吧。”那中年人,就是王興父親,說起的那個,王龍鄉的副鄉長王德生。
  王德生對著王興熱情著。
  “好一個棒小伙啊。”王德生說著話,開始對周圍幾個陪同的,糧食站的領導,一一介紹了起來。
  誰是糧食站的站長,誰是糧食站的會計,等等……介紹了一圈,王德且廊歡醞跣聳僑惹櫸淺W擰
  “哎呀!今天中午,到王伯伯家,吃頓便飯,怎么樣?”王德生拍著王興的肩膀。
  呵呵笑著,目光看著王興的反應。
  王德生有些怕,怕王興拒絕了。
  村里的老人們,對于借欽庋的事情,還是能理解的。
  碰上自己家香火之類的問題,更是會主動響應著。
  但是村里的年輕人,想法又是怎么樣的,他們就不得而知了。
  王德生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
  結果這兩個兒子,因為槍こ那件事情,就徹底沒了生育的能力。
  就連做男人的能力,都沒有著。
  事情過去了三年。
  自己家的兩個兒媳,對于這件事情,也算是認命了。
  打算就此,在王家過下去了。
  可敲桓魷慊鸕募彝ァ
  讓王德生顯得著急著。
  看著最近一兩年,附近村里還有鄉里,興起的借種風潮。
  王德生心里,就漸漸上了心。
  想著靠這個事情,讓自己王家,延續香火著。
  王巧老兩口,費了好些勁,才算是做通了自己兩個兒媳的工作。
  讓兩個兒媳,在看到了王興的照片后,點頭表示愿意試試。
  如今的話,只要再做通了眼前這個小后生王興的工作。
  這王家的香火,也就算是有望了。
  聽著王德生的話,王興轉頭看了自己的老父一眼。
  見自己的老父,示意著自己答應。
  王興也就無奈著點頭,表示答應著。
  “好吧!王伯伯,那就麻煩你了。”
  “好,好,好,答應就好。”王德生顯得高興著。
  然后在糧食站里面,又是好好檢查了一翻。
  因為心情好的關系,王德生在糧食站的檢查,也就變得隨隨便便著。
  都是說著一些好聽的話。
  就等著中午的時間,把王興和王興的父親,醯階約杭依鍶ィ跟自己的兩個兒媳見上一面。
  王興來糧食站,剛剛報道。
  一些糧食站的工作服,要領一下。
  還有就是一個糧食站的工作證。
  也要領。
  另外的話,自己分配下來的豕桌,也是整理一翻著。
  干著這樣的事情,王興對于去王德生家,吃午飯這樣的事情,心里還是蠻犯怵著。
  就怕發現他家的兩個兒媳婦,是那種丑八怪一樣的女人。
  為了眼前這樣的工作,和丑八怪一樣的女人,發生關系,跣爍芯酰自己還沒賤到那個地步著。
  “希望是美女就好了,要是長相一般以上的,也是可以接受著,畢著眼,也就過去了。”
  想著這樣的事情,王興的心中,一時間亂得很。
  第三章 春泥嫂
  第三章春泥嫂
  時間很快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
  王興的父親,找了個借口,沒有答應去王德生家吃午飯,早早回去了。
  而王德生一直留在糧食站里。
  等到糧食站下班,就親自接著王興,去他們家。
  糧食站的職工們,看著這樣的事情,大多以為王興,是王副鄉長的什么重要親戚,看著王興的目光,都是顯得很羨慕著。
  王德生雖然是鄉里的副鄉長,但是王龍鄉,是一個經濟窮鄉,只有鄉長和鄉黨委書記,才有小車坐。
  他是沒有的。
  他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輛簡單的自行車。
  王德生騎著自行車,帶著王興,往自己家的方向騎著。
  “小興啊!以前都在那里干啊?”路上,王德生一邊騎著,一邊問著王興。
  “在縣里打工。”王興暗暗回b著。
  “噢……聽說,三年前,鄉里那化工廠出事的時候,你正好不在鄉里,是嘛?”
  “恩!那時,我剛剛出去打工沒多久。”
  “好,好,好。”聽著王興的回答,王德生顯得很高興著。
  “你爸,估計b來得路上,已經跟你都說了吧。”
  “恩,說了點。”
  “你只要答應了這個條件,給我們王家生個小孫孫,那王伯伯,對你絕對有重謝。”
  “王伯伯!我跟我爸說了,先見個面,大家熟了以后,這種事再說。”王興臉上顯得b難著。
  剛見面,就說這種借種的事情。
  讓王興顯得有些不適應。
  “好,好,好,先見個面。”王德生嘴里說著話。
  心里暗暗笑著——呵呵,就怕你不答應見面。
  “見了面,以我b兩個媳婦的容貌,你小子鐵定是答應這件事情了。”
  看著王興好像有些不高興,接下來王德生,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而是徑直騎著自行車,把王興帶到了自己的家里。
  王德生的家,是一家獨門獨院的大家庭。
  高高的圍墻,黑黑的鐵門,看起來,顯得氣派著。
  門口的石獅,顯得氣勢十足。
  推開了自家的門,王德生帶著王興,走了進去。
  “老伴!王興來了。”進了門,王德生就喊了起來。
  “王興來了。”王德生的老婆,張素娟,從王德生家的廚房里,走了出來。
  雙手上的油膩,在身前的一件,布掛上擦著,遠遠看了王興一眼。
  “哎呦!都長這么大了,讓姨好好瞧瞧。”張素娟顯得熱情著。
  走到了王興的面前,看了王撕靡徽螅嘴里也說著一些好聽的話。
  “中午飯好了沒有。”王德生看著自己老婆,對王興顯得過于熱情了。
  怕嚇住了王興,就說了她一聲。
  “好了,好了,快進來吃吧。”張素娟走在前面,引著王興進入了他們家的客廳里恕
  王德生的家,在王龍先,絕對是氣派的。
  獨門獨院不說,里面的房間,裝修的也好。
  就連房間里面的家具,看上去也是洋氣著。
  在王德生家的客廳里。
  飯桌上,已經滿滿著擺艘蛔賴木撇恕
  菜色看看,感覺就像是在過年一般。
  兩瓶包裝精良的白酒,也放在了飯桌上面。
  “來,來,來,小興!坐。”王德生拉著王興坐下了。
  “春泥和杜鵑呢?”王德生問了一聲自己的老伴。
  聽著王德生的話,張素娟看了一眼,對面自己家東廂房的房間一眼。
  看著房門打開了,兩個兒媳婦,從房間里,一同走了出來。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素娟忙是說道——來了,來了。
  王興來到了王德生的家,顯得有些拘束著。
  一直默默坐在座位上,不茍言笑著。
  王德生讓他吃菜或者喝酒,他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一點,喝一點著。
  大概吃了兩口菜不到的時間,門外一陣香風飄過。
  王德生的兩個媳婦,慕了客廳。
  王興轉回頭去,暗暗著看了一眼。
  兩個二十六七歲的年輕少婦,一前一后著,走了進來。
  走在前面的那個少婦,年紀顯得稍微大一兩歲的樣子。
  個子顯得高挑著。
  胸暮屯尾浚顯得發育滿滿著。
  水蛇一般的腰,只是普通的走路,看上去,都是風情無限著。
  另外一個少婦,年紀顯得年輕一些。
  個子沒前面的高,是那種玲瓏型的少婦。
  不過身材的發育,因為到了少婦哪曇停也是顯得有些豐腴著。
  一看,就讓人
  過目不忘的那種。
  “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這位是春泥,是你的春泥嫂,這位是杜鵑,是你杜鵑嫂。”王德生介紹完,自己的兩個媳婦。
  又開始介紹起王興,讓自己的兩個兒媳認識著。
  “這就是王興了,是咱們家的一房老親。”
  春泥和杜鵑,對著王興暗暗一笑,算是打過了招呼。
  王興的話,也是對兩位嫂子,點了點頭,算是認識了。
  大家各自相互觀察了一下后,就各自落座了下去。
  王德生和張素娟,顯得熱情著,不停給王興倒著酒,夾著菜。
  王興的話,只顧著低頭喝著悶酒。
  話不多說著。
  看著王興喜歡喝酒,王>生也是拼命倒著。
  似乎想要把王興灌醉了的樣子。
  但是王興酒量出奇的好,喝了大半瓶白酒后。
  他一點事也沒有,倒是陪著喝酒的王德生,顯得迷迷糊糊了起來。
  看灌不倒王興,王德生接下來,也就>再拼命給王興倒酒了。
  而是對自己的老伴使了個眼色,兩人找了個借口,都走出了自家的客廳。
  留著王興和兩位嫂子,單獨相處在一起。
  此時此刻,王興感覺蠻尷尬著。
  不過的話,看了兩位嫂子,長>都挺好,而且都是成熟小少婦的樣子。
  看著心里也就喜歡。
  對于給這樣兩位嫂子借種,他心里并不是太排斥著。
  “兩位嫂子,都在那里工作啊。”王興率先開口說話著。
  “糧食站。”春泥和杜鵑,幾>同時說出了口。
  不過聲音,都不是很大著。
  “糧食站?”王興嘴里暗暗了一聲。
  “怪不得,老東西要把我安排到糧食站工作,原來自己的兩個兒媳,也在這里工作啊?”
  “看來是想讓我們在一起工作>更容易產生感情一些。”
  “是嘛?我早上也到糧食站工作了,怎么就沒見到兩位嫂子啊?”
  聽著王興的話,春泥看了他一眼。
  “爸讓我和杜鵑先回來著,所以上午,我們并不在糧食站里面。”
  “噢…>”王興的話,說到這里,不知道,該怎么說下去了。
  王興低下了頭,默默喝酒著。
  沉默了一陣。
  杜鵑先開口說話了。
  “你覺得我們兩個怎么樣?”
  “啥,啥怎么樣?”王興顯得>懂著。
  “就是那事!你愿意不愿意干。”杜鵑顯得有些生氣著。
  也顯得臉紅著。
  王興沒想到,這個杜鵑嫂,說話這么直接著。
  一開口,就把這事給說出來了。
  “愿意,愿意。”>此情況下,王興也顯得直接著。
  眼前這樣兩個如花似玉的嫂子。
  他自然想得到著。
  哪怕只是一時。
  聽著王興的話,還有他那傻傻的樣子,春泥和杜鵑,都是暗暗一笑著。
  心里多>也對這個小男人,有了那么一絲絲的好感。
  “愿意就好。”杜鵑點了點頭。
  “如果你愿意的話,以后的事情,你都得聽我們姐妹倆的。”
  “什么意思啊?”王興聽不懂杜鵑話里的意思。
  “答應了,再>你說。”
  “這……好吧。”王興點了點頭,稀里糊涂著,答應著杜鵑的要求。
  “我爸的意思,是讓你晚上就暫住在我們家,不要回去住了。”
  “而且住我們家,你是要直接住到我或者春泥的房間里去。”
  “啥……”王興沒想到著。
  “怎么?住我們倆的房間,你不愿意啊?”杜鵑問著王興。
  “不,不,不……”王興忙是擺手著。
  “住進來可以,但是在我和春泥沒點頭之前,你要是敢亂來,我們兩個,可不饒你。”
  杜鵑嘴里暗暗說著,目光狠狠盯了王興一眼著。
  第四章 有種的男人
  第四章有種的男人
  “兩位嫂子,你們既然沒想好,就別答應讓我住進來,不就好了。”王興對春泥嫂和杜鵑嫂說著。
  “公公和婆婆,為了這件事情,都說了我們兩人一年多了。”
  “我們要是不答應這么做,搞不好他們兩個,就會把我們兩個,從家里趕出去,直接趕回我們的娘家。”春泥說著話,顯得氣餒著。
  農村女人,要是公公婆婆家不要了,趕回去,那是;件很丟臉的事情。
  一輩子,在村里,都抬不起頭來著。
  “這樣呀!”王興點了點頭。
  “那我要住你們這里,多久的時間啊?”
  “公公婆婆的意思是,等我們兩個肚子都大了,只要有一個生下來是男孩;那你就不用繼續在我們家待了,但是萬一生下來兩個都是女孩,說不定,還會讓你繼續住在我們家。”
  “啥……”聽著春泥的話,王興暗暗了一聲。
  “這我不就成了一匹種馬了嘛?”王興氣笑了一聲。
  春泥和杜鵑聽著這樣;話,都是暗暗一笑著。
  “你換洗的衣服,都帶來了沒有,還有牙膏牙刷之類的。”杜鵑問著王興。
  杜鵑是個嬌小的女子,顯得玲瓏可愛著。
  “都沒呢?”王興暗暗搖了搖頭。
  “知道了,換洗的衣服,;也不用再回家帶來了,我們這里有,牙膏牙刷之類的東西,我們姐妹倆,給你買。”
  “放心吧,跟我們姐妹倆住,我們一定會服侍你好好著,除了不讓你干那些事外,絕對不會讓你吃一點虧著。”
  “噢,噢……”王興嘴里答應著。
  在和兩位嫂子,說了不長的話后,有事出去的王德生和他的老伴,再次回來了。
  嘴里樂呵呵著,和王興說著話。
  見王興和自己兩個兒媳之間,臉上的表情還好。
  看著這樣的情況,兩老人家感覺,三人的交流還不錯。
  “小興啊!以后就別回家去住了,就住伯伯家里。”王德生拍了拍王興的肩膀,暗暗說著。
  “知道了,伯伯。”
  “具體住的房間,晚上王伯伯會告訴你的。”
  王德生說著話,還拍了拍王興的肩膀。
  “記住,你只要聽話,王伯伯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噢,噢……”王興暗暗點頭著。
  王興在王德生家,住下的情況,就這樣定下了。
  甚至王德生下午的話,為了王興工作方便,還給王興買了一輛,嶄新的自行車。
  下午,王興在王德生的家里,休息了一陣,陪著王德生打了幾句哈哈。
  就騎著那新買的自行車,往糧食站趕去了。
  王興一走,春泥和杜鵑也從家里走了出來。
  “人已經來了,事情辦得好,碌沒擔就看你們倆的。”張素娟完全換了一副臉色著,跟自己兩個兒媳說著話。
  不再是,王興在的時候,那種和藹可親的感覺了。
  完全是一種怨婦的樣子。
  “這個王興,你們兩個,要給我像親男人一樣對待著,他住在你們呂錚你們給他暖床,給他洗腳,給他洗衣服。”
  “一定要服侍著他,舒舒服服著,要是不然,你們兩個兒媳,我們家,也就不要了。”張素娟最后一句話,說完后。
  春泥和杜鵑的身體,都是微微一震著。
  “知道了,媽……麓耗嗨底嘔埃想推著手下的自行車,往門外趕去了。
  卻被張素娟攔了下來。
  “到年頭,也就沒幾個月了,我們老兩口可是給你們機會了,你們要是在過年前,肚子有了起色,那你們就可以做我們王家,一輩子的媳婦,要是不能,哼!有你們好果魯宰擰!
  聽著自己老伴威脅兩個媳婦的話,王德生站在自家的門口,吧嗒吧嗒抽著旱煙。
  暗暗看著這個情景。
  臉上也沒說要阻止一下的樣子。
  被自己的婆婆好好說了一陣后。
  春潞投啪椋臉色非常不好著出門了,也朝著糧食站的方向,騎了過去。
  此時的王興,已經到了糧食站。
  正坐在糧食站的辦公室里面暗暗想事情。
  糧食站一個管資料的女科員,一上班,就來到了王興的面前。
  問著王興一些事情。
  “王興!你資料上寫著,三年前在縣城打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那女科員嘴里八卦著。
  在王興辦公桌旁邊的幾個男女科員,聽著這樣的問題,一時間,都豎起了耳朵暗暗聽著。
  似乎很在意這個問題,王興的回答。
  “是呀,我是在縣城打工著。”王興爽快的回答著。
  “要不是因為我在縣城打工,說不定就跟村里那些男人一樣,也失去了生育能力了,說不定,都不是個男人了。”王興并沒有察覺,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周圍有多少辦公隼锏哪鋅圃保臉上顯得慚愧著。
  其實,化工廠這件事情,并沒有表面,顯得那么簡單著。
  大家傳在嘴里的,都說,三年前化工廠事件發生后,很多王龍鄉的男人,都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其實不光是失去了生育能力,大部分瞿鞘錄后,沒出王龍鄉遠門的男人,都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
  但是后來上面派人調查這件事情,被調查的男人們也就承認自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幾乎沒一個承認自己連男人也不能做的實情。
  可是事實上,王龍鄉,此時真正能稱為男人的,已經鲇屑父雋恕
  眼前科室里,這些男科員,都已經失去了,生為男人的資格。
  科室里的男人們,聽了王興的話,都在選擇逃避著。
  科室科室里的女人們。
  聽了這樣的話,一個個,顯得心急火燎了起來。
  王龍鄉自從三年前的化工廠事件發生后,表面上看,也沒什么太大的變化,可是暗地里的變化,卻是風起云涌著。
  王龍鄉成了親的娘們,十個當中有八個,已經耐不住寂寞,紅杏出墻了。
  而且是,爭著搶著出墻,畢竟王龍鄉,剩下的男人不多了。
  不爭著搶著,再漂亮,再水靈的女人,也沒機會了。
  而大姑娘的話,為著嫁人的事情,愁死了。
  啥缺胳膊,少腿的,只要是男人的,都是搶著要嫁,農村里,都已經有姐妹兩個,三個,嫁一個男人的事發生了。
  如今忽然爆出了一個,有這種能力的男人,在糧食站存在,這讓糧食站的辦公室里面,多少女科員,心神向往著。
  長得不是太好看的王興,一時間在她們眼里,都成了香餑餑一般。
  “你老家是杏花村的啊?”一開問王興話的女科員,忽然之間,對王興就轉變了臉色,變得甜甜蜜蜜了起來。
  不是太長的頭發,也在王興面前,故意撩動著。
  “對呀。”王興暗暗看了這個女科員一眼,心里顯得不懂著。
  “這女人怎么了?全身發騷著。”
  “我是流龍村的,就在你村隔壁。”女科員說著話,眼神對著王興曖昧了一下。
  “晚上回村的話,我們還是同路呢?到時候一塊走啊。”女科員,嘴里浪著。
  “不了,我晚上要住到王伯伯家?”
  “王伯伯?”女科員問著王興。
  “恩!就是王副鄉長家。”
  王興的話一說,眼前這個女科員暗暗了一聲——是嘛。
  另外幾個,周圍的女科員,心里也是想著事情。
  很快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聚在一起暗討論著。
  “這個有種的男人,是王副鄉長介紹過來的,如今又住在王副鄉長家,而王副鄉長的兩個兒媳,就在我們糧食站工作,到現在,還沒有借種過。”一個女科員,和身邊的同伴,暗暗分析著。
  王龍鄉的男人,自從化工廠事件后,被分成了種。
  一種是有種的男人,像王興這樣的。
  一種就是每種的男人,王龍鄉大部分的男人,就是沒種的男人。
  這個女科員一分析,辦公室里的其余幾個女科員,就想到了一件事情。
  “這個男人,是王副鄉,帶到家里來,給兩個兒媳借種的男人。”
  化工廠事件之后,王龍鄉最盛行的事情就是借種了。
  在農村里,香火的延續是最大的。
  所以在情況特殊的王龍鄉,在農村地區,借種,都已經是明面化的事情了。
  如今這件事情,終于輪到了糧食站辦公室里面,兩個神情一直顯得很孤傲的女人身上。
  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糧食站里面的女人,一個個,顯得興奮著。
  “這兩個女人,平時一直裝得蠻正經,這次終于也熬不住了。”
  “是呀,還要求自己的公公,弄了這么一個年輕的小后生來。”
  辦公室里,三八的女人,本來就多。
  這種三八的事情,在她們的嘴里,傳得很快,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就在糧食站的辦公室里面,傳得沸沸揚揚了。
  很快,同樣在糧食站辦公室上班,只是和王興不是在同一個科室的春泥和杜鵑,都知道了這樣的事情。
  王興因為是王副鄉長介紹過來的人。
  糧食站的領導,給他派了個輕松的活。
  這樣的活,就是王興這樣的新手,慢慢干著,小半個小時,就被他干完了。
  干完了活。
  王興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顯得無聊著,看了會報紙,吃了會茶,有一句沒一句,和身邊的同事,聊著天。
  王興發現很怪,在自己的科室里,男同事幾乎,理都理自己著,似乎跟他有仇一般,而女同事的話,卻一個個浪得可以,恨不得就撲到王興的懷里來了。
  王興科室里的女同事,雖然顯得蠻多,但科室里沒一個,算得上是漂亮著。

標簽:玉米  里的  女人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