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山野村色

時間:2018-05-13 17:07:09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1128   評論:0
  第001章:躁動的夜
  昏暗的燈光從窗戶的縫隙里透了出來,一雙貪婪的雙眼正透過這些縫隙朝著窗戶里看去。
  隱約之間,能夠聽到陣陣的喘息之聲,屋里,一具略顯黝黑的身軀正躺在床上,渾身上下赤果果的,只在小腹之間搭著一條白色的毛巾。豐滿的胸脯在女子的手掌里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小腹的毛巾里,不停的上下起伏著。
  “這娘們,幾乎天天晚上都要這樣弄上一弄,到底是在做啥?”窗外,這雙眼睛的主人搞不清楚屋里的這個女人每天晚上這樣弄到底是為什么,只不過,每次能夠見到這,人挺翹的胸脯,他就感到了莫大的滿足。
  眼見得屋里的女人喘息之聲一陣緊過一陣,他知道,這個女子就快要完事了。每當這個女人完事之后,不是很白的大*屁*股,就能一覽無余的呈現在他的面前了,運氣好的話,還能夠瞧見女子的黑森林。
  ,二嫂子,二嫂子!”正當屋里的女人快要完事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窗戶外那偷窺之人頓時就被嚇了一跳,忙不迭的蹲下身子,四下張望著:“這誰啊?遲不來、早不來的,偏偏這個時候跑過來,這不是成心跟我過不去么?”
  屋里,女子沒有答應,只是手里的動作加快了許多,很快,在女子一聲長長的又帶著壓抑的呻吟聲中,女子飛快的從床上坐了起來,這才開口答應著:“哎,在家呢。誰啊?”
  蹲在窗戶下的那個人知道今天是看不到這女子的大*屁*股了,無奈之下,只能是貓著身子,順著墻,走了。
  村子邊上,一處破落的茅草屋外,一個身影急沖沖的走來。
  “三呀,這黑燈瞎火的,你又跑哪去了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這破落的茅屋里傳來。
  “沒事,沒事,我剛剛去地里看了看!”黑影答應著。
  “你這孩子,連著幾天都在這個時候跑地里去看什么啊?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你白天怎么不好好的弄弄?非得等到天黑了才去啊?”
  “嘿嘿,反正這晚飯吃了也沒事做,到處轉轉唄。”說著,飛快的溜進了西邊的破屋里去了。
  李小三飛快的將房門給掩上了,聽著屋外老娘并沒有過來,這才算是放下了心來。自己心中的這個模樣,要是被老娘瞧見了,保準就是一頓臭罵。
  李小三感覺到很好奇,不知道為什么每次見到二嫂那顫顫巍巍抖動的大胸脯以及那白花花的大*屁*股,自己的褲襠總是會高高的翹起煅茍佳共幌氯ィ每次等到二嫂完事之后要過半個多小時,這難受的感覺才會消失,但是每次總是會從自己的那話兒里流出點東西來,滑滑的,甚是奇怪。
  李小三,今年剛剛二十,是這個小村里唯一的一個精壯勞力了。原因很簡單,村子里的男人,全都跑到城里去打工臁
  每每聽到那些從城里趕回來過年的那些漢子們說起城里的花花世界,李小三的心里也是癢癢的,想跟著他們一起去見識見識,無奈的是,李小三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李小三幼年喪父,是母親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給拉扯大的,既無兄弟,又無姐臁W源癰蓋淄蝗煥朧潰母親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大病一場差點就跟著父親一起去了。從此之后,目前的身子就時常都是病怏怏的。
  李小三在村子里的人的接濟之下,勉強的讀了幾年小學之后,就不得不輟學了,小小年紀,跟在母親的屁股后面,吃了不少的苦。
  等到李小三十二三歲的時候,這身材就壯實的好像人家二十來歲的小伙子,還有一身的好力氣,尋常二十來歲的后生都不是他的對手。
  別看李小三書沒讀過幾天,這地里的活卻是一把好手,所以,這幾年下來,家里的日子雖然還是比較的清苦,卻是比之當年父親剛剛去世那段時間好了很多倍了。
  隨著年紀漸漸的長大,青春的躁動讓小三感到莫名的煩躁,眼睛也開始往那些大姑娘、小媳婦身上亂瞄起來。
  眼下,正是農忙時節,村子里的男人們又都去了城里打工,家里的田地就全都由女人們來操了。因此,在村子里走上一圈,精壯的男子根本就看不到,留在村子里不出去打工的,要么就是年紀大的,要么就是身子有病的。
  李小三是個例外。
  此刻,李小三的褲襠依舊是高高挺立著,他也不知道該用什么方法將這玩意給消下去,二嫂的那花花的大*屁*股和翹挺挺的胸脯總是在他的眼前晃動著。
  二嫂名叫顧娟,雖然是稱呼為二嫂,其實和李小三是沒有半點關系的,只不過是村子里的人們互相的稱呼而已。顧娟的男人過了年之后也跟著打工的大軍一起去城里打工了。
  外面的花花世,李小三也很向往,從出生到現在,李小三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僅僅只是鄉里。以前去鄉里的時候,在來回的路上是非常的熱鬧的,村子里家家戶戶的人一起趕著牛車,裝著糧食等物去鄉里,現在這幾年,一起去的男子就越來越少了。照今年的情形來看,今年去鄉里,估計就只有自己這么一男人了。
  村子相當的偏僻,進出只有一條小道,兩輛牛車都不能夠并排走過的小道,彎彎曲曲的在山間里蔓延著。
  “二嫂她到底是在做什么呢?聽她的聲音,好像很難受,可是為什么這么難受,她還每天都要弄呢?女人還真是奇怪啊!”眼前再次的響起了顧娟那壓抑而又充滿了魅惑的聲音,占據了李小三的整個腦海:“不過,二嫂的奶子可真好看,這么大,又這么圓,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
  胡思亂想之中,李小三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睡著了。
  “三,你這壞小子,一天到晚的在我窗戶底下偷看二嫂,是不是覺得二嫂很好看啊?”迷迷糊糊之中,李小三見到顧娟突然出現在了面前,穿著一件粗布背心,下身穿著一條大大的褲衩,胸前那兩個翹挺挺的大白兔顫顫巍巍的晃動著,讓李小三一陣陣的眼花。
  “好看,好看,二嫂真好看……”李小三在娟的問話之下,顯得有些心慌意亂,本以為自己做的很隱秘了,沒想到還是被顧娟給發現了,這可實在是太丟人了。
  “不騙嫂子么?嫂子真的好看?”顧娟輕輕的一笑,那眼神直勾勾的就想是要把人的魂都給勾了去。
  “不騙,不騙!”
  “那,你想不想好好的看看嫂子呢?”
  “想……想……”李小三咕嘟咕嘟的咽著口水,連思考的能力都消失了。
  很快,顧娟的那件粗布背心就離開了身子,兩個翹挺挺的大白兔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李小三的面前。
  “咯咯……咯咯,嫂子美么?”顧娟挺著兩個胸脯,在李小三的面前轉動著身子,媚眼如絲的看著目瞪口呆的李小三,繼續問道:“想不想摸摸嫂子的……”
  “想……想……”李小三說著,伸出手就朝著顧娟的胸脯抓去。
  “別急啊……”顧娟微;一側身,李小三的手就落了空,這讓李小三感到很焦急,揮舞著手不停的朝著顧娟的胸前抓去。
  只聽顧娟又說道:“你要摸嫂子的,嫂子也要摸你的。”然后,就看到顧娟慢慢的彎下身子,伸出手朝著李小三的褲襠摸去。李小三飛快的將手朝著顧娟的胸前抓去,頓時;一股柔軟而又充滿彈性的充實感從手掌傳來。
  緊接著,李小三就感到褲襠一緊,已經被顧娟的手給握住了。
  剎那間,李小三就感覺到小腹之間一陣酥麻,好像有什么東西朝著自己的命根子處涌去,然后就突然感覺到一陣非常舒爽的感覺傳來。
  “啊!”一聲大叫之后,李小三猛地睜開了雙眼。
  哪里有什么顧娟?屋子里一片漆黑,褲襠里卻是一片潮乎乎……第002章:田間閑話
  第二天,李小三起的有些晚了。一整晚,都沉浸在那個香艷的夢境里面,讓李小三有些不能r拔。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剎那,帶給他更是無盡的刺激。
  這種舒爽的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母親看到了小三換下來的那條褲頭,嘆息著:“哎,兒子長大了啊,該給他找媳婦了,可是……哎!”母親的嘆息聲里,包含了太多太多的無奈。
  村子里,與小三一般大小的孩子,要么是還在讀書,要么就是在家里的操辦下,早早的結婚了。可憐小三,想讀書,讀不起,想娶媳婦?更是想都不敢去想了。
  李小三今天干活的地,就和顧娟家的地是緊挨著的。
  “三,今天又是這么早啊!”顧娟出現在地頭的時候,李小三都已經是干了一個多小時的活了。
  “二嫂!”抬頭看了一眼顧娟,李小三的臉刷的一下就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連忙低下頭,不敢去看顧娟。
  “三,今天是怎么了?二嫂和你說話呢,怎么看都不於嫂一眼啊?”顧娟看著李小三的表情,有些奇怪。
  “沒……沒事,這不是在干活嗎?今天我得把這塊地里的活都給做好才行,明天西山那里還得去弄弄!”
  日頭開始爬起,這剛出來的日頭就顯得有些毒辣,沒過一會,就聽到顧娟在那抱怨著:煺飧盟賴娜脹罰剛上來就這么毒。”
  “二嫂,趕緊做吧,現在這日頭才剛上來啊,等會還要厲害。”李小三應了一聲,抬頭看了一眼顧娟,這一眼,頓時就讓小三愣住了:“為什么以前我一直都沒有感覺到二嫂的身段是這么好看呢?”
  李小三感斕階約河斜浠了,而這變化,來自于十天前的那場大雨。
  那天,李小三和顧娟兩個人也是這般在干活,那雨是說來就來,毫無半點征兆,機關小三和顧娟兩個人以最快的速度跑進了田邊不遠處的破舊茅棚里去避雨,身上還是被那場雨給淋得渾身濕透。
  小三躲進了茅棚之后是毫不在乎的將身上的長衣、長褲給脫了下來,擰干了衣褲中的水分,坐在地上就開始休息起來。絲毫沒有意識到邊上還有一個女人的存在。
  顧娟也未在意這些,在她的印象里,小三一直都是個小孩子,可以說,小三是顧娟看著長大的。顧娟比小三大了七歲,嫁進這個村子里的時候才二十歲,小三才十三歲而已。
  農村里的女人,尤其是結婚過的女人,作風一向是比較膽大潑辣的,所以,顧娟此刻也僅僅只是將身子背對著李小三,將長褲、長衣脫下了。
  小三的雙眼頓時就直了。顧娟昊的脊背,修長的身材,健康的膚色,以及在顧娟不經意之下轉動身體時所泄露出來的胸脯,深深的刺激了小三。
  小三有史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褲襠里的變化。
  “二嫂!”小三輕輕的叫了一聲。
  顧娟微微的扭轉了身子,甑潰骸叭,怎么了?”只見李小三臉色通紅的蜷縮在茅棚的一角,呼吸有些急促:“身子不舒服嗎?”顧娟關切的問道。
  “沒有,沒有!”李小三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雙眼中,明光閃爍,根本不敢再往顧娟的身上再看一眼。他怕被顧娟發現他褲襠里的變化。
  擰干了衣服里的雨水,顧娟抬頭看了看天,說道:“沒事,這雨來的快,去的也快,過不了幾分鐘就會停的。等雨停了,回家去換件衣裳吧!”說著,顧娟又將這濕衣服給穿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天晚上,李小三起了偷窺顧娟的念頭。別說,這一看,還真是被她發現了不少的東西。
  此時此刻,再一次的和顧娟如此近距離的一起做活,李小三的眼睛落在了顧娟的背影上,就再也挪不開了。
  顧娟留著短發,脖子里掛著一條白色的毛巾,看到這條毛巾,李小三不由得又想起了那被毛巾掩蓋住的手這只被毛巾蓋住的手,到底是在干什么呢?這讓小三非常的好奇。
  身后沒有了動靜,顧娟停止了動作,回頭一看,就看到李小三正直愣愣的盯著自己看,不由得笑罵道:“三,發什么愣啊?感情你說我說的那么利索,自己就不做活了?”
  “啊…我口渴了,想去喝點水……”說到這里,李小三這才想起,早上走的匆忙,根本就沒帶水出來。
  “二嫂,我早上忘記帶水了!”李小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帶了水來的,在田邊上,自己去喝吧!”顧娟指了指不遠處的地頭,拿起毛巾擦了汗,又說道:“我說三啊,最近怎么總覺得你有些怪怪的呢?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啊?說出來給嫂子聽聽,嫂子我也好幫你出出主意!”
  “家里挺好的,沒事!”李小三瞄了一眼不遠處的顧娟,心說我這幾天怪怪的,還不都是被你害的嗎?你還來問我。
  喝了點水之后,李小三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目不轉睛的看著顧娟的動作。
  顧娟人長的很壯實,看她的個頭,至少得在一米六五左右,常年在地里勞作,使得顧娟的身材相當的完美,一頭齊耳的短發讓顧娟看上去非常的干練,此刻看著顧娟麻利的動作,竟然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過了一會,顧娟見到李小三坐在陰涼處休息,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他的身邊坐了下來,問道:“三,來,給嫂子說說,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難事了?看你做活都神不守舍的。以前你干活,什么時候做了這么一會就休息的?”
  “這……”面對顧娟的問題,李小三還真是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什么這那的,你還信不過二嫂嗎?”看到李小三支支吾吾的樣子,顧娟頓時就覺得有些不爽了。
  “我不是不相信二嫂你,我是不知道該怎么說!”
  “實話實說!”
  實話實說,告訴你我天天都偷看你在家里做什么事情嗎?那你還不得把我給生吞了啊。李小三有些為難的撓撓頭,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有了說辭了。
  “二嫂,你看,現在村子里的人大部分都跑出去打工去了,只有我……哎e”
  “三啊,別嘆氣了。你和他們不好比的。你想想你娘,辛辛苦苦的把你拉扯大,你難道忍心把你娘一個人扔在這里嗎?你把地種好,把你娘照顧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你說的我都知道,我就是因為我娘才沒有和他們一起出去的。可是,我e這里,一年到頭的在地里干活,辛辛苦苦的也攢不下幾個錢。你看看村子里的那些人,出去才打了一年兩年的工,家里的就起了大變化了。”
  “哎,三啊,你別眼紅這些的。實話和你說吧,你二哥前幾天來信了,出去打工其實不像他們嘴里說的那么的好的。我們農村e的人出去打工,做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賺的都的力氣錢,辛苦錢。你在家里種地,只要你肯吃苦,還怕沒錢嗎?他們出去打工的就不一樣了,聽你二哥說,現在很多人出去打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呢!”
  第003章:臉都被你丟盡了
  “還有這事?二嫂,你就別盡說這些話來寬我的心了。我沒事的。我家里的情況我自己是清楚的,我也只是隨便想想。我要真的走了,我媽可就沒人照顧了。”
  “你能這么想就是最好了。行了,也別發呆了,趁著現在還不算太熱,趕緊干活吧!”說著,顧娟s利索的站了起來。
  看著顧娟動人的身影,李小三無奈的搖搖頭,努力的將那些不良的信息從自己的腦海里摒棄出去,顧娟對自己是一片真誠,自己卻是有著如此骯臟的思想,實在是有些不該。
  當然,盡管李小三在顧娟家的窗戶外面偷窺到了顧娟s做的那些事情,但是在李小三的心里依舊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就算是到了現在,李小三對于顧娟的好奇,也僅僅只是局限于想要多看幾眼她的身子而已。
  不過,這對小三來說,確實是一個煎熬。
  時間過的很快,眨眼之間就到了晌午s顧娟看了看時間,說道:“哎喲,這時間過的可真快,這就到了飯點了。我得趕緊回去做飯去。三,回去不?”
  這一上午的時間,李小三還真是沒做出什么活來了,他的心思全都用在了顧娟的身上,聽到顧娟如此說話,這才算是反應了過來,一個上午的時間就這樣的s自己給浪費掉了。
  “這么快啊?回去吧,吃完午飯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今天準備把這塊地給弄好了。明天就去西山那里去了。二嫂,你明天準備去哪里啊?”
  “我可沒你這么快的動作,明天我還得在這里弄一天才行。好了,趕緊回去吧。”顧娟s著,就開始收拾起東西來了。
  回到家,小三的媽媽已經做好了飯菜等著他。
  吃完午飯,小三跑到村子里溜達著,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吵鬧之聲。小三不由得奇怪起來,這個時候不在家里做飯吃飯,怎么吵起來了?
  帶著好奇s小三循著聲音走了過去,這才發現,原來是村長的老婆安如和村子里的寡婦王燕在爭吵著,邊上站著不少看熱鬧的婦女,不過,照情形來看,寡婦王燕明顯的就是處于劣勢。
  安如仗著自己的老公是村長,平日里在村子里就是囂張跋扈的要死,此刻面對著寡婦王燕,更s不肯弱了氣勢,此刻正是兩手叉腰,趾高氣揚的對著王燕破口大罵著。
  可惜的是,她今天面對的是寡婦王燕。
  王燕的丈夫兩年前病死,也沒孩子,在村子里也有出了名的潑辣人物。今天,安如對著王燕,真可謂是一場棋逢對手的好戲,所以,周s看熱鬧的人當真是不少。
  “你這臭不要臉的女人,死了男人就覺得自己委屈了?就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情別人就該讓著你了?我呸,老娘可不吃你這一套。我告訴你王燕,今天你要是不給老娘我一個說法,老娘我和你沒完!”安如氣勢如虹,見到看熱鬧的人越多,她的s焰就越是張狂。對于她來說,今天,可是她在村子里再次展現她威風的大好機會。
  只是,安如的這句話一說出來,就讓小三眉頭緊皺。吵架歸吵架,你安如作為村長的老婆,何必要去揭人家的傷疤呢?人家的老公是死了,這對于王燕來說,本來就是一個埋藏在心底深s的傷痛,你現在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如此不近人情的話來,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很多,只不過,大家都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并沒有人站出來為王燕說句公道話。平日里,王燕也是村子里的厲害人物,哪里會在乎安如的這幾句言語?此刻,更是s住了安如言語里的把柄,展開攻擊:“安如,別以為你男人是村長,老娘我就怕你。我告訴你,就算你男人是鄉長,在老娘眼里也就是狗屁一個。我男人是死了,那又怎么樣?我一不偷、二不搶,憑自己的雙手吃飯,輪的到你來說三道四嗎?你還讓我給你個說法?怎么,村長的老婆就可以s講道理了?”王燕柳眉倒豎,也是雙手叉腰的與安如對著。
  看著周圍的人,李小三的眉頭緊皺著,心說你們這些人也太勢利眼了吧,明知道安如和王燕兩個人都是潑辣的家伙,這兩個人爭吵起來還有好?你們倒好,一個個的就知道在邊上看熱鬧,也不知道出來勸勸。s三的心里也明白,周圍看熱鬧的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站在安如這一邊的,畢竟人家是村長的老婆,在村子里還是有些勢力的。
  而王燕,在村子里的人緣卻是不怎么好,說的直白一點,王燕這個人就好像是一只刺猬一般,渾身上下都是刺,不管你是好心還是無意,都會s王燕給扎傷。久而久之,王燕就被大家給孤立起來了。或者說,是王燕自己脫離了這個群體。
  此刻,雖然不明白這兩個女人為什么會吵架,但是安如說出來的話,實在是太傷人了,這讓小三感覺到非常的不爽。吵架就吵架,你扯到人家死去的老公那就不對了。
  “我說安大嬸,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你們兩個吵架就吵架好了,我們這些人也就當著熱鬧看看就算了,你干嘛非要把他死去的老公給扯上?今天你們兩個吵架的事情,和他老公有什么關系嗎?”小三終于是忍不住站出來說話了。
  “李小三?”忽然有人站出來說話,而且還是指名道姓的指責自己,這讓安如感到非常的不爽。待到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李小三,安如這個女人頓時就發飆了,伸手指著李小三的鼻子就開口大罵起來:“你算老幾?老娘愛說什么就說什么,輪得到你來管嗎?怎么,老娘今天和這騷寡婦吵架,你心疼了還是怎么耍俊
  說道這里,安如不由得又是“嘖嘖嘖”的幾聲,腦袋不由自主的晃了幾晃,陰陽怪氣的說道:“王燕,我說你死了老公之后怎么一直不嫁,弄了半天,是……”
  “放你娘的狗臭屁。”王燕如何不知道安如說的是什么意思,這擺明了就是往自松砩掀迷嗨嘛,心頭的怒火騰的一下就竄了起來,大聲說道:“安如,我就知道你這狗嘴里說不出什么好話來。老娘我嫁不嫁人關你屁事?你要是敢再亂放狗屁,信不信老娘我撕爛你的臭嘴?”說著,雙手擄著袖子,作勢就要動手。
  論起打架,安如自問不是王燕的對耍畢竟王燕正當壯年,三十歲還不到,而她卻是已經快五十歲的人了,尤其是這幾年,老公當上村長之后,雖說不算是過的養尊處優,地里的農活畢竟是做的少了,哪里能象事事都是自己親力親為的王燕這般強壯?
  所以,一見到王燕想要動手,心里就有些害怕起來。巳繅幌蚨際強孔潘W炱ぷ擁謀臼攏再加上村子里的人一般都對她忍讓,無奈的是,今天遇到的卻是寡婦王燕,村子里有名的刺頭。
  李小三雖然不太明白安如說了一半的話是指什么,但是看到王燕發了那么大的火,想來安如說的也不是什么好話,心里大大不爽,忍不住說潰骸翱髂慊故譴宄さ睦掀擰N銥矗村長有你這樣的老婆,臉都被你丟盡了!”
  第004章:怒打村長妻
  李小三的這句話一說,安如頓時就將矛頭指向了他。
  “臭小子,我和這個女人吵架,關著你什么事?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的?你知道我和她在吵什么嗎?你知道我和她是因為什么事情在吵嗎?”
  “這個……”聽了安如這么一問,李小三撓撓頭,還真是不知道她們兩個是因為什么原因吵得架:“你們兩個為什么吵架啊?”
  小三的這句話一問,周圍的人頓時就笑了起來惱廡∽櫻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來插嘴,還真是有些搞笑。
  正當小三感到面紅耳赤的時候,突然間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抬眼望去,是三嫂粱珍。
  “三,你別說話了,讓她們兩個人狗咬狗去,咱們看看熱鬧就好了。”粱珍在小三的耳邊低聲的說著。
  “哦!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安如這女人說話太不留口德了,王燕老公都死了好幾年了,她還拿出這事情來說人家,這不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嗎?我記得當年,她也用這樣的話來說過我媽媽!”看著安如的身影,小三是說不出的厭惡。
  記得幾年前,安如也曾經和自己的母親吵過架,說出來的那話,那個難聽就不說了,小三只記得母親為此還在家里偷偷的掉了幾天的眼淚。那時候,小三還小,母親只能獨自落淚。
  從那之后,小三對于安如這個女人可謂是恨之入骨,尤其是見不得安如這個女人拿著別人的痛楚來盎魎人。
  “三,別難過。你現在長大了,你可以保護你媽媽不受人欺負了。只是,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也別太計較了。和安如這樣的女人去計較,沒的叫人去笑話。她不要臉,難道你也跟著不要臉嗎?”粱珍勸說著。
  “對了,三嫂,這兩個女暗降資且蛭什么事情在這吵啊?大晌午的,不回家吃飯,跑這吵吵!”
  “還能有什么事?這兩個女人都是咱們村子里出了名的潑辣角色,誰也不服誰的。今天這事情,好像是王燕家的牲口把安如家的莊稼給踩壞了,所以安如這女人就跑過來罵了!”
  “安如這女人,仗著自己的老公是村長,在村子里是作威作福。她家的牲口踩壞別人家的莊稼還少嗎?怎么不見她嚷嚷?什么人嘛。不過這王燕也是,明知道安如是什么樣的人,還不把自己家里的牲口給看好!”
  “你這話說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燕的情況,她一個人又要做這個,又要做那個,怎么忙的過來?以前我家里的莊稼也被王燕家里的牲口踩壞過,這又算的了什么?我們從來不計較罷了。沒想到,今天把安如家里的地給踩壞了。以安如的為人,她怎么肯吃這個虧?”粱珍只能是無奈的嘆著氣。面對著兩個潑辣的女人,大家都不愿意攙和進去鮒揮行∪這家伙,傻乎乎的往里面擠。
  正被粱珍勸著心里稍微的舒坦了一點的李小三,聽到安如再次說的幾句話之后,心里的火終于是滕的一下,不可遏止的竄了上來。
  原來,安如見到李小三被粱珍拉著走到一邊去之后,得意洋洋的再次將目標鱟劑送躚啵嘴里說的話就更加的難聽了。王燕幾次忍不住要動手,都被邊上的人給拉住了,這讓安如的氣焰更加的囂張。她知道,只要邊上有人站著,她今天就肯定不會挨王燕的打。
  而且,她的心里認為,自己的老公是村長,就算是王燕今天敢動手打自己,那么,到齪虺鑰韉幕故峭躚啵這也正是安如囂張的資本。
  “怎么,說不過我就準備動手打人嗎?嘿嘿,你們這些死了男人的婆娘,是不是都是一個德性?當年李光海的媳婦也是說不過我,要來動手打我,今天你也要這樣嗎?”李光海是正是小三死去的爹。
  此刻,聽到安如再次的提起這件讓目前傷心落淚的往事,小三如何還忍得住?
  小三一把掙脫了粱珍拽著自己袖子的手,二話不說,臉色陰沉的大步來到安如的身后,一伸手就拽住了她的頭發,使勁的往后一拽,安如頓時就“哎喲”一聲,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村長的老婆就了不起是吧?村長的老婆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了是吧?當年你和我媽媽吵架,我還小,那我就忍了。怎么,到了今天,你還敢當著我的面說起這個事情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小三一邊說,一邊在安如的臉上狠狠的扇了幾個巴掌。
  這 巴掌,小三含怒出手,力道大的出奇,安如的臉頓時就腫的象個豬頭一般。她沒想到,王燕沒有動手打自己,小三卻是突然從背后竄了出來對自己出手了。這時候她才算是反應了過來,剛才自己到底是說了什么話。心里的后悔就別提了。
  小三的這一下出手,人群頓時 好像是炸了鍋一般,村長夫人被打,這還了得?立即就有馬屁精之流的人屁顛屁顛的跑去報告村長去了。還有一些人則是動作飛快的跑了過來,將小三和安如給拉開了。
  “安如,我告訴你,我以后要是再聽到你說出象今天這樣的話來,我李小三拼著性命不要了,我也 把你的嘴給撕爛了。寡婦怎么了?寡婦就不是人了?寡婦就該被你們這些人給欺負的是吧?我告訴你,以前我還小,我媽媽任由你們欺負,現在我李小三長大成人了,我看誰還敢去欺負我媽!”
  “哎喲,李小三打人了,李小三殺人了……”安如坐在地上使勁的撒潑, 小三的幾個巴掌打了之后,說話都說的不清楚了。
  看著安如頂這個豬腦袋在地上哭天搶地的模樣,王燕是說不出的高興:“該,讓你這張臭嘴一天到晚的噴糞,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王燕冷笑著看著安如,神情不屑之極。
  時間不大,村長就匆匆 趕了過來。
  看著正在哭天搶地的安如,村長李光宗眉頭緊皺著,臉色難看之極:“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誰這么大膽,連我老婆都敢打?”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充滿了威嚴。
  做了將近二十年的村長,雖說村長這官不大,但是好歹還是管理著幾 口人,常年累月下來,久而久之的就形成了一種比普通人要強上不少的特殊氣質來。
  村長的這句話一說,李小三又開始覺得心里不爽了:“我說村長,你這話說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連你的老婆都敢打?今天我還真就是打了她了,你說怎么樣吧?你老婆在村子里作威 福慣了,我看是該好好的給她一個教訓,讓你們這些只知道一天到晚擺一些臭架子的家伙們知道……”
  小三越說越氣,說到最后,竟然是指著村長的鼻子在那里好好一頓臭罵。
  第005章:不信來試試
  村長的臉色鐵青,氣呼呼的看著李小三,又看看坐在地上哭天搶地的老婆,心里的怒火那是可想而知。可惜的是,邊上還有更多的人站在這里看熱鬧,村長大人深知自己剛才的那一句話說的有語病,一下就被李小三這個臭小子給抓住了,一時間,還真是不知道該怎么來應對他的問話。
  而且,糶∪這家伙說的話,句句都是有所指,一個應付不好,說不定就會讓這些站著看熱鬧的人心里也會產生什么不好的念頭來。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畢竟是做了多年村長的人,村長大人的腦子里迅速的思量了一下,將輕重緩急在心里細細的梳理了一遍,強壓著心里的怒簦轉頭對著自己的婆娘說道:“別嚎了,老子還活的好好的,你哭個屁?這么多人在這看著,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丟人嗎?你好歹也是我李光宗的老婆,這點覺悟都沒有嗎?”
  村長說的這些話,若是不知道他的為人的,乍一聽之下,肯定會以為這個村長是一個比較不錯舸宄ぃ對自己的老婆還有這么高的要求,可惜啊,大家都是生活在這個村子里的人,對誰都是知根知底的。李光宗要是不這么說那倒也就算了,可惜他偏偏就非得說出這“覺悟”二字來,頓時,邊上那些站著看熱鬧的人里面,腦子轉的快的人不由得“噗哧”一下笑出聲來,說道:“難得啊舸宄ご筧私裉煬谷凰燈鵓蹺蚶戳耍∧訓茫難得啊!”
  人群里哄然大笑了起來。
  李光宗的臉上是一陣陣的發燙,雖然心里惱怒,可自己都已經把話說出去了,怎么也得稍微的表現一下吧?總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吧?當下只能是勉強的擠出一點笑衾矗說道:“覺悟嘛,我好歹也是個黨員,多多少少的總還是有點的。今天,我婆娘和王燕吵架,不管事情是怎么樣的,我先替我婆娘給王燕道個歉!”說著,李光宗還真的是走到了王燕的身邊,說道:“大妹子,對不住了,我替我家婆娘向你道歉。”
  王燕料不到李糇謖嫻幕嵯蜃約旱狼福一時間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呆呆的看著李光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道完歉,李光宗也不等王燕說話,又轉過身來看著李小三,臉色一變,冰冷的說道:“李小三,她們兩個婆娘之間吵架,又礙到你什么事了?君子動口不動手,你要勸架羲導婦浠安瘓托辛耍磕愀陜鋨鹽移拍鋦答了?你今天要是不給我說出個道理來,我和你沒完!”
  變臉變的可真快,真是令人佩服啊。這家伙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李小三心里想著,可是村長的話卻是不能不去應對。李光宗這家伙,確實是厲害,不愧是做了近二十年舫さ娜耍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將矛盾和槍口全都對準了李小三,而且句句都占理,著實是讓人不好應對。
  不過,李小三也并不懼怕他。凡事抬不過一個理字。
  “女人吵架,在我們村子里發生的次數也不算少,本來我也沒準備強出頭的。今天我舭涯憷掀鷗打了,那是她自找的。誰讓她的嘴巴那么臭。”
  李光宗說道:“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吵架還有好話聽?”
  “吵架的時候罵點難聽的話,也正常。可是你老婆說的那是人話嗎?王燕嫂子的男人死了,你老婆干嘛還要把她男人給捎帶上舾陜鎘忠扯出我死去多年的老爹來?要不是你老婆扯到我死去的老爹,我會動手打她嗎?所以我說,你老婆就的嘴巴臭,該打。你信不信,她現在要是還敢說出對我老爹不敬的話,我當著你的面都敢打!”李小三看著李光宗,毫不示弱。
  “喲,膽子不小,當我的面都羲黨穌庋的話!”李光宗有些吃驚,又有些不信。在他的印象里,李小三只不過是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屁孩而已。但是今天他發現,自己錯了。李小三,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了。
  只不過,面對李小三挑釁的言語,李光宗還是下意識想著威脅一下試簦村長的權威,那是不能被挑戰的。
  這下可好,原本是來看安如和王燕吵架的,現在變成了村長和李小三之間的沖突了,大家在擔心的同時,心里的興奮就別提了。只不過,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李小三竟然敢對村長這樣說話,實在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
  面對著村長的強勢,李小三又會有什么樣的表現?所有看熱鬧的人心里都充滿了期待。
  當然了,緊張的人也有,比如顧娟、梁珍以及陳秀等人。
  梁珍輕輕的拽了拽李小三的衣服,將他往后拉,同時對著村長說道:“村長,你別和小三一般見識,他還只是個孩子,什么都不懂的,你別往心里去!”
  見到有人對著自己說軟話,而且李小三又被梁珍給拽了回去,李光宗頓時就來勁了,好像這幾句話就是李小三對著自己說的一般,臉上的神色頓時就變得傲慢起來:“哼,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么玩意,和我這樣說話?要不是我現在年紀大了,脾氣變的好了,我早就把你小子給狠狠的收拾了!”
  “喲,你來試試?”李小三一聽就火大了,心說老子要不是給三嫂面子,早收拾你了,你不知道見好就收,還敢說這么多廢話:“李光宗,我今天就站在這里,來,你來收拾下試試。”
  “三,別沖動,別沖動。趕緊回家去吧。人家老娘們吵架,你瞎摻和什么?你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不自在嗎?聽嫂子的話,趕緊回去,別讓你娘擔心。”不說老娘還好,一聽梁珍提起自己的老娘,李小三就又想了剛才安如那罵人的話來了。
  當年的往事,再一次的涌上了心頭,一樁樁,一件件,歷歷在目。安如丑陋的嘴臉,讓李小三內心的怒火再一次的高漲起來。
  “李光宗,我還告訴你了,你少特么的嚇唬我。以前我年紀小,所以我和我娘總是被你們欺負,今天我把話給撂在這里,以后誰要是敢再說我娘一句,再敢對我死去的老爹不敬,不管是誰,老子我照打不誤。誰要是不信,盡管來試試!”李小三這幾句話一說出來,頓時就將全場的人給震住了。
  “安如,我再提醒你一句,嘴巴擦擦干凈,不要一天到晚的亂噴糞。我忍的住一天,我可忍不住一輩子。李易冢我等著你來收拾我。”說完,李小三轉身就走了,只留下了李光宗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神色尷尬之極。
  今天的事情被李小三這樣一鬧,很顯然,現在再要去找王燕的麻煩那已經是不可能了。好歹是一村之長,剛才在眾目睽睽之下又向王燕道歉了,怎么樣也不能葉反爾吧?無奈之下,只能是將滿腔的怒火發泄到了自己的老婆身上。
  “別嚎了,還閑不夠丟人的嗎?趕緊給老子起來回家去,你個敗家娘們,看我怎么收拾你!”說著,李光宗狠狠的一跺腳,也不去拉安如一把,自顧自的走了。
  第006章:要娶嫂子這樣的
  事情出現的變化和轉機,實在是讓所有人都有些意想不到,尤其是安如。
  想她安如,在這村子里幾乎可以說是橫著走,一項都是沒人敢來招惹自己的。今天本想借著機會好好的把這個王寡婦給羞辱一番,趁機打擊一下王燕的氣焰。
  誰能想到,這半路里殺出來的李小三,不但幫著王燕吵架,還將她給打了一頓。什么時候,她安如吃過這么大的虧?
  指望著老公來了之后能夠把李小三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給狠狠的收拾一頓,哪里能想到自己的老公竟然被李小三三言兩語的就給打發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口氣,她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的。只不過,眼下的情形,自己再賴在這里,也只能是成為別人的笑柄而已。安如的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所以,她見到李光宗走了之后,一骨碌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恨恨的瞪著王燕看了一模說道:“姓王的,咱們走著瞧!”說完,急匆匆的追著李光宗的背影而去,嘴里大聲的囔囔著:“李光宗,你給我站住,你個窩囊廢……”
  “我呸!”看著安如的背影,王燕恨恨的在地上吐了口唾沫,說道:“我王燕什么時候怕過你來?有什么本盡管使出來,老娘娜都接著!”說完,又用眼睛掃視了一下周圍的人群,冷笑數聲之后,也走了。
  李小三悶悶不樂的回到家里,心說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還不如吃完飯就好好的在家里睡上一覺,現在倒好,無緣無故的和人吵了一架,還把安如給打了一頓。當時自己這人在氣頭上乃以還不覺得有什么不妥,現在躺在床上仔細的一想,自己還是太沖動了。
  安如和王燕兩個人吵架,站在一邊看熱鬧的人那么多,干嘛自己就忍不住的就站出來給王燕說話呢?王燕這娘們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刺頭,梁珍說的是一點都不錯,安如和王燕兩個人吵架,惱嫻木褪槍芬Ч返氖慮欏
  正在床上躺著,門外就傳來了叫喊聲:“小三,小三!”
  李小三一聽就知道這是二嫂顧娟的聲音,也懶得搭話,自顧自的躺在床上想著剛才的事情。
  “嬸子,小三在家嗎?”梁珍的聲音傳了過來。
  “在家,剛從外面回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臉的悶悶不樂。阿珍啊,是不是三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情了?”李小三母親問道。
  顧娟和梁珍兩個人看著李小三的母親,再聯想起之前安如說的話,心里也是不停的嘆息著。
  李小三的母親,今年才也四十五六歲而已,看上去卻已經象是快要六十歲的人了,頭發已經變得花白,身子佝僂著,滿臉的皺紋,一點也看不出當年的樣子來。
  據她們所知,當年年輕的時候,李小三的母親也是遠近聞名的一朵鮮花,可是到了現在,卻是變成了如此的模樣∮紗絲杉,這些年來,她們娘倆的日子是過得有多么的艱苦。
  “嬸子!”幾個女人齊齊的叫著,對于小三的母親,她們的心里除了同情之外,更多的是敬佩。
  “我家小三吃了午飯出去轉悠了一圈,怎么回來之后這人就變得悶悶不樂起來了。你們∥宜鄧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母親的眼里充滿了關切,也充滿了擔心。
  幾個女人互相看了看之后,顧娟拉著小三母親的手,說道:“嬸子,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村長的老婆和王燕兩個人爭吵起來了,小三幫著王燕說了幾句話而已。安如這女人你是知〉模她的嘴巴壞的要死,小三幫了王燕,那肯定是被安如給罵了。挨了罵,這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顧娟避重就輕的,把事情的經過大概的說了一下,小三打人的事情則是沒說。畢竟,小三打的人是村長的老婆,別看村長今天把事情給忍下去了,天知道村長會在什么時候對小三進行報。克以,還是別讓老人家擔心為好。
  “哎,安如這個女人,仗著自己的老公是村長,在村子里橫行霸道的,當年我也吃過她的虧。哎,可憐小三……”嘆息著,小三的母親搖搖頭,笑笑說道:“小三這孩子,心思太重了,有什么話都不和我說,一天到晚的他在想些什∥葉疾恢道!”
  “嬸子,我們去看看小三。今天挨了罵,我們幾個去安慰安慰他,免得他心里有什么疙瘩放著!”梁珍說道。
  “好好,這樣最好!”
  幾個女人走進了小三的房間,就看見小三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怔怔的盯∥荻タ矗一動都不動,明知道有人進了他的房間,他也不起來招呼一聲。
  “三,干嘛呢?還在想著安如的事情?”陳秀笑呵呵的說道。
  “別想了,安如是個什么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她置氣,你這不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嗎?村子里的人都知∷是什么德性。”顧娟笑著,一屁股坐在了小三的床邊上,其余的兩個女人則是各自的找了地方坐了下來。
  “哎……”李小三躺在床上長嘆了一口氣,有些落寞的說道:“我并不是因為今天和村長、安如兩個人吵架了才覺得心里煩得。我只是想起了以前我媽媽受到的⌒┪屈,這才覺得難過。反正我今天已經把話說在那里了,以后誰敢再來欺負我媽,我一定不和他們客氣。”
  “三,別說這些讓人生氣的事情了。你應該往好的地方去想想。你看,你現在長大了,知道心疼媽媽了,你媽要是知道了,不知道得多開心呢。往后,你就好〉淖鍪攏好好的孝順你媽,然后再娶個媳婦,生個大胖小子給你媽媽抱抱,那樣的話,你媽媽會更加的開心的!”陳秀笑呵呵的把話題給扯開了,目的就是為了不讓李小三鉆進牛角尖去,只不過,這話一說完,陳秀的眼神就有些暗淡了下去。
  顧娟和梁珍看到陳秀的表。自然是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因為,陳秀結婚之后,肚子一直都沒有動靜,為了這件事情,不知道是受盡了婆家多少的委屈。
  殊不知,李小三這小子一聽娶媳婦這三個字,眼睛頓時就是一亮。
  面前的這三個女子,那可〈遄永錈婀認的美人啊,此刻齊刷刷的來到自己的面前,李小三立時就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太夠用了。
  只不過,很快的小三的眼神就暗淡了下來。說到娶媳婦,小三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可以說,整個村子里,除了寡婦王燕之外,就屬他家里的條件差了。王燕是孤身∪耍不知道她到底心里是什么個想法,小三是知道自己的。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以自己的條件想要娶一個媳婦,那真是千難萬難。除非是有朝一日,家里的條件能夠得到巨大的改善。當然,小三是相信憑著自己的能力,改變這個局面是遲早的事情,只不過,就是不知≌庖惶斕嚼吹氖焙潁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歲數了。
  “三位嫂子,你們幾個就別來拿我開心了。我家里什么條件,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誰家會把姑娘嫁到我家里來?再說了,我李小三要娶媳婦,一般的女人我還真看不上眼!”
  “喲,還一般的女孩看∩涎郟磕悄愕故撬鄧擔你想娶什么樣的?”顧娟笑著問道。
  “嘿嘿,要娶,就要娶三位嫂子這么漂亮的!”
  第007章:春光乍現
  小三的話一說出來,頓時就引起了這幾個女人“格格”的笑了起來。看的出來,小三如此說,她們幾個還是覺得滿開心的,至少小三的這個說法,從側面證明了她們的美麗,對于一個女人來說,誰不希望別人能稱贊自己漲的漂亮呢?
  不過,高興歸高興,必要的謙虛還是需要的:“三啊,你這是什么眼光啊?我們幾個哪有你說的那么好看?可別拿嫂子們開心了。
  看著這幾個女人笑的花枝亂顫,胸前的那件物事隨著笑聲不停的起伏著,用波濤行用來形容眼前的情形真是再合適不過。小三的雙眼四處亂瞄,一會看看顧娟,一會又看看陳秀,在這一刻,小三真是覺得自己是眼睛竟然有些不夠用了,不知道到底看誰的比較好。
  笑著笑著,小三突然就愣住了。
  他清晰的看到梁珍胸口的一顆紐扣突然爆裂開來,透過這兩顆紐扣之間的空隙,小三的視線毫無阻攔的就看了進去,讓他直呼過癮。
  這是一道非常美麗的風景。只是這么一眼看去,就已經是清晰的看到了那兩顆飽滿而又堅挺的物事印入了眼簾。
  雖說梁珍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可是不可否認的是,她胸前的這一對寶貝依然堅挺,讓小三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可惜,要是三嫂今天一個人在這里多好,我就可以好好的偷看幾眼了,現惱庋,估計等會二嫂和四嫂就會發現她胸口的扣子松開了,會去提醒她了吧!可惜啊!”李小三的心里如此想著。
  正如小三心里想的一般,陳秀止住笑聲之后,一眼就看見了梁珍胸口的扣子松開了,連忙笑著對梁珍說道:“阿珍,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把你的寶貝也拿睦戳箍熗箍彀。俊
  “什么意思?”陳秀這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讓梁珍一時半會沒有反應過來,但是轉眼之間就看到了小三那小子的眼神一個勁的朝著自己的胸口看來,頓時就明白了過來陳秀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梁珍呵呵一笑,低下頭去,落落大牡慕扣子扣了起來,口中說道:“你說的太對了,天氣太熱了,是要放她們出來透透氣,涼快一下。阿秀,要不要把你的也拿出來透透氣啊?”

標簽:山野  
上一篇:情亂梨花村
下一篇:鄉醫艷情錄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