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有熊跟蹤我(3)

第五十二章 老陳的前半生下

時間:2019-12-04 21:19:2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12   評論:0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脫去捆了自己三年多的枷鎖,老陳第一次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么美好,好久沒回的家,第一件事便是親一口胖嘟嘟的兒子,反饋給自己那副嫌棄的表情,又好笑又心酸。

  晚上的小別勝新婚,把兒子哄睡著送去隔壁房間,老陳便開啟了野獸模式,千呼萬喚叫出來,聲音都把小陳伍驚醒了,看到空蕩蕩的房間,哇的一聲就哭了。

  老婆委婉的說明日再戰,然后老陳萬萬沒想到,那會是他的最后一戰……

  “,晚,警方破獲一起重大毒品走私案,警局隊長段凌峰同志不幸中槍身亡……”

  此時屋子里只有老陳一個人,妻子一早要送孩子上學,臨走的時候給老公留了一份早餐。

  老陳靠在沙發上,拿著喝剩的半杯牛奶,電視里正播放一條,地臺早間新聞,看到老段照片的時候,只聽‘啪’的一聲,杯子從陳言軍的掌中滑落,直接摔碎在地上。

  突然一道晴天霹靂直擊老陳的心臟,這消息來的太突然,仿佛瞬間清空了他的大腦。

  老段死了,死的太突然,明明再過幾,月就可以光榮退休。這也就意味著臥底身份再無人知曉,真實身份沒辦法得到證實,從此老陳再沒機會從新回歸警局,永遠淪為青龍幫的一員。更要命的是,無形中坐實了他販毒在逃犯的事實。

  這一刻,老陳堅持多年的意志徹底崩塌,頭嗡嗡作響,直到新聞,后,警方聲稱罪犯全部落網,抓獲的罪犯除了大熊,都是毒品交易對象的人,也就是說,青龍幫只有熊震還活著,其他兄弟已經被警方擊斃,而且大熊并沒有把自己供出來。

  也許這是老陳心底唯一的安慰,卻也是一份濃濃的愧疚……

  人一旦沒有了意志,就只剩下一副軀殼,老段的死,兄弟被自己害進牢房,自己又被染上毒癮,本該是天堂的生活,卻一下子跌入地獄。

  老陳沒有再回青龍幫,因為根據新聞報道判定,在隋慶山眼里他已經死了,如果貿然回去,反而會引來三爺的懷疑,第一次販毒就出事,在警方布置作的天羅地網中成功脫逃,還沒有被曝光,再傻的狐貍也猜的出老陳是什么身份,而且他也早已厭倦了混黑社會的生活。

  大熊入獄被判十八年,青龍幫老大卻依然逍遙法外,自己臥薪藏膽三年多,用命換來的證據,看來老段還上交便離開了人世。老陳想通過同事幫忙找出資料,可惜他已經不是當年的陳言軍,永遠的成為了青龍幫的原成員,萬一不小心暴露了販毒事實,搞不好還會丟了性命……

  不小心沾染的毒品,擊垮了這個已經沒了意志的男人,他變得頹廢,活的像個行尸走肉毒癮越來越大,家里的存款很快就被揮霍一空。他開始借錢,不顧妻子阻攔,借高利貸,甚至毫無尊嚴的跟陌生人要!

  欠款越來越多,最后被迫賣掉家里的掉房子,卻依舊堵不住這越來越大的窟窿,只能通過搬家來逃避債務。沒錢就出去打工,因為身份限制只能干些黑活,幾個月回家一次。

  妻子早已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如果不是掛念陳伍,她可能已經死很久了,所謂的賭債,也只不過是來自母親對兒子善意的謊言……

  時間對這個女人來說,就像一瓶慢性毒藥,慢慢的煎熬,慢的流逝。陳伍終于長大了,去外地當廚師了,會賺錢了,能養活自己了,母親也就放心了,在又一次忍無可忍的深夜,終于鼓足勇氣,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農藥,一飲而盡。

  懊悔,沮喪,妻子的離去,激活了老陳丟失的意志,他開始戒毒,用自虐的方式抵擋一又一波抓狂,那滋味如同被成千上萬只小蟲啃咬般痛苦。當他徹底戒掉了毒癮,胳膊上也已留下一排排戒點煙疤,然而妻子已經回不來了,一切都回不來了……

  聽完父親的陳述,陳伍已經心痛的一塌糊涂,幾乎就要飆出淚來,突然想起在老爸面前要堅強,于還沒來得及奪眶的淚水,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難怪自己總是那么倒霉,原來這都是遺傳!萬萬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的父親,原來沉默是有原因的,居然經歷了這么多虐心,跟他相比,陳伍的這點辛苦簡直是一朵飄落在河中央的蒲公英,根本不值得一提!曾經落無能的那個父親形象,一下子高大了好多,黑社會臥底,不是一般警察能夠勝任的!

  “記得當時的確有看到您的保密協議!我明天一早去跟領導說,還您一個清白!”

  聽了前輩的故事,耿文皓對眼前這位大叔又增添了幾分崇的敬意,內心的波瀾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真的可以嗎?”

  聽到這個消息,陳伍瞬間激動萬分,因為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大膽接受男神表白了……貌似搞錯了重點,叮——退回到上一句,因為這樣一來,父親十幾年的冤屈就終于可以真相大白了!

  “我的臥底資料是在哪里看到的?”

  說起這些資料,也真是無巧不成書,這么多年過去了,那個年代的建筑,早已不復存在,尤其是公檢法這種單位,響應政府號召,紛紛搬去了經濟開發區,蓋的又高大又上!而那些老舊的辦公桌椅,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就都堆到警局的大倉庫里。耿文皓在幫同事挑臨時座椅時,隨手打開身旁辦工桌的抽屜,暗板露出一個縫隙,這才無意間發現了老陳的臥底資料,而這個辦公桌,正是當年老段用的那張!

  “在單位的庫里。”

  耿文皓直言不諱。

  “有沒有看到關于青龍幫的資料?”

  老陳迫切發問,畢竟自己如今變成這個樣子,都是為了收集逮捕隋慶山的證據資料。

  “前輩,其實那資料已經不重要了,今天下午,局里收到匿名舉報,有人提供青龍幫二十年前的犯罪證據,隋慶山已經被警方抓獲,他名下的企業已全部查封,這根助長在咱們城市將近三十年的毒瘤,終于拔出來了。”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消息,陳伍的心跳竟突然咯噔一下

  “他的家人也被抓了?”

  “他兒子沒有!”

  突然一股醋醋的味道向整個房間彌漫開來,耿文皓知道陳伍在擔心什么,他本來想說‘你男朋友沒被抓’,可畢竟前輩還在這,喜出柜什么的,想想還算了。

  與此同時,老陳的大腦突然開掛,他知道那些二十年前的犯罪證據,應該就是他當年收集的那份,至于匿名舉報之人,十有八九是勢力僅次于青龍幫的第二大幫派-天狼社,可警局的資料為什么在黑社會手里?兩者之間有什么聯系?他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只是還有件事他一時還想不明白,為什么小耿把資料上交給領導時,對方會說自己死了?記得當年臥底行動是絕對機密,唯一清楚他身份的老段十幾年前就死了,難道他只是單純的工作太忙,隨口的一句敷衍?

  “我的臥底資福除了你的上級領導,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

  “應該沒有了……您為什么這么問?”

  “沒什么,估計我的那份臥底資料已經不在了,你試探性問問就好,千萬不要表現出強烈目的性。”

  “您的桿際恰…?”

  “我懷疑警局已經被滲透了。”……〗


標簽:第五  第五十  五十  五十二  十二  
相關評論
本欄推薦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