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在北京活在當下

一百四十六、相煎何太急?

時間:2019-11-18 18:21:00   作者:zengerl   來源:www.www.lrbba.com   閱讀:1028   評論:0
  第二天,陽雨突然接到不明號碼發來的短信,警告陽雨小心孟磐,說孟磐“曾和多名男子發生過甚或保持不當關系”。陽雨忙打電話給孟磐。孟磐說:“不止你,連何君也收到了。更威脅要向遠在英國的女兒下手。”又說:“已經投降認輸了,怎么這么急?”陽雨說:“俗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有可能被黃雀逼到了絕境,必須馬上除掉你。”

  已經火燒眉毛,禍及親友,孟磐不由得慌了。馬上要求和組織上“談心”;說這么多年辦案,多次負傷,如今新傷舊傷一起發作,已經不能勝任工作,須盡早還鄉療傷養病,懇請組織,立即批準辭呈。孟磐給對方發微信語音:很懷念當年你、我和曾翼三人同袍同仇、偕作偕行的激情歲月。還記得汶川地震,奉命奔赴災區的前夜,我們三人醉飲長歌:

  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
  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接著是孟磐反復唱“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唱得越來越壯懷激烈,不禁淚濕衣襟。孟磐的意思是:我并非只是淫奔無恥之徒,也曾和你一樣胸懷壯志,心系國民;請不要當作垃圾一般趕盡殺絕。又在朋友圈發《三國演義》中七步詩的視頻:“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e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意思是看在曾兄弟一場,放我孟磐一馬。

  (寫手注:孟磐原型之一本已經認慫,不料被對方激怒,奮起反擊,最后魚死網破,在看守所里自盡。想來想去,還是不寫了,一則需要大量篇幅才能說清楚孟磐、曾翼和“對手”三兄弟之間的e怨;二是有太多不可描述的東西,而本文只是人畜無害的言情小說。)

  三天后,孟磐找到南郊陽雨家中,說“差不多都了結了”,“對何君,我是長跪不起坦白了一切,簽協議凈身出戶。”還說“現在就差最后一步,也是最艱難的一步。需要二位支持和督戰,e予勇氣,防止臨陣逃脫。”孟磐讓陽雨和峰嵐坐好,吸一口氣,撥通英國長途,說:“媛媛,是爸爸”。陽雨和峰嵐這才知道,孟磐的女兒名為孟媛。孟磐問長問短,孟媛漫不經意地回答,忽然打斷孟磐:“爸,你是不是有事要說。”孟磐說:“我這邊開著免提,還有兩個朋友在邊上。還e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說。”孟媛催促,孟磐說:“我和你媽媽離婚了。雖然分開了,可是爸爸仍然是你的爸爸,媽媽仍然是你的……”孟媛打斷孟磐:“我媽都跟我說了……Big Deal! 什么大不了的事。”

  孟磐看著陽雨和峰嵐,吞吞吐吐道:“你知道是因為什么嗎?……”沉默了一會兒,聽孟媛說道:“爸,是因為你……真正愛的是同性吧。”孟磐吃了一驚:“你媽都跟你說了?”孟媛說:“媽沒有,她跟你一樣,還是拿我當小孩子。”孟磐忙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孟媛道:“你說的兩個朋友,是不是有一個姓陽,叫陽雨。”三人都吃驚不已,孟磐忙道:“誰告訴你的,你還知道些什么……”

  孟媛說:“果然如此!爸,記得初中那會兒,你偷看我的日記,你以為我不知道?” 女兒叛逆的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做父親至今記憶猶新,孟磐想起不止一次偷看日記,苦笑道:“當時是真沒別的招了。媛媛,我跟你道歉,希望不會太晚。” 孟媛道:“那我們扯平了。爸還記得吧,有一本多年前的日記,爸經常拿出來看,里面還夾著一張和一個帥哥的合影,穿著軍裝,應該是日記里說的T大軍訓學生陽雨吧……”

  聽到這里,孟磐是又驚又愧又氣。吃驚氖牽女孩子還真是早熟,十三、四歲就留意這些情情愛愛了;愧疚的是,自己作為一個父親,竟然如粗心和無知,媛媛當年叛逆、反社會,自己難辭其咎;氣惱的是,自己在女兒面前被剝了個精光。自尊輸給了強大的對手也就罷了,如今還被一個丫頭踩在腳下,孟磐越想越難以控制情緒,納說:“你還知道什么?你要怎么樣!” 那邊孟媛道:“這是我的臺詞吧!不止是偷看日記,只要有男生和我走得近,你就找到人家甚至家長胡攪蠻纏,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怎么樣了?我又能怎么樣。我打不過你, 我罵不過你。不是你說的嗎?‘我諒你也上不了天’。”孟磐被懟得說不幕襖矗孟媛接著說:“你終于能理解我的感受了?”

  見此狀況,峰嵐和陽雨開腔打圓場:“孟媛同學,你爸是太愛你,太在乎你,才會病急亂投醫。他很后悔……”孟媛這兩年獨自異國求學,歷經了些世事,知道了生活的不易;意識到自己言辭的不妥,眼前父囊丫身敗名裂、一無所有,不該再往傷口上撒鹽;想了一想,說道:“我明白。爸,我也一樣愛你。可是我就不明白,明明是至親至愛的兩人,為什么就要相互欺騙,彼此傷害呢?”

  孟磐心中嘆道:“我能怎么辦?告訴十幾歲的孩子,爸爸背著你和媽媽在外頭哪腥撕搞?”可是,這些能對女兒說嗎?不能。孟磐緩緩道:“媛媛,爸爸錯了,不該撒謊,開始了一個謊言,就不得不為圓謊一再撒謊。所以,爸爸鼓起勇氣坦白這一切,結束這個謊言。媛媛,你現在知道了,爸爸就是個這樣的人。爸爸對不起你,愿意承擔任何后果。可是,媛媛,無論腦趺幢墑印⒃趺囪岫瘢甚至憎恨,爸爸對你的愛都不會減少哪怕一丁點……”

  孟媛打斷孟磐:“爸,鄙視、厭惡和憎恨,都已經過去了。我一直在等這一天,等著爸爸告訴我一切。還以為,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了……”孟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住眼淚模骸版駱攏這是真的?這是你的真心話?”孟媛:“是真的。”孟磐說:“你再說一遍。”孟媛大說:“爸爸,是真的。爸爸又回到了那個媛媛絕對信任、無比依賴的爸爸。”孟磐道:“可是,現在已經傳開了,估計你小時候的玩伴也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遲早也會知道。爸爸已經不是那娜媚憔磁濉⑷媚闋院賴陌職至恕!

  孟媛說:“爸,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可是你一點也不了解我。”孟磐:“……”孟媛接著說:“你先說說我在哪個國家。”孟磐道:“日不落帝國呀。我還不至于糊涂到你在哪兒上學都忘了。”孟媛說:“腐國!爸爸知道腐國拿匆饉及桑課蟻衷詰氖矣丫褪搶,她人很好,我也沒有任何偏見,挺喜歡她的。我還和她一起參加過‘驕傲游行’呢。” 孟磐又吃了一驚:“我知道,我有那么老古董嗎?媛媛,無論你做出怎樣的選擇,爸爸都愛著你。可是你做好準備了嗎,這條路太難……”孟媛打斷孟磐:“爸,當年你罵我和不三不四的男生不清不楚,如今又怕我和女人攪在一起?”孟磐緩和語氣:“媛媛,我……”見孟磐語塞,孟媛那邊笑道:“‘我都是為你好’?爸,你操錯了心。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你和媽都喜歡男人,喜歡帥哥,我怎么會喜歡女人呢。”孟磐舒一口氣悖骸罷餼禿謾5凡能有選擇,爸爸都不會走這條路。人生已經太難,沒有必要再為難自己。”

  孟媛說,“違心走別人的路,才是最難的。我支持老爸掙脫束縛,追求真愛。”又故意高聲道:“陽雨叔叔,你的聲音真好聽,請一定要給爸爸幸福,帶上我的那一份悚愿いします!” 小時候看了太多日漫!孟磐忙呵斥:“瞎說!沒大沒小的。”

  孟磐又叮囑幾句,才掛掉電話,對陽楊二人說:“小孩子,不識愁滋味,還不明白什么叫莫可奈何。”三人感嘆,也就一代人,不到二十年,中國人的價值理念已經完全不同。中華果然還在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人們的思想也如同浴火的鳳凰,正在涅槃重生。

標簽:在北京活在當下  一百四十六、相煎何太急?  zengerl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lrbba.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本欄推薦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