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在北京活在當下

人生幾何:十一、岑止亮和丁松然

時間:2019-11-24 11:18:05   作者:zengerl   來源:www.lrbba.com   閱讀:978   評論:0
    男人握著許巖林的手微微顫抖,男人看著骨灰盒的目光充滿了心傷。許巖林握緊男人的手,凝視著男人的眼睛,強烈地感受著男人的心傷和思念。十七年來,許巖林第一次有了和一個人心靈相通的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從哀傷中+過來,見許巖林怔怔地看著自己,笑道:“你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 許巖林也醒過來,忙點頭道:“是。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是誰?姓甚名誰?”

  男人笑道:“說了半天,卻忘了自我介紹。岑止亮,岑,山字頭下面一個‘今’字;止亮,中止的止,光亮的亮。”接下來,不等許巖林提問,岑止亮就說了很多自己和丁松然的事。

  “我認識丁松然,也就是你父親的時候,正處于人生的一個低谷期。那時候剛從美院畢業,要大展雄才,和人搭伙創業,開畫室,辦畫廊。但是,剛踏進社會,太天真,還不知道人世間的險惡,被各種忽悠、各種坑蒙拐騙。很快資金鏈就斷了,合伙人卷款逃跑,讓我背了一身的債。我賣了父母留下的房子還債,從此一蹶不振;混跡于一個所謂的文藝圈,玩頹廢,玩后現代,靠旁門左道賺點生活費。

  “一度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然而六年前,也找桓鑾鍰歟就像今天這樣的天,也是在半山腰的一個涼亭,遇見了正在寫生的松然。他樸實細膩的筆觸,帶著暖意的用色,還有溫和的線條,讓人有種非常特別的感覺。怎么說呢?別的畫,我總要分析它的構圖、布局、立意及意境,然后判定個高下,再斷定有沒有收藏價值;然而松然的畫站褪侵苯幼プ×宋遙用那種簡簡單單的平靜和舒服抓住了我。

  “我和松然就這樣因一副畫而結識,很快就熟了。松然人如其畫,生性恬淡,常說‘人生幾何,不為稻粱謀,不為名利累’,自八年前患上肝癌離婚后,就更無意于功名,一直四處漂泊,尋找失去聯盞畝子。

  “松然身上的淡泊和寧靜,讓我回復到內心,盤問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然而人最難認清的就是自己,這個問題不會輕易有答案。于是我放下功利心,走出因功利心受挫而導致的頹廢,加入松然,流浪四方,去尋覓,去發現。

  “有朋友出國,留下一輛破舊的房車。我和松然開著它,一路打零工,擺攤賣畫,走遍了天涯。四年多的時間,從渤海之濱到帕米爾高原,從漠河到三亞,我們的足跡踏遍了祖國的每一寸河山;還去了蒙古、中亞和俄羅斯的一些地方;我們甚至打算要周游世界。

  “那幾年,是我岑止亮這輩子最平靜、最滿足的日子。我記得我們一起看過的每一次日出,一起凝望過的每一朵晚霞;我記得我們一起趟過的每一條溪水,一起爬過的每一座山峰;我記得我們一起作過的每一幅畫,一起唱過的每一首歌……

  “松然也是這么認s的,他說過,‘這肝癌,我都想感謝它了:若不是它,我大概不會如此看得開,如此放得下,更不能像現在這樣,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在世上。’‘當初檢查出肝癌的時候,醫生說最多還有一年時間,現在十多年都過去了。’

  “然而肝癌還是沒有放過松然。就在s們浪跡天涯的第四個年頭,松然的肝癌開始惡化。半年之后,松然已經經不起旅途顛簸,我們再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在世上:為方便松然看病,不得不在一個城市定居下來;為支付松然的醫藥費,我借錢開了家公司,做室內設計。

  “半年后,松然就走了。 高山斷流水,伯牙失子期。”

  說到這里,岑止亮長嘆一聲,重復了幾遍“高山斷流水,伯牙失子期”,然后說道:“從此后,我再也沒有看過日出,再也沒有凝望過晚霞;再也沒有趟過溪水,再也沒有爬過山峰;再也沒有作過畫,再也沒有唱過首歌……”

標簽:在北京活在當下  十一、岑止亮和丁松然  zengerl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lrbba.com  m.www.lrbba.com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本欄推薦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lrbba.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楚云瑶墨凌渊小说免费阅读更新